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不变之物】黑篮/降赤

【五十三】

时间一晃又过去了一周,在此期间降旗并未得到自己想要的答复,与赤司的每日交流自然不在话下,只是对方不提,他也不问。一方面并不想逼得太紧,另外一方面他始终相信赤司自有看法,不需要他多做提醒。久未作答不代表赤司将他提出同居的提议抛在脑后了,相反的,正是因为特别重视,所以才更加需要大量的时间细细思忖。

学校这边的批准虽说在他初次提出时受到了质疑,但是毕竟是偏向私人的,学校也不会横加干涉。在一边等待赤司回复的同时,降旗也在一边寻找住房信息。

粗略看来,他和赤司的学校大概在两个方向,若是考虑到双方上学问题,所选择的住所必定得在之间,但是肯定不会距离刚刚好。这就有个问题了,若是稍微离赤司学校近,那里更加接近于闹市区,价格自然也会稍微贵一些,在提出要搬出学校住的时候妈妈就下了最后通牒,要出去住可以,这是最后的退步,只是家庭方面绝对不会给他提供资金,想来也是,自己也是大学三年纪的成年人了,理所应当自己赚钱,这一点无可厚非他也能够接受。相反的,价格虽然稍显便宜,但是很明显有和他一样想法的大学情侣不在少数,空房吃紧,令他整日都焦躁不安。

电脑屏幕上大面积的租房信息也让他看得头疼,尤其是在毫无进展的情况下,丝毫没有被筛选过的信息大量又冗杂,挑选出有用的几条已属不易,更何况,多数情况下他看对眼的住房总会因为某些原因已出租,或者定金交付完毕,他已失去机会。

“啊啊啊……好烦啊……”

伸手扰乱头发之后他整个人都仰向椅凳,中村拍他的肩膀说加油,之后又说要不出去散散步嘛,这样整天埋在电脑面前也不太好。

自己确实也需要休整了,这样想着降旗也起身走出了宿舍。初夏的气息已浓,也好像仅仅在短短几天之内就从春天过度到了夏天,空气里捎带着海水的味道,在呼吸之间似乎都有些潮湿,却并不令人觉得厌烦与难耐。

降旗漫步在学校,无课的午间显得尤为安静,太阳带来适度的温度,照耀在身上整个人都变得匮乏起来,他索性闭了眼睛凭借着直觉前行,打断他这个行为的是一个来电。

对象是赤司,说现在在他学校门口,问能否见面。

降旗整个人都清醒了,虽然说交往期间也有过到对方学校见面的情况,但大多都是他前往K大,唯一的一次交错还因为下雨的原因而失之交臂,此刻赤司的突然造访不得不出像是一剂催化剂,他潜意识里觉得赤司不会无缘无故地到来,但是,他能够平稳心态说出的话却只有一句。

“我……我马上就来!”

语气龙飞凤舞,在闭眼的那瞬间他的确是想到了赤司,赤司的这个电话也来的太过于凑巧,就像是侵入了他的内心,有着感应一般。

“不用,我等你。”

赤司所谓的等,自然不会是傻傻地站在校门口,所以等到降旗慌慌张张跑回通向校门的大道上没有见到赤司而打电话询问时,对方极为平静地告诉他,我在你宿舍。

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宿舍里好像还有中村。

而这个宿舍在不久前才知道了他的交往对象,名为小征的人是一个男生,并且,降旗敢肯定,一直到现在,中村仍心有芥蒂。

想及此他不得不加快速度赶回去,同时不受控制地脑补了一下中村和赤司独处一室的画面,实在是……太具有冲击力了。

当他扶着门框喘气的时候中村立刻看了过来,一脸‘得救了’的表情走过来,接下来,没有丝毫犹豫地留下了他与赤司的二人空间。

赤司坐在他的电脑面前,并没有因为他的到来而分神,倒像是很认真地在浏览着他电脑上的信息,待机画面一旦消解,能够被赤司所知的是什么已经不言而喻。

“小、小征……”

降旗慢慢走过去,一直到杵到了赤司面前,赤司才稍稍抬头看他,面上表情明显不爽,但是不用赤司说什么降旗已经拖过一边中村的凳子坐下,保持着和赤司一个高度,赤司表情稍有缓解。

