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メーリヤです❀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不晓得取什么名字了暂时叫它小1吧】DA/辅贤

  • 设定来自自己的脑洞啦

  • 雾气大概是这样的存在:心中有黑暗的人会看到不愿意面对并且害怕面对的人,而反之就会看到自己喜欢的人。恩就是这样

     

     

 

   高不见顶的丛林。

   本宫大辅和一乘寺贤尤为谨慎地走着每一步。

   整片森林看不见尽头,树干笔直的指向高空,中间仅留下可容一人通过的小道,枝叶繁茂却仿佛如同观赏植物一般毫无水分可言。天空被遮挡得极为严密,抬头仅仅只能够看到一部分蓝色,无法窥见白云的流动。

      “本宫君。”

   本宫大辅分散了一些注意力,朝稍微落在他身后的一乘寺贤看过去,他不敢动作过大,就在不久前,他们的数码宝贝在离他们仅仅一步之遥的地方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他用眼神示意对方继续说,一乘寺贤喘了口气,长时间集中精力的无目的前行耗费了极多的体力。

   “你不觉得,稍微有点太过于安静了吗?”

   没有其他的声音,唯独能够听到的是彼此沉重的呼吸,似乎这片森林从未有过生物存在的迹象,潮湿的空气下连苔藓都不曾生长。

   他们脚下是踏上去就会留下脚印的黏湿泥土,小腿以下早就一片狼藉,除此之外,本宫大辅衣服上还有些未干的泥印,看起来令人厌恶;某些东西发霉的味道不断地通过流动的空气传入鼻腔,嗅觉像是快要失灵了一样。

  “的确是这样没错。”

   本宫大辅停了下来,比起外界的糟糕环境而言,控制整个局面的内在原因更占据了主导,他们的通讯工具完全派不上用场,森林仿佛没有尽头,但是也没有出现任何一个岔道。人在这样的环境之中潜意识下会觉得是朝着前方一直不断地进行,实际情况是否也如此他们彼此都不敢笃定,更糟糕的是,时间观念在这里被消磨掉了。身体以及精神上的疲惫成为了唯一的指示器,告诉他们是时候应该休息一下了。

  “暂时,休息一下吧。”

   一乘寺同意了他的提议,他们只能够站在原地,周围的树木密密麻麻地生长,看起来极为稳固,但是因为这片树林可疑的地方太多,反而让人不敢去相信所看见的一切。

   先是刚刚说完话的伊织消失了,一同不见的还有麻鹰兽和穿山兽,接下来小京焦躁起来,一直不断地絮絮叨叨,小光牵住她的手安慰她,整个队伍中唯二的两个女生成为下来消失的对象。事件发生得太过于令人措手不及,剩下的几个人多多少少都提高了警惕,阿岳说他们应该停下来思考一下对策,大辅没有同意,拯救数码世界刻不容缓,他认为他们应该继续前进。

  “那么,就不管小光他们了吗?”

   一向冷静的阿岳变了脸,带着谴责的表情字字句句针对大辅,像是磨尖了的利刃一般,一乘寺左右为难。

  “我没有说不管,只是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不是吗?”

  “大辅,小光消失了,”阿岳紧咬着这句话不放,像是在威胁他一样,“你喜欢的小光,她消失了,还有小京和伊织,麻鹰兽和穿山兽,我们的同伴消失了,接下来,可能其他人也会一个一个消失,到那个时候——”

   阿岳停下来喘气,慢慢调节着自己的情绪,“你认为,还有人能够完成今天的任务吗?”

   他们在寻找神谕上所说的,传说中的数码宝贝。

   想要拯救被暗黑力量所控制的数码世界,凭借现在他们半吊子的战力根本是痴人说梦。数码宝贝世界林立着众多的黑暗塔,并且这些黑暗塔还会变为其他的数码宝贝,扰乱他们的拯救进程。

   而更加可怕的敌人,还远藏在浓烈的黑暗之中,他们需要借助外界的力量,像是三年前被宣召的孩子们的徽章那样的,或者更加伟岸的力量。

   “所以说,要在我们都消失之前找到传说中的数码宝贝不是吗?”

