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不变之物】黑篮/降赤

  • 其他章节请点击【归档】←太懒不想再整理一遍了TUT


【五十一】

中村近来脾气不是很稳定,总是散发着一股低气压,搞得降旗不是很敢去搭话。看着中村一个人站在阳台上抽烟的样子,他大概能够感受到之前自己因为赤司的事情而不言不语的时候中村的心情了。

不太好受,主动去关心吧,可能会产生副作用,但是任其发展,又总觉得不太厚道,毕竟是同住将近三年的室友。

他还在纠结呢,中村就掐灭了烟头走过来,浑身上下一股子烟味,降旗其实不喜欢这个味道,但是特殊时期不能不忍。

中村在他面前停下来,一动不动看他,眼睛都不眨一下,搞得他浑身不自在地朝后退了一步。

“……什、什么?”

中村张嘴说了一句话,但是完全吐词不清他没听清楚,只是觉得眼前这个人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有些神神叨叨的。

“真羡慕你。”

“……诶?”

又是这么句没头没脑的,降旗简直要哭出来,差点就忍不住握住中村的肩膀使劲晃着问他你还好吗。

“你和小,”中村顿了下,改口,“你和赤司没有吵过架吧,真好。”

他愣住了。

如果不是中村提及,他倒是完全没有想到这方面。

粗略算来他和赤司也交往三年了,期间争吵什么的完全没有,就连平常的口角也不曾发生过。仔细想来并不是没有冲突,只是好像从一开始赤司就特别容忍他,反倒是他一直在找存在感,在自卑,还需要赤司亲自来提点。

他想不出和赤司吵架的样子,那个人重来都胜券在握,似乎什么都特别有把握,好似连他的内心也摸得一清二楚。他没有担心过什么,像是一般情侣之间会发生的争吵,冷战与分分合合,他都没有遭遇过。

但是,这样真的好吗?

“和女人交往真的好麻烦啊。”

中村有些烦躁地走出了宿舍,剩下降旗一个人在发呆。

他开始有些在意和赤司的交往来。

一切都来得顺其自然,与其说他和赤司的交往顺利,倒不如说……平淡无奇?老实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是抱着半信半疑,心怀敬畏的心态在和赤司交往的。因为毕竟赤司太完美了,连他的告白,都是因为赤司的帮助才得以完成。是什么时候开始觉得,像朋友介绍对方,坦白,就能够增加在交往的实感了呢?其实想来他和赤司的距离并未因为交往的到来而有所缩短,最好的证明就是,他连亲吻都小心翼翼。

降旗走到窗户边,这里还残留着中村留下的烟的气味。因为中村的话他稍有安心,但是同时他也很明白,目前的这一切并不能够令他满意,他想要的更多,为了达到这样的目的,他必须得主动出击,而不再是看赤司的脸色行事,担心会令赤司对他感觉到厌烦。

他们交往三年了,并且他完全有这个资格,对赤司做出一些他想要做的事情。

 

赤司接到他的电话,听完他的建议之后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感叹了时间流逝的快速,转瞬间也三年了。

“是啊,那个时候真的没有想到小征会回应我的告白啊。”

他从‘樱树下’往外走,被风带来的花瓣就在眼前纷纷扬扬,大大咧咧坐在长凳上的降旗喝了一口刚买的热咖啡,惬意地伸长腿,看面前的人来往不休。

赤司在那边很轻地笑了一声,说那么在那一天你想要做些什么。

“决定权就交给小征好了。”他心情极好,“因为,在三年前的那一天,你将决定权交给了我。”

“投桃报李吗?”赤司也没有拒绝,在挂电话前表明自己会仔细思考,到时候要是再后悔也来不及了。

“不会的,只要是你决定的事情,我通通会去做。”

“光树,话不要说得太好听了啊。”

他嘿嘿笑了两声,说非常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樱飞时节,三年前怀着一半兴奋一半担忧心情来到京都的降旗,转眼间已不再是那个畏畏缩缩,看到赤司就会紧张到吐词不清的人了。

