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ENDLESS】DA02/辅贤

本子里的最后一个小故事,按照着'SAVE'的主题,最后加上去的一个比较美好的结局,算作我写辅贤里唯一不虐的了吧?←好意思吗后妈

现在放出来,很短,也没啥意义,只是平静如水设想中最为美好的将来



晚间八点左右,喧闹仍旧未减,本宫大辅有条不紊地忙碌在一小方天地,双手娴熟地操作着,却还有余地跟来往不决的客人打招呼。进来的人也感受到了老板的热情,满脸笑容地回应,然后挑好座位坐下,等待着寒夜里面暖胃的佳肴。

   店内很暖,几乎催人入睡,却又因为面汤的香味就这么萦绕在鼻尖而舍不得错过,门帘又一次被捞了起来。

   他搅了两下汤锅里沸着的面,探出脑袋去看,点头算作打过招呼,来人也不说什么,径直朝着店内走。坐在他面前的客人嚷了句饿死了老板,他才收回一直追随的视线应了句马上就来,眼前再次被蒸腾的水蒸气迷得一塌糊涂。

   等他忙完,店里最后一个客人也酒足饭饱地离开时已经接近十点,他关了灯,从厨房里走出来,准备张扬着吼出来的话也在一眼望尽的同时咽了回去。不算宽敞的通道最里端,在那里有着好似永远都只会为一人预留的位置,坐在座位上的人静静地趴着,暗色的头发在灯光下稍稍反射出一些光晕来,独立地存在着,仿佛这里的喧闹与宁静都与他无关。

   本宫大辅轻手轻脚的走过去,悬在半空中,准备揉向那一头墨蓝色头发的手也渐渐收了回来,接下来他只是在轻慢眨眼的同时拉出了椅子,坐下,效仿着面前人的动作,趴在桌上一脸平静地目光直视。

而这目光,却又不仅仅代表着平淡的注视,那之中仿佛千种语言万般情感,在顷刻间通通注入再简单不过的凝视之中,连眨眼都算作奢侈一般地享受公共场所的私人空间。

时间的流淌已经不会再带来任何惊扰,此刻他也不会去计较其他。安静的店内气氛舒适得恰到好处,店外却偶有脚步声与呼唤他人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进来。他伸手,带着一些孩子气的心态轻轻碰了一下眼前人的脸,温暖而又柔软,然而这还不够,他忍不住又去碰了下微张的唇,同样的感觉,却能够让他心猿意马的同时感觉到内心满足。

不过没多久,这种平和与细腻的沉静就被一次睁眼打破了。

一乘寺揉了揉眼,本宫大辅在察觉到他即将醒来之前就已经坐直了身子,这个时候才感觉到冷一般地将挽起来的袖子扯回手腕处。

“好了?”

“除了你,就没有别的客人了。”

一乘寺好像还不算很清醒,愣愣的点头,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自言自语地说都要十一点了,今天关门时间稍微有些晚呢。

“一年的最后一天,当然也要做到最好啊。”

本宫大辅站起身,穿好自己的衣服之后又拿起搭在椅背上的风衣,一乘寺伸手去接,半天也没得到回应。

“?”

“转过去。”

本宫大辅也不多做解释,见一乘寺愣着,干脆自己走了几步,走到一乘寺的身后,又小声提醒说把手抬起来吧。

一乘寺这下懂本宫大辅的意图了,已经不再是容易情动的少年,却仍旧在冬夜之中暖了胸口,脸上温度适度地上升,没去扫本宫大辅的性,享受一次非凡的待遇。

两人各自穿好衣服,又检查无遗漏之后才关了店门,离开之前本宫大辅还叉着腰在门口站了好久,带着欣赏的眼光看了半晌,唇边挂着笑,特别满意与自豪一般,在几步之前的一乘寺的轻声呼喊中朝前走。

新的一年快要到来,今天关店的时间也确实稍晚,这个时候大街上根本就不会有什么人闲逛,大概都在屋里电视机面前守着看红白。但是两人不急不慌,仿佛并不能够被这样新年的气氛带动一般,边走边聊。

“哦对了,那个节目我有看哦。”

他们聊了家里所缺,又谈及了店内新品,最后本宫大辅话题一转,一乘寺兀自尴尬地笑,很冷似的搓手。

“很傻对不对?本不该上那个节目的……”

口中的节目,是年尾电视台录制的有关于城市保卫者的一台节目,属于为这个城市保驾护航最为重要的一员,一乘寺当然就被警署内上上下下的同僚推到了摄像机面前,他没跟本宫大辅详细说过,只是在某天回家特别晚时回答原因时稍有提及,这个时候被当面戳出来,有些面浅的他浑身上下也不自在起来。

“不会,很帅。”

本宫大辅再自然不过地捉住了一乘寺的手,在此之前,他正将手放在嘴前,一边呵气,也一边借着这个动作掩饰内心的不安与窘迫。

只是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动作干扰,也不再去回想自己录节目时的手足无措犯错连连,他不知道本宫大辅是看出了他的尴尬意在安慰,还是根本就只是出于下意识,这番斩钉截铁的评价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一时间好像比刚才还要慌张,找不到可作为回应的答语。

“不过你说,你想要拯救更多的人?”

