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メーリヤです❀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谁的风景】黑篮/青黄

  • 大概就是听了【你就不要再想我】的后遗症。

  • ‘明明你也很爱我 没理由爱不到结果’

    ‘只要你能不懦弱  凭什么我们要错过’←这一句简直戳痛了我

  • 最怕就是明明相爱却不敢在一起了,简直心痛好吗

  • 要说的话,大概这篇就是想写清楚对方,却无法理解对方的两个人吧。




谁的风景

 

   晚间九点。

   黄濑从浴室里走出来,浑身上下蒸腾着雾气,他握着一瓶维他命狠狠灌了几口,额前的头发湿哒哒的他嫌碍事全部捞了上去,露出额头。

   大落地窗外灯火阑珊,闹市区在夜晚总是歌舞升平,即使处于20层的高楼这一点也未曾有过改变。他也不过去拉上窗帘,反正没人能够看得见这边房间内只在下身围着一条浴巾的免费风景,大而化之地往沙发上一坐,捞起旁边一件外套套上,顺手就打开了电视。

   播放的是什么节目他并没有在意,只是在等待头发干的时间段里为自己找一些事情来做,看了个几十秒他觉得无味至极就开始换频道,翻一圈下来兴致乏乏。其中某个频道正在打一个广告,有关于近期将在日本举行的一场篮球比赛,他莫名想起一个人来,而后又联想到这个人早就和篮球没关了,心绪有一些紊乱,但很快恢复了过来,晃神个几秒这个广告也就完了,接下来播放的是某个连续剧,他关了电视。

   手机在沙发边响起来,一接通经纪人小姐就告诉说小凉最近拍的那部电影快要上映了哦,目前已经在部分商场外的大屏幕定时播放预告片了。他也好脾气又礼数周全,说多亏了你们在一旁协助,嘴巴甜得经纪人小姐笑个不停。

   “那不打扰你啦,早点休息哦,明天我来接你。”

   黄濑挂了电话,房间里太过于安静,头发半干不湿的他人倒还清醒,也没有到要睡觉的程度,只是觉得肩膀有些酸痛,干脆倒下整个人都平坦在沙发上,闭眼个两秒突然又下意识地睁眼坐了起来。

   他觉得自己这个应激反应持续的时间也太长了一些,明明已经时过多年,却还总要想起之前头发还未干就往床上躺被勒令坐起来的事情,总是以他被大力揉得晕头转向一头金毛都乱糟糟地立起来而告终。

   这会儿手机又震动起来,他摸了半天才摸到,是经纪人的短信,告诉他不要忘记明天带上道具,上次拍完就放他这了。他想了半天也没想起自己把那玩意儿放去了哪里,只能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找,本来睡觉时间还稍显早,这样下来都已经快要十一点他也没找到,最后像是傻了一样站在客厅里发愣,突然就有了主意。

   储存室已经有一段时间没用,一打开灯都可以看到灰尘满天飞,他走进去翻了一会,果不其然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东西,堆在角落里,他弯腰去捡,一捡就看到了旁边一个灰不溜秋的东西。

   一个篮球,泄了气,还皱成一团。

   

 

   晚间十一点。

   青峰靠在警署外面的护栏抽烟,前面有人在叫他,问怎么还不进去。

   他朝着对方挥了挥手里的烟,懒散道,“啊,马上,这只抽完就进来。”

   警署对面是一栋几周前新建成的大楼,开业声势浩大,据说邀请了一线明星,他对这些不感兴趣也没太注意,只是在偶然路过的时候发现了新大陆,看准时间定时定点。

   现在是11点15分,商场外的大屏幕上播放着某某女星的化妆品广告,他将手里的烟蒂捻熄,扔进一边的垃圾桶,摸出另外一只点燃。

   舒缓的音乐响起来,画面晃动着一望无际的向日葵田,一个摇镜头将视线都抛高,天空极为湛蓝,涌动的云之后又是蔚蓝的海,大全景之中小腿全部没入海水之中的人的背影渐行渐远。