这三年间他们也经历了许多,他完成了自己的诺言,不必再借助着一些浮空的慰藉来形成对于赤司的幻想。最后赤司给出的意见是,希望在那一天能够跟他去一个地方,具体是哪里对方并没有说明,只是给出了一个见面的地点。

中村的情绪仍旧不好,但比之之前也已舒缓许多,他小声地说了句我先出门了,后者点头表示自己已经知晓,然后他就朝着赤司发过来的地名前行了。

大概是在城区的边缘,但是和之前摄影展的方向完全相反,在车上颠簸了好久,下车之后他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车站等他的赤司,着装简约得体,不论在哪里都备受瞩目。

“我来迟了吗?”

“不,刚好。”

降旗摸出手机看了一眼,离约定的时间大概还有十五分钟,而赤司却愿意提前抵达等他,不得不说他受到了莫名的重视。

这里不算城区,但是人却莫名多,降旗疑惑了好久,还在想是不是因为是周末的原因,没走几步就看到了打在两旁路灯上的广告:男子高中篮球夏季IH预选赛

“篮球赛?”

赤司走在他旁边,听到他这样说之后轻微弧度地点头,然后作解释,“日本年度两大赛事,夏季IH以及冬季WINTER CUP。”

他是完全不知道,也不太明白为什么赤司会将三周年纪念日的约会地点放在这里。

然而疑惑虽然是疑惑,但是他也记得在赤司的讲述过程中配合地点头。这里人潮涌动,配合着春季特有的气息,令人感觉到热血涌动。

“之前,不是说过想打篮球这样的话吗?”

早就说过,赤司有读懂他内心的能力,还没有等他问出口对方就已经解答了他的疑惑。在感叹赤司居然还记得那时候的无心之谈的同时,降旗不得不朝赤司投去充满爱意的一眼,后者自然是完全接收。

没过多久他们就顺着人潮走到了入口处,还在场外的时候就看到穿着不同制服的团体队伍四散分布,个头都很高,唏嘘的同时他又看了赤司一眼,降旗是多少有听福田说过有关于奇迹世代的传说,赤司本身身高不算矮,但是要比起其他队员来说也算不得高,关于这个奇迹世代队长的传言最为流传,看福田见到赤司时的表情就能够知晓一切。他开始在心里默默揣测,带他来看球赛的目的或许并不仅仅在于那时候的许愿,或许,赤司在通过婉转的方式将自己剖露在他面前。

入场坐定之后他注意了一下周围的人,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兴奋的表情,好似对于今天会出场的队伍十分了解,并且抱有一定的期望。再看赤司,这个人从开始到现在都是一副淡定至极的表情,他却多少因为环境的影响而变得有些莫名亢奋起来。

他还在自顾自地发呆,场内就突然爆发出一阵欢呼声,赤司在他旁边说了一句参赛队伍进场了,他虚着眼睛朝球场看,从场中相对的入口中分别走出两支队伍,气势都很足,赤司的表情也终于有了一些变化。

他看向大屏幕,那里有参赛队伍的相关信息,今日对战的学校是洛山高校以及诚凛高中。

降旗看到学校名的时候莫名有些微妙,因为他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两个学校,但是具体的却不够明了。

“洛山……”

“我之前就读的高中。”

他了然地点头,又为不曾记得赤司所就读的学校而有些自愧,接下来赤司又说诚凛高中则是火神和黑子的学校,他这才想起那一年的WC最终决赛的队伍就是这两支,要说是命运的邂逅也不为过,时隔几年又再次遇上。

“小征,你觉得那一对会赢。”

“洛山。”

赤司几乎是毫不犹豫地给出了这个回答,降旗有些哑然,三年前赤司的确是语气平淡地告诉过他黑子所在的诚凛高中获得了冠军无可厚非,但是看来这个遗憾并未从赤司心中消失过,反而历久弥新。像是赤司这样‘不会失败’的人,在遭遇到这样意料之外的事情时的确难以接受与平复。

