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メーリヤです❀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暖冬】黑篮/青黄

  • 最近好爱写傻白甜啊,简直辱没了我的后妈之名我要赶紧召回手感

  • 总觉得我要把青黄写个春夏秋冬出来?【只是想不到名字别狡辩了

  • 笨蛋夫妇的日常什么的最喜欢啦~




暖冬

 

   黄濑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是在做梦还是现实。

   他又回到了和桐皇一战的球场,周围的人依次排开等待着开球,裁判手中的篮球高高地扬起,他想他一定要争一口气,哨响后却反应不过来,青峰立刻就起跳了,观众席上一阵唏嘘,他的脚像灌了铅动不了。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脚,不断地自我暗示说跳起来啊,丝毫没用。而当再次抬起头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消失了,他面前站着青峰,青峰手里拿着球,周围一片白茫茫的,篮球朝着他飞过来,他下意识地接住,扔球过来的人一脸不耐烦地皱着眉头。

   这个时候应该有一句什么台词来着,下意识地就说出了口:

   小青峰,我不会再憧憬你了。

   场内甚至有回音,他明明说得够小声,却被无限地放大,青峰瞪大眼睛看起来极为不爽,走过来捏住他的肩膀,特别用力。

   哈?开什么玩笑,你的眼里只能有我。

   他觉得呼吸有些不畅,肺里的空气像是快要被吸走了一样,然后睁开了眼睛。

   青峰就在他眼前,表情狰狞,脸憋得很红,而他的手还紧紧拽住别人的衣领。 

   “小青峰?”

   他一撒手青峰就离开坐了起来,找准机会一个劲的喘气,也没去管他。黄濑这个时候才开始回忆发生了什么,周围的环境陌生又熟悉,他刚才躺在床上,现在仔细看来床边还放着堀北麻衣的写真,翻开的,泳装写真看得人血脉上涌。这是谁的房间再明显不过了。

   “咦我怎么在这里?”

   他实在想不起来了,只好向青峰求助。青峰立刻看向他,一副无法忍受的表情,顿个几秒了大声吼道,“我怎么知道!醉醺醺地跑来敲别人家的门的是谁啊!”

   “啊?”

   “‘啊’个屁!”青峰站起来揉后脑勺的头发,转过身看还一脸怔忪的黄濑。黄濑还在自顾自地想来到青峰家的细节,一抬头就撞上青峰的视线,然后略不自在地往旁边挪,这一挪就又看到青峰脖子上几条细红的凸起,像是抓痕。

   “小青峰……你脖子上……怎么回事?”

青峰像是没料到他要这样问,低头看了一眼,又摸了一下,把脸侧向一边,声音也低沉了些,“啊,猫抓的。”

“咦你还养了猫吗?在哪里??”

“你烦不烦?!肚子饿死了我要出去吃饭了。”

这个人说了就走,丝毫不问他的意见,黄濑也不敢耽误,忙不迭地跟上去,一边还叫着小青峰等等我,青峰虽然没有停下来但也减慢了速度,直到他走到旁边才开了门,门外的寒风又把他们避退回房里,青峰说了声在这里等我,就钻进了卧室,没多会就甩了一件衣服给黄濑,一脸恶相地叫他穿上。

两人这才又再次出发。

 

 

 

冬天也毕竟是寒冷的,即使是加厚了衣服,物理上的御寒能力仍旧未达到LEVEL UP的程度,黄濑刚没走几步就打了几个喷嚏,哆哆嗦嗦地跟在青峰旁边,往旁边一看,青峰倒是一点也不怕冷,埋怨了句真麻烦之后就把自己脖子上的围巾扯了下来,别扭到极致地递过来。

“啊?”

