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不变之物】黑篮/降赤

【五十二】
    天气逐渐转暖,降旗与赤司交往的时间也一路狂奔超越三年。

自那一次因为与女朋友发生口角而分手至今已经过去快要两个月,中村也逐渐从过去的伤痛中恢复过来,不再浑身低气压令人无法接近。

自然的,降旗和赤司也保持着平稳的态度在交往,平日里见面约会虽说次数不多,但也因为有赤司的存在,至少在质量上属于上乘,每次都能够给予他厚重的心理满足感。

“你在找房子啊?”

中村脖子上搭着一条毛巾,手里还握着运动饮料,准备进浴室洗澡,但经过他身后的时候稍微停顿了下,也发出了以上的疑问。

冷不丁突然从背后冒出来的人吓了降旗一跳,手一滑鼠标就点击进了另外一个网站,看起来就像是不健康的小广告,他忙不迭地关掉,满头冷汗地侧过头对中村说是啊。

“家人或者说朋友要来京都居住?”

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仅仅是他的一个想法,成不成都还说不准,但是莫名其妙地,身体会不受控制地做这件事情,大脑也会不停地构想计划成功之后的场景。

毕竟对与他来说,这实在是太过于具有吸引力。

“啊,大概。”

“是吗?”中村一口气喝完了水,也没再问,只是拍拍他的肩膀说那么加油,祝你好运。

浴室里开始传来哗哗的水声,降旗坐在电脑面前发呆。光标还停顿在某一处租房信息简介的旁边,他却已经没有点击的欲望。

中村对他说加油的时候语气很轻松,那是因为对方并不知道他在实践一个怎样的计划,如果仅仅是简单地想要租房那根本不算什么,正是因为难度远超于此,所以他才在越来越长时间里担忧,惴惴不安。

他在衡量,究竟是先询问赤司的意见,还是先斩后奏,不过大概不论哪一种方式过程都不会有一点点难度的降低,但是,这是他想做的事情,很久以前就想做的事情。

 

决定搬出学校和赤司住在一起,大概是降旗光树这辈子做过的最有胆子的一件事情了。其实这是他蓄谋已久的,大概从抵达京都的第一刻就这样想过的,但是料定赤司是一个慢热的人,绝对不会从交往初期就同意和自己住在一起,所以这个计划一直拖到了大三上半期。

赤司坐在他对面,果不其然听他说话了之后就一直沉默,搅着面前的咖啡,一圈淡淡的奶白色渐渐散开,冒着烟的咖啡还在不断朝着降旗这边传来提神醒脑的味道。

他的大脑大概是转不过来了,憋着一口气才说出了那样的话,结果赤司丝毫没有反应,弄得他尴尬又担心,不知道说些什么来救场。也看不太清楚赤司的表情,只是对方好像很专注于自己面前的那杯咖啡,即使早就已经搅拌均匀,也没有抬头看他。

降旗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觉得手都在抖,赤司大概是没有想到他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所以一直不言不语。但其实降旗不知道的是,赤司之所以久久未曾开口,那是因为他也在仔细思考这个提议的可行性。

放下杯子的同时降旗也被赤司注目着,那双眼睛看的他心里猛怔一下,倒不是说是因为生气或者其他,正是因为赤司并无多余的表情,所以才令他更加不安。

   “太……突然了是吗?”

说话差点儿咬到舌头,不过似乎也因为他这个略显滑稽的表情的动作,赤司的表情稍有缓和,不再像之前一样凝眉,突然轻轻叹一口气,将两只手都放在桌上,交叉重叠。

“确实。”赤司说,“说说吧,你的理由。”

比之刚才来讲,他没有那么紧张了,一旦赤司愿意心平气和地与他谈论,那就表示他有一线机会,但是同时他又有些矛盾,究竟是实话实话,还是稍稍运用一些修饰来多少圆润一下自己的野心。不过最后他还是选择了前者,赤司不喜欢拐弯抹角,他也并无什么语言上的天赋。
   “理由的话,”他有些尴尬,借着挠头这个小动作希望能够显得自己不那么紧张,“大概就是……占有欲……想每时每刻都和你在一起,看到你,触碰到你,自由的拥抱接吻……”

啊啊啊好像有些糟糕啊。

说话的声音到后来也越来越低,他甚至不敢去看赤司的表情。如果这个时候他抬头的话,他一定能够在赤司脸上看到他从未看到过的表情,那些震惊与出乎意料,以及欣慰和专属于他的温柔。
   “还真是完全不脸红啊光树。”
    赤司语气里也稍微带上了笑,降旗抬头飞快地看了一眼然后看向另外一边,又开心又无奈,”诶?因为、因为我就是这样想的。”

说出心里的想法对于恋人来说虽不是必要的,但却绝对是不可少的,降旗一直坦诚地与赤司交往着,而赤司对于他的这个优点也有着从未说出来的认同与欣赏。

谈话也轻松上许多,降旗调整了坐姿,刚才因为太紧张所以整个身体都绷紧了,现在竟然觉得肩膀酸痛,不由得让他觉得自己果然还是稍显弱小。接下来的话题不再是围绕着同居,他看赤司也无意在谈论,只好开始讲一些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讲课业,朋友,当然少不了最为要好的中村,赤司也不打断他,安安静静地听。

“呐呐小征,你国中和高中的时候,是怎么样的啊?”