但实际上,相处多年以来,相对无言的情况几乎不存在,本宫大辅这样的人,总是能够在他无语以对又暗自焦躁的时候救场,恰到好处又不动声色,仿佛他所担忧的所慌乱的都是一些再自然不过的事情,所以他特别安心,他的任何负面情绪,在本宫大辅这里都得到了诠释与化解,这让他在日复一日年如一年之中依赖见长。

“恩。”

那是他在节目里回答记者‘为什么想要做警察’这个问题时的回答,也是他在整个录制过程之中唯一信口拈来的问答。本宫大辅似乎有些不理解,才所以提了出来,这样介于官方与自我之间的回答,看似正式,但是又能够从中体会到一乘寺自己的看法。

“为什么啊?”

一个人的一生,总会有各式各样的境遇。并非都是好的,但也不全坏。只是对于某些人来说,一旦哀愁,怨恨,嫉妒,痛苦,沉沦这些情绪占据主导,那么他的人生就将陷入深沉的泥沼。他或许不再具备向上的能力,也无法再窥见光明,终日挣扎生无所依。他会觉得世界如此不堪,而自己的存在何其惨淡,甚至怀疑自己的存在。直到他遇见一个人,这个人是那么普通,甚至会有诸多缺点,但是,因为这个人的出现,那过往的一切却都变得是值得的了。

对于一乘寺来说,本宫大辅就是那样一个人。

将他从束缚四肢的泥沼之中,在他尚且仅存一息的时候及时拽住了他的手。

“向你学习而已。”

本宫大辅没懂,一乘寺也不去解释,不管这些话语之中暗含了什么,对于他们的将来也已经不会产生丝毫的影响。

他们步入另外一片黑暗之中,握着的手终于不用再掩藏,反而是更加紧密地十指相扣,紧到手心发汗,紧到心间汹涌澎湃,又终究冲破重重波涛归于平静。

他们早已过了干柴烈火发扬跋扈的年纪,所有的情感都得以沉淀,那些不确定与小心翼翼,那些害怕与缺乏勇气,都如同奔腾的激流终于汇入大海,像是板上钉钉一样被承认与保存,平静而久远。

就像是现在,前路虽得不到光亮,两人也的确前行在一片浓密的阴暗之中,但是他们是彼此的明灯,就凭借着一股默契与相持,总能够在黑暗之中闯出一条路来,到那个时候他们会发现,那些所谓的光亮其实一直存在,比如他们毫无迷惘的心,再比如他们确信要相携的坚决,这些都将化为天空之中最为明亮的星辰,时时刻刻都为他们保驾护航。

本宫大辅拥有了一个永远愿意等他的人,而一乘寺贤拥有了一个他愿意付出终生去等的人。

十二点已到,在他们面前陡然升腾起了无数色彩斑斓的焰火,它们迫不及待地冲向夜空,又毫不犹豫地以自身的炸裂来点缀浩渺空寂的苍穹,将短暂的生命,以最华丽以及声势浩大的形式结束。

他们紧握着手又跨过了一年,而接下来,还有两年,三年,十年,二十年,甚至更多的年月将复刻如今的年岁,至死方休。

远处也开始响起钟声,他们携手仰面,那些照亮他们面孔的烟花好似永无止尽一般地升腾又炸开,复明复现。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扣着彼此的手指,或许在心里默数着这钟声,等到终于数尽108声时许下来年的祈愿,也或许在念着新年的愿望,祈祷在即将到来的全新一年能够幸福安康,一切如前。

第108声钟声终了,而天空中尚未燃尽的烟花仍旧拖着尾巴变为小小的火花下落,如同流星一般绚丽坠落。本宫大辅是一个从一而终的人,语言平乏却脚踏实地,他说不出那些舌灿莲花的漂亮语句,也不会绞尽脑汁编造一个美丽的承诺,于是他将一腔热情化作一句最简单的话语,有关于过往,更联系着将来。

“来年,也还请多多指教了啊,贤。”

 

 

FIN

评论
热度(9)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