“啊什么啊,”青峰看了他一眼,“不是冷吗?”然后动作看似粗鲁,却仔细认真地把围巾往他脖子上套,套了之后又笨手笨脚地打了一个结,这才满意地又走到一边去。

多么小的一个举动,太过于平常不起眼,黄濑却愣了好半天,他浑身上下都是青峰的味道。

刚开始的时候躺在青峰的床上不知道睡了多久,然后穿了青峰的衣服,现在又是围巾。寒风刮过来的时候依旧吹得他皮肤生疼,但是已经不再哆缩,一种异样的暖直接从心里升腾出来,完全不会被风凉。

他脸红了,使劲把头往围巾里埋,实际上也清楚青峰根本不会看过来,自然也不会注意到这一点,但是这样的窘迫他自己都不能够消化得当。

再有就是,青峰说他是醉醺醺地跑来敲门的,现在大致能够想到是在同辈的生日稍微喝多了一点,并且拒绝了尚还清醒的送别,一鼓作气地就上了车,再然后就是那样的梦以及现在的并肩前行。

“那个……小青峰……”

青峰啊了一声等他的下文,手揣在兜里走得异常潇洒,看都没看他一眼,不过这也倒好,被那双眼睛注视着的话估计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我……我睡着的时候,有没有说什么奇怪的话?”

都说酒后吐真言,他真心怕自己一迷糊就什么都不打自招了。与桐皇的那一战始终是一个疙瘩,梗在他的心中,差点就没心肌梗塞,本来他以为他忘记了,在那之后也和青峰正常交往着,当时说出那样的话也的确是真情流露,但是到现在才反应过来,那根本就是自欺欺人口是心非,他哪里放得下,哪里舍得放下,用心经营了这许多年的感情,早就从种子成长为了幼苗,并且任凭风吹雨淋长势依旧惊人,差点就参天。

青峰停了下来,站在路边半天没反应。冬天的天空大概6点就开始暗下来了,两旁的等按时打开,站在路灯下的青峰整个脸都像是被埋进了阴影里,没有表情的脸绷得很紧。

黄濑还记得国中时期的青峰大辉,被一个篮球砸中之后追随着这个人脚步而去的是他,当初仅仅是为了消磨掉多余且无聊的时间,谁知道这一消磨就上了瘾,老是看着青峰的背影多少也令他意犹未尽。人都是贪心的,他也想看到青峰所看到的风景,无奈他似乎永远也跟不上青峰的脚步,总是只差一步,而前者却没有等他,立刻又朝前迈进。

有很多次他在梦里追着青峰跑,在后面气喘吁吁地说等下我啊小青峰,青峰回过头对他笑,说太慢了啊黄濑,我等不及。

青峰大辉从未停下脚步,他也一直不敢懈怠,但是那个会笑会哭的人渐渐消失了,在前行的道路之中他甚至怀疑过,有另外一个人取代他所认识的青峰大辉,这个青峰大辉不会再在他呼喊的时候停下来等他,不会回头看他,不会给予他‘快点跟上’的暗示,却只是一味地往前。

追逐是很痛苦的,曾经令他筋疲力尽。黄濑拥有那么完美的COPY技能,但是关于青峰他什么也没有学会,原因他是知道的。

他在青峰身上下了大赌注,将自己的一腔热血全部注入,一旦青峰大辉稍有变数,他只能措手不及地接受,连后退的机会都没有。这是多么孤注一掷的做法,但是他活得心甘情愿。

“没有,”说话的当口,青峰嘴里不断地冒出白气,散了又重新聚拢,“不过是一些意料之中的话而已。”

黄濑放下心来,蹦跳着过去拍青峰的肩膀,后者一脸愤怒地吼他他也没去在意,又开心地往前蹦跳,说快跟上来啊小青峰。

他不知道实际上青峰也曾经多次看着他的背影,尤其是那个站不起来需要依靠同伴的力气往前的时刻。因为他率先选择了队友,所以青峰半伸出的手只能够莫不动声地收回。

他是贪心的,青峰也是人,当然也会贪心。

所以当他跑出几秒之后回过头,发现青峰已经早就跟上来。和他不同,青峰不会给予等待的时间,总是会立刻跟上来,不愿意独留看着背影黯然神伤,简单来说,就是青峰懂怎么去追。

