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メーリヤです❀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溺水不亡】黑篮/青黄 上

突然想到的一个题目然后就……延展开了。。。。


溺水不亡

 

青峰喘不过气来。

窗外一片漆黑,他被迫从熟睡中醒来。指骨分明的手指两相交错,卡在他的脖子上,这就是令他呼吸困难的原因。

他想制止这样的行为,无法发声,挤出的几个字也变了音调,声音喑哑得令人无法仔细辨别,他只好伸出手,想要强制性地将卡住他喉头的手拿掉,但就在接触上那双看起来甚至有些惨白的手时,青峰又像是失去了所有戒心与力气一般。

他的力气明明很大,想要制伏此刻意识不清一心置他于死地的人根本不难。但是那双手,冰凉无比,即使是在闷热的夏夜里,也毫无温度。

青峰扭开了床头的灯,掐住他脖子的人皱着眉头表情痛苦却并未睁眼,冷汗紧贴着侧脸就往下流,滴落在他的胸口也是冰凉的。

“咳、咳……黄……黄濑……”

肺里的空气都要被挤干净了,用鼻子呼吸也有些不足,青峰抬手将黄濑湿哒哒的刘海捞开,动作轻柔眼神疼惜,下一秒滚烫的手指就狠狠掐向对方的人中。

他也不知道怎么做,但是很明显黄濑又犯病了,根据往常的经验,这个时候不论是呼喊还是猛力晃肩都无法将深度梦游的黄濑叫醒,更何况他现在根本吼不出来。一急之下就掐中了黄濑的人中,还真的成功过。

这一次当然也不例外。

黄濑迷迷糊糊地睁了眼,看清楚了自己的所作所为,极为受挫地愣了半天才慢慢缩回自己的位置坐好,靠着床后的垫子,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青峰觉得黄濑的表情不对,但是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缓解。这是一个老毛病了,黄濑有极为严重的心理疾病,他总是在睡梦中掐住自己的脖子。青峰不敢放他一个人睡了,很早以前开始就在黄濑身边定了居,从此黄濑的掐脖子对象变成了他,即使过程艰险好歹他也活到了现在。

“我关灯了?”

他问。

黄濑闷闷地答了一声。

现在仍旧是半夜,青峰虽然被黄濑搞醒一次,但毕竟困意仍在,背上的冷汗与床垫一接触黏糊糊的极不舒服,他换了个姿势侧躺着,闭上眼睛准备继续睡。

“小青峰?”

黄濑在他背后小声叫他。

“恩,醒着。”

“对不起小青峰。”

青峰已经半个人都进入梦乡了,也没太去在意黄濑的话,只是又转了180度,面向仍然坐着的黄濑,稍微靠近了一些,轻轻揉他的肚子。

“睡吧。”

 

 

后半夜青峰根本就没有睡着,他不知道黄濑睡没睡,不过那人一旦入睡就会睡得特别死,这是指身体上的,黄濑的精神会间断性地保持着兴奋,这也导致青峰在许多个夜晚不敢深度入眠,黄濑经常会下意识地进入奇怪的模式,这些模式规格内容不定,但是必定会导致一个结果,那就是黄濑会试图杀死自己,或者他。好在这样的状况在白天并不会发生,仿佛黄濑凉太被生生分割成了两个人一般,白天理性,夜间无法自控。

结果这一夜青峰整个人都在各式各样的想法与梦境中辗转,一会是黄濑穿得奇形怪状站在他面前,手里拿着一把看起来不大,却很锋利的刀追着他跑,一会又是浑身是血的黄濑虚弱地不停叫他的名字。等到闹钟响起时,他的大脑简直沉重不堪,连睁眼都万分困难,如同宿醉一般意识不清,但却不得不坐起来,习惯性地往旁边一摸,黄濑睡熟了,呼吸平稳也没有梦呓,他才稍微安心了些。

黄濑可以随时都处于睡眠状况中,但是他不行,他有正规的工作,得靠这个养活自己,哦对,还有黄濑。

忍着头晕与头疼,青峰爬了起来,轻手轻脚地带上门,收拾东西准备上班。走到半路的时候突然又折返了,在小区外面的便利店买回早餐,又回到家将其放在桌子上之后才急急忙忙地去警署。

