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メーリヤです❀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野百合也有春天】黑篮/青黄 下

  • 非常慌乱的后续,含有一定的笠松X今吉戏份,看惯了黄濑追小青峰,偶尔也想换换口味

  • 如有不适请别点开=WW=



又一周周一,青峰还没进门,就看到今吉和那一天那个粗眉毛走在一起,今吉带着那张看起来就令人浑身发毛的笑贴在粗眉毛身边,那人依旧是一副看谁都不爽的表情,然后他俩进了电梯。

青峰站在大门口,一时间脑海中千百种念头,跟着就坐另外那台下来的楼梯上了十楼,立刻冲向今吉的办公室,关门,反锁。

反锁其实也没什么意思,只是他觉得接下来要问的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比较关系重大,才所以采取了这么重视的方式,把今吉吓了一跳,笑都像是要笑不出来了一样。

“那家伙,今早跟你一起那家伙!”

然后今吉真的不笑了,推了推眼睛,操着那口关西腔,声音一如既往沙哑得特别男人。

“啊,怎么了吗他?”

“你认识?”

“楼下海常的主管,工作交流而已。”

青峰才没去管今吉可不可能和那人有一腿,他的重点不在这里,不过想要知道的事情呼之欲出,他也有些难耐地朝前迈了几步,竟然觉得口干舌燥。

“他们有个一头金毛的人,你也认识吗?”

今吉一愣,认真想了好半天才开口,又开始皮笑肉不笑,“是有个来着,叫黄濑吧,海常的王牌。”

青峰虽说看起来懒散,但是该做的事情绝对会超额完成,所以说成桐皇的王牌也不为过,这下今吉又说对方是海常的王牌,他隐隐觉得自己和那人有了一些关系,尽管这牵连看起来那么微乎其微,甚至可以忽略不计,他仍旧如同在暗夜里终于有了一点儿火光一般地欣慰。

“全名?”

“黄濑凉太。”

那家伙叫黄濑,不错嘛,和头发颜色一个样,有朝气,是个好名儿。

青峰念叨着这个名字出了今吉的办公室,门刚一关上,今吉就摸出了手机。

 

“你惹了楼上桐皇的人?”

还没听今吉讲完,笠松就一脸烦地挂了电话。家长里短的什么时候跟你那么熟了啊笨蛋。然后黄濑走了进来,听到他的问题一脸茫然。

“我都没去过楼上啊前辈!为什么突然这样说?是什么不良的信号吗?”

然后笠松一只手使劲用力地推开了挤到面前来的哭颜,心情异常烦躁。

“楼上那群黑社会头头打电话来问你名字了,如果惹了事,记得下班就回家。”

之所以会叫桐皇的人‘黑社会’,那是因为楼上那群家伙的工作装大体是黑色的,加之除了那个从来都挂着假笑的头儿,就是浅色头发的炸毛,黑皮等等,怎么看怎么黑社会,怎么看怎么想叫警察,但是天地良心,那是一个正规公司,经营的业务也丝毫没有一点儿违规。

黄濑就站在笠松的办公室想了好半天,突然想起自己也不是没上去过,那天9楼停水的时候不是上去上过厕所吗?还遇到一个口气大到天际颐指气使自己帮忙找纸来的人。

按理来说他还帮了那人呢,怎么突然就口气凶狠(黄濑脑补的)的问起自己来了?

黄濑茫然了,开始思考笠松对于他下班早回家的提议。

“前辈!既然我的境遇那么凶险,今天起不如我3点就下班吧?!”

然后黄濑被笠松一脚踢出了门。

 

虽说在一栋楼工作,两层楼之间的距离坐个电梯也不过1分钟,但是要遇见个自己想找的人还真不容易。之前青峰不就常去9楼晃吗?为了一箭双雕,甚至连上厕所抽烟都转移去九楼了,愣是没找见黄濑。再说了,他就是再王牌,那外出太久也得算旷工,工资还赚不赚了啊,日子还过不过了啊,青峰好歹没拿自己的饭碗开玩笑,一半运气一半努力地每日尝试着和黄濑来一个人海中的擦肩而过。

结果今天,他成功了。

刚踏进大门,前一秒前台小姐还在朝他微笑呢,下一秒黄濑和笠松就进来了。这都似乎成一个标配了,黄濑腆着脸殷勤地走在笠松身边,然后笠松烦躁到要死地把他推开。

“前辈前辈前辈——”

“吵死了,一边儿去!”

