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メーリヤです❀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成荫】黑篮/青黄 上

  • 虽说是青黄,但是黄濑却没有出现过

  • 暂时是上半部分,下半部分明天再来,困死了

  • 纯粹是想写因为终于懂爱而各方面有了变化,甚至令人觉得陌生的青峰在重温过往的时候,一点一点拾起与黄濑有关的点滴,从而献出处女座穷尽一生的挚爱的故事,含有某种反思意味?

  • 哦以及,题目我……实在无力了……



成荫

 

   黑子哲也又见到了青峰大辉。

   凛冬飘着小雪的十字街口,昏黄路灯下那个人就这么伫立着。依旧是高大瘦削,那么突兀地存在于苍茫的人与人之中,与来往行人全然两个世界,黑子哲也站在对面,心里非常明白那个人他认识,又熟知,却怎么看,怎么觉得那个人陌生得可怕。

   红绿灯的转换往往就在一瞬之间,踏着平稳的步伐走过街之后他去往青峰身旁。

   “青峰君,好久不见了。”

出神的人听到问候声时终于有了反应,稍一点头应和了一句好久不见。

   “那个,”黑子指了指青峰鼻梁上架着的墨镜,“是怎么了吗?”

   “眼睛出了点问题,暂时不能够接触到光亮。”

两个人心中各自盘算着想法,常年不见已然将他们曾经的亲密度降低,不说话就会尴尬,而找不到话或者说错话会更尴尬。黑子还想寒暄几句,青峰却像是特别心急一般地进入了下一个话题。

“黄濑家的钥匙在你那里吗?”

黑子一愣,这个话题转得实在太突然,让他有些应接不暇。

“带我去。”

 

 

久未居住的房屋自然是多灰尘,开门之后一股尘封的味道就迎面而来,黄濑离开的时候好似并未带走任何东西,这个房子仍旧像是他主人多年前居住那般栩栩如生,只是少了人气,寂寞而又孤单地安静着,走进去甚至都可以留下踩踏出来的脚印。

“可是,青峰君为什么会知道我有钥匙?”

按下开关之后壁灯闪烁了几下才带来光亮,从玄关走到客厅也不过是几秒时间,走的仓惶的人甚至连桌上胡乱摆放着的东西都没有来得及收,青峰的视线停留了好一会,甚至嘴角上扬,却并没有被黑子注意到。

“黄濑那家伙告诉我的。”

“是说在美国果然还是和黄濑君遇见了吗?”

青峰似乎不愿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走到沙发前胡乱地拍了拍,从鼻子里可有可无地恩了一声,坐下。

电视机后的窗帘都没有拉上,对面的人在刚开始或许还曾经好奇过,这边的主人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从此再也没能够看到过,青峰的思绪开始不受控制地将他所能够想出来的画面补全,慢慢地勾勒出黄濑曾经生活在这里的场景。顿一下,觉得这里似乎不对,又从新来一次,完全忘记旁边还站着带他来这里的友人。

“这里的东西很久没人用了,但是现在大概是买不到必备品了,床褥之类的我可以帮忙……”

“不用。”

青峰站起里朝卧室走,“你回去吧哲,我用黄濑以前的就好。”

这是再明显不过的逐客令,也令黑子觉得之前对于青峰‘陌生’的这种感觉并不是空穴来风,这次回来好像改变颇大的人似乎极其疲惫地关上了门,黑子又在客厅里站了一会,听到了一声极其细微,甚至让他一度觉得是幻觉的晚安。

“晚安。”

他也对着关闭的门轻声说,心里翻腾着不知名为何物的巨大波浪。

青峰躺在床上,不用闭眼也感受不到太强烈的光,关门声隐隐约约地传过来,他取下了墨镜。

黄濑的床不算宽,但是躺上去软得舒适,所有家具里唯一罩上白布的床好像就是在等待着他的到来一般,历经多年却好似仍旧能够嗅到洗涤剂的味道,被子也好好地铺在上面,青峰脱掉外套钻进去,温暖的感觉在不久之后就将他紧紧包围。他尝试着闭上眼睛去想,将这份温暖与之前在黄濑身旁所感受到的对等,结果却越发冰冷,到最后只能够瑟缩着,发抖着,整夜整夜地失眠。

然后是桃井的电话,好像是从黑子那里得到的消息,青峰刚睡着没几分钟,忘记关的手机就不要命地在枕头边震动,一次不够,仿佛两次,三次或者更多才能够显示出来电人的迫切一般震个不停。

“喂?”青峰连眼睛都不想睁。

“阿大!”

那边声音震耳欲聋,青峰皱着眉头将手机拿远,还想睡个回笼觉却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翻起了身。

桃井来电的目的说是想要见上一面,“阿哲说你住在小黄家,可是为什么啊?这不重要,日常用品没有吧?快点出来我陪你去买。”

“你烦死了五月,我在倒时差。”

“诶——”

打电话来的人好像终于想起了这一点,吞吐了半天才说了句对不起,青峰已经翻身起来拉开了衣柜,迷糊地想找件衣服。

“算了,恰好我也有事要找你帮忙,约个地点。”

站在衣柜面前的青峰彻底无语了,到底是黄濑衣服太多还是他去美国的时候根本没有收拾行李,青峰愣了很一会的神,发现自己是真不了解黄濑,若是时间能够再对他宽容一些,事情或许会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

也仅仅是一会儿,他就从扰人的自疚之中抽离出来,只有他自己知道,所有的如常都是他掩饰反常所刻意表现出来的,这其中的酸甜苦辣究竟有多么难缠他也已经习惯。

衣柜里整齐地码放着符合那个模特口味的衣物,摸上去却好像主人一般,眷恋着摸它的人的手指。青峰修长的指关节慢慢地滑过每一件衣服,不多做停留却都有涉及,这些好像还有温度的衣服早就被抛弃,却又在这种时刻证明着一个人的存在。

真是白痴,钱多到没地方花吗?买这么多衣服也穿不过来吧?

