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メーリヤです❀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初雪将至】黑篮/赤黑

暂且算作1220赤司生贺吧,略显寒酸,条件所限明年再来好好写一篇T^T
小赤生日快乐!!!





世上所有温暖的,耀眼的,融化一切的。

一年的最后一个月,岁末的傍晚,所有的寒冷似乎都堆积而来,前一天刚下过雨的地面湿滑中反射着天黑前最后的亮光。

也已经是呵气成霜的季节,在此之前却好像因为太过投入于突如其来的恋情而忽略了这一点。

黑子摸出手机,电话连通仅仅花费了几秒的时间,最初的时刻两人都没有立即开口。

他朝前迈了一步,耳边是人群中嘈杂并且分不清来源的各种声音,偶尔会有一声悠长的鸣笛,唯独来自耳畔的那一股格外清明。

“已经考完了吗?”

远在京都的赤司走出校门,开口的一瞬间就被迅速凝结的白气暂阻了去路,身旁仅余枯叶落尽后的寂寞枝干,形态各异地直指天际,就在这片不甚明朗的灰色之下,有着他身处异地的恋人。

“啊,刚刚考完。“握着手机的那只手很快被寒风吹凉,黑子换了一只手,在呵气的同时脱口而出,”好冷。”

他身边是紧搂在一起快速前行的情侣,走进视线又很快撤离。寒冷的季节或许太过于需求另一份温暖,他放进衣兜的手指也只能自行捏紧。

“毕竟深冬了啊。” 

电话另外一端的赤司这样感叹。

东京与京都,370公里的距离,于此之间绵亘的距离往常看来并不算作阻碍,但是在属于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却成为了不容被忽视的磕绊。

他们有多种方式可以联系,却因为无法取得最为真实而直接的那一种而心有所憾。

“真是抱歉,今年的生日也没有办法和你一起过了。”

黑子的确是用沉闷的声音在传递这个消息,赤司也确然接收到了。语言显得无尽苍白,甚至对方的表情都只能凭借想象。

抱歉的,因为不能够陪同。

遗憾的,哪怕是预先做好了万全准备。

说不清楚的各色情绪一定都交织堆积在一起,让那双蔚蓝的眼眸静如水面。

身处异地的情侣,大多抵不过距离的消遣。在这样的干燥寒冷的季节,空虚与渴求将身体榨干。

从多数时候来看赤司征十郎的确是一个理智冷静的人,甚至有些情感缺失。但这并不妨碍此刻一种名为“失落”的情绪的蔓延,虽然早就料到了这一点,也伴随着绵长的吐息融入寒冷的冬夜。

大学的入学测验被安排到了这个时候,任再大的冲动与欲望,也无法缩短两地的距离,让他们彼此相见。

“总会见面的。”

黑子停在了十字路口。

赤司的声音透过听筒清晰传来,行人匆匆而过,极欲寻求温暖的场所,他却反其道而行地漫游在户外。路边已经有了红绿主打色的装饰,一大棵松树,挂满形色各异的物件,圣诞节就在不远处,本应欢畅而热闹的节日。越来越暗的天色似乎在酝酿什么,黑子在绿灯亮起的那一刻想起之前的事情。

一年之前的今天。

也仅仅通过邮件的形式投递过一份或许可有可无的祝福给赤司,内容再公式化不过,生辰愉快,愿万事顺利。黑子得到的回复也仅是读不出情绪的谢谢两个字。

winter cup备战在即,他却似乎多增添了一种莫名的情绪。

蓄势待发之中蠢蠢欲动。

“礼物,已经收到了吗?”

前方的路灯已经断续亮起来,与来往穿行的车灯一同装扮着这个城市的灯火辉煌。

万家灯火却如此寂寥,人来人往之中大多是陌生与冷漠的面容,钢铁水泥浇灌的城市让冬天更冷。

“收到了。”赤司将手放到围巾边,呵气,嘴角上扬,“亏你还记得我喜欢的颜色。”

“虽然这样说不太好,不过我是猜的。”

对于黑子的即答,赤司也并未生气,他们相处的时间不见得多,最为亲近的时刻也没来得及向对方传达出一些有关于他私人的信息。但是他并不后悔,也不为此而觉焦躁,他们还会有很多时间来慢慢梳理一些与对方相关的细节。

“真是敢说啊,哲也。”