“呜呜呜前辈好凶啊!!”

青峰站在一旁眨巴着眼,觉得心里怎么那么别扭呢,但是他好歹没谈过恋爱,喜欢的人都还没碰上过一个呢,一时半会儿也不懂着心理是怎么个构造,只是闷的慌,就像夏天阵雨来临之前那低气压似的,天都要压下来一般。

“黄濑!”

然后,他自己都没准备好的,就这么叫了一个陌生人的名字。

黄濑看过来了,笠松也看了过来。

然后,一头金毛的人的笑容顿时就消了,消失得太快了,青峰还以为自己之前看到的笑是幻想出来的。

他就觉得黄濑淡淡然地瞟了他一眼,然后和笠松继续朝着电梯口走,走到离他不远的地方时笠松问了一句话,黄濑像是嘲讽地回了一句,然后电梯门关上了。

“是楼上的,这谁?”

“一个流氓。”

青峰傻了,电梯门在他面前开了他都没反应。

流氓,这是黄濑对他的定义。

但是不知道为何,他一点儿也不生气,他反而觉得,这个人至少不是对他完全无感的,他曾经做过的事情说过的话,对方全然记得,并不是没有往心里去,好说歹说黄濑还是在意过自己吧?

他又想了下第一次见面的情况,可不就是……有点儿流氓吗?

既然黄濑都这么说了,不再流氓点儿,好像有些说不过去啊?

这个机会很快就来了。

就这么过了几天,又是周末狂欢的时刻了。青峰被今吉硬是拖着做完了下周的报表,结果出公司大门天都已经黑了。

他刚朝家的方向走了几步,又突然转了个方向,自己都莫不清楚原因是何,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站在SIREN门口了。

霓虹色的灯光就这么透出来,饱满的音乐声也渗到了外边儿,他鬼使神差地就往里迈,挤过人潮,走到了吧台。虽然他长得黑社会,但是这样正儿八经好像跟黑社会沾点儿边的地方,他不是特别喜欢。青峰发现自己也没事儿做,酒保还殷切地看着自己呢,就随便点了一杯酒,坐在转椅上一口一口地闷,视线漫无目的地收放。

酒吧挺无聊的,特别是像他这种没有任何计划性来的人。不为买醉,也不打算着一夜情,只是喝完这杯就走,当然觉得兴趣寡薄。浪费时间也挺奢侈的,半杯酒下去整个人是放松了不少,他本来就没抱什么目的来,也谈不上失望。

接着他一口气把剩下的半杯也喝了,酒杯搁吧台上,掏钱准备走人。

还没起身呢,背后就突然来了一个冲击力,他胸口被往前一推,撞到了吧台上,刚侧过头去看,始作俑者就直起了身,探过来说抱歉啊,喝醉了。

然后青峰发现,他会来到这里,是冥冥之中的。他好似被什么牵引着,这是一种不可抗力,看不见也摸不着,但就是有一条线,紧紧地拽住你。

眼红着的黄濑就这么看着他,也没像上次那样察觉到他的存在就收了笑容,然而像是控制不住一般地大笑起来,搞得他分外状况外。

“好巧啊,楼上桐皇的头牌。”

显然黄濑也被笠松科普了有关于他的信息,对于楼上的构造大致有数,但是对不上号的情况,在一通电话打到今吉那里之后全然清楚得不能够再清楚。来问黄濑的人是青峰,桐皇的头牌,黄濑厕所里遇到的那个蛮不讲理的人自然也是他。

黄濑踉跄几步就坐到了青峰旁边的凳子上,一个响指之后酒保又推了杯酒过来。

青峰嗅了嗅,果真是极大的酒味儿,看来黄濑的确是喝醉了。他就这么看着,黄濑也特别豪迈地表演着,喝完一把把酒杯砸吧台上,只是看起来特别凶险,杯子并没有这么脆弱地就碎了。

“你们也来SIREN活动?”

