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メーリヤです❀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热暑】/黑篮/青黄

  • 恢复下笔力

  • 半原著向

  • 名字乱取的想不到啥名字了我智商去哪儿!




 

热暑

 

 

   黄濑揉了揉肩膀,玻璃门上浅淡地印出人的影子,青峰站在旁边,闭着一只眼睛打呵欠,顺便再伸了一个懒腰。

    他有些心猿意马,好半天才使心情恢复平静,肩膀某个部分还在持续发烧,烧得几乎要直接通过面部表现出来。

地铁减速了,然后稳稳停了下来。

“你还真是没精神啊。”

伴随着人潮被往外推,青峰还在一个接一个打呵欠,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应该是在反驳他。

地铁站的空气在清晨显得十分清新,脱离了站内空调的制冷效果,刚一接触到地面黄濑就觉得自己要被蒸化了,青峰拉开手里的拉罐,呲地一声气音,刚才还迷糊的人现在彻底清醒了,棕褐色的液体冒出拉罐口,几乎要和皮肤颜色混在一起。

八月初,学期的最末端,国中的三年也即将划下句号,黄濑在望向不远处已经跃出地平线,在某个建筑大楼不计较造成光污染的玻璃壁面上的朝阳时想起了毕业这回事儿,稍微有些心戚戚然,连嘲笑青峰被可乐弄得一手湿都没力气去做。

“哇靠——”青峰皱着眉头骂了一句,看都不看他的低声道,“有纸吗?”然后伸手。

“……小青峰你还真是,我是你的多啦A梦吗?什么都要我帮忙…”

即使不满他还是从包里摸出了一包纸,青峰接过去擦,擦完了还活动活动了手掌,似乎对于粘腻的感觉十分不满。

“哪有什么都啊……”

青峰瞟了他一眼,咽下口中的可乐,喝得太急被激得一个战栗。

“刚才不是还枕在我肩膀上睡过去了吗?”

他把包背到另外一边肩膀去,腹诽着那个家伙头太重,明明没什么脑子来的,装的都是些什么。

“睡一下会怎样吗?啰里吧嗦像个娘们一样。”

他刚想反驳什么,青峰已经勾肩搭背上了不知道什么冒出来的黑子,被搭上的人身体猛然下沉一下,侧过头来对他点头说黄濑君你好,然后就被叽叽喳喳一边笑着说话一边往前走的青峰拽离了校门口。

无论看几次,都觉得青峰那个笑真扎眼。

那或许是因为,这个笑并不是针对他而展现出来的这个原因。

黄濑一个人站在门口,咽了一口口水,觉得自己有点傻逼。

走了几步之后青峰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回过头,想也不想地吼了一句:

“放学等我1 ON 1啊!”

他突然又高兴了点儿,同时觉得自己真的是个傻逼。

 

 

 

 

黄濑有个小秘密,或许也不叫秘密,那大概就是青春期的烦恼。

他是最晚进入篮球部的,原因要说的话还能和青峰扯上关系,大概就是一眼相中了那个家伙云云,兴奋地第二天就去篮球部报道了。

本来打算平平淡淡地过完国中,也确实有着这个走向,突然因为青峰大辉就笔锋一转,莫名其妙地有了热衷。他资质好,领悟也高,进去没多久就升入了一军,成功地把灰崎祥吾从奇迹时代一员里挤了出去。

只有一点是从进入篮球部至今都未曾变过的,想赢,赢青峰大辉,哪怕一次都好。

‘放课后的1 ON 1’是奇迹时代成员们对于他的挪揄,刚开始的时候他还有些面薄,时不时抵几句回去,后来青峰厌烦了他也不依,不管周围人再怎么起哄他都能厚着脸皮拽住对方满足自己的求胜欲。

是想要胜利吗?

对于这个执着初衷的改变,大概就是他的烦恼来源。

 

 

 

午间的时候他碰到了青峰,对方依旧是打着呵欠从教室里面走出来,他想着是要绕路还是直接过去打招呼,青峰啊了一声就叫了他的名字。

“陪我去买宝矿力。”

“啊?”