料定对方不会为这无伤大雅的玩笑而生气,黑子也在因此而笑的小动作中终于感觉到了一丝暖意。总爱用威胁语气表达几乎所有情绪的恋人,正在学习如何不再将其掩藏在不苟言笑里。
黑子将这一年来发生的一切在脑内串起来,这并没有花费多长的时间,他总会在日常,因为一些甚至不算作线索的线索想起赤司来。交往的契机和之后打破原定走势的状况比起来显得那么微不足道。不过是wintercup之后追上了洛山的队伍,在和赤司独处的时候他却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赤司不需要安慰,也不需要可怜,他遣词造句的能力就像随着汗水流尽了一样。

赤司也还是赤司,即使输了在气势上也毫不见弱,眼神淡而平静地看着他,王者气息从未被掩盖。

他们似乎已经习惯了这一种相对的沉默无言,直到赤司开口说如果没事的话那么我先走了。

洛山的大部队在前方,变成极模糊的小点,落在之后的赤司看起来似乎略显孤独,像是从未融入一样,黑子在这时候终于开口,说出的话却不如往常直接而坦然。

“赤司君,最后我还是做到了。”

获胜也好,贯彻一直以来所秉持的信念也罢,在这个时候赤司关于“胜利是唯一信条”的说法显得毫无说服力。

赤司饶有兴趣地看他,说不用你特意来强调这一点哲也,输了就是输了,我没有打算固执己见。

他接着提议说要尝试着去依靠去信任吗?赤司的眼睛眯起来,像是捕猎的豹。

“那么,就让你来吧,作为令我学会依赖他人的前提条件。”

开始的时候,这样的奇怪条款并没有成为两人之间关系变化的决定因素,一人京都一人东京,他们各自有自己的生活圈,唯一有所变化的话不过是逐渐增多的日常联系。他们讨论过黛千寻,赤司给予的回答再明确不过。

“不要搞错了啊哲也,他并不是你的代替,仅仅是比赛必须的一个环节罢了。”

也讨论过某部文学作品,赤司兴致缺缺,却在几天后主动找他头头是道,他欣赏于赤司独特的见解,也在夕阳快要落尽的黄昏里几乎迷失了方向,他的世界渐渐无声,赤司的声音源源不断成为唯一的声源。

甚至有少数的几次会面,赤司提出的要求,理由千奇百怪,目的只有一个,即让他去京都。队友的质疑也不是空穴来风,何种原因一定要在高中三年级这个繁忙的阶段频频去往京都。

因为赤司君在那里,而得到这样回答的火神显然仍旧疑惑,又问,有什么关系吗。

对啊,有什么必然关系吗。他也是到这个时候才想到,自己没有必要如此听从。

毕竟对方并没有将他们的关系敲定,他也不懂那种似是而非的说法。
作为学会依赖的条件?可真是抱歉,这种理由他现在想拒绝。在他心中,似乎仍有一颗嫩芽,埋在断壁残垣的尘埃里,时不时会往外冒出一些。
“赤司君现在已经回家了吗?”

天色完全暗下来,温度自然也下降,身上穿着的制服再过不久就会被封存下来,待到又一个复苏的季节,不可阻挡的不舍与分离就会让绚烂的樱花都覆盖上离愁。

同样到来的,还有此刻还尚未明了的,新的未来。

“正在路上,你呢?”

“和你一样。”

赤司停顿一下,改变了既定路线,转一个弯没入另一片黑暗。

那之后他们在洛山门口相见,不同的制服也让黑子成为被侧目的对象,赤司从人群中走出,到他面前说现在是晚饭时间了。相见的时间只有不过两个小时,在此之上叠加的精力与时间却不计其数,赤司认真地就餐,黑子就在这家已经记不得名字的餐厅里语气淡然地陈述,关于依赖别人,其实他并不算作一个良好的教导者。赤司有一段时间的沉默,缓慢地眨眼,然后轻叹。

“你可不是一个会中途放弃的人啊,哲也。”他继续说,“我希望即使我没有明确说出,你也能够知道我已经向你提出了交往,并且我认为得到与我的认真程度相符的回应也是必须的。”

这是再明显不过的交往复议,不是询问而是命令,带着赤司特有的方式,倾刻就捕获了猎物。

拒绝看起来不算容易,但也并非难事,之所以没有拒绝那一定是因为,在内心中的某一处,黑子早就在期盼着这一幕的发生,哪怕它来得太迟,跨越过他能够将其摆在最明显地方,昭然若揭的那段时期,一直到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作为了取代,他也学会了看开,这被掩盖了的,却真实存在的欲望又终于被撩拨。

那是发现他的,拯救他的,为他又重新铺设了一条道路的人,也是他羡慕的,憧憬的,想要与之并肩的人,将他这个溺水者拯救。

通话的时间已经超过了半小时,话题大多毫无意义,最初打过这个电话去的意义不过是告知对方他即将缺席,但是双方都默契地将这条战线不断拉长,为了彼此心中各自怀揣的想法,又对话中留下空白,以验证那些想法的正确性。

“生日愿望是什么呢?”

