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一些赤黑的小段子

  • 大概是备考时期写的,今天玩儿了才回家完全来不及写东西啦~~

  • 希望有一天能够扩展成为小故事吧【大概没有那一天了



· 

【1】
黑子打电话来的时候他正在忙着,这下干脆停下手机的工作耐心倾听。时间大概是晚上十一点,他恰到好处地打断,说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对方却没有挂电话,问及原因得到的理由是赤司君你先挂吧。

“真是拿你没办法呢,那么就一起挂断吧。”

计划通过。

他把手机放在一边,完成了剩下的任务。

拿起手机看时间发现屏幕上显示的仍是通话中,“哲也,为什么没有挂电话?”

“赤司君好像没有资格说我呢。”他得到了这样的回答。

【2】

“左边是阳台,不算宽,有扶手,右边是客厅,沙发在你面前,赤司君……”

他在轮椅面前蹲下来,“你有在听吗,赤司君?”他没有得到回答,这也没有成为障碍,他只是重新继续着先前的工作,声音在空荡的房子里不断回荡,单调而寂寞。

“我应该说过,不要再管我了吧,哲也。”轮椅上的人冷言冷语,目光无神,连他的方位都无法锁定。

“我也郑重地拒绝过了,”他站在轮椅后,“赤司君你无法改变我的决定。”

 

“你已经想好了吗,即使面对的将是这样的我。”

他伸出手,轻轻包围住面前的人,“请不用担心,我喜欢的就是这样的你。”

【3】

“赤司君。”

盛夏的蝉鸣,路边的休息站,高温炙烤得前方的道路变得扭曲。

“已经可以了吗?”

肩膀上的脑袋小弧度微侧,调整了一个更为舒适的位置,“果然还是很晕啊,哲也。”

“离下车已经一个小时了,看样子很严重呢。”

“的确如你却说,现在失去支撑的话可能会死。”威严的队长心情很好,语气中也带上轻笑。

“那么,请死吧,征十郎君。”

【4】

“啊,哲也娃娃。”

WC进场之前他被这样叫住了,来自一个陌生人的奇怪称呼。那人兴高采烈地从洛山的队伍里走出来站在他面前,又重复了一次,“果然和哲也娃娃一模一样呢。”

“抱歉,不过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啊啊啊这样啊,”面前的人笑着看他,“小征有一个和你一模一样的娃娃喔,每天都会带来参加部活,还会跟他说话。”

他将视线投向不远处的洛山队伍,赤发的人也并没有看过来,只是嘴角弯了弯。

“可以麻烦你传个话吗?请赤司君不要做这种奇怪的事情了。手机的话不会关机的。”

【5】

“圣诞快乐,赤司君。”

时间是12月24日,晚上9点,房间里仅余一盏台灯,刚好照亮他面前的一片空间,窗外的雪也仅是静静下,偶尔会贴上窗又融化。

“你也一样,哲也。”

“圣诞礼物,“他将台灯调暗一点,”赤司君有什么想要的吗?”

“想像上次一样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吗?”对方毫不犹豫地拆穿。

“真是抱歉,你想多了呢。”

“那么,就把自己当做礼物送到京都来吧。”

“我拒绝。”

他等了一会才听到透过听筒传来的一声若有似无的轻笑,“来做一个交替吧,哲也,现在打开窗户。”

【6】

“世界上果然有两个赤司君呢。”枕在腿上的脑袋晃了晃,他感受到注视的目光,却没将注意力从书本上撤离。“你想表达什么?”

“不然的话,又怎么会有一个在扫除日躺在这里偷懒的赤司征十郎存在呢。”靠着沙发的是扫帚,客厅中央也堆着被放任的一地纸屑。

“那么来说说看,你到底比较喜欢哪一个吧,哲也。”

“真是不太好回答呢。”他思考了下说。

“这种时候,只要说两个都喜欢就行了。”

“抱歉,撒谎的事情我做不到。”

前一秒还枕着他的腿一脸闲适的人起身拿起扫帚站在一边,目光静静扫过他,“你在公报私仇,是吗?”

【7】

他站在阳台上,手里捧着一堆衣服,往下滴着水,已经晾晒好的衣服还等着收拾,分身乏力的情况下只得请求外援。

“赤司君,请过来帮下忙。”

被叫到的人没有出现。

“……征十郎君……”

他把即将掉到地上的衣服往上捞了捞。

“……赤司征十郎君……”

阳台上除了他不再有别人,他活动了一下有些酸痛的手臂,沉着应对。

“征十郎。”

下一秒他面前就出现了一个人,这个人波澜无惊甚至面带微笑地看他,一个字一个字慢慢说出口,尾音上扬,“什么事,哲也?”



【8】


“特意从京都过来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放学时间早就已经过去,整个学校都没有剩下几个人,他们站在体育馆不远处的平地上,偶尔还能听到从那里面传出来的篮球坠地声以及骤起骤降的欢呼。

赤司站在他旁边,目光放远,像是在看某一处,但实际上并没有选择到降落的焦点。

降旗哆嗦着进来告诉他有人找的时候他正准备把球传给火神,棕色头发的少年一完成任务就立刻跑开,赤司自然而然地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中。从敞开的大门处发散的光让赤司整个身体都被绣了一层毛边,那人也不在意自己吸引了几乎多有人的目光,风淡云清地说哲也,出来一下。

火神到最后也没能接到他那个传球,一切都因为这个突发状况而变得令人措手不及,篮球滚出了好远才停下来,火神捡起球的同时就被日向狠狠拍了一下脑袋。

“哇啊!好痛!前辈你干什么!”

“笨蛋!没接到球的你在干什么?!下一次想直接输掉吗?!”

“明明是黑子手滑……为什么又打我!”

“还敢找借口!”

……

而这一切远去了。

他有些口干舌燥,内心的不明朗与隐隐知道即将发生的事情,让他就像被放置在盛夏的水泥路上炙烤一样,即使翻过身也依旧炎热,无处可逃。

“我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失败。”赤司没有看他,“不过,倒是这一次托你的福我有了一个机会。”

“说话绕圈子还真是你的风格呢,赤司君。”

赤司突然看着他,像是心情很好一样地笑,“老实说,我想过只要有你在身边的话,我大概就能够体会到更多我所未曾有过的感受了。”

比赛结束已经是三个月以前的事情了,新学期不过才刚刚开始,万物也在等待着合适的时机以复苏,这个时候仍有落叶砸下来,落在地上是很轻微的响声。

“如果这是表白的话,请容许我拒绝。”

“不要弄错了啊哲也,”赤司侧了侧身,面对着唯一还鲜活着的球场,“这不是表白,仅仅是给你一个机会。完成你从初中开始就存活着的念想,以及,让我的生活能够更加有趣。”

他的眼睛猛的放缩,突然有些苦涩。曾经又到底是抱着怎样的侥幸活到现在的呢。

像是赤司征十郎那样的人,果然是什么都能够察觉到的。



评论
热度(11)
  1. 惠风和畅🍃「Lost Paradise」 转载了此文字
  2. 筱鼬「Lost Paradise」 转载了此文字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