“我应该说过你不用赶着回来吧。”

“可是,我……”

“还是说你不相信我说的会等你。”

“不是这个意思……”

降旗不知道为何赤司今日如此咄咄逼人,连续被打断让他稍有困惑,虽说表面上看来与以前并无差别,但是他们彼此都很清楚,因为之间横亘着一个亟待解决但又迟迟为能够得到解决的问题,所以有一股说不清楚的微妙感觉一直做着纠缠。

接下来赤司轻轻叹了一口气,“真是抱歉,没有说一句就跑来了。”

今天的赤司不太对劲。

即使是再迟钝,降旗也能够感受到。

先是刻薄,又好像是在试探他的信任度,到现在,又突然语气放软下来,搞得他完全不知所措,他很不安,赤司以前不是这样的,他们的交往很顺利,实在是太顺利了,他也相信着这段感情会继续一往直前,以这样和平与细水长流的方式。但是,世界上总有那么多事情来得令人措手不及,如果真有上帝存在,那么这个存在本身不就一手操控了凡人的一切因缘,并且时常令人事与愿违吗?

事到如今,他都一直吵着好的方向看,那是因为从赤司的所作所为看来,他并不需要担心,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赤司刚才的一番话,明明很平常不过,却偏偏令他动摇了。

若是失态的发展超乎他的预料,并且完全相反呢。

降旗觉得有些呼吸不畅,面前的赤司看来也异常的平静,也是呢,赤司征十郎何时不是如此这般,他觉得有些可悲。

他的一切在赤司面前都无所遁形,但是赤司却没有在他面前表露一丝一毫。这太不公平了。承装于心中的那个‘降旗光树’已经无助地哭了起来,他不知道要如何应对这样的场面,若是赤司真的说出像是分手这样的话他甚至连挽回的话都可能说得断续吞吐,他可能会词不达意,甚至可能会像是受到了刺激的刺猬一样用他的刺去毁灭掉最后的希望。他的恋情,似乎从头至今都在被赤司引导着,因为赤司希望这样的发展,所以才一路顺利。他不敢相信,若是此时赤司厌倦了,他是停在原地,还是去追,或者,一个人往回走,回到再没有赤司的地方。

“我……小征,我去给你倒杯水!”

你看,结果还是一眼就看出想要逃地借故走开了,若是真的成长了,那为何手会在颤抖着,这种还未成定数的内心想法为什么偏偏具有如此大的意念力,让他整个人都动荡不安。

“光树。”赤司走到他身后,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我饿了,我们去吃饭。”

直直坠落的剧情像是被谁突然按下了暂停键,降旗强壮欢笑地点头说好。他们在校园内某一家餐厅吃了饭,整个过程他都一言不发,也或许表情太过于严肃认真纠结,导致赤司也不得不多注意一下。

“心不在焉啊,光树。”

被点到名的人猛然抬头,自己的恋人仍旧温柔,他眨巴了下眼睛慢条斯理,说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但是学校附近实在是没有什么吃的。语气之中还不乏歉意,赤司也为止一震。

不管交往时间过了多久,那从一开始就存在的小心翼翼似乎从未改变过。赤司想过很多次,自身或许存在一些归因,不然的话恋人也不会与他交往得如此心累。本可以分开,但似乎在不知不觉之中这种生活方式已经定型,即使是他也没有办法很好地转换成其他。

毕竟人都有私心。

“不会,这样就很好。”

那么能够做的,就是尽量容纳与应和,以自身的改变,去换取对方的改变。

降旗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赤司内心诚如其说,还是只是单纯地照顾着他,从刚才开始,仿佛一切都倒转回去了,比之才交往时还要更加彬彬有礼,那些长时间堆积出来的亲密感顿时就消失不见了。

一顿饭吃得各怀心思,饭后赤司提出就此告别,降旗恰好需要时间整理心情,第一次没有挽留,赤司虽然也有些惊讶但并未说破,两人就一齐往校门口走。

有一只奇怪的虫子在降旗心中扭来扭曲,搅乱他的心绪,一开始他想问赤司有没有做好决定,但是赤司的表现又让他害怕,害怕自己一说出话就会直接被宣判死期,这是一个豪赌,降旗没有赌注,更没有勇气。

