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不要停下挥舞的手】DA/太和

*一个关于告别的故事

  希望你人生中的每一次道别,都能够不留遗憾,充满希望





不要停下挥舞的手

 

 

“那么,关于八神太一的事情,你还记得其他的一些什么吗?”

“没有。”

他想都不想地给出了回答。

 

 

从审讯室出来时,他觉得异常累。

眼前不算宽敞的走廊里亮着惨白色的节能灯,把同样惨白的地砖照得看不出接缝,每一步都如同走在梦境中。

他渐渐地分不清楚现实与梦境,这大概是出发后不久开始出现的症状。

“哥。”

高石岳从转角处走过来,欣喜的脸上带着一丝无奈与怔忪,随后都变成嘴角被法令纹包围住的淡笑。

“阿岳——”
他们面对着面。原本他还想说些什么的,但在看到比自己还要年迈的弟弟时,他没了一切心情。

身边的人都一个个老去。

只有他被时间抛下了。

仿佛刻意打破尴尬似的,高石岳转身同他并肩,“才刚回来就不得不面对一系列询问,很辛苦吧?”

他们一同朝出口走去,自然光慢慢渗进来。身边充斥着穿戴干练表情严肃的工作人员,仿佛他们是透明似的保持着刚好通过的距离,不打扰地往来。他用自己习惯了黑暗的双眼,被迫地接受着原本他应该熟悉的一切,瞳孔内充斥着莫可名状的刺痛。

他对这个世界感到陌生。

但更多的是孤独。

 

 

开门后的味道很熟悉,他原本以为在漫长得无法计算时间的岁月中,他早就将这些过去淡忘了。

玄关摆着一双没有见过的女士鞋。

木地板很干净,能够看见因为常年勤于打扫而产生的磨损,现在正泛着光。

他脱掉自己的鞋子,刻意无视放在鞋柜上的照片,却又因为轻而易举就找到属于自己那双拖鞋这一件小事,在现实面前动荡不休。

它也仿佛被时间遗忘了,以安静的状态等待了自己的主人许多年。除了看上去老旧了些。

或许是听到了门口的动静,他还没走到客厅,就从卧室里走出一个人。

一双眼角布着皱纹,眼下蜷缩着两团青黑的眼睛,正望着他。

那双眼睛瞪得很圆,比起他记忆中,少了几分怨怼,多了些许怀念。

他向来不太擅长应对八神光,特别是在发生了那件事情之后。

“好久不见了。”

八神光却主动向他问好了。

比八神光年长,此刻却仍旧保持着几十年前模样的他,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闪躲的眼神花费了好一会,才最终能够较为稳定地降落在对方身上。

“是啊,好久不见。”

八神光穿着一身黑色套装,头发一丝不苟地盘在脑后。手里抱着一叠衣服,最上面是几本看上去像是相册一样的东西。

他很快意识到那是他见过的东西。在同时他也不得不接受一个现实。

“我回来收拾一下他的东西,”八神光向他解释道,“毕竟这里久不住人,太寂寞了。”

他不确定八神光是在指什么。手里抱着的那堆东西,亦或是八神太一。

是以他只好用点头来代替无所作为。

八神光朝他走了几步,将所有东西都放在沙发上。脸上显露出一种既落寞又释然的表情,用柔软的视线定定地望着它们,“不过我想,大概交给你更合适。”

他愣在原地没动,八神光说着“那么我先走了”地从他旁边朝玄关走。

又是好几秒后他回过神来,跟在八神光身后走到玄关。

那个黑色的背影小小的,像是内里已经腐朽的树干,在狂风暴雨下倔强地支撑着,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小光——”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八神光打开了门,将另一把钥匙放在鞋柜上。上面挂着以前他和八神太一去海游馆时买的纪念品——一只呲牙咧嘴的鲨鱼。八神太一笑着说和他一模一样。

虽然是兄妹,他却从来不觉得八神太一与眼前这个女子相像。分别遗传了父母不同的特点,更像母亲一点的八神光从出生以来就全方位接受着八神太一的照顾与保护。他甚至觉得,没有八神太一的保护,八神光就会活不下去。

但这是不正确的。

他已经深谙这一点。

“对不起,”八神光小声地这样说,“对不起。”

然后她关上了门。

 

 

八神太一的葬礼在三天后举行。

这天他迷迷糊糊从梦中醒来,手里抱着相册。时钟显示现在五点四十,距离它响还有两个小时。他一直处在半梦半醒的状态中,这大概是常年流浪在太空中,为了保存体力而不得不进入休眠状态所留下的后遗症。奇怪的是回来之后他也不做梦,现实给他的感觉反而比梦更加虚幻。