   噪点渐渐吞噬了之前还清晰无比的画面,那个即将回过头的人的脸终究被遮挡了个干净,然后会出现一排字幕:

   

      你在我旁边  我们所看到的却是不同的风景 

   

     《他人的风景》  6.8   你与谁一起观看同样的风景。

   

   青峰将尚余半只的烟猛吸几口,扔进垃圾桶,在背景音乐停止的同时进入警署。

 

 

奇迹世代的聚会来得十分突然,赤司一个电话就找了过来,不由分说不容抵抗地宣布了时间与地点之后毫不犹豫地挂了。

当时青峰正好下班,握着手机茫然失措,喂了好几声才发现赤司早就挂了电话,自己的反射弧使得过晚而来的反应成为了无用功。

他莫名地低估了一句搞个什么啊这么多年都还是这个臭脾气,另外心中有些莫名的期待。奇迹世代的队长是个奇怪的人,但至少并没有忘记过曾经一同奔跑在球场上的人。与篮球相关的日子过去之后,整个人生似乎变得更加索然无味,哪怕是仅有一些联系,青峰也能够提起十二分的精力严阵以待。

只是漫漫长夜消磨尽他的耐力与精力,走在回家的路上甚至有些飘忽,被赤司的通知搞得精神清醒肉体疲惫。好在早晨空气有够清新,从满屋子烟味的警署走出来之后显然人要轻松上许多,一回到家他就躺床上不省人事。

黄濑也接到了电话,造型刚做到一半手机就夺命狂呼,造型师也不得不停止工作。赤司那边不过就是重复跟青峰讲过的事情,黄濑却听得皱起了眉头,再三确认了聚会时间之后打断,“可是那天我有通告来着。”甚至他还问了一下旁边杵着的经纪人,对方点头表示认可。

“我也很想来,不过目前的状况看来……”

“推掉。”

他话还没说完赤司就直接了当,搞得他当机了好半天,脑袋中不由自主想起自己曾经严厉的队长来,突然一个寒战。

“……这……”

“借用你一天所需要的费用,我来支付。”

“诶?”

……不是这个问题吧?

结果那一天所有人都到齐了,队长都发话了谁敢不从。红红绿绿的一群人走在街上十分扎眼,青峰一早就到了,很快就和其他人熟络起来。

以前他就和黑子关系最好,一见面自然就走过去询问近况。黑子从善如流一一回答他的问题,期间接了一个电话,按下接听键就走到了一边去,在此青峰偷偷瞄了一眼来电显示,火神大我没跑。黑子站在离他不算太远的地方,声音平静,却又明显带着柔情,说是我和赤司君他们在一起,火神君今天不用准备我的晚饭了,没多久了挂了电话走过来。

   绿间手里拿着一个奇怪的布偶,鼻子不像鼻子,眼睛不像眼睛的,他朝着那人哟了一声算是打招呼,以前就一脸严肃不苟言笑的人推了推眼睛,义正言辞说青峰君,抽烟过量了,不注意一点小心死得早。他摸了摸后脑勺不知道再说些什么,据说绿间做了医生,那刚才这句不太好听的算是告诫?然后是紫原,没像以前那样一路走一路吃了,个子还是那么大,准确来说应该又壮了一些,他正想紫原大概算是变化最大的人,后者就从兜里摸出一个棒棒糖撕了包装一口含住,看他一眼一脸天真无邪地第一个过来,问他峰仔你一直看着我,是不是也要吃。

   青峰走到了一边去,拒绝了紫原的好意。

   赤司这个时候说时间到了走吧,订餐那边已经打来电话询问了。除了青峰其他人都跟在赤司后面,走了好几步之后赤司停下来看他。

   “大辉,站在那里做什么。”

他犹豫了半天,“不是,黄濑那家伙还没来啊。”

“凉太的话不用担心,或许是通告有所耽误吧。”

赤司都这样说了他也不好再扭捏个什么劲,虽然也的确是从一开始就在人堆里找黄濑,那个走到哪闪到哪的家伙不可能那么容易避开人的视线,偏偏他就是没能够称心如意。跟着一群人走在大街上的时候他也心不在焉的,这就好像气象预报说明天是晴天,你也满心欢喜地准备第二天一大早就去海边,但是当你睁开眼睛的时候你发现窗外阴雨绵绵,你说你能怪谁?气象预报吗?

