「Lost Paradise」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心悦君兮君不知】黑篮/青火

  • 我操我自己都要吐槽下题目了!

  • 久违地写了青火~不过个人觉得……真的是渣TUT

  • 一直都想写毕业这样的题材,加之自己刚好有正处于这个阶段,终于是写了,不过好似也并没有扯上多大的关系?有一段时间没写文啦,跑去痴汉了女神,我要做一个配得上女神的人!//////算作练手吧

  • 想要写出察觉到‘喜欢’之后两个人的不同观点。火火肯定是勇往直前的那种,峰峰大概是一时冲动之后又不断反思纠结的那种吧,处女座貌似都特别容易这样,然后又来后悔。所以文中峰峰大概是想要认真考虑自己和火火的关系才躲藏了那么久吧。

  • 希望青火都能幸福!

    PS:又懒得修改了TUT我真的好懒TUT之后再来修改吧TUT



心悦君兮君不知

 

 

“怎么样?”

火神大我有些焦急,全神贯注都集中在身旁那个拿着手机的人身上。傍晚放学之后路旁的街道满是行人,急匆匆而行,带着各式各样的表情,欣喜的,雀跃的,怅然若失或者其他。他的那一种也很快就融入了其中。

“没有人接听。”

黑子哲也到底是负了火神大我的期望,手机屏幕上尚且留着的通话记录被砍断,对方甚至懒得设置人工服务台,嘟嘟嘟的忙音之后一切声音都不再有了。

“这样啊。”

他们慢步匀速地行走着,往日里早该已经到家。黑子哲也倒也不急,被火神大我拜托之后照做,可惜结果也不尽人意。

这会儿夕阳已经完全消失了,只在两人前方那片稍矮的房屋之上留下一些来不及收回的红光,与暗夜交替着,仿佛燃尽的最后火焰。

黑子哲也斜了斜眼,旁边那个好似力气永远用不完的人,少见地有些低沉,这个结果似乎对方已经料到了,却还是抱着一丝莫名其妙的希望耐心等候着,这让黑子多少觉得有些怪异并且微妙。

“火神君,”他说,“你和青峰君发生什么了吗?”

被点到名的人像是吃东西噎到了一般地看了他一眼,之后不自然地侧头向一边,小声地回说没什么。

 

火神大我睡得一点儿也不好。

中途甚至醒了很多次。

他感觉得到身体各个部分都在痛,手臂,腰,大腿,还有那里。即使在梦中辗转浮沉,那样的钝痛或者酸痛依旧没有消散,甚至,如同梦魇一般地催促着他醒来。

但是睁不开眼睛。

身体极为疲惫,即使他的精神仍旧清明,睁眼也已经是许多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空荡的卧房里只有他一个人,空气里飘散着从未关严的窗户外飘进来的清新空气,昨夜的雨驱散了漂浮在空中的细小尘埃,吹进来的风带着初入春的微小寒意。

火神大我觉得背后有点凉,伸手拽了拽被子,把整个人都蒙住。

眼皮很重,睁眼的时候甚至能够感觉到神经末梢叫嚣着不满传递而来的痛感。火神大我抬手揉眼睛,手臂的肌肉也开始疼。开始的时候他甚至想要蜷腿,不过昨夜之后,连这简单的动作都好似僵化了一般地做不到。

他叹了一口气,觉得有些烦躁,又不明所以。一番艰难地挣扎过后他终于将整个身体转向了窗户的方向,太阳还没有完全跃出,半个金色的球体躲在呈丝绸状的云后,看起来今天会是一个好天气,不过他的心情却完全相反。

那个造次的人好像趁他睡着的时候就离开了。

火神在床上兀自又发了会儿呆,好在今天是周六,升入三年级连带着去部活的时间也减少了,曾经的监督和前辈们悉数毕业,留下的他们成为主力又退居幕后,这样的生活看似毫无干劲,但是除了他,其他人都做得很好。对他而言,对手,永远拥有一个就够了。

然后天空就突然金光大作。

强烈又温柔的光透了进来,床上一小块被照得亮了起来,他越想越莫名其妙,干脆抬手搭在眼上,只是这样做的结果却是之前发生的一切都陆陆续续地,真实而彻底无遗地涌了出来,推波助澜般地想让他暴躁至狂。

最初的时候,他们是在做什么呢?