泥土味从没关严的窗缝里溜进来,带着早春特有的寒意。唯独他怀里的相册,染上了他的体温,暖得如同还没升起的太阳。

昨夜翻着相册睡着了。

都是些仿佛上辈子的回忆。

他一边看着,一边在脑海中回想着这些画面,竟像是在阅读别人的故事。面容虽仍旧年轻,心却已然老去。灵魂与肉体仿佛出现了不兼容的状态,争相吵闹着,似乎要将他从里到外彻底撕裂。

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些照片时,他察觉到了自己的不对劲。

他不悲伤,甚至可以说有些过分的平静。

当用手指轻轻抚摸这些光滑的纸面,他觉得自己更像个一丝不苟的科学家正在攻克一个个技术难关。他的五感仿佛随着时间的流逝遗留在了偌大的宇宙中,而被带回来的,仅仅是一个名为石田大和的容器罢了。

闹钟将他漫无边际的思绪打断。

他把相册一本本放好,然后起身洗漱。

丧服挂在衣柜里。同其他衣服一起。

八神太一年轻时穿过的一些衣服挂在左边,他的挂在右边。因为衣服数量太少,两堆衣服间隔着一定的距离,看上去竟有些落寞与讽刺。

高石岳早先说过,这场葬礼他不用强迫自己参加。

甚至日期,都是他反复询问,并且态度坚持的情况下才知晓的。

他的弟弟似乎觉得才从太空中回来的他,不宜受到这样的外界刺激。目前做为一个不可能事件,活着从太空中回来的仅有案例,他的存在是微妙且珍贵的。他不再仅仅是作为人类的石田大和,还是整个人类努力的结晶。即使他避开了记者们炮轰般的提问,在此后的人生中想必还会面对更多。

他将衣服穿好,却怎样也没办法打好领带。

他想起从这个房子搬走之后,与选择成为宇航员的他有着不同志向的八神太一,最终做了一个外交官。

从不知道哪里看到的宣传照上,那个人总是一丝不苟地穿着正装,领带端正地打在衬衣领下。想必是有了一位贤内助吧。

八神太一可从不擅长打领带。

有关于过去的回忆开始逐渐逐渐地浮现,更多地占领他的思想。

这时高石岳打了电话来,确认他的决定。

“是吗?”

得知他的回答后倒也不是很惊讶的高石岳接着说自己半小时后到楼下。

他将床铺整理好的同时,想起曾经还有过因为这件事而和八神太一争吵过的经历。

那时好像总是因为小事产生摩擦,或许内心都抱着对于未来的不确定性的害怕吧。

 

 

 

至于后来八神家搬去了什么地方,他一无所知。

跟着高石岳前往的不再是记忆中的高栋公寓,而是坐落在幽静住宅区的独立两层建屋。

大理石门牌上刻着【八神】的字样,门口种植的两棵松树上各自挂了白花。

八神光像是那天一样穿着黑色的套装,对前来吊唁的人鞠躬。

高石岳将车停在了距离门口稍远一点的地方。在不断接近的途中,他平静的内心开始逐渐浮起波澜。

恐怕这栋房子也是他们分开之后才买的。

他发现自己缺席了太多有关于八神太一的事情。而做出这个选择的人是他。

那时候只想着划清界限,放过彼此。不曾想到竟成为此生最后,也是唯一的遗憾。

“不用进去也没关系哦。”

高石岳还在担心他,“就算哥哥不进去,太一さん也不会怪你的。”

这么说着的人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小光也是。”

他摇头。

在靠近前他稍微停顿了下。借机整理了一番自己的着装。

出门前再三检查过的着装是没问题的,他很确定这一点。之所以停下来的原因是什么他也很清楚,借着这番举动,他坚定了自己的立场,一脚踏进八神家的庭院。

看到他时八神光有些惊讶,目光很快转移到了他身边的高石岳身上。之后无奈又感激地朝他鞠躬,说十分感谢百忙之中抽空前来。

他们一同走近廊檐,正中间宽敞的和室中间摆放着漆黑光亮的灵柩。看过去的时候他稍微有些抗拒。八神太一的遗照正好被挡住了,他只看到相框。

“阿和?”

