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メーリヤです❀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除旧迎新】全职高手/叶蓝

  • 算作之前那篇的后续,当时写了点儿就没写了,今天搞出来,不长,练手

  • 别问我那两年去哪儿了!脑补吧!

  • 还有,我对冯巩没啥意见…………我就想………为了剧情发展而已……

  • 最后,别打脸TUT




除旧迎新

 

      叶修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电视音量开得不大,现在停留在中央一套,画面上花花绿绿的人凑在一堆,伴随着又俗又欢快的音乐不停起舞,没一会儿就钻出来几个每年都会见上一面的熟人,一口纯正的播音腔,欢天喜地掌声连连。

      蓝河蜷在沙发上看电视,手里抓着遥控器,见他出来也没打声招呼。叶修自顾自地坐在沙发剩下的空位,刚好。接着又从兜里摸出烟和打火机,正准备点,就听到啪一声,刚才还在蓝河手里的遥控器掉地上。

     睡着了?

     叶修弯腰去捡遥控器,一侧头,蓝河闭着眼睛的脸近在眼前,呼吐出的气息一下一下均匀地往他跟前喷,温热柔软。他干脆更凑近了一些,飞速地在蓝河脸上亲了一口,坐直,继续气定神闲地看春晚。

     打火机在仅仅开着壁灯,而光线不算太足的客厅里亮了一瞬,然后熄灭。叶修把烟放回烟盒里,最后也没点燃。

     刚看了没一会儿呢,手机就开始不停震,大过年的收到几条祝福短信太正常了,叶修也懒得去回,但是嗡嗡的震动声停了半晌之后转为连续不断的震动,有来电。叶修慢悠悠地走进房里拿到手机,顺便扯了床被子出来,刚一按下接听键,那边包子就开始嚎了。

“老大老大,你人呢?”

“哦,喝水。”

他把被子搭在了蓝河身上,结果被子大部分都往地下滑,他又弯腰去捞,捞起来之后掖严实了才又坐下。

叶修本来在带着包子他们一行人抢BOSS,他是想叫蓝河一起的,但是那人说要看冯巩的小品,硬是准时准点地守在电视机面前,留叶修一人奋战。同在一个副本里的寒烟柔就看到君莫笑突然停了,但是就在前几秒前还聚了怪,这个时候都围在他身边,寒烟柔解决完自己这边的小怪正准备过去帮忙,还没跑抵呢,仿佛就是一瞬之间,君莫笑面前的三个小怪就没了。

蓝河头也不回地去看冯巩了,叶修略有不爽,一回神就地将千机伞变为矛形态,快速地秒了几个生不逢时往火山口撞的怪,也算是……死得其所,然后就看到奔跑的寒烟柔止步了,再没理他又自己跑去聚怪打怪了。

他刚才去客厅是觉得渴了想找水喝的,结果一屁股坐下之后就忘了这回事儿,这下包子打电话来他才想起君莫笑还被他停在副本里呢,那边包子又自卖自夸地说我帮你砍死了几个小怪,怎么样我很厉害吧。

“厉害,厉害……”

包子听了夸又兀自唠叨了个几秒才继续扯回正题,“老大你快回来啊,我这边也忙着呢!”

“你们打着。”

“你不来了?有事儿?”

接着包子又抱怨了句,说老大你声音怎么那么小,信号不好吗?我听不太清楚啊。

“恩,”叶修稍微大声了些,但仍保持着低音量,“大事。”

那边包子了然哦了一句,说那这样就不打扰了,办大事儿要紧,叶修挂了电话。

春晚似乎久久未到高潮,一直是没盐没味的舞蹈和唱歌类节目。叶修玩儿了荣耀十几年还能够一如既往,那说明荣耀对于他来说吸引力十分巨大,但是相较于此,春晚当然没趣多了。期间他又不由自主地摸出了烟,在最后即将点燃的瞬间像是突然被蜜蜂蛰了一下,看着烟纠结了好久,又放了回去。

蓝河还在睡,冯巩也没出来。

他往旁边看了一眼,从蓝河的头一直看到尾,裤腿都缩到小腿去了,不冷啊?叶修干脆帮了个忙,把调皮的裤腿扯直到了脚踝处。

看个春晚看得他简直磨皮擦痒,这许多年没看春晚了,怎么还是这么没意思。

荣耀新年自然会有活动,这不刚才他们就是在刷着副本等互动开始,不过包子他们这会儿应该杀得差不多了吧?之前他进去过一次把君莫笑退了,看一眼时间,离十二点还有半小时,虽然心痒,但是他没再去继续游戏,坐下了就不想动了。