火神大我有些想不起来了。

 

啊对,是再正常不过的1 ON 1啊。

那之后呢?

 

“我说,”不耐烦的声音这样说,“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哈?”

这句疑问甚至是从鼻腔里闷出来的,似乎毫不在意对方说了什么,只是下意识地应答一般不负责任又懒散,火神甚至朝着那边望了一眼,忍住想要狠狠往青峰屁股上踹一脚的冲动。

“所以说,打了篮球又累又饿,把人拖回来到底在找什么东西啊?”

火神有点儿不耐烦了,肚子确实很饿,刚才那场1 ON 1消耗又很多。本来想着去大吃一顿,结果半路上突然发现自己什么东西不见了的青峰,一句话不说地硬拽着他回了篮球场。

高中三年级,接近毕业的年纪。

越过寒冬逐渐暖和起来的天气,仿佛是分别的计时器。每个人的脸上仍旧挂着笑容,做着和以往毫无差别的事情,上学,放学,回家;部活,值日,考试。但是又确实有什么不一样了。

变得好像更加愿意仔细去观察,连附近新种植了什么绿植都一清二楚;不再脾气暴躁轻易就被点燃,能够更加静下心来去聆听;努力记住每一个同学的名字,和脸;更加珍惜,却又不表露。这些细微的变化虽然本身好像并没有太过于在意,却又确确实实地,仿佛被砸开了一个细缝,正在缓慢而稳妥地扩散开去。

青春的成长好似到这里也终于有了一个转择点。

青峰没答话,蹲在一边儿自顾自地搜寻。火神直起身活动活动了有些酸痛的腿,望着青峰的那一坨背影,突然有了一些触动。

青峰还是青峰,高高瘦瘦,常年打篮球有着坚实的肌肉。

篮球技术好,喜欢巨乳,口味不同常人,黑子初中时期的光,桃井的青梅竹马,桐皇的王牌,和他一样能够进入ZONE的男人。

火神在大脑中过了一遍有关于青峰的这些形容词,并没有符合引起他内心混乱的任何一个,所以他又重新绞尽脑汁,直到感觉这边异常安静有些奇怪的青峰站起身,出现在他面前,他才不由自主地蹦出了一个词:

“很帅。”

青峰拧着眉,对于火神的这一句明显不理解,又是从鼻子里闷了一个疑问词出来。

感觉到青峰的气息喷在自己眼前的火神突然间醒悟过来,与那双青色的眼睛对上,别扭了几秒,就仿佛断气了几秒一般地迅速转身,蹲下。

“饿死了快点儿找吧。”左右而言他。

“你刚才说了什么啊?再重复一次?”青峰打趣。

“闭嘴,不找我就走了。”

“切,最近很暴躁啊你。”

青峰没再说话了。

火神觉得好像听到了蝉声。一声高过一声地,费力的鸣。

这很奇怪,明明才刚刚度过寒冬,又为何会出现这样的声音呢?

他唯一明白的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于青峰的印象已经不再是那个难以应付的对手,不必想着要打败青峰,而是已经将之归入了类似黑子这样的存在,并且稍微有些不同。

若是问他对于黑子的看法,那必定是‘存在感低’‘总是能够在关键时刻救急’‘睡相糟糕’‘爱看书’‘可靠’‘我的影子’……

仔细想想,这里面有任何一个与黑子的样貌有关吗?对于同性的外表,男性本就不会去过多的在意,一旦他对青峰感觉到了‘很帅’,那么这一定是发自肺腑的。

火神曾经听女生谈论过青峰,得到的结论是‘青峰君其实很帅气,就是平时太气势汹汹了,看起来就很难接近呢。不过如果温柔一些的话,那大概会成为十分抢手的男生。’那时候对于这样的评价他并没有什么特别地在意,当现在,他也拥有同样的感觉之后,事情好像就稍微有些脱离了预定轨道了。

一旦有什么东西萌芽,并且被认知了,那么接下来就很难以再回到以前。

有些糟糕。

火神蹲在球场一边儿,蝉鸣不断,心如急鼓,他的视线毫无目的地在以自己为轴心画着圆四处搜寻,就这么发现了一个很小的物件,孤苦伶仃地掉落在他前方大概10米的样子。

“喂青峰!”