结果他们都入座了老半天,菜都上齐了,紫原都忍不住最后在赤司的首肯下饕餮了,黄濑也没来,他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心里特别不是个滋味,后来他又想,是他自己一厢情愿在那期待的,恶果当然只能够自己来承担,于是终于像察觉到自己饥肠辘辘了一般开始大嚼特嚼。

“抱歉,来晚了~”

他正把一个厚蛋烧放进嘴里黄濑就过来了,领口上还挂着一个特别夸张的墨镜,走路带风,一屁股坐在他对面。

“凉太,迟到了,罚酒三杯。”

赤司微微侧过头,黄濑一脸抱歉加无奈,接过赤司手里的酒就喝,紫原在旁边有气无力,好像吃了那么多东西下去仍旧没能够补充体力,语速极慢地说黄仔我把你那份吃掉了也没关系吧,黄濑放下酒杯说没关系,再点一份就好。

席间因为黄濑的到来又热闹了起来,但是他始终没看青峰一眼,青峰有些郁闷地把嘴里的厚蛋烧嚼烂了吞下去,就坐在黄濑对面撑着下巴看他一一应酬。

“青峰君,”黑子挡下了他手上的动作,眼神特别诚恳,“酒已经满了,再这样下去会溢出来。”

“……啊?哦……”

他在关键时刻制止了自己犯蠢的行为,只是不知为何黑子表情怪异并且同情地看了他一眼,他正想问黑子那是什么表情,黄濑这个时候开口了。

“啊小青峰,好久不见。”

还笑得一脸灿烂。

青峰心里特别窝火,心想黄濑你这家伙,把我放置在一边当隐形人了半天,竟然还敢这么灿烂的笑?把你的嘴撕烂啊信不信?

“是啊,好久不见。”

黄濑给他递了一个杯子过来,“喝一杯吗?”

青峰也笑,接过黄濑手里的酒杯一口饮尽。旁边的人倒是没太去管他们之间的剑拔弩张,自己吃自己吃的,顺便接受赤司对于近况的询问,反倒是他们两个人像是被孤立出去一样,青峰浑身不自在,时不时找黑子搭下话,黄濑游刃有余毫不失态。

在这样的对比之下青峰心中最初的期待早就被磨得干干净净,他觉得整个过程就他一个人在斤斤计较只有他一个人在在意一个人在莫名其妙。

是,他是和黄濑有过一段不长不短时间的交往,这段时间如今回想起来也并不那么理想化,甚至他们的开始莫名其妙,结束也无疾而终,或者说是到现在他们都没有能够将一些问题处理清楚。

莫名其妙地就头脑发热地在一起了,双方没有一个人提出语义明确的‘我们在一起吧’,只是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就这样自然而然地牵手,回到了黄濑住的地方,接吻,做。他们认识的时间那么长,有太多机会来磨合,仿佛这一切都再自然不过,而副作用则是他们离彼此更近,能够更清楚地看到对方的缺点,也会渐渐地发现,其实在不在一起,都没有任何差别。

所以又分开了。

青峰甚至想过是不是自己恋爱的方式不对,为什么不能够让对方感觉到踏实感,用星座控的说法来讲就是,作为处女座的你本身安全感就有够匮乏,这样的你又如何能够让你的恋人倍感安心。

黄濑曾经开玩笑说,小青峰你还真是一阵风啊,来无影去无踪的。但是黄濑也有问题啊,选择作为演员本身就已经减少了与青峰交流的时间,他们的约会次数屈指可数,青峰警署的工作纷繁复杂,约会仅是过夜,这样的关系说是情侣,用炮友来形容大概更为贴切。