又磨蹭了一会他觉得口渴,突然才想起自己本来也就是出来喝水的,就站起身接了杯水喝,再次坐下的时候刚刚好看到冯巩出来,台下观众已经燃烧了,那句‘我想死你们了’被朱军抢了说时观众沸腾了,叶修觉得冯巩的表情当真精彩绝伦。蓝河不就是想看冯巩吗?叶修伸手过去推,还没碰到蓝河就又收了回来。

反正有重播。

结果这个节目他看下来也觉得趣味平平,就不知道蓝河到底是想看什么,如果是为了那句‘我想死你们了’,那根本不用看这节目就能够逞心如意了。

蓝河睡得迷迷糊糊的,就觉得像是走路跑步的时候踩空一步,整个人仿佛腾空一般地震了一下之后慢悠悠地睁开了眼睛。

一个在视线中看起来略微佝偻的身影,像是背不直一样地坐在他脚那边,蓝河有些清醒了,往电视机那边看了一眼,在放什么杂技。

蓝河轻轻蹬了叶修一脚,后者分神看过来:“醒了?”

“冯巩出来了吗?”

“没呢,睡你的,出来了我叫你。”

蓝河干脆坐了起来,脑袋还昏昏沉沉的。

“你什么时候出来的?”

“刚来。”

蓝河看着叶修,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时候突然对春晚这么感兴趣了,这个节目也不算好看,偏叶修说话的时候一点儿也没分神,看都不看他一眼。

“我睡多久了?”

“不久吧。”

……说了等于没说……

蓝河站起来准备走,刚走几步就被叶修拦腰截住了。频道上又是主持人在讲话,也不知道接下来一个节目是什么,叶修抬起头看他,问他哪儿去。

“洗洗睡,困了。”

“哦。”叶修应了一声,也站起来,“出去放烟花。”

“不去。”

“真不去?”

“不去。”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

“让我一人去,在这举家同庆的日子里,非君子所为啊,蓝河同志。”

“……”

电视里已经开始倒计时了,结果到最后蓝河也没看到冯巩,他不知道是自己错过了而叶修没叫他,还是这个节目被砍掉了,但是现在更令他在意地并不是这个。

‘我想死你了’这句话,一点也不文艺内涵深刻,甚至直白口语化得令人惊愕,可能脸红心跳或许嗤之以鼻。但是又有多少人能够坦然地说出这句话,蓝河羡慕嫉妒那些能够随时直接表达自己情感的人,因为他做不到。他想多听听多练练,那样一句适时适地又应景的话,听得人能够体会到多少,厚着脸皮带着打趣意味却诚心诚意说出这句话的人的心情。

叶修与他僵持地这段时间,十二点的钟声已经敲响,新年到来。

不论是电视内外都一片欢腾,仿佛约定好一般,一时间鞭炮声几乎要掀翻屋顶。叶修下意识地朝他迈了几步,伸手就去捂他的耳朵。

其实他已经不怕了,早在两年前就不怕了。

他与叶修也交往快要两年,这两年离多聚少。过年的时间本是与家人团聚的时刻,他却将回家的时间跳过了大年三十。

春晚中,一些新鲜的面孔正站在台上唱歌,那些歌词蕴含着美好的寄愿,对于明天的,对于未来的,你的,我的,家人的,恋人的,朋友的,身着斑斓衣裙的舞者在不倦地旋转,跳跃,这些仿佛永不止疲倦的,公式化的微笑不知为何此时令人看起来像是感召到什么莫大的力量一般欢欣鼓舞。客厅也被烟花照亮,此起彼伏的鞭炮声层层递进,这样的情景到底有着多么巨大的推动力蓝河并不确定,行动足以证明一切。

是啊过年了,旧的一年已经过去了,而全新的,充满各种希望的一年正在等待他涉足。

“走吧。”蓝河捞了一件外套穿在身上,“放烟花。”

虽说是大年三十,摆放着卖烟花的小摊贩也不减少。一出家门叶修就点了一支烟,像是饥渴难耐一般狠吸了一口。两人挑了一家,买了烟花又往前走了点,远离了住宅区,远离了光亮与喧杂。

“我来?”

“你来。”

叶修把烟花放在地上,蓝河站在他旁边抖,果然还是低估了室外的温度,室内温度本身就比室外高,再加之有被子……等等,被子?