说到底,他还是对于那一次篮球赛与铃央的相遇耿耿于怀,那一段他错过的时光似乎是赤司生命中最为宝贵以及耀眼的部分,偏偏他不在场。后来在很多个夜晚,无法入睡的他都在漫漫长夜的挣扎之中嫉妒羡慕恨那些曾经参与到赤司生命之中的人,包括当时在他身后谈论赤司相关的陌生人,至少他们对于赤司多少有了解,而他却完完整整的缺席。

赤司的目光轻轻扫过他,没说话,似乎是不愿意提及。他也识相地堆笑,说不想说也没关系,我没有别的意思。

“只是不知道从哪里说起来罢了。”

赤司似乎有些苦恼,他想也是,毕竟他只是一句话的事情,而赤司却要在一大堆回忆之中挑选出能够满足他好奇的部分。

也许他的表情令赤司多少有些在意,后来赤司又补了一句,之后再慢慢让你了解吧。

这句话令他无比振奋,因为不管怎么说这句看似平淡的话实际上是赤司的一个许诺。赤司将他的未来与降旗的联系在了一起,并且这么自然,这么不动声色。

时间过得飞速,等到天色渐暗赤司也打断还在自说自话的他,说差不多是时候要回去了。他恋恋不舍地跟着赤司往店外走,一路上两个人都默不作声。赤司在想什么他不知道,只是他的想法赤司绝对能够轻松地猜到。

“小征……”

其实不需要他再去重复一遍,像是赤司这样聪慧的人又怎么会不懂他。他的话还没说出口,赤司就说我的看法暂且放在一边,我觉得你更应该取得家人的首肯,这一番话合情合理,给了他希望,也使他不得不面临另外一个问题。

实际上,他的确是将取得家人的同意放在赤司之后的,因为潜意识里觉得赤司这边问题比较大,并且也有超过半成的希望能够顺利在那边通关,才所以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但是,他似乎太过于乐观了一些。
   他在某个周末抽空回了家,父母先是因为他的突然归来而感到兴奋与愉悦,但是渐渐地饭桌上的气氛就变得凝重起来,一切都开始于他提出要租房去校外住。

“你倒是给我一个必须要搬出学校租房住的理由。”

妈妈听完他的陈述没有说什么,只是放下了筷子,淡淡然然地问了他这个问题。

理由?难不成要实话实说是因为想要跟喜欢的人住在一起吗?他看了一眼对面妈妈面无表情的脸,好像料定他说不出理由一般风淡云轻。

“是因为学校的住宿条件不满意吗?”

永远在家中充当和事老的爸爸实在看不下去两人的针锋相对,语气舒缓地问。

“那样的话,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才提出这样的想法吧?”

显然妈妈根本不吃这一套,爸爸尴尬地干咳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理由的话……我也说不好,但是,这真的是我现在非做不可的事情了。”

妈妈当然表示完全无法接受这个说辞,开始对他循循善诱,罗列一系列搬出去住的不好理由。

“万一突然病发了怎么办?在学校的话好歹还有人照应着吧?”

最为有重量的就是这一条了。降旗绞尽脑汁地想要说服家长,但是这只是出于他的私心,老实说他完全没有站在父母的立场上想过,他们担心自己是对的,但是此时此刻就算很讨厌这样的自己,心里面想要和恋人更近距离地在一起也占据了上风,更何况,赤司并没有拒绝他这个提议,无非就是在为他加油打气。

“并不是我一个人住,还有另外一个朋友一起。”

接下来的话题陡然一转,变成了被不断质问对方是谁,哪个学校的,是男是女,怎么认识的之类。

降旗几乎都要哭出来了,但是为了得到允许,他还是得不断解除妈妈的疑惑。

“……所以都说了不是女生啊……对方是赤司,你们也见过的,人品绝对没有说的。”

再说了,我已经大学三年级了即使对方是女的要住在一起也没有什么不妥吧?他在心里这样想,而这时爸爸也在一旁帮腔,说如果一同住的人是赤司的话,那么也无可厚非。

磨蹭了大半天,一直都到返校的那一天,妈妈才稍微态度松软了一些。

“不会给你提供房租的,既然以‘我已经长大了’理由硬要搬出去住,那么就自己解决这个问题吧。”

即使是这样说着,在坐上电车的时候降旗还是收到了来自妈妈的,啰啰嗦嗦式的一系列条列,包括一定要记得时常跟他们联系,按时吃药,学习也不能放松之类的。

降旗觉得眼睛有点酸胀,自己那个硬要搬出学校的理由实在不能称其为理由,只要一和家人的关心对上,就好像也显得无足轻重起来。

但是赤司就是这么厉害,让他心甘情愿地做着这种事情还甘之如饴。

快要抵达京都的时候他接到了赤司的电话,对方似乎知道他回了东京,并无多加评论,只是问什么时候抵达京都,降旗拒绝了赤司前来的提议,只是告知他已经取得了父母的同意。

“是吗?”

赤司不冷不热地说了一句,好似也是平常的语气。

“恩、那个,小征,我……”

降旗捏着手机,他很想知道赤司现在的想法。不用去猜,反正也猜不到,只要是赤司不想说的他毫无路径可以知晓。就这一点来看他们的交往似乎很不公平,但是降旗始终还是相信,赤司选择告知他的信息,那绝对都是对方认为对他无害的,所以他所能够得知的,都是经过赤司筛选过后的字句。

“等你回来再说吧。”

赤司轻松地将对话终止,挂了电话之后降旗显然有些闷闷不乐,费尽心思做到的事情在赤司看起来如同信手拈来一般,语气也不是想象中的轻快,就好像这一件事情不管做不做得成,对于他来说都是可有可无的。

他不懂,但是又不愿意就此认输。


评论(4)
热度(15)
  1. 一季樱花°埋葬了谁的誓言「Lost Paradis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彭格列家族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