最最令人措手不及的是,当分开过后他才察觉到对于那段感情他的投入远比自己想象得弱,因此他也将花费更多的时间用来复原,这就像是一种小伤口,开始的时候你并不会发现他的存在,只有当你接触到水,当你因为其他事物的触发之后才能够感觉到伤口附近在发痒。多么猛烈而迅速,当你发觉你这个地方曾经受过伤的时候,它已经开始恢复了。但那又如何呢,并不能够否定你曾经受伤的事实。

他只是觉得,凭什么啊,青峰心有不甘,凭什么黄濑就能够事事顺心样样得意,偏就他一个人像个娘们似的抽身困难。

青峰就坐着,一边喝一边想一些有的没的,直到黑子撞了他一下,他才发现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他一人身上。

“啊?”

“峰仔,你没有听我们讲话啊。”

“……所以说,什么啊。”

“赤司君刚才问你,是否已经有交往对象。”

这下感觉到似乎自己被集中火力攻击了?他有些烦躁地挑了挑眉,“赤司你什么时候喜欢八卦了啊,不太像你啊。”

“关心曾经的队友无可厚非,毕竟这里尚且仍旧单身的人只有你了吧,大辉。”

青峰立刻就把视线对准了黄濑,黄濑毫不闪躲,还对他眨了眨眼。这种坦然的态度太令他挫败,但是他没有时间消沉,这里的人都在等待他的回答。青峰大辉是一个直来直往的人,他撒不来慌,看不惯世故,他的世界一向一球定输赢,从不拐弯抹角。

“是啊,只有我单身,现在是怎样,要拯救大龄男青年?”

他的视线不经意扫过黄濑,后者优雅地端起酒杯抿了一口。拐弯抹角根本没有意义,哪怕刚才无比自信地反驳赤司说自己早就已经有交往对象也无济于事,他所能够得到的慰藉早已不存在,那个人不会介意,这一切就毫无改变。

聚会再持续了几十分钟就结束了,一行人酒足饭饱地往外走,来的时候不过是傍晚时分,此刻已经华灯初上。出了包间黄濑就把墨镜带上了,青峰开来这举动无异于装逼,谁大半夜还戴个墨镜,这效果除了吸引人的目光还能有其他?

分别得话说起来难免有些伤感,虽说不会无法再见,但每次分别也多少有些凄怆,黄濑有些晕乎乎地一直往黑子身边贴,黑子也不说什么只是以礼相待,时不时伸手扶一下。

“大辉,凉太似乎喝多了,你送他回去吧。”

青峰刚想问为什么是我啊,黄濑就摆手了,说不用。一一告别之后只剩下青峰和黄濑两个人,黄濑在打电话,站得离青峰稍微远些,青峰的大脑还在纠结刚才‘只有你还单身’这个问题,他在想黄濑的交往对象是什么样,男的还是女的,这家伙当初追在自己后面跑的时候还真拒绝了好几个女生,怎么想都觉得,喜欢男生好像是因为自己的关系?

稍微有些罪恶感。

但是他转念一想,要不是黄濑,他也不会和男生交往,这笔账算是清了。

“咦,小青峰?你怎么还没走?”

黄濑挂了电话往这边走,他打了个呵欠说黄濑我送你回去,赤司刚这么吩咐了。

期间两个人都没说话,被纳入夜间最为活跃的大环境之中,身旁来往都是人,各式各样的人,黄濑像是怕自己会被发现一样靠他近了些,有想借他的身躯挡下自己的意味。

“不用了,你先走吧。”

“那你是想被粉丝发现然后被围困在这里?”

黄濑看着他,墨镜下的眼神青峰无法看清楚,只是突然笑起来,说小青峰你跟着我站在这里说不定被记者发现会写成深夜私会的绯闻对象哦,也没关系?