他把那个玩意儿捡了起来,因为这个原因稍微分了点儿心,没有再像刚才那样混乱,然后递到青峰面前,“是这个吗?”

青峰站起来的时候稍微晃了晃,看样子是因为蹲得太久而大脑供氧不足,虚着眼睛辨认了一番之后拍了拍火神的肩膀,同时一个笑容就这么扯开在嘴角,“不错嘛火神,看你这么努力,就把它奖励给你好了。”

火神愣了一下,与躺在自己手掌里的东西面面相觑。

什么意思?奖励?有谁把这种没用的东西做奖励的吗?

他觉得自己被青峰耍了,抬手就想把手里的东西扔过去,青峰却快他一秒地迅速合上他的手心,“给你了,拿好。”

表情太认真了。

火神又开始心绪不宁。

 

再然后下起了雨,他们从快餐店出来的时候只得快速奔跑,青峰的家离这个地方很有些距离,一句话不说地就跟在火神后面,跑回了火神家。

    火神用干毛巾揉着脑袋,湿漉漉的衣服已经被换了下来,穿着一套宽松的家居服,顺手就把另外一条毛巾扔给了青峰。

接过毛巾的人一边说了句谢,一边也开始处理着落汤鸡一样的自己。

“说起来,你为什么跟着来了啊?”

火神盘腿坐在了沙发上,伸腿朝着坐在地上的青峰就是一脚。被踹的人也不恼,只是回过头望了他一眼,眼睛里面好像也湿漉漉的,他就这么着六神无主了一会儿。

“那还用说吗,当然是你家近啊……”青峰把毛巾扔到一边,又抬手搔了搔一头短发,十分不能够忍受一般地说,“喂火神,找几件你的衣服来,黏糊糊的烦死了。”

还真是不把这里当成别人的家啊。


火神太毛躁了。

要问个清楚。

这么想着,他摸出手机拨打了青峰的号码,那边除了忙音其余一切都无,一次无人接听,第二次就直接关机了。这令他不可思议的同时觉得像是玩弄了又被抛弃一般地愤慨。

火神愤怒地抓起一个枕头朝着门扔。

噗的一小声之后,枕头落在了地上。

他一点儿没觉得泄了愤。

 

“阿大!”

眼前的光突然被遮挡了一大块,青峰不耐烦地睁开了一只眼。

“五月啊,”确认之后他又再度闭眼,“让开点儿,别挡住光。”

校园里很是欢腾,楼下放的歌曲连带着屋顶上都能够听见,加之叽叽喳喳的喧闹声,令他很是不满。好不容易找了固定地点想要清闲半刻,今日的天气也尚且算是不错,又被青梅竹马大吼大叫地指责,不但如此还全然不把他的话听进去地在一边乱晃,眼前就明一会儿暗一会儿十分恼火。

“喂阿大!今天可是毕业典礼,你又跑到这边来!”

闹腾了大半天之后桃井也蹲了下来,撑着下巴看青峰。才刚刚开完毕业大会,一拍完毕业照也立刻消失的人不用说也一定躲到了这里。

“所以呢?”

“什么‘所以’啊!跑到这边来又是怎么回事啊?阿大你真是的,稍微也该长大了吧?”

“你是我妈吗?啰里吧嗦的烦不烦啊。”

“哇啊好过分啊阿大!!”

脑门儿被拍了一下。

青峰恼火地坐了起来,太过于突然,桃井被吓一跳地坐在了地上,两个表情怪异地对视了几秒,青峰的眼神顺着往下。

“哦,今天不是条纹的。”

桃井反应了几秒之后又是狠狠一拳捶了下去,“变态!”

青峰没还手,也没吼回去,桃井正要往他肩膀上砸的拳头也僵在了半空中。

“阿大?”

眼神很有些忧郁望着前方的人,被这小小一声呼唤唤了回来,立刻又换上那张吊儿郎当的脸,“又有什么事?”

“听火火说最近没办法联系上你。”

“哦……”

青峰愣了一下,把头转向一边。

“哦什么啦,据说明明电话是通的,就是不接,阿大你……”

“那大概就是静音没听到吧。”

“每次都那么凑巧吗?”