    

 

 

  “阿岳说得对,我们应该停下来的。”

  本宫大辅慢悠悠地说,语气萎靡不振,“都是因为我的原因,才害大家都莫名其妙消失了。”

  在那之后他和阿岳彼此话不投机地打了起来,阿岳说他不可理喻,做事完全没有条理,他说阿岳胆小怕事畏畏缩缩,眼看着数码世界就要被毁灭了哪有什么时间商量对策。他把阿岳推倒在地,阿岳再也没有机会站起来,就在他们面前凭空消失了。

  “也不全部都是你的原因。”

  一乘寺很自然地接过了话茬,“小光消失了,你和阿岳的情绪都有些莫名地焦躁呢。”

  “小光是一个很需要别人保护的女孩子。”

  本宫大辅捏着拳头像是在自言自语,无暇顾及旁边一乘寺的表情,如果他稍微抬起头看一下,他就会看到和往常完全不一样的一乘寺贤。

   就像是刚刚从泥土里冒出来的芽,被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只脚狠狠地踩了一样。

  “本宫君,我想,你是真的很喜欢小光吧?”

  被提到名字的人从兀自的沉思之中抬起头,看着面前深蓝色的眼眸,这本来应该是极其容易回答的问题,本宫大辅却好半天都没能够组织好语言。

  “或许吧?”

  说出这个含糊的答案之后一乘寺的瞳孔放缩了一会儿,复而被很快地泯灭在一次眨眼之中,本宫大辅还沉浸在对于这个问题刨根究底的思考当中,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无法得出肯定的答案来了。

   “我们继续走吧。”

   一乘寺经过他身边,身体的摩擦让他很快清醒,跟了上去,留下一大片凌乱的脚印。

   这条路看似走不到尽头,本来他的队伍里还剩下四只数码宝贝,但这些以为可以应对突然状况的优势很快也就消失了。按理来说,所有消失的人和数码宝贝都有行走在路上这一个共同点,作为拥有飞行能力的数码宝贝,巴达兽消失的几率应该最低,但是在阿武消失没多久之后巴达兽也消失了,接下来是迪路兽。上天为他们关上了门,但至少还开了一扇窗户,他们彼此的数码宝贝都还好好地跟在身边。似乎觉得他们的状况还不够糟糕一般,蠕虫兽和V仔兽也是在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了。

  阴暗与安静的环境最能够消磨人的意志,很长一段时间他们都没能够安定下来,一句话也不说,也不知道应不应该继续往前。

  “一乘寺,你还是觉得不存在什么传说中的数码宝贝吗?”

   前行的路途中一直都是一成不变的风景,视觉上早就已经造成了疲劳,太过于安静的环境多多少少也影响了听觉,很快,他们就将紧紧剩下视觉和触觉。

  唯一的通道似乎变宽了一些,也不知道是不是视觉产生的错觉,不过这让他们有了并肩前行的机会。 

  “恩,”一乘寺先是看似随意地应了一声,以表自己的立场,“毕竟,岩壁上的话是谁留下的,什么时候留下的我们一无所知不是吗?如果是敌人刻意要混淆视听的话……”

   一乘寺的话不用说完,接下来的可能性自己就已经浮出了水面,若是那个可能性成立的话,敌人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一大半,让他们在陌生微妙的环境中不费一兵一卒地自行消亡。

   内讧,或者说对于不确定的状况在内心所产生的恐惧感,都能够让他们一不小心就全军覆没。

   一乘寺坚持到现在是因为身边还有本宫大辅,而本宫大辅却是依靠着自身强壮的心脏来接受着挑战。

   所谓的神谕,是某次被塌方堵截在一个岩洞里的时候发现的,那个山洞类似于当初用来存放装甲的山洞,里面很宽敞,他们一群人被莫名的亮光吸引了过去,作为尽头的岩壁上刻画着奇怪的文字,自身发光。后来经过光子郎的翻译得出了以下的信息:

  大地即将被黑暗笼罩,当所存力量已无法与之抗衡之时,即为传说中沉眠之力苏醒之时。

  传说中的力量到底是什么呢?

  数码宝贝世界已经失去了自身平衡的可控力,所以这个力量也无疑将无形的存在排除了,剩下的只可能是有形,或者本身具备战斗力的存在。

  所以他们得出了一个结论,数码宝贝世界的某个地方存在着传说中拥有强大力量的数码宝贝,而这是他们为了应付黑暗力量所必需的。

  “我倒是认为,传说中的数码宝贝是存在的。”

  “可是本宫君,”一乘寺又惊讶又无奈,“你凭什么肯定呢?”