没有想到最先打破僵局的仍是赤司,离校门口大概还有几十米远的时候赤司突然停了下来。

“光树,关于你直接提出的,要住在一起这个提议。”

心脏都要跳到嗓子眼了。

这个话题来得太突然,他还在两难抉择艰难挣扎,却被赤司这样轻松地摆上了台面,就像是在讨论今日的天气一般,令降旗不得不怀疑赤司的重视程度,并且,开始为自己做心里建设,不断暗示着即使听到与期待相反的答案也不要太难过,因为,仔细想来这种做法的确有些欠缺,仅仅是出于他的私心,赤司根本没有必要跟随。

“那个、我想了下,其实就保持现状也挺好的。”

才怪。

违心说话是多么煎熬他不是不懂,那一股强烈的悸动也不是说因为他口是心非就能够压制住的。

“是吗?”

赤司挑眉看着他,平淡地揭穿,“刚才,看到了你电脑的浏览信息。”

他哑口无言。

这么点儿小把戏,甚至有些闹脾气,赤司又怎么会看不出来,他只能面红耳赤,无处可躲,赤裸裸地暴露在赤司面前,毫无遗漏地被观赏着窘状。

“……如果令你为难的话,我当然不会去做。”

“又在自顾自地想什么啊。”

赤司无奈地长出一口气,在他还是怔忪状态的时候轻易化解了他的不安,“今日来,是想要告诉你,如果凭借你自己的能力无法找到合适的住房,我当然乐意帮忙。”

逆转了。

若是在球场上,这就是最为关键的一球。

赤司的投篮准确无比,轻易进框,却令他鼻子泛酸,暗自埋怨自己的胡思乱想。

他并不知道赤司为了达成他的愿望耗费了多少心力,他也不必知道。因为他被赤司那样好的保护着。

“小征、我……”

“就送到这里吧。”

他有很多话要说,相信赤司也都晓得,所以即使是适时阻拦住他的言语,也并不意味着赤司不懂他的想法。

降旗只能够点头站在原地,看着赤司的身影渐渐变小变淡,他很想冲过去紧紧拥抱,但是他不能这样做。

他们还面临着世俗的打量与眼光,稍有差错就会堕入深渊。为了那些尚且渺茫但却仍旧美好且充满希望的未来,不得不将许多喷薄的情绪掩藏压制。

但是,这样的隐忍也终究快要结束了。他将会有更多的机会和时间,与赤司拥抱,亲吻。

一直到赤司回了他的信息说已经上车,他才开始返回。中村已经在房间里了,看他回来了问已经送走了吗?

他想起之前中村与赤司独处的那一段时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同这个目前看起来已经淡定了的室友交流,只能够点点头,走回自己的电脑桌前坐下。

“……不得不说,你的交往对象气场实在太强了。”

中村主动打开了话题,仍旧心有余悸一般,“明明也没做什么啊,仅仅是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却让我觉得好像整个空间都凝固了一样。”

降旗扯了扯嘴角,他自己倒是没觉得赤司有这么可怕,倒是很久以前奇迹世代的成员们表述过对于自家队长的敬畏,以及那一次IH预选赛时从陌生人的谈论中依稀可得。

“小征其实没那么可怕……”

“也只是针对你而言吧,”中村表情夸张地看了他一眼,继续说,“不过,可能是觉得我太紧张了,所以他竟然很礼貌地问能否与我谈谈。”

“你们谈什么了?”

赤司难道还对他的日常感兴趣?

答案是肯定的,他想起上次赤司和福田见面时,对方对于他的过去饶有兴趣的经历,脑门上已经开始冒冷汗了。

“大概就是问了一下有关于你的事情,像是平日里有没有认真听课,功课如何,闲暇时做什么,有没有记得按时吃药之类……”

还好,看样子并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话题,但是中村好似也不愿就此放过他,“怎么说呢,我觉得那家伙是认真的。”

“诶?你指什么?”

“对于同你的交往啊,是认真的。”

面对他疑惑的表情,中村也有些不自然起来,“老实说,虽说是接受了你和男生在交往这个事情,不过打内心里仍然觉得对于这段感情或许你们并不是抱着认真的态度。”

这也是应该的。

“你说了什么吗?”