青峰对‘绯闻对象’这几个字稍微有些在意,曾经本来可以是‘交往对象’,这样加上一层假说的意味,令人十分不快。

“无所谓。”

他都这样说了,黄濑也不再说什么,只是也没有想走的打算,就直愣愣地杵在路边,躲在路灯照不到的阴暗处,青峰觉得疑惑,但也觉得不想多问,他潜意识里觉得一问他和黄濑的距离就远了,他大概找不到可以接下去的话,黄濑也可能不会有与他交谈的欲望。

就这样过了没多久,一辆车停在了他们面前,他正觉得奇怪黄濑就快步走了过去,拉开前门对他说,“小青峰上车,我送你一程?”

青峰偏着脑袋尽量动作弧度小地往里看,驾驶座上坐了个女人,年龄一看就比黄濑大。

“小凉,你朋友啊?”

他差点没喷出血来,小凉?叫的真亲热啊,黄濑的品味什么时候变这么差了啊,他正像讽刺黄濑两句,结果一张口就成了‘不了,我走几步就回去了。’这样一句特别没有说服力,甚至像是在赌气一样的话。

黄濑点点头,朝他挥手说那么下次见,小青峰,然后汽车绝缘而去,他一个人站在街边半天缓不过来,觉得所有的一切都十分碍眼,内心有一股无名火烧得正旺。

但是同时青峰心里十分明白,这笔账没法算清,只要他还在意。

 

 

所谓的‘下次见’一直没有到来,青峰一个人买了电影票去看《他人的风景》。之前赤司有打电话来说包下了场,毕竟是凉太的第一部电影理当支持的,意思就是奇迹世代全员除了黄濑一起观看,他拒绝了,说是警署太忙了没时间,不用管他。本来他以为自己会不记得上映时间,但事实上他太低估自己了,也是,每天都杵在警署外望着对面的大屏幕,哪能不记得啊。黄濑的人气不是盖的,放映厅简直密密麻麻坐满了人,这还只是其中的一场而已,让他不由得吐槽这个颜控的世界。他身旁大都是年轻的女生,叽叽喳喳闹个不停,兴奋地跟讲述着自己有多喜欢黄濑,他听得心烦,但是又莫名自豪,在自豪的同时狠狠扇自己一耳光,自豪个P,有什么好自豪的,又不是我的了。

但还是抑制不住地开心。

其实这只是一部稍显晦涩的爱情片,导演和编剧是同一人,采用偏意识流的手法讲述了男主角的恋爱史。这段恋爱延续的时间分外地长,故事是从国中时期讲起的。开始的时候青峰看得乏味,呵欠连天,他不是文学少年,大概会比较合黑子的口味,到了后来剧情稍有进展,他才开始专注起来。

黄濑是男主角,爱笑,又口是心非,影片中有一句话一针见血,说是爱笑的人必定也爱哭,青峰不太懂,但是他莫名地认同。现实生活中黄濑的眼睛有时候红红的,偏偏还笑得一脸灿烂,他是没见过黄濑哭,但他也不觉得黄濑是个开朗的人。

那家伙是演员啊。

男主角有一个喜欢并交往多年的恋人,只是这个恋人从未在影片中以正脸的方式出现过,她仅仅出现于男主角遭遇挫败与深夜的梦魇中,就像是一个象征的力量,贯穿整个故事却又仿佛不是物质上的存在。她成为支撑男主角继续追寻梦想的力量,那么温柔而恰到好处,不打扰而又及时。向日葵田出现在影片中段稍后的地方,对于未来与人生存在着困惑的男主角独自一人躺在其中,他的眼睛是向日葵一样的颜色,其间满盛的是毫无波动的蓝天,在这一段内心独白的戏中恋人并未出现,只是不断有轻微的风声,男主角渐渐闭上了眼睛。电影的最后一幕就是预告片里出现的那片海,男主角牵着自己恋人的时候,这个神秘的符号终于第一次出现在观众的视线中,却仍旧是吊人胃口的背影。