裁判一声哨响之后比赛就拉开了帷幕,赤司不再说话,他也好好地坐在位置上观战。刚一开赛两队就更不相让,只是诚凛的攻势更为强劲,好似就是为了夺分而参加比赛的。赤司抿着嘴坐在旁边,看了半晌之后淡淡然然地说还是这么喜欢快攻啊,降旗意味不明地听着,身旁也有人开始议论纷纷。

有人在向其他人讲述自己看好的球员,说那个人怎样怎样强,听的人则反驳道自从奇迹世代全员毕业之后高中篮球再无那时的风采。

降旗瞟了赤司一眼,没反应,但是他的注意力却从球赛上转移到了那些讨论声之中。内容涉及了奇迹世代全员以及火神,据说是能够与之匹敌的强劲对手,夸夸其谈着那时自己坐在场外看球赛有多么热血,甚至讲出了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场面。降旗听得很认真,因为这些都是他所错过的有关于赤司的时光,那么新鲜,那么令他欲罢不能。如果不能够从赤司那里得知相关,从这些人带着憧憬与羡慕的语气之中他也能够得到满足。

如果这些人知道他们口中的赤司征十郎就坐在席间,又会是怎样的心情。他为赤司那些辉煌的过去而骄傲自豪,赤司却丝毫不为之所动,在这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离赤司很远,那个就近在眼前的人,与他隔着好几亿光年。

“真是可惜,如果去打职业赛的话,一定能够有更好的发展。”

从赤司那里多少能够知道,高中毕业之后几乎奇迹世代的全员都未曾再去涉及有关于篮球的专业,他们各自选择了方便就业的专业学习,那些挥洒热汗的青春就像是石碑一样被刻印下来,永远成为传奇。再没人能够打破他们的记录,而他们也成为了那个时代所有人心中的钦羡与遗憾。

降旗时不时会去看赤司一眼,到后来赤司也不得不收回对于比赛的注目转而视他。

“光树,好好看比赛。”

“诶?……啊……恩。”

他被逮了个正着,心跳加速,调整了坐姿之后重新观战,好在之前那个讲述过往的人也停下了谈论,这个时候场上的比分,诚凛43,洛山47,分差不大有够吃紧,第三节结束,洛山是否能够在第四节取得胜利尚且是个未知数,但是赤司表情自如,仿佛已经预见了结果一般。

老实说,降旗很想去问赤司不继续打篮球的原因,但是又不知从何问起,他始终觉得赤司是一个这样的人,他想要降旗知道的,自己就会说,但是那些不重要的,他却丝毫不会提及。

“从刚才开始就很躁动啊,你。”

赤司叹了一口气,侧过头看他,搞得他手足无措,只能够伸手挠头加讪笑。

“……啊,那是因为……”

比起球赛,更加关注有关于你的一字一句啊。

“你是想问,为什么我不继续打篮球,是吧。”

你看,赤司征十郎永远都一针见血,运筹帷幄。

降旗愣一下之后也只能够傻傻点头,也明白赤司或许并未将这一个相关的信息放入‘不得触碰’的牢匣之中。

“有些东西,将它定格在最为美丽的时候才是最为适当的作为。”

经历过了就好,不需要纠结于其中而放弃更加美丽的风景。

他认同赤司说的话,但是在另一方面,他又有些担忧。那些东西也包括他们的感情吗?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他希望‘最为美丽的时候’永远不要到来。