他看了叶修一眼,心里敞亮,但是叶修根本没注意到他的视线,专注于眼前的烟花,他们面前突然就暖了一块,跳动的小柱火光顽强地在冬夜的风中摇摆。结果叶修突然又站直了身子,脱下外套往他肩膀上一搁,说太碍事了,看不清。

蓝河被叶修这一举动搞得不明不白,硬是没觉得这件衣服哪里碍事了,倒是暖和了。

“年纪大了还是注意点儿身体吧。”

叶修看他一眼,“说的也是,衣服拿来。”说着就伸手接,蓝河朝一旁走了几步,说我帮你拿着,不是碍事吗,我不嫌碍事。

他以为叶修还要说两句,结果这人没再还嘴,叼着烟蹲在烟花面前,还不忘回过头来叮嘱他走远一些。蓝河照做,又朝后退了几步。几秒过后叶修站起身往他这边走,在走的同时烟火就冲上了天,在这个看起来并不那么帅气的男人头顶炸开。蓝河却觉得那张脸,已经看过许多次,即使在是一片漆黑中也能够清楚描摹出的脸突然这么神采奕奕。它再不像是从前那样无精打采,时不时挂着由于睡眠不足而必然产生的眼袋,它看起来那么年轻,那么鲜活,让蓝河觉得甚至,如果要用一句话来形容的话,或许俗不可耐,也或许矫情得令人牙疼,‘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这一句却令他他陡然觉得分毫不差。

什么叫做众里寻他千百度。

世上人何止千千万万,寻找并不是一个轻松且短暂的工作,当人还未曾认知到这个过程时,实际上这个过程就已经开始了。

蓝河与叶修的相遇虽然说不上是必然,他还没去寻,叶修就自己跳出来了,不仅仅跳跃在他面前,也跳跃在各大公会面前,那些人眼中,叶修不过是争名夺利的必备武器,甚至在最初他也是这种想法的忠实捍卫者。

比起其他人,蓝河少走了一步。

他所要寻觅的对象,并不是一个尚不明确的目标,叶修是一个巨大的指示牌,那么堂而皇之地告诉他,‘嘿我在这里’,少了这千辛万苦的一步,他能够更轻松地寻找到茫茫人海中的一员,有更多的时间往后推进,但是,也将具备更多更复杂的问题和困难。

所以在这一刻,当他终于体会到所缺少的那一步时,他觉得自己的人生又完整了。他的爱情也是那么的普通而平常,并没有什么不同,在完整的同时他又放下心来,而这都是叶修为他带来的。

在这短短的时间内蓝河想了许多,大脑中走马观花一般播放着他与叶修认识以来的种种,不可料想的发展到了目前的状况,谁又曾在最初就预想到过,甚至连叶修,这个大神都未曾,他选择用本能取理智,但仍旧未负他战术大师的名号,蓝河就这么落入网中。

“看呆了?”

叶修走到了蓝河身边,“发现我的内在美了吧?”

“烟花挺美。”

“你更绝色。”

蓝河根本没料到叶修要说这话,一点也不话如其人,偏偏语气听起来又认真,又像是说说而已。这虽等于是又提起了他的黑历史,但不知为何蓝河一点儿也不生气,反而像是腾空的烟花一样冲得很高,噼啪变得四分五裂色彩缤纷。

他尴尬地咳了一声权当清嗓子,叶修和他并排站在一起看烟花,这盒放完了又过去点另外一盒,乐此不疲,好像发出任何一点声音都会破坏如此良辰美景一般,两个人默契地沉默着,望着,数着炸开的烟花数。直到买的集合全部都变成了在漆黑的夜里看不清的尘埃,他们才开始往回走。

108声,去除烦恼,吉祥如意。

    蓝河吸了吸鼻子走在叶修旁边,早就已经把叶修的衣服退了回去,却并不冷。两人始终没有说话。快到家的时候他看到叶修眼前亮了一快,半晌之后那点儿由手机屏幕带来的光就消失了。没多久他的手机就发出了一声提示音,蓝河摸出手机。

鞭炮声还在继续,代表着希望与美好,除旧迎新,平安吉利。烟火腾空也将他们眼前的路照亮,顿时明朗。

 

 

【明年再来?】

【你点火。】

 

 

 


评论(14)
热度(39)
  1. ..四眼/單車「Lost Paradise」 转载了此文字
  2. 如此爱你.「Lost Paradise」 转载了此文字
  3. 给伱傾城旳温柔ゝ「Lost Paradise」 转载了此文字
  4. tarS「Lost Paradise」 转载了此文字
  5. estás「Lost Paradise」 转载了此文字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