他们坐在沙滩上,男主角问自己的恋人你看到了什么,恋人回答他说是海鸥,泛着波光的海面,和看不到尽头的天,然后又问他,你呢。

我啊,男主角站起来,慢慢朝着海中央走,站在水中他转过头来笑,身边是阳光,与蓝得几乎发白的水面和天空。我看到的是你。

青峰没看懂,但是他难受,又因为他不知道自己在难受什么,所以这股浊气无法散去。

 

 

 

大多数时候青峰都在上夜班,漫漫长夜十分难熬,这种时候他通常会一根接着一根抽烟,伤身体他懂,但是他更讨厌无聊。

不过恰好这一天他没轮到,正坐在电脑前面,上司丢了一大堆数据资料要他整理,换班的小警察说是家里有急事可能要晚点儿过来,冒着火呢,办公室门开了,踏踏几步脚步声就安静了,他吸了一口烟,抖落烟灰,头也不抬。

“报什么案?”

进来的人没理他,这让他觉得自己有些不受重视,把烟在烟灰缸里杵熄,眼神犀利地看过去,瞬间又软了。

“黄濑?”

黄濑在他办公室的沙发上坐下,皱着眉头苦笑,说小青峰你还是那么爱抽烟,比以前更厉害了吧?他把窗户打开好让烟味散出去,沉着声恩了一声,过了一会儿又问你怎么来了,不工作了?

“我也是人,也会有休假的好吧?”

“……不是这个意思,”他递了杯水过去,黄濑接过说了谢谢,“这个时间点过来,略微妙啊?”

墙上挂着的时钟显示现在时间是晚上九点。

黄濑喝了口水,解释说因为刚下飞机,时间也不早不晚的人还清醒,想起你在这里过来看看下。

“哦,顺便的啊。”

“小青峰你在计较什么啊。”

黄濑心情特别好的笑出来,搞得他愣了半天,假装清嗓子说等下要不要去哪个地方坐下,不过得等换班的来。黄濑答应了。

他们等了大概一个多小时换班的警察才一脸抱歉急急忙忙地赶来,看到黄濑又不要脸地要了签名,说是亲戚家的孩子特别喜欢你,同时对青峰与黄濑认识表示了嫉妒羡慕恨。做了交接之后两个人就出了警署,晚上将近十一点街上的行人稍微少了些。

“你墨镜呢?不戴了?”

青峰随意嘲讽了两句,黄濑特别认真地回答,说有人民警察陪着我我很放心。

现在有个难题了,黄濑是公众人物,自己又还穿着警服没脱,随便去那家店坐可能都会引起骚动,他正烦着呢,黄濑就问他怎么了。

“我家在附近,要不去我家?”

黄濑表情变幻莫测。

“你别误会,只是考虑到你可能不方便。”

他解释起来口齿不清的,黄濑愣了两秒笑了,“谢谢你小青峰,能够为我想到这一步,难为你的智商了。”

青峰毫不犹豫地踹了一脚过去,差点没追着黄濑喊把我那两秒心跳加速的感动还给老子。

回到自己的家青峰反而更不自在了,黄濑倒驾熟就轻,跑到他的房间到处看,问他是不是不喜欢堀北麻衣了,怎么家里都没有写真了。

“结婚生子了啊。”

黄濑似懂非懂,随口说了句时间过得真快啊,小青峰转眼也已经不是那个青涩少年了。

青峰表示认同,时间是过得挺快的。

然后黄濑又趴在他客厅的橱窗上指着里面的奖章奖状,说小青峰真厉害啊,这些都是你的吗,青峰懒得理他,拉开冰箱找啤酒。

他刚拉开冰箱,整个房间就暗下来了,黄濑咦了一声之后接了句是不是停电了啊,他摸索着关上冰箱,也不敢懂,等眼睛适应了才开始往黄濑那边挪。

“小青峰?”

“……在呢。”

太黑,他知道黄濑看不见他,他就从包里摸出手机照路,黄濑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站在原地也没挪位,很容易就找到了。

“怎么一来你家就停电啊,什么运气。”

“怪谁啊?我自己住着的时候可没遇到这种情况。”

“……那所以你是在怪我?”