比赛结束,最终结果76:77,洛山胜利。

赤司没有因为洛山胜利而表露出一丝一毫的惊喜与满足,一早就说了,这样的结果仿佛是他料定的,所以在比赛一结束之后他就站起身开始朝外走,降旗也立刻跟了上去。

这个时候大多观众都还沉浸在比赛之中抽身困难,赤司的冷静让降旗佩服又害怕。太过于理智了,赤司,不论在任何方面,但这也更让降旗想要看到赤司另外的一面。

他们刚走没几步,降旗就听到身后一个声音在叫着小征,然后又是在一瞬间,赤司就在原地站定了,被裹进了一个怀抱。

降旗花费了一定的事情来反应整个过程,黑色齐肩头发的人脸颊带着小红晕,一脸幸福地搂着赤司,赤司背对着他,他看不到对方是什么表情。

这个人比降旗高出一大截,至少在188左右,他觉得奇怪,心中有一团火在烧,赤司并没有立刻挣脱这个怀抱,而更令他在意的是对方对于赤司的称呼。

“玲央,差不多也够了吧。”

被称为‘玲央’的人一边说着抱歉,一边放开了赤司,然后一脸温柔地开始跟赤司聊起来,赤司也一一应答对方的问题,搞得降旗完全被忽略了,像是外人一般。

有些不是滋味,他想知道这人是谁,但是除了站在原地干着急,吃醋,内心活动五彩缤纷之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这个人是谁啊,为什么抱住你,你又为什么好言好语,将我放在一旁。

他觉得自己没用哭了,即使不知道这个玲央到底是谁,看他同赤司的交流来看,他们认识很久,并且,那之间的气场不同于他与赤司的,更温暖并且平润。

一直以来,他都在努力磨合赤司,相信赤司也是察觉到了这一点才时时配合他。他这边还在发愣,玲央就注意到了他,“小征,这位是谁啊?”

赤司的目光投过来,他莫名紧张,赤司会怎么向玲央介绍自己,朋友吗?同学?还是说交往对象。他的内心紧锣密鼓,但是还没等赤司对他做出介绍,那边就有人在喊监督,要回学校了,玲央略苦逼地看了那边已经列队的队员一眼,转过头来跟赤司说真是抱歉啊小征,难得见面却又要分开了。

“还有机会,今天的比赛不错。”

赤司言简意赅,玲央笑得很开心,转身跑开,跑了几步之后又回过头来,这次目标是降旗,“下次见面再让小征好好介绍你吧,可爱的男孩子。”

可爱?

降旗觉得脸都要垮了,呆在原地好半天不言不语。赤司倒是好像心情很好地看他一眼,默默也重复了‘可爱’这两个字,搞得他更加郁闷。

“你也在嘲笑我,是吗?”

“只是在认同玲央罢了。”

赤司这句话说得再自然不过,但是降旗却脸红心跳个半天,直到赤司说该回去了,他才手脚僵硬地跟着走,心情却未曾从刚才玲央出现过后的低落中恢复过来,一路上也没有和赤司说话,气氛尴尬。

“你在吃哪门子醋。”
    赤司似乎也终于愿意注意到他的不满,叹一口气放慢脚步,与故意落后半部的他并肩同行。
   “你和刚才那个前辈很熟的样子?”

降旗觉得自己的语调都变得奇怪,像是纠缠不休又任性地耍着小脾气,在这样做的同时还不忘记去关注赤司的表情,看到对方并未因此表现出一些不满而越发变本加厉。

“对方是高中时期球队的一员。”

赤司好脾气地解释,语气放得轻柔

“他叫你‘小征’了吧?”

这一点最为令他不满,一直觉得这样的称呼是作为恋人的他特有的权利,一旦有人在他之前就使用了,他的特殊性好像也就削减了一般。实际上并不是什么大事,但他就是,小鸡肚肠,

    “一早就那样叫了,有什么问题吗?”

“可是!”降旗加大音量,又突然觉得自己的反应似乎有些过度,偷瞄赤司一眼,尽量平稳心态,“我才是,和你交往的人啊……”

    “既然你知道,”赤司刻意放缓语速,“我想我就不用再强调了。名字不过是个代号罢了,我也十分清楚谁才是我的恋人,光树。”

他不说话了,赤司一席话堵得他哑口无言,他所想要听到的也不过如此,此刻心满意足,甚至去拉了赤司的手,赤司的手掌柔软温暖,轻轻捏他一下作为无声的回应。

 

 


评论
热度(11)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