青峰不好说自己是抱着一丝或许能够见到他的想法来的,只能点头,说和你们一样。

“我是一个人来的哦。”

然后黄濑看着他就笑了,眼神赤裸裸的,明明就是这么坦然的目光,但青峰总觉得在这一瞬间,黄濑好像把他看透了,他的那点儿小算盘还打不响,算珠就全叫人给拆了。这家伙,喝醉了比醒着更难应付啊。

青峰觉得自己拜了下风,特别不爽。黄濑很快又不在意他了,起身就朝着人堆里挤,他跟着就站起来追了过去。你说这么多人,各式各样的,怎么就一眼能看到那家伙呢?真的那么耀眼?还是心里有了催化剂,眼睛都已经只是摆设,完全靠着一颗心来找人,可不就一找一个准吗?

眼盲行,心可不能盲。

在很久之后,青峰特别清醒,自己有一颗透亮的心。

他也挤过去,身旁不断有女人往上贴,老实说,胸挺大的,换做往常青峰可能还会看两眼,但是从这时开始,他眼里只有那个喝醉了眼尾上挑媚得不行的男人,这些一干人等陪衬都嫌寒碜。

青峰挤到了黄濑身边站好,这个位置离吧台太近,声音大得不得了,他觉得地面都在抖,连带着他整个人都站不稳一般。

   “你喜欢那人?”

    他靠近了点儿,先说第一遍的时候黄濑没听清楚,他就凑到黄濑耳朵,特别大声的吼,然后黄濑终于听清了。

“你说谁?”

黄濑也效仿着他来,靠近的那么几秒,他恍然觉得,自己的世界里,心跳声都快要盖过现场的音乐声了。

“粗眉毛那个。”

黄濑愣了一会儿,还不太习惯青峰不叫别人名字,用自己胡乱其的外号来代替,但是最终好歹还是反应过来了。

“……你说笠松前辈啊?”

“谁管他叫什么名字啊?!直接回答喜不喜欢,别扭捏!”

青峰很在意黄濑这个回答,在意到他甚至没有去想过,黄濑是男的,笠松是男的,如果黄濑喜欢笠松,那么黄濑的定位将会是什么。他只是很执着于想知道这个是否会阻碍自己继续前行的答案,披荆斩棘或者说就此为止。

黄濑突然笑,两只手臂搭在他脖子上,轻轻巧巧地把他拉来靠近,然后整个身体都贴过去,小声地,却又振聋发聩。

“前辈他,取向正常哦。”

“那你呢?”

黄濑又凑近了些,近到青峰的侧脸都好像能够接触到那初次见面就留意过的嫩滑皮肤,那个喷着奇异气息的人就杵在他耳边,声音充满诱惑,甚至带笑,“我不是哦。”

 







然而等到他醒来的时候身边却没有人。

黄濑是昨夜走的,或者说是他醒来之前,这都毫无意义,结果已是如此,过程再计较也毫无区别。

他去总台结账,却被告知已经有人付过。

青峰觉得他和黄濑之间有些微妙,他隐隐觉得这是因为对彼此有感,却又有顾忌,所以导致了这般把握不准的奇妙气氛。

陌生人的话,一夜过后各自为营,情侣的话,争吵过后总有晴天,哪会像他们一样不说破不给希望不放下姿态互相试探又欲擒故纵呢?

青峰找今吉要到了黄濑的电话,他本来以为肯定打不通,没想到黄濑接了,只是知道是他之后语气疑惑,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些刻意为之的虚假。

“青峰先生,有什么事吗?”

