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メーリヤです❀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野百合有春天】黑篮/青黄 1

  • 莫要吐槽我的题目!小青峰在我心中就是百合一样的男子!←不是这样


  • 以及前面很逗比,逗比的我都无法直视自己了,但是它应该是篇正经的文吧?大概?


野百合也有春天

 

青峰大辉把烟掐了,含着一口一直憋着没吐出来,旁人早就从刚才的戏谈之中抽身出来各干各的有条不紊,偏偏是口头上占了便宜的他半天都没顺到气。

他今年27了,已经不再是让父母会担心早恋的年纪,但是他的表现却频频让家人含忧,纵观周围,哪家的孩子都快30了还单身啊?就算没结婚吧,那至少是有结婚的打算了吧?再退一步,就算暂时没有结婚的打算,好歹也有个对象在身边备用着了吧。

可青峰大辉呢?

两袖清风自由潇洒,这么多年愣是没见他往家里带过一个女性,父母急啊,他不急,周围七大姑八大姨念叨啊,他觉得没什么,好的总要到最后才出现。

现在,轮到同一个工作单位的同事嘲讽他了。

“大辉,也快28了吧?怎么着,准备压轴呢?”

他身边一干等人结婚的结婚,生孩子的生孩子,工作生活两不误,就等着看他呢,现下这么一说,他叼在嘴里的面包片都要气掉到地上了,用两根手指夹开,一如既往地骄傲乐观。

“就我这条件还怕没人追?”

众人无语。

“排着队呢,我要仔细挑。”

打趣他的人的孩子都能打酱油了,听他这样说也没接茬,只是说了句,那一定记得请我喝喜酒啊,等不及了呢,然后就走回自己的办公区,一天的工作正式拉开序幕,青峰静不下来了。

他心里有些别扭,这别说对象了,他到现在还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呢。

工作的地方是一栋写字楼,不少公司都在这里面买了办公点,青峰工作的地方在十楼。

待在办公室闷得慌,又不准抽烟,他看准时机一溜烟就溜了出去,管事看在眼里也不说,反正他业绩好工作效率高,偶尔摸摸鱼划划水能过得去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青峰在阳台上抽了几支烟之后进了厕所,手往一旁的纸筒摸了下,愣,不相信地又摸了下,急,这下他直接侧过头去看,捣鼓了半晌,空荡荡的纸筒并没有因为他的暴行就软弱地给他希望。

没纸了。

青峰仰头,刹那间心头百般滋味齐齐涌上,不久前他似乎还大言不惭地嘲笑了办公室里一个遇到相同状况的人,难道这就叫做:天道好轮回吗?

打电话叫人拿纸来?

他立刻否决了这个想法,手机都摸出来了又塞了回去。倒不是说他和同僚关系不好别人不理他,他虽然人口气不小,但是实力摆在那,为人又耿直实在,人缘自然好。可是,他是骄傲的处女座啊!哪能接受送纸来的人憋着笑看他呢?

青峰想了想,决定就近取材,他伸手敲隔间,敲了几下就停,等隔壁的反应,结果很让他失望。

再一看时间,这出来也好一会儿了,要是被人找来那不是更尴尬?

拉开嗓子吼也尴尬,蹲在这里更尴尬,两相比较青峰选了前者,快刀斩乱麻,啰啰嗦嗦扭扭捏捏那是女人才做的事。

说做就做,青峰清了下嗓子,张口就来:“喂,有人吗?!”

没反应……

“喂喂喂!有人吗?!喂——”

“咦?”

这一次有了回应,光是听到除他之外的人的声音就够让他喜出望外了,他赶紧离隔间门更近了些,“有人在?”

“……是指我吗?”

进来的人显然不懂他的意图,也是,谁一进厕所遇到这事儿都得疑惑个几秒,青峰宽容地给了这人一定的反应时间,然后开门见山直入主题。

“你带纸了吗?”

外面没声儿了……

“喂,你还在吗?”

“……我在……”

“我这里没纸了,你给我几张?”

在隔间外的人顿时就傻了,你说我又不认识你,就假使认识吧,说话的语气能不能别那么理直气壮啊?

“……我没纸……”

“那你给我弄点儿来吧?”

来人简直倒吸一口气,不过还在看来不是一个斤斤计较的人,立刻就转身走了,青峰几乎要趴门上了,这时候听到脚步声渐渐就远了,差点儿一口血喷出来。

“喂!喂你别走啊!!!!”