走廊上来往有人,闹哄哄的,青峰以为他没听清,拽着他的衣领就把他扯到了自己跟前,凑拢了一点,就杵在他耳边一字一顿,“陪-我-去-买-宝-矿-力。”

这感觉简直堪比夏日里最为灼人的风,轻飘飘地落地有痕,他皮肤白,只有内心一有波动立刻就能体现出来。稍微愣了个几秒之后他别扭地拉开了和青峰的距离,对方倒也没太注意到他的不寻常,挑着眉等他回答。

“……去……去就去,不能好好说话吗?”

“什么啊,你刚才那个反应,我以为你没听清啊。”

说话的同时他们已经默契地转了方向,他像是手脚都不会用了一样僵硬地走在青峰旁边,青峰一脸气定神闲,也没侧过脑袋看他。

“小青峰你是不是离不开我了。”

“啊?”

稍高一点的人斜了他一眼,轻笑一声然后推了他的脑袋一下,“在说什么啊,你不是巨乳吧?”

他报复性地在青峰小腿上踢了一下,“跟那个没关系,要是没有我的话,你早上坐地铁就没法儿睡觉,被可乐淋了一手也没人给你纸,还有啊……还有……”

“谁说我坐地铁就会睡觉啊,可乐什么的也不会——”

说到一半青峰就闭上了嘴,眨了眨眼睛,像是吃瘪一样怪异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自顾自地加快了脚步。

“突然间搞什么啊!!”

黄濑被丢在原地摸不着头脑,前面那个人也没有见停的趋势,他只好跟了过去。

整个过程都相当安静,其间他想找点儿话说,但是一看青峰的表情他就没了兴致。对方虽然表情镇定地给钱接水然后返回,但是他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了。

这就像是你大冬天看到窗户外面雪堆了一地,极为开心地打开门出去准备大声呐喊,在张开嘴的一瞬间就被夹雪的冷风钻进喉咙里一样。

你依旧有想说的话,但是你却因为外部原因丧失了说话的能力。

青峰的教室在楼层的中间,黄濑的就在旁边,刚一走上最后一级楼梯,一眼望过去他就看到一个女生在教室门口向内看。

“走哪儿去?”

青峰这个时候不哑了,眼疾手快就拽住了他,衣领也把他嘞得说话都变了声,青峰撒手之后他赶紧抓紧时间咳了几声。

“……突然想起有东西忘记了,小青峰你先走吧!”

他也没回头去看青峰,顺着楼梯就下了一层楼,站在扶手边没再继续往下。青峰嘀咕了一句什么他没听清,等到听不见声音了他又慢慢地走回远处,刚好听到青峰的声音断断续续传过来。

“啊,说是有东西忘记了。”

“这样啊……”

然后是女声,略微带着点儿遗憾,没过多久就再也没有这两个声线。

他就靠着墙壁站在楼梯口,没由来地觉得自己有点儿混蛋。

 

 

整个下午他都被一种莫名的情绪笼罩着,说不出来,但又不能因为无法表达而泯灭其存在,这样的梗才是最为鲜活与强力,加之燥热的天气,不断鸣响的蝉鸣,让每一次呼吸都越加烦躁,恨不得整个人一头扎进水池里。

然后放学的时候到了。

青峰站在他教室门口等他,让他准备放弃1 ON 1回家的计划彻底泡汤。

“小青峰,今天就别1 0N 1了吧,心好累。”

“哈?你丫在说什么啊,都已经在你教室门口像笨蛋一样杵着了,没理由放你走。”

黄濑一边在心里为‘啊小青峰终于有热衷于和我1 0N 1的时候了’而欣慰,另外一边又因为逃脱不得而略显苦闷。

最后被抓到球场的黄濑刚刚经历了一轮失败之后就彻底无力地瘫倒了。太阳已经落下了一半,气温仍旧灼热,他觉得身下的板凳就像要将他炙烤干一样,但是却没有力气动弹。

“真是没用啊黄濑。”