称呼也变了。

“我负责。”

他这么言简意赅义正言辞,黄濑却以一阵狂笑回答了他,那笑声里全是不解与嘲落,仿佛觉得他不可理喻一般。

“我是男人,不存在什么损失吧?还不需要青峰先生为我操心。”

负责是借口,他只是想要黄濑这个人,在这一刻特别想。

“我说了。我会负责的。”

“你不需要耿耿于怀,不得不说,青峰先生的世界,真是纯洁得可爱又可怜呢。”

他想着吼一句回去,至少气势上占优势一些,结果黄濑语速极快地就又来了下一句:

“你要那么计较那是你的事,但是我的生活不会有丝毫的改变。祝您愉快,青峰先生。”

黄濑毫不犹豫地挂了电话,最后那句话语气诚恳,倒像是真的在为他祈祷一般。

青峰想着周一的时候见到黄濑一定要亲口说,他是这么想的,但是现实明显跟他作对,他就没看见黄濑,一连好几天都是。

电话那自然也是打不通的。

他觉得特别莫名其妙,你丫根本就是一男人啊?

啊对,一男人。

青峰又再一次面临了这个事实,上一次他轻飘飘就跳过了,黄濑长挺漂亮的,他因为这个原因,或多或少还是忽略了性别这个问题。但是做过了,黄濑问了,他也肯定的答了,这个浮上水面的残忍事实,令他在按下通话键时稍有犹豫。

他不小了。爹妈还等着抱孙子。不结婚没什么。带个男人回去?你杀了我们老两口吧?

青峰特别烦躁地把手机扔去了一旁,起身就拉开冰箱喝了几罐,啤酒的度数小的多么可怜,七七八八地罐子都堆桌上了,他还清醒得更什么似的,只是眼睛老要朝手机瞟,瞟那个一解锁就漂浮在屏幕上的号码,按下一个键就可以,没人接是一回事,他需要镇定与肯定。

嘟嘟个几声之后,电话接通了。他没开腔,那边喂了一声,说不说话我就挂了。

“你挂试试?”

其实他和黄濑不太熟,虽然是睡过的节奏,但是不知为何他就是觉得黄濑能够完全消化他这种语气,所以用得肆无忌惮。

“青峰先生啊,还真是幸运呢,再迟个几秒,这个电话你就打不通了。”

青峰吐了个槽,心想在这之前我也没打通过,但是听黄濑那样说他又觉得事态貌似有些紧急,不快点儿说不行了。

“黄濑。”他说,“我有话要跟你说。”

“我能不听吗?”

“你能先闭嘴吗?”

“……那你说吧。”

结果黄濑等了好半天,那边也没再说话,他觉得青峰是不是在玩儿他啊,亏他还小心跳了个几秒,真他妈作死。

“不说了是吧?”

“你家在哪儿?”

黄濑觉得青峰整个人都是不定式的,借个吻是,做个爱是,说个话还他妈跟这相关,这人活着肯定惊喜连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刚才在干嘛了。

“不说我挂了。”

“我当面跟你说,地址,速度。”

黄濑毫不犹豫地把电话挂了,继续收拾自己的东西,过了一会儿又没有出息地发了条邮件过去。

青峰收到邮件的时候已经出门了,勒令今吉找笠松要了黄濑家地址,这下配合着新收到的邮件,他觉得今天必定事半功倍。

他东绕绕西绕绕找到了黄濑家,敲门,进门,一气呵成。

一进去就看到客厅了放着一个行李箱,还没来得及问呢,黄濑倒是先开口了。

“说吧,我赶时间。”

这是要出远门?青峰没时间去揣测黄濑的行程了,要说的话刚才在来的路上已经大脑中来回好几遍了,这个时候当然是出口成章。

“我今年28了,一直没找到喜欢的人,我妈催我结婚,我看你还行,不如凑合了。”

黄濑傻了。

他当然没想到青峰一点儿铺垫都没地开门见山,而且听起来特别有逻辑啊?但是怎么就是这么不爽呢?