他们找了家小店进去坐着,终于不用再感受冬天的恶意,青峰脱下衣服搭在椅背上,大口大口地喝水说黄濑你真是麻烦。

睡醒了的黄濑的确麻烦,精神百倍地跟青峰在路上玩你追我跑的游戏,偏偏青峰还要跟着闹不肯退让,害的黄濑只有不断地往前跑,被追上,被超过,又去追着青峰跑。

这种类似于轮回的追赶令他们消耗不多但也并非丝毫没有影响,黄濑的脸因为运动以及店内暖气的原因稍显红润,青峰皮肤黑自然是看不出来的。很多时候黄濑都挺羡慕青峰这一点的,至少青峰不会将不自在与害羞表露在脸上,这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一些尴尬与麻烦,他就不一样了。

但是他也知道青峰在百口莫辩的时候会放大音量,用这种明显的方式掩饰内心的不安。实际上青峰是一个很好猜的人,黄濑知道,只是很多时候不说出来罢了。

青峰点了菜,老板笑着说请稍等,店不大,这个时候客人也不多,密闭的环境好像让人的心情都变得紧张起来,特别是坐在青峰对面,黄濑觉得浑身上下都不自在。

两人的目光接触了,又不自然地移开,再次接触,又移开。

“黄濑你丫搞什么?”

因为每次都是黄濑率先移开,当他重新将视线交付给青峰的时候,青峰终于忍不住了,压制住音量也难以掩饰语气中的不满,从桌子底下踹了他一脚。

他表情一个狰狞,没骂出声,有些底气不足地把头偏到一边去,端起水杯喝水,吐词也模糊不清。

“没什么。”

“眼睛瞟来瞟去的看着烦死了!”

“……那明明你可以不看我啊……”

“谁让你坐我对面?!”

“……那你可以坐其他桌去……”

青峰彻底哑口无言了,黄濑有一种嘴仗胜利的快感。青峰实在不会吵架,每次都会被他逼得说不出话来,每当这个时候就像被打蒙了一样一脸憋屈,他估摸着估计也就他能看到青峰这样的表情了。其他人看到的都是他威风懒散的一面,有时候甚至很可怕。谁让他一张黑脸还经常恶狠狠地看人,眼睛也重来不睁开完全,黄濑都担心他出门吓到小朋友,不过意外的是,青峰好像还蛮受小孩子的喜欢,也总是一脸‘麻烦死了’地将提出要求的小孩架在肩膀上。

啊啊啊啊啊小青峰真的是……一个超级帅气的人啊。

这一刻脸上变幻多端的表情在青峰看来实在怪异,他只觉得后背一阵凉,伸手在黄濑面前的桌面上敲了敲,“喂,坐过来。”

黄濑从自我幻想中清醒过来,面前的青峰一脸严肃认真,一只手还托着下巴,另外一只手就放在自己眼前。

“哈?为什么?”

“废话那么多干什么,不想被你一直盯着,坐过来。”

“小青峰你有没有道理?!”他觉得好笑,青峰提出的要求时常怪异,“既然如此那你坐过来啊,干嘛命令我?!”

青峰没料到他要这样说,原地静止了个几秒之后还真的站起身朝他这边走,大长腿迈了个几步,就在他诧异的目光之中一屁股坐稳了。

黄濑又被青峰的味道围绕住了,一下子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他算是能言善辩舌灿莲花的人,在口才这一点之上他尤为自信,但是任他语言攻击能力再高他也仅仅是逞口舌之能,在碰到青峰这一种行动派时他只能够憋屈地任人宰割。

好在店老板上菜够快,尴尬的时间并没有维持多久,期间偷偷瞟青峰还被发现了,但是对方的确是淡定如常,就他一个人在一边内心戏复杂。

青峰点的屯骨拉面,吃的时候动静很大,根本顾不上他的埋怨与吐槽,看样子是的确饿得不行,粗略算来他大概是一大早就跑去敲青峰的家门了,这期间青峰大概一直守着他,想到这里黄濑也觉得饥肠辘辘,但是吃了一口之后却好像饱了一样一点也不饿了,他在想那可能是心理上的饥渴并非生理上的,就把自己面前那一碗动了一筷子的拉面推到了青峰面前。

“哈?”

