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骚扰电话】全职高手/叶蓝

  • 给短儿 @鲸川❀ 

  • 赶得急,BUG多,私设有,OOC可能也有,就是一逗比文,纯粹想看叶修欺负蓝河,雷的别点开

  • 文风也一如脱缰的野马拽不住……

  • 再说一次慎点……




骚扰电话

1.

蓝河简直想扔了电话。

他都快要被这个来电搞得郁卒了,按理来说他的工作无非就是接接电话,速战速决了解顾客诉求之后回馈给公司里的技术人员然后完事,陪人唠嗑不是他的分内之事,老陪人唠嗑更不是他应该做的事情,但是他没办法,公司的条条款款让他只能够硬着头皮强颜欢笑。

他瞟了一眼计时器,时间已经过去了半小时,不久前那个任性又麻烦的顾客甩下一句‘等下,我这有事’之后就再无音讯。

有事你挂机好吗!

蓝河咆哮了。

公司的规定是如果顾客不挂机,他们这边是没有权利率先挂电话的,否则那人的电话来几次,他砸几次,毫不犹豫一气呵成。

蓝河叹了口气,看一眼其他隔间里的同僚,各自带着微笑的表情,也不管电话那头的人看不看得到,矜矜业业和和气气,和他倒完全不像是一个世界的,虽说再此之前他也能够完美地融入这样的工作氛围,现在看来简直格格不入,当然这也与至今在一边不知道忙着什么却不挂电话的人能够扯上关系,太有关系了。

他把电话搁一边,做其他事情。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公司不准在上班时间做其他的事情,挂不了电话,又不能不管,他简直要无聊死了。 
    这时候听筒终于有了响动,他还没进行下一个动作呢,就听到了一句,咦还没挂啊?当拿起电话时只有嘟嘟的忙音。 

   ……靠?! 

2.

一日之计在于晨,蓝河的工作时间为早8点至晚六点,蓝溪阁网络公司是他的工作地点,不大不小的办公室被分割成多个小隔间,每个隔间里都坐着为整个公司尽职尽责的人,蓝河也是其中的一员。

这一天他也精神百倍地抵达了公司,准备开始自己的工作,刚坐下没多久面前的电话就铃声大作。

“喂,喂?”

蓝河拿起电话,对方抑扬顿挫了两个‘喂’,丝毫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他只好等了一下才找好机会切入,尽量用听起来好似带笑又温柔的声音说您好5741号为您服务。

“是蓝溪阁网络公司吧?”

“是,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我这里网突然联不上了,你给我看看什么原因。”

“请稍等。”

蓝河又让对方报上了用户名,在管理系统中来回寻找检查了好几遍才终于确定打来电话的顾客所遇到的问题。

    “网络本身不存在问题,充值续费也不需要,建议你改下密码吧。”

“哦这样啊,”那边停顿了下,又隐约有些听不太清楚的对话,像是在征求意见一般,随后开口说,你刚才说你是多少号来着?

“5741.”

“哦,那就改这个吧。”

蓝河有些无语,但仍旧是照做了。

 

 

 

 

3.

电话是在下午时间打来的,坐在隔间内的5744号员工接到了这个电话。

“您好,5744号为您服务。”

那边半天也没说话,5744号心想或许这是一个误播电话,按照公司的规定他们是有权利挂机的,他这边还没把电话扣下去呢,客人开口了,问:“5741号呢?”

“他休假了,请问还需要什么帮助吗?”

“哦,那算了吧。”

本来准备挂机的5744号反被挂了机,整个人处于怔忪状态,他还在回想刚才那通电话的最后一句话。

多么随意飘忽的一句话,简直让他的存在失去了意义,可怜的5744号坐在蓝河的座位上,整个人陷入了颓丧。

 

4.

蓝河一进办公室就看到了桌上的小纸条,大概是昨天换班的同僚留下的,字句之间充满了对于自己的怀疑,说是昨天有个顾客在得知他不是5741之后当机立断地挂了机。哪个员工不是爹妈生养的,这样的歧视太赤裸裸了。

蓝河坐下,思考那位顾客究竟是谁,如此伤害他们新来的小员工实在有些过分。但实际上他的脑回路压根还没搭上那根神经,电话就来了。

他刚接起来,尚且没来得及报出公式化的语句,就被抢先确认一般地堵住了嘴。

“是5741吧。”

“是,您好,需要……”

“我密码忘了,你再说一次?”

对方报出用户名时蓝河略微觉得有些印象,一翻管理器才发觉这位就是几天前曾经打过电话来的顾客,这才几天啊又把密码忘了……

蓝河汗着报了密码,密码还是他的工作牌号,说出来多少有些微妙,感觉怪怪的。

对方哦了一声然后挂了机,但是类似的电话却没有结束,隔天他又接到了这样的电话。又是问密码,蓝河良好的家教与职业道德简直要破碎了,他只能够权当这位顾客记性不好,甚至可能患有某种影响记忆力的病症,对病人要温柔与包容,活在世界上是不容易的事情,他不断告诉自己。

  “先生,我建议您还记录一下密码。”

蓝河强迫自己尽量温和,不要发气。

“我人老了,记不清楚。”

“用笔和纸吧。”

笔和纸你总有吧客人!