我就是个凑数的啊?怎么不去死呢你,青峰大辉。

“开玩笑?”

“你看我像开玩笑?”

青峰挑眉,不爽。

“恩,是在开玩笑。”

黄濑绕开青峰,绕到自己行李边,伸手去拿,立刻就被青峰打了手,他还在不解又微怒呢,眼前这个黑着脸的人,脸更黑了。

“我也不差吧?你看你也老大不小了,还便宜你了。”

黄濑差点儿没‘卧槽’出来,问题不在这里吧?

“你看清楚了,我是男的。”黄濑拽着青峰的手,“你和一个男人结婚?请不要跟我开这样的玩笑。”

“黄濑,我认真的。”

青峰一时无语,黄濑的手立刻就放开了他,一刻也不愿意停留一般,他只能够说出这么句毫无说服力的话,一点儿脾气也没有了。

是啊,跟一个男人求婚,谁他妈会当真啊?

“再说了,你不是说没有喜欢过人吗?你确定,你喜欢我吗?”

“废话。”

“你怎么确定?”

“心跳。”

“……对,因为你还没死。”

“我不是那个意思。”

“好了,”黄濑提起自己的行李,“我现在要走了,如果你现在还不想走的话,可以多待会儿,记得关门哦。”

黄濑走了,就再没回来。

 

接电话的人不是笠松,黄濑特别烦躁准备挂,就听见那边好言相劝地说:“黄濑君啊,你就接受我们大辉了吧。”

“……怎么是你,笠松前辈呢?”

“我们大辉哪里不好?身材棒会赚钱,床上功夫……”

黄濑挂了电话,一打开门,那张脸还在门外,风骚的站姿显示出了来人的不同寻常,一口好牙配着那肤色尤其显眼,然后黄濑关了门,毫不犹豫。

“黄濑你丫的!敢不敢开门!(和我日个痛)”

然后电话打了回来,黄濑去接,那边沉着的男声终于让他稍微有些安慰。

“前辈前辈前辈!!我需要你拯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

“哈?”

“带走门外那个小青峰啦!!每天都来门口守着,不是在告诉别人家有恶犬请勿靠近吗?我的桃花运全部都被败走啦!”

电话那边又没声儿了,他疑惑,仔细听,就听到两个人在离听筒一定距离的地方你一言我一语,当然,笠松的语气肯定是气急败坏。

“给我滚远一点儿!”

“让我跟黄濑君说几句!我们家王牌不能吃亏!”

“你叫他回来不就是了吗!今吉翔一,你再靠近一微米试试?”

“一般人都不会用那么计量单位的。”

“不要转移话题!吃亏的明明是我家王牌!”

“这是联姻,我们一起把楼上楼下全部端空你看如何?”

“哪门子的联姻,给我注意用词!”

“孩子们的事情,就让孩子们自己去解决吧。”

“少在那里摆出家长的架子,谁是你孩子!”

……

黄濑无可奈何地挂了电话。

他借着出差的机会,一走就是好几个月,笠松知道他的想法,也懂他混乱的思绪。在他和青峰的世界里,并不存在着谁亏欠谁,青峰并没有因为他的原因性取向被改变,他不是导致这个人无法成立家庭的罪魁祸首,笠松是这样告诉他的。

“好难得会遇到自己喜欢的人,等了那么久,当这个人出现的时候,你还会去在意他是男是女吗?”

他性取向的不确定,也是因为青峰大辉这个人的存在而尘埃落定。

他还有将近三分之二的人生,不该这么畏手畏脚,喜欢的人来之不易,更何况那人也喜欢自己。

黄濑轻手轻脚走过去,贴在门上,并不能够听到门外的动静,但他总觉得自己能够听得到,青峰所谓的心跳。

“小青峰,”他说,“看你那么可怜,我就委屈一下,凑合着吧。”

 


NOT 完整版

评论
热度(28)
  1. Never「Lost Paradise」 转载了此文字
  2. 耶耶耶耶耶「Lost Paradise」 转载了此文字
    被大辉帅晕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