“我可没说。”

拿手机照明其实也不太管用,反而不如一片漆黑让人安心,青峰就干脆把手机电筒关了放在一边。

“坐吗?”

“沙发在哪儿?我看不见啊。”

“你左边。”

“左……”

黄濑话刚说到一半,青峰就听见一声闷响,不出意外是黄濑撞着桌子了。

“我扶着你?”

“算了,就坐地上吧。”

挺憋屈的,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之后房间再次安静了,青峰只能看见自己几步远的地方坐着一坨,他也干脆坐下了。

黑暗的环境有一个好处,就是即使没话说也不会尴尬,因为你不必去在意对方的表情,也不用为了对方而刻意勉强自己做出某种表情。

过了一会儿黄濑可能坐不住了,率先打破沉默,“小青峰,我的电影你没看是吧?”

“哈?”

“6月8日那天我特意请假跟小黑子他们一起看的,就你没来。”

这语气里还有些委屈,青峰一下就傻了。赤司没告诉他黄濑要去,不然他肯定不会自己买票去看的。

“我看了,自己去的。”

“真的?!”

“煮的。”

黄濑又不说话了,青峰自觉自己的玩笑太过于无聊,只好有挑起话题,“不过没太懂,太高深了,你说你拍点儿能够让大众接受的电影行吗?”

“哇啊啊小青峰你到底懂不懂电影啊,明明反响很强烈。”

“不懂。”

他光顾着看黄濑去了,哪去注意了内涵,更何况,整部电影看下来有些晦涩,他只能够隐隐觉得憋闷,其余的一概不知。

“……真是服了你了。”

黄濑叹一口气,开始跟他讲一些电影的相关,包括背景,最初的设定以及在拍摄中根据他的想法来进行修改的部分。这样的夜十分安静,黄濑的声音也让青峰觉得安心,他是不知道黄濑突然造访原因在何,只为了践行聚会之时承诺的‘下次见’?还是因为自己没去和他们一起观看电影所以跑来兴师问罪?但不管是哪一种他都不希望,青峰所想的是另外一种可能,尽管他不确定,但他仍然隐隐期待。

“导演为什么要照着你的想法来改变自己的设定啊?”

“因为我厉害呗?你的重点就在这里啊?”

黄濑夸夸其谈了大半天,青峰估量着他口渴了就递了啤酒过去,接水的那一瞬间他的手指与黄濑的碰在一起,明明夏天不会有静电,他却明白地看到了黑暗中一闪而过的蓝色光芒。

“小青峰,你电到我了。”

“哈?不是很早以前就把你电到了吗?”

黄濑沉默了,青峰有些焦急,心知自己玩笑开过了。黄濑似乎总在刻意避免与他的那一段感情,不是在分手之后又很快找另一个老女人【=,=】吗?

“黄濑?”他试探地叫了一声,没反应。“喂黄濑,我开玩笑的,你别……”

“你说得对小青峰。”

青峰无语了,他觉得黄濑接下来会说一些可能连他都无法承担的话,他很想听,但是另一方面又有些害怕,他怕那些美好的,他想听到的言辞,会终以一句‘但那些都是过去了’作为结语,他在犹豫要不要将话题抛向其他。

“我从很早以前就喜欢你了,所以那个时候你牵着我的时候我觉得特别开心,自己追逐多年的人终于愿意与我并肩前行,我再也不是一个人。”

“……”

“与你交往也是,虽然见面的时间不太多,但是堆积在一起的思念能够得到释放的感觉会令我精神百倍,我终于知道有一个人会等我,在我累的时候帮我按摩,替我擦干头发,小青峰原来是这样一个温柔的人,因为只有我一个人能够体会到这一点而沾沾自喜。”