“你想说的就是这个?”

青峰不耐烦地打断,桃井嘟了嘟嘴表示不满之后就换了话题,“阿哲说是等下会有聚餐,让我叫上你。”

“不去。”毫不犹豫地拒绝。

“诶?为什么!大家明明都要去!阿哲要去,火火要去,小绿小黄小紫还有赤司君都会来。”

“都说了不去,烦死了。”

“阿大你真是蛮不讲理!”

“说完了吗?说完就快点消失。”

“再也不想理阿大了!”

青峰又躺了回去,那表情看起来也没有多舒服。桃井站起身,想踹青峰一脚,最后还是没有这么做。

一起长大,共同度过了十几年时光,其中一人有任何不对,另外一个都是能够感受到的。

“阿大。”

“还没走啊?”

青峰仿佛梦呓一般地回了句。

“前几天,我得到阿哲的纽扣了哦。”

“哈?诚凛的制服可没有纽扣。”

“我知道,所以呢,我得到的是衬衣上的纽扣。”

“切,纽扣这种东西,不是应该送给最喜欢的人吗?”青峰毫不掩饰语气中的嘲讽。

“阿大你什么意思!是在质疑阿哲对我的爱吗!”桃井炸毛,也完全不考虑客观现实地大吼大叫,仿佛这样就能够使青峰的那个假设成立一般。

青峰睁开眼睛,太阳光迎面而来太过于刺眼,他抬手搭在眼前稍微觉得好了些,“五月,你想说什么?”

“阿大的纽扣,给了谁呢?”

青峰制服上的第二颗纽扣,不久之前就不见了。青峰身边男孩子大大咧咧的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实属正常,但是桃井却注意到了。

“谁知道呢,大概是哪个幸运的人捡到了吧。”

 

“阿嚏!”

黑子朝火神投去了关怀的一撇,“没关系吗火神君?最近可是花粉症高峰期呢。”

“啊没事,”火神揉了揉鼻子,“只是觉得背脊突然一凉来着。”

这个话题在之后也没有继续被讨论,实际上在这之前他们讨论过另外一个话题,过了一会儿火神才极不自然地问出了口。

“所以……怎么样?”

黑子立刻懂了火神在说什么,摸出手机打开邮箱。

【真是抱歉,阿大那个笨蛋说什么也不来ヽ(`Д´)ノ桐皇这边就让我来代表吧,等会见阿哲(´ε` )♡ ~】

“这样啊……”

火神难掩失落,黑子也没有太过于在意,只是开始回复桃井的邮件。

他始终不知道应该将青峰那一次的行为定义为什么,只是单纯地为了满足性欲,而恰好他又在身边吗?那么意思就是,只要是能够满足,不管对方是谁都无所谓的吧?

在前景影影幢幢的街景之中,火神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为什么被草的是自己,却仍旧那么在意青峰想法的原因,大概只存在一个。

如果当时他和青峰转换一个角色和立场,今天他也会像是青峰一样地与自己断了联系吗?

只要前提是对方不喜欢自己,玩玩儿而已,那么绝对是成立的。但是这个设定在他的世界却连假设的余地都没有,因为他喜欢青峰。

虽然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但好像真的是这样。

“火神君?”

黑子一连叫了几声火神才有所反应。

“抱歉,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你就这么在意青峰君会不会来今日的聚餐吗?”

“我……”

黑子突然出现在了他的眼前,跨度之大,直接从他的左边去往了他的右边,站在他面前好像非常不开心一般地晃了晃手说。“这边的风景比较好看吗火神君?说话的时候请看着我,不要东张西望。”

火神挠着头,面上一热,即使是想要去注视着黑子说话,眼神也不由自主地飘忽着。

“我只是觉得,这一次之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见面,想要……”

想要见面。

还有很多话要说。

问问他的大学志向。

如果有机会的话说不定能够在一个城市。

黑子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手机铃声也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他就这么当着火神的面打开了邮箱。

【我会好好珍藏阿哲的纽扣的/////】

“纽扣?”

火神疑惑。

“火神君不知道吗?”黑子表情认真,“在日本,有着将第二颗纽扣送给自己喜欢的人的说法。”

 

 

NOT 完整版



评论
热度(13)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