“那要是记在纸上,纸找不到了呢。”

“……”

“这不还有你帮我记着吗?忘了就来问你”

“……”

对方的语气驾熟就轻,就好似他们有多熟多熟一般。

活着是真不容易,蓝河觉得。

 

5.

进来蓝河的脾气增长了不少,还恰好有几次被总管撞见了,春易老对他优待也就没说什么,只是使了个眼色让他淡定。

他挺淡定的,在这之前简直淡定得如同一池潭水,动也不动一下,深沉又宁静。

偏偏就有一块石头,硬邦邦的石头普通一下地就往水里跳,搅乱一池子的静水,一圈一圈的波纹慢慢震荡开去,影响深远。

毫无疑问的,这个电话今天便是又打来了,蓝河有气无力地说着开场词,已经不去想再去管公司规定的条条款款了,什么对待顾客要亲切温柔,什么声音甜美顾客就是上帝,他真相一把扯下现在还粘在他面前的那张员工必读狠狠地踩个几脚。

“等下。”

蓝河还没开口呢,突然就像是被勒令闭嘴了一样,他张着的嘴只好闭上了,不知道对方又有什么突发状况,你倒是挂机啊这位客人……他耐心地等啊等,大概过了一分钟,那边说话了。

“你名字?”

“啊?”

“身份证号码呢?”

这下问起他的私人信息来了,蓝河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电话像是突然信号受到干扰一样,对面的声音变得有些小,还有杂音,渐行渐远一般听不太真切。

“先生,我们公司不允许透露私人信息,如果你没有别的需求那么我要挂机了。”

蓝河朝四周看了眼,大家伙都正忙得热火朝天,也没人知道是不是他先挂机的,正下了决心,也准备这样去做,上帝说话了。

“你刚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他无奈,只得又重复了一次,电话那头突然又没声了一样,蓝河简直要怀疑不是网络出问题了而是整个通讯网崩溃了。

“哦,我这里有位客人上机,身份验证出了问题,我问他呢。”

蓝河脸都红了,虽知没人注意,也还是埋了埋头,手把电话听筒捏得直响,搞半天他是在自作多情了,听起来对方是没在意他这一行为,但是怎么听他都觉得那句风淡云轻的话是最有力的嘲讽,指不定心里怎么想呢,他都要喷火了,奈何错又在自身,纠结得要死。

“你在网吧工作?”

于是他努力扯开话题。

“是啊。”

“哪个网吧?”

“你们公司规定可以询问顾客的隐私啊?”

结果把自己套了进去。

蓝河特想给自己一耳光。

他现下想拔电话线了。

 

6.

蓝河憋屈啊,郁闷啊,为什么态度不好的几次就这么凑巧地被主管春易老看见了呢?第一次对方朝着他看一眼,没说什么,第二次眼神略显犀利,第三次摇了摇头,第四次和他谈心。

蓝河啊你最近状况不太好。

他不好解释,总不可能说某个顾客老找他麻烦吧?那万一又被问全公司那么多人他怎么就找你的麻烦呢?他又该怎么说。

想到这里他也疑惑了,你说怎么偏偏就是他被盯上了呢?对方到底是得有多闲啊,没朋友吗?那又有些可怜啊?

“再给你一次机会吧。”

春易老扔他一句‘看你的表现’就走了,蓝河回到自己的小隔间,半天都没缓过来,要是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陌生人而丢了工作,那才真是得不偿失。

他决定好好表现。

但是好好表现也是要有条件的,某个特定因素的出现直接抹杀了这个条件。

蓝河现在想死了,却又死不了,好歹给他一个痛快!偏上帝说‘哦你现在还不能死,我还没玩儿够’。

“你怎么称呼?” 

现下简直是越来越开门见山了,甚至省去了蓝河开场白的时间,他郁闷死了,心想看来这位贵人多忘事的客人忘掉他之前说的不能透露隐私的规定了,他又不能吼过去,只能够省略号丢上前保持表面镇定,内心翻云覆雨。
 
  “……”

  “总不能一直叫你5741吧?有点儿怪。” 

不太人性化,末了那位又加了一句。

蓝河觉得虽然被对方说出来感觉怪怪的,但好像也在理,虽然他更觉得这个电话本身就已经是抹灭人性的存在了。
  “蓝河……” 

  “哦,小蓝啊。”对方已经叫起来,亲热得一比,蓝河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吐槽。 

  “你说最近怎么网络那么差啊,顾客都不满意了。“ 
  
  “不太清楚,没有其他客户反映。” 

说来说去,也只有这一位有问题,难不成老天也看不惯你要治治你吗?这样想着蓝河心里稍微好过了一些。

   “是吗?“对方完全没有感受到他语气里的讽刺意味,简直在把他当成知心好友来交谈,搞得蓝河一时都有些分不清楚自己的定位,“你说要不来检查一下,到底怎么回事啊?” 