前来引导的人是武之内空,他稍微辨认了会儿才得出这个结论。

说来很惭愧,分明是多年的朋友,再度见面却到了不能够立刻认出对方的地步。

寒暄一番之后,武之内空领着他们朝庭院右边走,那里有一个几叠大的和室暂且被用作休息室用。

与武之内空的交流除了问候的那几句就再无其他,剩下的都是另外两人的对话。

他能够从武之内空眼中看到惊讶。这份惊讶究竟是对于他的样貌还是前来此处的这一行为就不得而知了。

他猜想自己年轻时同八神太一之间的事情,大概当时的玩伴都略有耳闻。尽管那是许久前的事情了。在看到这些人被时光毫不留情凌虐过的面容时,他仍旧是如鲠在喉。

他向泉光子郎道了谢。为此番他得以归来。

置身于这些熟悉又陌生的面孔中,他感到了强烈的疏离感。

泉光子郎对他说,幸亏你回来了。

漂浮在一片黑暗中时,他曾经以为再也回不来了。他害怕,绝望,却又不知为何坚持着。

但在此时,他才意识到了自己内心中的真实想法。

还不如再也回不来了。

 

葬礼开始在午前。

他跟随着众人一同前往灵堂。

八神太一一向人缘很好,所以来吊唁也是人满为患。这些人脸上都带着悲痛的表情,像是流水线生产的面具,整齐统一。反倒是他显得格格不入。

明明他也该如此。

进入了灵堂,现在他看清楚了遗照。是年轻时笑得非常张扬的一张。

他知道这张照片,因为是他照的。

快门按下的后一秒,八神太一对他告白了。

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神情,高石岳小声解释说这是八神太一最后的要求。

僧人宣诵着唁词。

有关于想要如何死去,他曾经同八神太一讨论过。

“因为不确定将来的事情,所以其实也没什么要求。”

八神太一这样说过。

“不过如果死时能够不带任何遗憾地,那就太好了。你呢?”

人们开始一一起身上香,那张微笑着的照片很快就被缭绕的烟雾遮挡得十分模糊了。

他有种置身事外的不真实感。

看向灵柩的眼神也涣散了去。

八神太一死的时候究竟带有遗憾吗?

若是有的话,那么他就稍微放下心来了。

因为这意味着,至少在生命的最后,他们又有了共同点。

轮到他了。

他摇晃了一下之后从布团上站起来,手里紧紧捏着一朵白花。

八神太一躺在一大堆白色菊花中,表情安定。

这是他初次看到满脸皱纹的八神太一。虽然此前有构想过,但那应该是更加饱满的轮廓。

他稳稳地将自己那朵花放在八神太一旁边,突然听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

阿和。阿和。

那个声线是如此熟悉,带着蓬勃的朝气,仔细听来又有些抱怨夹杂其中。

他循着声音看过去,在门口雨幕中,逐渐出现了八神太一年轻的面容。

太一。

他在心中默默念出这个陈旧的名字,为它于几十年后拂去了灰尘。

八神太一耷拉着眉头,一边笑着一边数落他道,“你太慢了阿和。”

“哥哥?”

他眨了一下眼。

从门口收回视线。

八神太一依旧躺在他面前的灵柩中,斑白的头发被整理得十分服帖。层层叠叠的繁复服饰掩盖不住瘦削的身躯。垂在身体两侧的手上布着褐色的老年斑,指骨分明,如同只包着一层皮。

高石岳用略带担心的神情看着他。

他从灵柩中将花拿起来,放在最靠近八神太一心脏的地方。

他抑制不住地靠近八神太一,心跳得如同爱上这个人的那一刻时那么快,甚至更甚。

他感觉得到自己嘴唇的颤抖,连本人都不知道能否清楚地拼凑出他想要说的话。他只是呼吸着,持续颤抖着,不停眨着眼,仿佛用尽所有力气般地凑近八神太一的耳侧。然后,用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够听得到的声音说,对不起,我回来得太迟了。

这一刻。

当终于见到八神太一时,石田大和也找回了自己的所有感觉。

 

 

 

 

这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是一件过去的往事。

那时他们正在商量有关于未来的事情。

他蜷缩在床上,用被子紧紧地包裹住自己,视若罔闻八神太一。

“阿和。”八神太一一遍又一遍叫着他的名字,用无奈又痛心的语气说,“我要走了哦阿和。”

你不对我说再见吗?

他听见八神太一这样说。

于是他将被子扯起来,整个人都埋进去。却仍旧能够听到叹气的声音。他可以感受到自己内心的动摇,也冒着冷汗想要挽留。只差一点,差一点他就能够不顾一切了。

“那我走了。再见。”

他紧绷的神经断在那一记关门声中。

然后不知赌气还是害怕地,他先离开了。

讽刺的是,八神太一没有带走任何一样东西,他却将自己在这个家里存在的痕迹收拾得干干净净。

之所以没有狠下心离开,一定是在等待,并且给予他一个说再见的机会吧。

他想,如果再有一次机会,他不会这样做了。

再有一次机会的话,他一定要对着那个背影拼命的挥手。

然后,大声,并且毫不掩饰感情地说再见。

再见。





可以算作《爱人》的相关作吧……突然很想写阿和的视角

评论(5)
热度(26)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