青峰的脸出现在他眼前,鼻子上搭一个毛巾,就在他脸上蹭,吓得他差点儿从凳子上摔下来,这个人也不叫他放开,直接就在地上坐了下来,一口瓶子里剩下的水喝完了。

黄濑坐起来,视角刚好可以看到青峰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汗腺分泌旺盛的人脖子上也凝结着汗水。他应该大声叫着哇啊啊又脏又臭快离我远一点啊小青峰,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莫名其妙地像是少女心突然爆发一般看得喉头发紧,差点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总觉得你今天没什么精神啊。”青峰没站起来,随手将手里的空瓶子一扔,不用去看也知道绝对稳稳地进了垃圾桶,分毫不差。

“不要说得好像你很有精神一样,大清早地在地铁上睡着的人是谁啊!”

他稍微哽咽了一下,多少有被说中的心绪,但是像是他这样的人,在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只有一个反应,那就是加大声音不顾一切地反驳反驳再反驳,然后用拙劣的演技蒙混过关。

他从来没有想过青峰是否察觉到了他们之间一些莫名细微的变化,因为他至始至终对于自己掩盖情绪这方面的能力有着十足把握,而青峰的性格势必不会在某个方面多做纠结。

“哦,还有力气反驳,不如再来一次?”

“……小青峰再见,我要回家了。”

青峰忙不迭地站了起来,而他只是开玩笑。

这个过大的举动让他们两个人都有瞬间的失神,他看着面前这个挡住眼前所有光的高大身影突然鼻子泛酸,那一股蠢蠢欲动,那一些刻意压制,那一堆自欺欺人,被他消化在每个深夜梦魇中的情绪,应该找到一个适当的时机泄露,倾吐,爆发。

“我……”

青峰张了张嘴,把自己脖子上毛巾取下来扔给他,“我去买水,等着我。”

 

 

青峰跑开了,跑两步还要回头看一看,像确定他仍在原地一样,莫名地孩子气。他想起小时候玩捉迷藏的游戏,做鬼的那个小孩总会悄悄地转过头四处看,躲藏起来的人并不知道这一点,甚至一直认为自己找到了一个绝佳的藏匿地。

黄濑坐在凳子上发了好久的呆,手里捏着青峰刚才扔过来的毛巾,一股汗味,这会儿已经不再像最开始那样黏湿了。他在想是否所有说不出口的感情都会因为得到与相关人有所关联的物品的触摸而有所寄托,稍有安定,否则他此刻也不会像是这般内心平静而又仿佛在酝酿着下一次波涛汹涌。

其实青峰离开的时间并不算长,但是在青峰回来之前发生了一个小插曲,本应该不再有人的球场边缘出现了一个身影,黄濑虚着眼睛看过去,看清楚之后就傻愣了。

女生站在球场的外围往这边看,视线很快就与他相接,手里抱着几瓶水,像是不确定该不该过来一样。青峰从球场另外一边跑过来,喘着气,顺着他视线就看到了那个女生。

黄濑将放在青峰身上的注意力转移了过去,女生表情突然凝固半晌,默不作声地把水放在原地然后走了。

在那一刻他并不知道自己的目光中传达出了什么,但是他知道自己内心的想法。人的想法是会体现在目光之中的,在察觉到这一点的同时,黄濑连看青峰的勇气都没有了。

那些根本就不用掩藏的情绪,或许早就已经被对方感知到了。

“那女生不是你们班的吗?”

他闷闷地嗯了一声,接过水拧开盖子,口很渴,但是不知为何却没有喝。

“中午也问过我你去哪儿了。”

“恩。”

他不好说自己站在楼梯口全听到了。

“你俩怎么了吗?”