  “我不是肯定。”

   本宫大辅揉了揉鼻子,那表情好像此刻在他们面前的并不是蔓延无止尽的树丛,而是已经出现的他们所要寻找的目标一样,“我只是相信。”

  一乘寺无言以对,这番看似毫无帮助的话实际上却不容反驳。一个人的信仰若是变成了力量,那么这股力量将拥有摧枯拉朽的神奇功效。

   “当初知道你和凯撒是一个人的时候,我也是这样相信的。”本宫大辅带着笑看一乘寺,后者在他的目光之中变呆滞变愧疚,变得像是被暴风雨吹打地再也无法挺直茎干的幼苗。

   “相信你一定会变回来,成为那个温柔的一乘寺贤。”

   树的密度变小了,这仿佛是某种将会带来转机的信号,一乘寺和本宫大辅对视了一眼,默契地加快了步伐,头顶之前被遮挡得严严实实的天空也终于显露出其形态,但却是灰不隆冬一片,翻滚着同样色系的厚重云层。

  他们又往前走了几步,能够清晰可感的是他们即将步入了一片烟雾当中。

  本宫大辅停了下来,鉴于之前的莽撞所带来的沉重后果,这一次他身边仅仅剩下一个搭档,若是一乘寺贤也消失的话,任他又再强壮的心脏也可能无法一个人面对之后的种种状况。

  “要继续吗?”

  他开始询问一乘寺的意见,一乘寺看着他,他们对视了好几秒,然后同时点头。

  “都已经到这里了,就依照你所说的,相信一次吧。”

  远看时,这片烟雾是一团灰色的细小尘埃,当他们步入之后却发现这些烟雾不同于视觉所见,初想应该是能够嗅到奇怪的味道,但是进入之后发现除了他们周围有被若有似无地笼上了一层类似薄雾的东西之外,眼前的视野倒是一如既往地开阔,呼吸也没有因此而有什么不同,让人不得不怀疑起这片厌恶存在的真实意义来。

  “烟雾也很奇怪,”他提醒一乘寺,“我们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

   即使是这样说,也不过仅仅是一个口头安慰。对于可以通过呼吸道进入体内的分子而言,可以说如果这些烟雾确实有问题,那么他们也只能够被强迫着去接受可能产生的后果。

   一乘寺的表情也很严肃,默认了他的说法。

  开阔视野带来的并不都算是好消息,比如他们面前突然出现的,伫立在眼前的,无比熟悉的黑暗塔。

  一乘寺情绪波动变大,站在旁边的本宫大辅甚至能够感到他的颤抖,在周围的环境陡然发生变化的时候。

   身旁的树像是被剥皮一般迅速地褪去棕褐色,进而被纯黑色所取代,笔直指向天空的树干变为了泛着金属光彩的钢筋躯干,之前出现的黑暗塔仅仅是一个开始的讯号,仿佛就在一瞬间,他们就已经被包围在了黑暗塔所构筑的丛林里。

   一乘寺发怵地站在原地,就如同从这些塔内部延伸出了看不见的锁链将其紧紧绑住了一般,本宫大辅手足无措地站在一边,试探性地叫了几声,没有丝毫回应,他没由来地觉得大脑突然停顿了一瞬间,潜意识告诉他待在这个地方不算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但是前方依旧是两旁伫立着黑暗塔的道路。

   无论是停下原地,还是继续往前,对于一乘寺来说或许都是一个无法承受的坏结果。但是他们不能够裹足不前,更不能够后退。

  本宫大辅咬牙,一句话不说地拽住一乘寺的手往前走,他们每走一步,旁边的树就会褪去其伪装,高大显眼像是开在裸露地表上的暗黑色的彼岸花。

  一乘寺贤的手很冷,传达过来的还有来自内心的恶寒。本宫大辅不知道在看到这些曾经由凯撒一首修建,还没来得及摧毁的黑暗塔时一乘寺会是怎样的心情。

  没有人去询问过一乘寺,对于那段回忆他本人怀有怎样的情绪。所有人都避之不谈讳莫如深,仿佛这样就能够将其狠狠地扼杀,用心知肚明来造成毫不知情以及从未发生过的假象,安慰着自我的同时又凌迟着一乘寺贤。

  你的过去是罪恶的,黑暗的,因为你弃暗投明所以我们接纳了你。

  这样的既定观念或许早就在一乘寺贤的心里扎根发芽,而对于他来说,后半句话已无意义,他仅仅记住了前半句,而他的内心世界却被这样短促的语句层层密封点点填满。

  本宫大辅紧了紧握手的力度,但是他掌心里的温度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将一乘寺的手握暖。他觉得自己得想点儿什么办法,一拳打过去或者说其他更为辗转的方法,而他没有这个机会。

  握在一起的手猛然被分开的时候带来了一些钝痛,本宫大辅也因为这个猛力朝后退了好几步,一乘寺贤站在原地一步也没有动,瞳孔之中毫无光彩,眨也不眨,就像是一个玩偶直愣愣地看着他。

  “一乘寺……?”