青峰刚刚解决完自己那一碗,看着他不明所以。这个时候面前这人的眼睛透亮,充满疑惑与饥渴,他咽了一口口水整理心情,吞吐个半天才说小青峰我吃不下,这个也给你。

青峰愣个半秒也不客气,直接接过他的碗和筷子就吃起来,对还有筷子。黄濑反应了大半天这是不是叫做间接接吻,兀自在旁边像个傻瓜一样红了脸。

“你脸红个什么劲啊……”

青峰这一次倒是眼尖,一侧头就看见措手不及来不及掩饰的他,他当然不甘下风立刻顶回去,语气拔高,说完话之后才觉得自己和青峰其实也没什么差别,都喜欢借此来假装自己特别理直气壮。内心的脆弱又怎么可能因此而不色厉内荏。

“……太热!”

“脱得只剩一件衣服了在热什么啊……”

“小青峰你能闭嘴吃饭吗?”

“我在吃啊。”

这样说着的青峰还特意嚼了嚼,就差没张嘴凑到他面前让他看看食物的残渣了。

黄濑第一次嘴仗输给了青峰,郁闷,青峰初尝胜果,欣喜。

 

 

吃完饭出来大概是晚上八点,青峰特别享受地伸了一个懒腰,说黄濑我送你去车站。黄濑听到这话心里的蜡烛突然暗了下来,本来他想拖延下时间就打算不回去了,没想到青峰那么主动地提出要送他。

他从鼻子里闷闷地嗯了一声,跟在青峰后面慢慢走,虽说没吃什么东西,但也比来时暖和了许多,青峰走在半步之前,也不知道张着嘴在做什么,不停的有雾气往后飘,整个人就跟要升仙了一样。

黄濑还想磨蹭一下,刚停下来青峰就转过身来,“黄濑你干嘛呢,腿那么长是摆设吗?娘们似的磨磨蹭蹭。”

“……你才是娘们……”

他一下就不想把准备好的,特别属于寒冷冬天的,能够温暖人心的话说出来了。青峰总是能够用一句话来煞风景,这一点简直百试不爽。

“那就跟上来,还是说你对我的背影太过于迷恋?”

“我决定了,你今天就去死吧小青峰。”

说完他就立刻迈步超过青峰,后边半天没有动静,他无奈只好又停下来往后看,青峰站在原地也看不清楚表情,感觉怪怪的。

“小青峰?”

他小声地喊,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一声如果音量稍微大了一些,就会打破目前的均势一样,一种微妙至极的感觉横亘在他们之间,但是他说不清楚。

“也别让我看着你的背影啊,黄濑。”

黄濑甚至有些怀疑自己面前的人不是青峰大辉,说着这话的人的确是挂着笑,但是笑起来看着特别奇怪。他并不知道当初与桐皇对战的时候,在某个时刻他也曾经这样对着青峰笑过,如果他能够想起这一个或许连他自己都已经不记得的细节,那么他也许能够理解青峰的心情,也更理解自己对于青峰的感情。

他想说些什么来救场,那边青峰已经自己整理好了情绪,走过来一把揽过他的肩膀,嘴里絮絮叨叨道真是麻烦啰嗦,你赶紧回去我才能回去睡觉。

黄濑再不说话,青峰有力的臂膀就在他目之所及之处,触感也能够感觉得十分清楚,即使是在最为亲密的帝光时期,他也鲜少有和青峰这样的肢体接触,所以他一时之间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做出反应,就这样慌神到了车站。