“如果需要的话,我会上报一下,派人来帮你看下吧?”

“你不来?”

“我不负责这一块啊……”



“那你负责什么?”

“我……”蓝河简直不想解释,为什么他非得好脾气地跟对方聊起来了啊?

“就接电话啊。”

“哦。“那边顿了下,细细揣摩一般,“可我只认识你。“ 

这位先生我和你很熟吗?! 

别告诉我你怕生啊!! 

“……那还需要吗!”

“出现619是个什么问题?”

话题被转移了…… 
蓝河耐着性子回答了对方的一系列问题,基本上所有会出现的代码他都好好的解释清楚了,虽然他知道按照以往的尿性来看,他刚才所说的一切也无非就是风过耳,但他仍旧是一个有问必答的优秀工作人员。
“先生,要是你密码也记住了,其他方面也没问题了,我就挂机了。”

“我这没事了。“ 

“非常谢谢对我们公司的支持,祝您愉快。”

蓝河挂了电话,长舒一口气,爽。

 

还没爽上几秒呢电话又响了。 

“您好,57……”

“你怎么挂了啊?”

“啊?不是你说没事了吗?”

“对啊没事,我有时间。”

“………”

你都没事了我还不能挂机?!靠你什么意思啊? 

“反正你也没事,聊聊啊。”

“……我有事……”

“哦那你忙,我等会再打过来。”

“先生,我还要工作……”
蓝河觉得自己和对面那位简直不是一个星球的,这人是听不懂国语还是怎样啊?他的说辞难道还不够指意明确一听就懂吗?
“我知道啊,你的工作就是接电话吧……”

“……是……”

蓝河欲哭无泪,他的工作的确是接电话,但不是只接一个人的电话啊。 


“蓝河你那通打不进来怎么回事?我们这边忙不过来了。”

“蓝河你怎么回事啊,电话时间超过一小时了吧?”

“蓝河啊……你……”

蓝河又要哭了,这位客人你倒是挂机啊,整间办公室的人都要跟着他一起疯了。 

他发现一个问题,就是对方虽然常打电话来,但是内容多多少少也与他的工作有关,丝毫没有越矩。

对方刚才卡在他的临界点,让他师出无名,气只能自己气,火也只能憋在心头,上也不是下也不是,求生不能求死不行,他现在不觉得这人有病了,他简直要跪拜这位读心大师了……


 

7.

蓝河觉得奇怪,最近老有莫名其妙的电话打来,男男女女都有,一两个他可以忍,三四个也不算什么,一旦多起来他简直应接不暇烦不胜烦。 
这些电话简直如同天降流星,躲没法儿躲,都砸在他身上,真心肉痛。

蓝河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走夜路的时候得罪了什么人,这么个惩罚方式简直……不是人,不要脸,杀千刀,厚颜无耻,恬不知耻……

我不买保险。 

也不去相亲,我妈都还没担心我呢! 

你老大是谁?我不认识……我管你老大是谁!

不用送水,我们公司还没穷到差水喝!

什、……?我工作这地儿是你当初建的?先生你喝醉了吧?

我不需要保镖,不,我确定我人身很安全,这不是私人电话请不要再打来了。

你打错了……你真的打错了!

别再打来了! 

办公室众成员惊呆了,春易老走过他面前摇头,说蓝河你跟我出来一下。

蓝河再也不相信什么顾客就是上帝,从今以后他决定自己做自己的上帝。

 

 

8.

 

蓝河收拾了东西准备走,电话又响了,他本来不想理,怕接了电话也是泄愤,但转念一想好歹也是在工作岗位上的最后一刻,善始善终始终是好的,他还是秉承着职业道德接了电话。

“您好,5741号为你……”

他这边还没说完呢,那边就自顾自开口了,一听到声音蓝河就想挂电话了,他现在可以随便吼,怒气值拔高几万几亿英尺都无所谓,毫无顾忌一身轻松,要是可以隔空传物他连手里的箱子都一起扔过去,砸人脸上。

“稍等,我换个人来。”

但他还是小看了自己多年以来的隐忍与自持。

“啊?为什么啊?就你,挺好的。”

“我已经不是蓝溪阁的员工了。”

蓝河尽量保持镇定,不然的话可能会真的如同脱缰野马一发不可收拾。

“哦你辞职了?”

“……我-被-炒-了”

他简直差点儿没忍住就要爆粗口了,几乎咬牙切齿地说了这句。

对方好似一点也不觉得与这件事情有关,事不关己,没发生到自己身上谁又能够感同身受,但是冷静下来一想,他被辞退本身也就和那人没关,是他没控制好情绪,都说内因是因为外因才起作用……

这下倒怪起自己来了,蓝河顿觉苍凉,做人还能更憋屈一点儿吗?

蓝河在内心里为自己鞠了一把同情泪。

“哦刚好,”那边听起来特别畅快,简直恨不得笑两声以示愉悦,“我这边刚开了一个人,你来吧。”

 

 

 


FIN

评论(17)
热度(31)
  1. ℉orёvēя「Lost Paradise」 转载了此文字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