青峰砸了咂嘴,看他一眼又立刻将视线放远,像是在掩饰自己的求知欲一样。

“没怎么啊。”

球场的灯亮起来,今天在这里耽误的时间最为持久。身上的汗早就随着运动的停止而干了,T恤也不再黏在背上,偶尔来一阵风还能够穿透整个身体,暖中带着舒适感。

“感觉怪怪的啊。”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能是他的眼睛出了问题,这个时候看过去,青峰的眼睛竟然那么亮,亮得他觉得,正如同那些有关于光的说法一样,那个人说不定真的是光的。

只是不是他的光。

“小青峰。”

都说人在白天是理性动物,在夜间,那些压抑了的情绪就会爆发出来,令人得到释放,恢复人的感知能力。

这些扯淡的言论曾经令他一笑而过嗤之以鼻,但是在这个时候,这个环境之下,他稍微有些认可了。

青峰投了一个疑问的眼神过来。

 

 

 

然而暑假就在那之后到来了。

只剩下越来越炎热的天气以及毫无干劲的一人独居。

黄濑想过是不是最开始的时候就不应该答应杂志社的拍摄安排,否则的话他也就不会搬到这个小公寓独自居住,再退一万步讲,至少他不用每天从一大清早就面对着青峰,成为青峰的私人枕头。

后来他才知道,那个所谓的眼缘,不管怎么看都能够和一见钟情这个词语有联系。

情感是自发的,你怪不得别人。

他也想过,放手一搏究竟是好是坏,这个两难的举动在他衡量利弊多次均未果的情况下被毫无准备地做出了。

青春难免有所遗憾,重要的是,不要让自己后悔。

但是黄濑有遗憾,也后悔了。

他曾多次将自己埋在被子里咬牙切齿,痛恨自己又无能为力。这世上怎么就不存在时光机,回到那一天或许他能够将这一段友谊再持续下去。

人是一种奇怪的动物。

一开始的时候黄濑和那个女生的关系是很好的,对方性格好成绩不错各方面条件出众并且和他气场相投作为异性好友来说简直就是不二人选,而他也的确是身体力行了一个‘好朋友’的职责。怎么就料到了青春的萌芽就这样在他的滋养之中迅速拔节而成长了呢。

那个下雨的放学后,女生淋在雨中对他极其认真的表情达意,仿佛就是不经意之间带动起来的微妙气场,仅仅几个字就让他的心被浇凉。

凉太,我喜欢你。

又少了一个朋友呢。

在将伞递给女生,淋雨的对象交换成自己时他心里的想法是这个。

为什么呢,从那之后逃避的心态就一直如影随形,为什么会想要逃呢,又为什么总是用这样的做法来伤害别人。喜欢是多么美好的一种情绪,可若是对象不恰到好处,就只能够是适得其反,

推己及人,对于青峰来说,这样的假设也的的确确是成立的。

不然的话,他们不会僵持到放假也没能够再有所互动。

怪谁呢,自找的。一定要在国中的最后阶段留下这样的回忆,仿佛在告知我曾经来过。

门被敲响的时候他还以为是错觉,仔细听了好久才去开门。

青峰的脑袋刚想探进来他就下意识地把门关了,后者气急败坏地外面吼他。

“你搞什么鬼啊黄濑!有你这样对客人的?”

他靠着门心律不齐,整个人晕晕乎乎地像是在深度睡眠中被人突然弄醒了一样,过了好一会儿门外安静了一些他才试探地问了一句,“小青峰?”

“废话!”青峰还没消气,又敲了几下门,“赶紧给我开门!”

黄濑的汗跟着就往下流,而实际上屋内开着空调,27摄氏度,在青峰到来之前一直令他倍感舒适。

“……我……”

他‘我’了好半天也没能说出些什么,青峰不耐烦了,敲门声也变成了踢门声,只围绕着‘给老子开门’这一个主题,间断地令他瑟缩。

“黄濑,我叫你开门。”

“你回去吧小青峰,我不会开门的。”

“给个理由?”