他们抵达车站的时候刚好能够买到及时发车的车票,青峰站在车门外看着他上车,他有些依依不舍但是却不好表露出来,站在门口转身。

“再见啦小青峰,今天十分感谢。”

鼻子有些酸,明明又不是见不到了,但是有一点不同。

他觉得今天这个氛围,就像是天时地利人和都占齐了一样,等待着他的下一步,但是他却举棋不定,甚至连青峰似乎都在为他筹备,错过了这个机会或许就永远也无法再等到下一个了。

“赶紧进去。”

青峰的表情有些不耐烦,朝他挥了挥手意为再见,黄濑他点点头,愣愣地准备取下围巾,被制止了。

“戴着吧。”

“可是……”

“又不是不能见了,下次再还给我吧,衣服也是。”

他想也是,莫名有些受到鼓舞,挤出一个笑然后走进车仓,温暖得让他鼻子更酸了。

室内室外的温差致使玻璃窗被蒙上一层雾,他正好坐在靠窗的位置,模模糊糊地看不清楚外面,他不知道青峰走了没,但是有一股悸动促使他去做一件事情。

青峰刚要转身,突然发现面前某一扇窗户渐渐变得明晰起来,一些部分被手指涂抹开去,渐渐成型。

 

 

手机在青峰刚走出车站没几步就震动起来了,青峰毫不犹豫地按下接听键,电话那头半天没反应但又却是听得到呼吸声,他都想挂了,然后黄濑终于开口了。

“小青峰,你看到了吗?”

“哈?你在说什么啊……”

“我在车窗上写的字啊!”

黄濑的语气极为委屈,抱着一丝希望在众目睽睽下做那种事情,还想着青峰能够看到,没想到这个人那么无情竟然在他一上车就走了。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再见吧小青峰,我觉得我们不用再见面了。”

也不知为何,青峰心情很好地弯了嘴角,他走在回家的路上,迎面吹来一阵风,他甚至还在想幸好黄濑上车了,不然不知道得在他旁边抖得多厉害,看着就像一只掉进水里的金毛。

让人忍不住想去照顾啊……

“看到了。”

“不用挽回了!我知道你一定没看到!”那边黄濑不依不饶。

“啰里吧嗦的就跟你说看到了啊!”

“……真的?那我写的什么?”

黄濑的声音小了些,语气也柔软了不少,看样子是终于相信了。

“烦死了,”他吸了吸鼻子,有些冷,围巾都给黄濑了,风全部从领子里往里灌能不冷吗,但是他又觉得挺温暖,“我只说一次,你听好了啊。”

然后他没继续说,等着黄濑应答,黄濑小声的恩了一声,这个时候也是内心激动。

“1 ON 1的话,到死都会陪你的。”

青峰抵达了家门口,半天没摸出钥匙,黄濑也好半天没说话,他还在想那家伙该不会是感动到哭了吧,心情极好。

“……小青峰你还真是……”

啊啊啊果然是哭了吧,青峰此时对自己的把妹【?】技能特别满意。

“……一点都不浪漫。”

钥匙哐一声掉在地上,青峰有些呆愣,怎么说出一句这么幻灭的话,不是该带着哭腔说小青峰嘤嘤嘤帅极了之类的吗?

“……总比把别人的姓名框在爱心里来得好吧?”

“你是对我的表白方式有什么不满吗?”

“闭嘴吧黄濑,你说的对,我们还是别见了。”

“那刚才是谁深情款款说要到死都陪我1 0N 1啊?”

玻璃上的字很快就会消失,但是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没法收回来,黄濑就是这个意思。

青峰无语了,他觉得自己这辈子大概在嘴仗上是无法胜过黄濑了。

但是——

我愿意啊。

 

 

    


评论(1)
热度(26)
  1. 筱鼬「Lost Paradise」 转载了此文字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