“告诉了他之前那件事情。”

中村口中的那件事情,大概就是因为泽田的到访而引发一系列麻烦的那件事情。后来被化解了,降旗也就没有再去问过赤司的想法,如今的再次涉及也让他蠢蠢欲动起来。

“那……他说了什么吗?”

中村想了想,甚至正襟危坐起来,表情也变得尤为严肃,像是在情景再现一般,“你不理解那也是应该的,这种事情我自然不会期待会得到多大程度的了解。但是,既然我和光树已经做出了这样的决定,那就表明我们已经做好准备,不会半途而废,那是懦夫的作为。”

到最后,赤司还说了一句话,非常感谢你对于光树的照顾。

老实说,中村并没有想到赤司会是这样的人。从平日里降旗的表现来看,对方是一个令他一心倾倒,趋之若鹜,对自己以及恋人都十分严格的人。他看不见的部分当然是赤司温柔的一面,那仅仅是表现于降旗面前的,又怎么会让外人得知。但是通过交流,即使对方不是降旗光树本人,在谈及相关的话题时,中村也能够或多或少从赤司身上感受到这份温柔。连身为外人的他能够感受到,那么降旗本人感受到的又会有多少呢?中村开始有些羡慕降旗了。

一个人有多么温柔并不称奇,但是,若是这个人能够愿意将自身的温柔只用于一人之上,那将是多大程度上的退让与包容。并且这个人还是赤司征十郎。

很遗憾地是,降旗本人似乎并未察觉这样的温柔来自于多么令人震慑的气场之中。

如果说,最开始对于中村模仿赤司的言行降旗是抱着轻松的心情,那么,此刻当中村说完这段话之后,他心中更多的是动容与酸楚。

就在不久前他甚至还怀疑过赤司的用心程度,想象自己对于赤司可有可无。比起赤司他是如此的幼稚,像是一个做出了一点儿成绩就渴望得到奖赏的小孩子一样。一旦这样的奖赏没有得到或者被没收,他就要撒泼扯皮暗自神伤,甚至想要破罐子破摔。

而赤司呢,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不动声色,光是用行动来说话这一点,就足足令他自愧不如。

降旗拨通了赤司的电话。

“怎么了?很反常啊,这么晚了还打电话过来。”

他没有立刻说话,但是赤司却好像在等他的电话一般。

“这么晚了你也还没睡。”

“是呢,我想你差不多也跟那个叫中村的同学谈过了吧。”

这样的理由毫无机会辩驳。

为了解答他的疑惑,或者说令他彻底放下心来,赤司也愿意将自己的生物钟扰乱,只为等待他这个迟迟才打过去的电话。

“你在等我吗?”

“可以这样说。”

他们都等了对方那么久,从感情尚未明确一直到关系确定,这之间有着那么长的空白期。当初他言之凿凿这段空档并不会改变什么,时到如今却分外想要知道赤司当初答应同他交往的理由。

“小征。”他慢慢说,轻轻说,就像怕因为他的颤抖对方会听不清楚一般,“为什么要答应和我交往呢?”

即使对于你的过去不够了解的我,也能够知道你的优秀与强大。像是我这样的一个人,又如何能够得到你的关注与感情。

“你有勇气。”

许多年来,处于高处的赤司所能够感觉到的只有寒意。那些注视他的目光,除了畏惧就是崇敬。他不需要更多类似的存在,偏就在某时某刻看见了全新的一个。

这个人因为不了解他,甚至主动来搭话,做出许多换一个人就可能自寻死路的行为,并且多么令他在意。这个人有勇气许诺,有勇气实践,有勇气做出许多超出他意料的事情,生活也似乎不再无聊。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愿意将最初的试探变为如今的认真。

“而那是我想要的。”

这句话看似简淡,甚至毫无说服力,但是降旗知道,在与赤司交往很久之后的他知道,凭借着这股勇气,他将披荆斩棘一路前行。这是他特有的,赤司也知道。

 

 


为何觉得越写越多……久久不能完结TUT

 

 

 

 

 


评论(1)
热度(11)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