在赤司心中或许不存在可以称其为愿望的人,比之期待,他更加侧重于实际,并且他也完全有那样的能力。是以黑子在听到接下来的回答时完全不意外,甚至在同时用唇语与赤司一起说出了那句话。

“因为知道它迟早会成真,所以大概也算不上愿望吧。”

这样的回答因为在意料之中,也因为其中表现出来的,对于赤司的日渐了解,导致黑子不由自主地嘴角上扬。

“一如既往的自信呢,赤司君。”

耳边突如其来一阵惊呼,黑子忘记了接下来想说的话。抬头的瞬间,裸露在空气中的皮肤最快感受到了一些冰凉,温热的眼眶被润湿,恰到好处落在睫毛上的雪片稍一停留就只剩一滩被体温拥暖的水渍,模糊了眼前的一切。

“下雪了呢。”

他这样说。

赤司下意识地抬头,细小轻盈的白色冰晶不断从墨蓝色的夜空中往下落,先是不够明显的屑状,而后壮大起来,因为风的原因偏离了原本的路径,倾斜着往下坠,织成白色的不太明显的线,像是旧电影中摇晃不定的画面,落在身上的瞬间就消失不见。

他呼吐出一口白气,摊开手掌,一星半点的冰凉仅仅为他带来一瞬的触感就融化在掌心,而当他的视线再次回到原来的位置时已是另外一副场景。

“哲也。”手机听筒里仅仅剩下电流声。匆匆而来的人就站在他面前,肩头落着雪花,鼻尖微红,像是久经旅途的人终于回到家,眼中流淌出平缓却热烈的光,握着手机的手慢慢放下来,对他轻慢地点头。他也不说话,等待对方的解释。匆匆而来的人就站在他面前,肩头落着雪花,鼻尖微红,像是久经旅途的人终于回到家,眼中流淌出平缓却热烈的光,握着手机的手慢慢放下来,对他轻慢地点头。他也不说话,等待对方的解释。
他们站在连接京都与东京两地的车站外,站内大而明亮,空荡且温暖,多是离别与送归。站外萧涩又寒冷,却有着厚重而实在的情感归属,这份情感注定会将他们点燃,烧成灰烬,不止不休。

“稍微撒了一个谎,“黑子目光沉沉,其中或多或少带着狡黠,”算作惊喜吗?”

“姑且算是吧。”

冰冷的,没有生命力的手机已经不再作为他们之间联系的媒介,他们唯一知道的是,仅仅靠着期待与想象,距离是不会缩短的。黑子走到他身边站定,视线短时间停留在他的围巾上,因为夜间的温度而微微发抖,目光却是温热的。

“赤司君,”他听到身边的人在慢慢说,每一个字都像是被放置在内心中思量过许多次一般虔诚而慎重,同时又包裹着呼之欲出的情感,“有一句话还没有告诉你,生日快乐,赤司君。”

这不过是极为简单的话语,却因为身处于这般环境而变得意义不同。不再是毫无温度的苍白符号,亦不再被束缚在电话听筒里,它那么实在地,让这片冰天雪地重复生机,又那么温暖地,使整个心脏都变得火热。

在寒冷中战栗,又在战栗中燃烧。

“哲也,来实现我的愿望吧。”他说,伸手去握暖身旁的一簇冰凉,“每一年。”

他们一起抬头看向天空,从那之上不断有白色雪花落下来,轻盈得像是没有重量,分散开来或许并不会留下痕迹,但是那些连成小块四散而下的部分,一旦成为彼此的依靠,短暂的生命就会被延长,它们堆积着,它们簇拥着,以全新的姿态存活于世。分明是渺小的,却又是壮阔的。

赤司在这一瞬间觉得黑子就是这样的存在。

整座城市已是华灯初上,今夜又有多少人会为这场雪而心怀期待。

他们在人来人往之中静静伫立,雪还在不断下落,有人欢呼有人抱怨,有人相拥有人寂寞。他们是这个世界芸芸众生中普通的一员,他们的以后却只会写进彼此的世界里。

下雪的夜没有星辰,但他们都已拥有最为明亮的一颗。

“走吧。“他说,然后伸手轻轻拍掉黑子头上堆积的白绒。

黑子也没有问目的地,他知道一定有个地方是能够让他们休戚与共的容身之所。

那里温暖而明亮,光与影并存。

世上所有温暖的,耀眼的,融化一切的。

而这所有的,也仅仅,因为一个人的存在而终显炽烈。

评论
热度(3)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