最后青峰随便挑了一件穿上出了门,手机上桃井已经发过了地址来。

他赶过去的时候桃井已经开始跳脚了,像是从前一样每次见个面总要数落他的散漫一般,即使是这么久没见面也不会给他些面子,噼里啪啦的数落一大堆。

青峰的心情再怎么说也好了点,抛下青梅竹马自己在美国奋斗那么多年,虽说话多了些,但好歹是巨乳,再加之有多年的感情作为积淀,母语的亲切感在这一刻终于悉数袭来,他差点要忍不住冲过去揉那顶粉毛,说着好久不见真他妈想你。

“你穿的小黄的衣服?”

那边桃井说累了也终于停了下来,上下大量他一圈之后注意力却没在最显眼的地方,青峰埋头看了一眼穿着的兜帽衫,点头,“什么东西都没带就回来了,恰好那家伙的衣服都在。”

“小黄也真是的,为什么选这种老陈的颜色啊,明明更适合亮丽一些的……”

“啰嗦死了啊五月。”

青峰作势又要掏耳朵,被桃井眼疾手快地打了下来,莫名其妙的怒气简直没地儿发,刚要自然地吼回去就看到眼前一双大眼睛已经开始氤着水汽。

“阿大你这个笨蛋!”

“喂喂,哭什么啊。”

“不说一句地就走,又不说一句地回来!”

“……这不是告诉你了吗?别哭啊,别人都在看啊。”

“今天也是,又迟到不说,还带着奇怪的墨镜,明明是阴天不是吗?!”

“五月,你说够没啊,啰里吧嗦地老太婆吗?”

桃井不说话了,本来就瞪着青峰的眼睛立刻就涌出了一堆液体,青峰一看,手忙脚乱也没有了章法,四周的路人都在用谴责的目光看他,他只好叹一口气把桃井先往胸口上按,然后拍脑袋,想着自己到底是被黄濑软磨硬泡出了吃软不吃硬的脾性,看不得亲近的人受气委屈掉眼泪。

“好了别哭了,我混蛋,行了?”

桃井不哭了,但是从他怀里抬起头来的那张脸却满是疑惑,就像他是一个与她记忆中的青峰大辉同名同姓的陌生人一样,眨了眨眼也不知道说什么作为承接。

“阿大你哪里不舒服?”

“哈?”

“这种时候不是该吼着麻烦死了然后扔下我不管吗?”

“……麻烦死了!”

青峰一个跨步把桃井扔在身后,后面凌乱的脚步声也渐渐变规律,走在身边那个他刚好得到头顶的女生仰起头笑得满面吹风,说这才是阿大啊,一切都没变真好。

他现在才知道,所有人好像都在害怕。

害怕时间和距离会带走一些什么,那些刻意在彼此身上寻觅的熟悉感,若是丢失了便会令人惶恐不安。

是啊一切都没变真好。

只是好像,一切都无法回到最初,一切都已经朝着不可逆转的方向改变了。

 

 

目的是神奈川,海常高校。

桃井刚开始的时候自然是疑惑过,一路走还一路想要跳起来摘下他的墨镜,自然是不能够成功。

“想去黄濑那家伙念过的高中看一眼而已啊,你就不能好好走路吗?”

又一次摘墨镜失败的桃井这次终于放弃了,喘了一小会气之后说阿大你真是慢半拍,当初高中的时候不是死都不要去海常看小黄吗?一脸杀父仇人的模样现在又回来做什么。

青峰走着走着,就觉得好像世界都安静了。

叽叽喳喳闹个不停一路吐槽他分他心的桃井也消失了,大片苍茫的白为他构造出了另外一个荒芜的世界,好像永不知阴霾为何物的黄濑就奔跑在他的前方,一会转过头来朝他笑着说小青峰,一会又苦逼着倒哭不哭地说着我再也不会憧憬你了小青峰。

你怎么就不懂我的呢小青峰。

再也不会憧憬你了。

你离我太远了。

青峰一急,朝前大跨了几步,一声小心之后他歪歪斜斜地扶着墙,一脚已经踏进了眼前因为维修挖出来的一个坑,桃井在一旁焦急地看着他,伸出的手还没能够搭在他身上。

墨镜哐当一声就落在了地上,他没敢犹豫地就弯腰去捡。

抬头的时候那个世界已经消失,眼前的一切又是之前的模样。黄濑终究是没了,不论哪一个表情。他想桃井说得对,他就是慢半拍,那些被错过的时间会不会哀鸣着怒号着他的不珍惜与放纵。而他又口硬心软口是心非,好像说出的话能把听的人气哭就是一件特别值得自豪的事情一样继续着这件事业,现实是总有一个人愿意被他气哭,气跑,而后又死皮赖脸地跑过来往他身上靠,说小青峰你真的很讨厌,讨厌得我不得不纠缠着你,怕你去气别人。

他又哪里会去气别人呢?

“阿大你没事吧?”

桃井走到他身边的时候他已经把墨镜戴好了,将腿从坑里抽起来的同时闷声闷气地说着没事,谁他妈在大路上挖坑啊。

桃井无语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指着他身侧的告示牌,白纸黑字的路面维修小心绕行,“都说了让你把墨镜摘掉啦,路都看不清了吧?”

青峰也没再狡辩,绕出了误入的维修道路,走到一边的路上去,桃井跟上来,两个人继续前往海常。

 

 

 

 


评论
热度(12)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