他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理由,但是他确实不想见到青峰。这一种不想又不同于对于那个女生的不想,更近乎于害怕与担忧。

那个还未得到的回复。

这段不知是否能够挽回的友情。

他的梦里来来回回都是一个场景,青峰像是痴呆了一样地看着他,眼中的光顿失,融入渐渐到来的夜色。面部表情僵硬地像是铁铸的一般,默默从他手里拿过毛巾站起身,朝着与他越来越远的地方走。

青峰在往前,但是他好像只能够在原地,他动不了,也不想动。

那就让时间停止在这一刻吧,不去想将来。

“因为我不想见到你。”

门外安静了,他顺着门缩到地上坐着,地板其实并不算冰凉,用手触摸的话还有些温热,也是到了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手掌发凉,带着汗。

“你说了那样的话,就不打算再做解释了吗?”

青峰嗓音低沉,压制住怒气在说话一般,他听得内心莫名一阵紧张,又像是抓住了一丝希望。

“……你就当做我开玩笑吧。”

“当个屁!”青峰吼了他一句,声音有点过大他被吓了一跳。

“……那也行。”

“给我开门!”

“我不开!”

“你不后悔?!”

“我……”

黄濑这个时候委屈地眼泪都要掉下来了,他觉得青峰的这句威胁太掷地有声了让他无法忽视,但是莫名的,心里又有一种不愿服输的执拗,像是不敢相信自己好像被给予了希望一样地需要再三确认才能够得以安心。

“不后悔……”

门外再没有青峰的声音。他的整个身体都在发凉。

在最开始的时候,他用近乎于找死的行为对青峰表白,差点断送了自己通过艰辛万苦与持之以恒的1 ON 1构筑的友谊,而这还不算,就在刚才,他真的完全践行了死个彻底,现在,挽回无望的那段感情,被整点报时的钟宣布了终结。

怎么会不后悔呢。

后悔得要死呢。

可是说出来的话就是无法同内心一致。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地上坐了多久,期间也有刻意地去想一些其他的事情好转移注意力,但是当这样做了之后他才发现那些‘其他事’里面或多或少都会有青峰的参与,从很早以前开始,他的生活就已经自动地将青峰纳入了其中,像是以其为中轴一般在机械地运转。

失去了轴心会怎么样呢?

黄濑像是突然开窍了一样站起身开门,本就想这样追出去,没想到一个身影直愣愣地就杵在了他面前,并且半个身子都卡在了门缝之间。

青峰一脸痛苦,面带‘这样你就关不了门了吧’的表情看着他。

“小青峰……”声音都没骨气地带上鼻音了。

“你不是说你不后悔吗?”

“我……”一看见面前一张得意的脸他就把所有软化又咽回肚子里了。“不后悔。”

“是吗?”青峰又挤进来了一点,他作势去挡,但也没太用力。

到最后他也干脆放弃抵抗了,青峰站直身子堵在门口,眼神突然放得特别缓,搞得他大脑当机好几秒,那之后说出来的话在之后都令黄濑觉得那天出现在他家门口的青峰大辉必定是此人一生中最为辉煌与高大威武的形象,仅此一次,宛如梦境。

“我怕我会后悔。”

黄濑差点儿没整个人扑上去,“那……你不会躲着我?”

“躲你干嘛?”

他说之前不就一直没理我,青峰皱着眉头说不应该吧,一个巴掌拍不响,你要是理我的话我能放着你不管?

“可你就是看到我就躲,别抵赖。”

“……你以为只有你一个人会难为情吗?!我也会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啊!再跟我纠结这个问题信不信把你当场就办了啊?!”

黄濑脸红一下,没再纠结这个问题,“那,以后还能1 0N 1?”

“做你想做的。”

“那……还是朋友?”

青峰不要脸地登堂入室,随手把门关了,“不仅仅。”

 

 

这大概,叫做置之死地而后生吧。

 

 


评论(3)
热度(21)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