他立刻吼了几句。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没听过这话吗!!喂!回答我!”

这果然是,天道好轮回吧?

青峰消沉地继续蹲着,腿都麻了,屁股被不知哪儿来得风吹得凉凉的,特别落魄。

“有人吗?”

走了一个,还会有第二个,上帝关了一扇门,总还留着一扇窗,青峰很快打起精神来了,这里是厕所,人都有生理需要,总会有人来的。

“有……”

“我从下面给你递进来行吗?”

青峰被突如其来的说话声搞得大脑断线几秒,还没来得及说话,外面那个声音又来了,先是自言自语了一句咦已经走了吗,随后敲了敲门,“你还在吗?”

在这一刻,青峰觉得自己遇到了天使,虽然他没见着天使的面,但是天使拯救他于水火之中几乎让他想要以身相许涌泉相报。

“在!”

然后,一包纸巾就从门缝下被推了进来,青峰接过来说了句谢谢,但是门外已经没声儿了,等到他拖着几乎断掉的腿挪出去的时候,厕所里已经一个人也没有了。

 

那种尴尬的事情他当然不会说出来,被问及怎么去了那么久时也随意挑了个看得过去的理由敷衍过去了。

这一天闹钟没响,他火急火燎冲进写字楼大厅的时候一楼几乎没人了。青峰扫了一眼电梯,一个在20楼停得稳稳当当,旁边那个门正要合上。

“嘿!别关!”

吼出这句话的同时他人已经朝那边冲过去了,刚好在电梯门完全合上之前赶到,进了电梯一边一边喘气一边按了10,他才看到在电梯里只有一个人,这人的手指在前一秒还停留在‘开’这个按钮上。

“谢了。”

那人也不回头,就点头示意了一下,青峰站在后侧面,眼前的人一头金色的毛,看起来特别顺,顺得发光那种,他下意识就觉得这人平时没少包养。他顿时来了兴趣,又往前了一步,视角刚好可以看到半侧面,皮肤好得有些不像话,他下意识就摸了摸自己的脸,皱眉头,鼻子很挺,凤眼上挑,有种说不出来的味道。

男人长成这样该怎么形容青峰不太清楚,不过要是女人的话,肯定就是漂亮了。他自顾自在那里想,没想到被他注视的人斜了斜眼,他回过神来就反被注视了,琥珀色的眼睛,亮晶晶的,青峰是真觉得自己只能用‘漂亮’来形容了。可,一个漂亮的男人?

“你看什么?”

被盯着看的人并没有显得特别不满,问他这句话的时候嘴角似乎还有意无意地上扬了一些,好像很享受也很习惯被人注视一样。

对于眼前这人的容貌青峰已不太有其他想法,只是对方开口说话之后他愣了好半天,这声音……有点儿耳熟啊?

“你前几天去过10楼的男厕吧?”

这个漂亮的男人挑眉看着他,眼珠移向一边似在思考。

“你就是给我送纸那人吧?”

“……啊?”

“那天谢谢你啊!”

青峰兀自活络了起来,热情得把别人吓了一跳,对方朝旁退了几步想跟他拉开距离,但是眼睛却又没有从他的脸上移开,像是在对比着什么一样。

“我叫青峰大辉,你呢?”

“先生,我到了。”

青峰眼疾手快又按了‘闭’这个按钮,电梯很快朝上升。

“你叫什么名字?”

被扰了行程的人一脸不可思议,似乎不太能够接受眼前这陌生人的行为,压抑着怒气一般冷言冷语。

“这种搭讪方式过时了,青峰先生。”

10楼到了,青峰眼看着那人出了电梯,然后一个潇洒的转身,朝他笑了一下,反手按下一个按钮,把他又送回了一楼。

等到青峰再次抵达10楼的时候肯定是迟到无疑,被训了话也没有听进去,往自己位置走的时候顺手掏着耳朵,心不在焉,完全没有从刚才那状况中抽离出来。

有意思。

是他的第一个想法。

太有意思了。

青峰觉得,自己好像碰到了什么,早就该出现,却一直迟迟未现身的缘分,用他的话来说,最好的总是最后才出现,只是这个时候他还不确定,到底要用什么办法才能够得到这最好的。

 

青峰老是要想起那个人来。

这很奇怪,明明只是陌生人,这许多年来,他在电梯里每天都会遇到各式各样的陌生人,他没有留下一点儿印象,难道仅仅是因为那个人长了一张漂亮的脸才让他印象深刻吗?他又觉得不是,青峰大辉不是外貌协会的人,他只看重胸部,所有在他面前出现过的女性,在他的世界大概不是用名字来记忆的,而是胸部。

那个D杯不错,C也行,A?不记得有这个人。

这样一来就更奇怪了,那人是男人,有胸部吗?