人民警察不好做,特别是一个优秀地,负责的,人民警察。

其实青峰本身也是意兴阑珊,但是既然选择了这个职业,内里处女座吹毛求疵以及事儿妈的特性简直成为了最有效的束缚,比什么法律奖励惩戒还要管用,直接将他的懒散打破,让他在面临琐碎事情的时候不得不发挥处女座追求完美的性格。

“哟,青峰,早啊。”

从甫一进入警署大门起就不断有熟人打招呼,这些人里面有些是他认识的,有些他觉得眼熟,有些根本没见过。他轻车熟路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一屁股坐下,早餐吃得太急现在有些反胃,他坐在椅子上等这股不适过去,就有个人走了过来。

“上次那个人已经找到归属了吗?”

青峰梗了下,不知为何心里有些微妙,就像一罐被开了的汽水,腾腾往外冒着泡,但是直到气都消完了也没人来喝,变成了再普通不过的苏打水。

“啊,送回了。”

来问的人点点头,客气地说了句辛苦了就回了自己的位置,青峰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莫名暴躁。

黄濑是他在一个雨夜中捡回来的。

说是捡或许不太恰当,但是他也没有别的形容可说。

他还记得那是个下雨天,11月,寒冬初露锋芒,这样的夜晚虽说不说寒冷,但至少不如以往舒适。青峰一出门就打了个寒战,雨不大,但是根据他在雨里行走的速度,没走几步也还是湿了头发和肩膀。

回家会经过条条小巷,最里端用来堆放垃圾。这并不是令人赏心悦目的地方,青峰往日里当然也不会太注意,但是偏偏,在这个应该冒着雨加快脚步迅速回家的时候,他并没有归心似箭,甚至连自己都无法理解地,去关注了那些被堆在一起看不出具体形状的垃圾堆。

有个人就缩在巷子口,背靠着墙壁,手臂紧紧环绕住自己,埋着头。

警察的本能让青峰觉得情况不对,还没仔细思考他就行动先于一步地跨了过去。

“喂?”

先是问,对方无应答。

“这位先生?”

然后他蹲下,凑近了些,仍旧无应答。实际上他刚问完就有些苦恼,眼前这人将自己封得严严实实的,他也不知道到底是男是女,既然‘先生’对方没有反应,那——

“这位女士?”

事情有些不好了,换了个称谓仍然没有反应。青峰开始想这是不是哪家逃学出来喝酒过多醉倒了的高中生,干脆直接伸手出去推,接触到对方的第一秒,他感觉到了颤抖,很明显是冷的。手掌完全舒展开来,把住眼前这人的肩膀时他却立刻被挥开了。

暗夜里一双极为惊恐,但偏偏又戒备森严的眼睛看着他。

青峰觉得自己被当成坏人了,或者靶子,而眼前这个人的视线就是根根利箭,距离这么近当然百发百中。

明明已经冷得嘴唇发紫了,也颤抖不止,浑身都是湿的,应该是一个人比较脆弱并且不具备攻击力的时候,但是不知道为何,这双眼睛,琥珀色的眼睛就这么瞪着他,瞪得他哑口无言,连解释的话都忘了说。

坐在墙边的人似乎想站起来离他远点儿,但是刚刚才起身就又摔了下来,青峰下意识伸手去扶,又是在没反应过来之前就被推开了,雨天路滑,搞得他还踉跄了几下才勉强稳住没摔倒。

他有点儿想骂人,却又在时刻提醒着自己‘我是警察,我得有耐心,排忧解难’。一边这样想着,一边他就走了过去,面前落水狗一样的人显然还在垂死挣扎,却也敌不过他的力道,立刻就被制服了。青峰觉得自己有些胜之不武,特别是看到那爽明显死气沉沉的眼睛时,他觉得自己该摆明立场了。

“别怕,我不是坏人。”

 

 


评论
热度(13)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