青峰口干舌燥,他欣喜,又没有安全感,因为看不到黄濑的表情,他不确定这些话是否出于真心。

“对不起小青峰,这种时候才来说这些话,一直没有认真地向你袒露过我的想法,糊里糊涂地就交往了起来。我们都把对方的空隙填充得太完整了,甚至没有时间来思考,有时候也会想啊我是真的喜欢他吗,到底是喜欢他那里啊,还是说只是国中时期堆积的感情形成了习惯。”

青峰想起那部电影来,黄濑所说的加入了自己的看法,他终于知道那种压在人心口的感觉是什么了,因为他能够看到自己和黄濑的影子。

而影片的结局是什么呢。

“我在想,我们有那么多时间在一起,那么久,肯定是互相了解的,彼此的坏脾气,生活习惯还有很多都一清二楚,这样的感情要说是最完美的也没错了不是吗?可为什么会分开呢。”

对啊他也想问,为什么会分开呢。

他想说些什么,但是喉咙干哑,就像清晨出去跑步,吸入冷口气之后喉咙一阵一阵的涩,说每一个字都要耗费极大的力气才能够吐词均匀。但是黄濑明显不想让他开口。

“再有一次机会的话,我们会好好在一起吗?”

  

 

    “骗你的啦~”黄濑憋不住了,太长时间的沉默,周围来往不决的车辆碾过地面发出的闷响,叽叽喳喳听不真的特环境音,不论哪一种都无非是在施加重压,他受不了,怕崩溃,“怎么样小青峰,我的演技还行吧?”

   噗啪一声,头顶的灯闪了两下然后亮起来,接连着整个街区都灯火辉煌,伴随着一些骤起骤伏的欢呼声,那些人在庆幸今夜总算不用因为停电而无所事事,他却在内心里惋叹,希望这一场黑暗能够持续得更长时间,再长一点,让他能够整理好情绪,也让他能够,不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必须面对青峰的各种表情。

   那会是怎样的,他无暇去思考。曾经天马行空的想象似乎也因为历经了时间而变得匮乏,一个人会有多少种情绪,会通过怎样的面部表情表现出来他不清楚,特别是针对青峰而言,黄濑始终摸不透青峰,这个人的一切都像是他的篮球一样令人捉摸不定,好像可以是任何,又不是任何。

   他说了那样的话,那么长那么多,一口气说完,期间青峰都没有打断,最后的那一句为自己找了个台阶下,也无非是在说明他还没有做好准备,根本没有勇气去接受对方可能与他的初衷所相反的答案。

   这许多年来,他以为自己已经足够成熟与饱满,但实际上却仍旧是那个心心念念渴求,还要自作孽不可活地戴着假面的人。

   在最初的时候因为光与暗的转换来得太过于突然,两人都在瞬间没能够适应,而一段不长的时间过去之后黄濑发现青峰就坐在自己面前,和停电前完全不一样的位置,他不知道青峰是在什么时候下意识朝他靠近的,只是现在青峰正看着他,像是看不认识的一样,甚至在某个时刻眼中的表情尤为精彩绝伦,在今后的日子里他时常会回味那个一闪而过的眼神,一个人是如何能够将各种情绪放在这一个眼神之中,而让初次接触到它的人无论如何也无法即刻整理清楚的呢,这些情绪都有一个特点,带着转折的意味,冲动又自持,希望又幻灭,愤怒又无奈,压抑而坦然。

  “啊,”青峰伸手像是想揉他的头,但最终也没有放到他的头上就又把手收了回来,笑,和他在影片最后那个笑一模一样,“把我都骗到了啊。”

   


评论(7)
热度(33)
  1. △星屑△土豆粉条炖牛肉 转载了此文字
    虐哭 心疼啊啊啊
  2. 土豆粉条炖牛肉「Lost Paradise」 转载了此文字
    "再有一次机会的话,我们会好好在一起吗?"
  3. 筱鼬「Lost Paradise」 转载了此文字
  4. 沾墨「Lost Paradise」 转载了此文字
    泪奔……这种感觉最要命了QAQ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