意识到这一点的青峰,还没有意识到,他感兴趣的人是个男人。

青峰记得那天那人按了9这个数字,他效力的公司叫桐皇,楼下貌似是个叫海常的公司,两个公司并没有业务上的来往,按照青峰的性格,这栋楼他只需要关注本公司就行了,但是,因为某些原因,他特意留意过9楼的信息,也在看了一眼之后记住了海常这个名字。

不过他没找到那个人,一个公司有那么多员工,他也没什么立场和身份去一个个问。这是料想当中的,本来他们的相遇就是一个机缘巧合,若不是那一天恰好9楼停水,或许他也没办法那么快从10楼厕所的隔间出来。

然后到了周末,这个月桐皇的业绩不错,周五工作结束之后今吉邀请大家一起去写字楼附近的酒吧放松。

这家酒吧名叫siren,貌似还有个相关的传说,青峰才不管,因为离写字楼近,店内环境也好,自然成了整栋楼各个公司的心头好。

青峰本来想回家看球赛的,今晚刚好有转播,被今吉一脸笑眯眯地拉着,看着那张不怀好意又腹黑的脸,青峰一点儿挣扎的欲望都没了。

一踏进siren就被巨大的音浪吞没了,青峰觉得自己脚下的地都在跟着颤抖,反正也回不去了,他干脆就跟着今吉走在人群里,顺便懒散地打量着不断贴过来的女人的胸部。

有一句话说得没错,青峰真的不缺人追,虽然他说不清楚自己究竟喜欢哪种人,但是他能够明白那种感觉。

走在冰天雪地里,突然被不知道哪儿来的一个巨大的雪球砸倒了,这是他不想要的。

而依旧是走在冰天雪地里,有个人突然冒出来说我要挑战你,然后毫不犹豫地朝他扔雪球,这是他明确的。

青峰想要的不是虚幻的,摸不着的,而是真真切切实实在在能够感觉到的。

一行人走到了吧台边,各自点酒,今吉凑到他耳边问了他想要什么,很快就有酒保推了一杯颜色奇奇怪怪的鸡尾酒到他面前。

“什么玩意儿,你点的?”

青峰皱着眉头问今吉,这个时候又有一杯BELLIN6被推了过来,今吉看了酒一眼,点头表示这杯才是他点的。

青峰端起BELLIN6喝了一口,根本没去管那杯颜色诡异的酒,送酒之人用意不明,一杯下去绝对不会有好事。

坐了一会之后其他人就朝着人堆里挤去了,青峰不喜欢那种闹哄哄人挤人的氛围,就坐在外边喝酒,越喝越觉得没意思,干脆反身坐着面朝舞池,毫无目的性地四处看,打着呵欠准备回家。

而在这时候突然又进来了一堆人,打头那个更是笑得一脸灿烂,青峰的视线立刻就锁定了,刚才喝下的酒也好像有了反应,就这么急促地催着他酒后乱性。

那人他见过,他也认识,他的天使,漂亮男人。

不知道对方的名字,青峰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干脆就起身朝着那边走,结果还没走进步了,又冒进来几个人,其中有个粗眉毛的,好像看谁都不满似的走进来,青峰的天使立刻眼睛发光地扑了过去,被踹开,又扑了过去,又被踹……

青峰看得出神,肩膀不住地被来往的人撞。那快要英勇就义地人最后还是满意地跟在粗眉毛身后走进了人群,青峰再追着看过去,什么都再看不到了。

那个男的是谁啊。

还有啊,你丫被踹还那么开心,什么心态啊?

青峰一边腹诽着,一边就把酒喝完了,摸出钱往吧台上一拍,转身走人。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不爽什么,那明显是个名字都不知道的陌生人不是?就算是关键时刻雪中送炭,也不至于让人这么上心,再漂亮不也是男人……

等,男人?

青峰走在回家的路上,夜风刷刷地一阵阵吹,吹得旁边的树东倒西歪,夜色掩映下张牙舞爪地有些可怕。

他的心也有些张牙舞爪不能平静。

自己为什么对一个男人这么感兴趣啊?


评论(5)
热度(19)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