   他叫了一声,一乘寺的手指动了一下,机械地将刚才还侧对着他的身体转而面向他,他觉得大脑越来越不清晰,身旁的雾气也在变浓,刚才还能够看得见双眼之前的景致,现在连一乘寺也变得模糊不清起来。

  一乘寺张了张嘴嘴巴,他没有听清对方说的内容,但是就在那之后,一乘寺的表情变得凌厉起来,仿佛他成为了最碍眼最想要处之而后快的地方一般,泛着寒光。

   他毫无预警地被快速冲过来的一乘寺掐住了脖子,无法抵抗的外力推着他向后,一乘寺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几乎将他提离了地面,很快,他的背后有了一个致使他们停下来的障碍物,冰凉平坦的触感让他很快反应过来那是什么。

  前方是不断用力失去理智的一乘寺,后面又是一动不动需要借助两只数码宝贝的力量才能摧毁的黑暗塔,他分身乏力,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能够不断地干呕着,像是翅膀被折断的鸟一样。

  一乘寺面无表情地用手卡住他的脖子,半垂的眼睛丝毫没有神采,外面看来仅此而已,但是他恰好能够感觉到从一乘寺内心里散发出来的黑暗气息。

  “……死……”

  本宫大辅能够渐渐听清楚一乘寺说的话了,机械地一张一合的嘴巴不断地重复着这个字,他伸手想去拌开一乘寺的手却没有办法。

  “死吧……”

  氧气量在逐渐减少,眼眶已经开始胀痛,他们被灰色的烟雾包裹,再也不可能有第三者的插足。

  “……凯撒……”

   一乘寺看着他,用极慢的语速吐出这样的名字,本宫大辅瞪大了眼睛,他好像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  

   去死吧,凯撒。

   一乘寺贤断续的语句之中想要传达的是这样的信息。

   他被当作了凯撒,而一乘寺贤想要杀死过去的自己。

   他的双手无法成为自救的武器,那么,至少他可以用这双手去救另外一个人。

   拼尽最后的力气,本宫大辅朝前面扑过去,施加在脖子上的力度差点让他窒息,他紧紧地把一乘寺抱紧怀中。

   “不要怕。”

   本宫大辅凑到一乘寺耳边,声音喑哑,他不确定一乘寺能够听得清楚。生理性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一个眨眼就滚落出来。

  他不断地加紧拥抱的力度,同时他也能够感觉到一定量的氧气量开始作为补给,一乘寺的力度渐渐减小。

   “你已经不再是凯撒了,你是一乘寺贤。”

   怀抱中僵硬冰冷的躯体逐渐有了温度,也变得柔软起来,本宫大辅如释重负地大口呼吸,一乘寺的手无力地垂下来。

   “大辅。”

   他小声地叫本宫大辅的名字。

   “我在。”

   本宫大辅大声地回答他。

   一乘寺贤将整个身体的重量都施加在了本宫大辅的身上,毫无顾忌地回抱,像是要将剩下所有力量都耗尽一般。

 

 

 

   心中有黑暗的人,总是会让黑暗趁虚而入。

   

 

   他们走出了那一片被黑暗之塔包围的区域,回头之后却再也看不见钢铁深林。一乘寺贤沉浸在浓浓的自责之中,他的心情极为复杂,看向本宫大辅的眼神也同样。视线相撞的瞬间两人都有些闪躲,然后默契地快速移开。

   “真是抱歉……”

   “没事啦,我还活得好好的不是吗?”

本宫大辅一直都在安慰他,那片森林像是黑暗力量的物化一般,他们没有找到什么传说中的数码宝贝,而此刻森林的消失也直接抹消了他们之前所经历的一切。

“或许,真的没有什么传说中的数码宝贝吧。”

劫后余生,本宫大辅却不无遗憾,一腔热血与满怀希望化为乌有,而他们依旧任重而道远。D3上开始出现除开他们两个之外的光点,象征着其他人平安无事的信号。

“不,”一乘寺贤看向本宫大辅,“我愿意相信。”

    

 

  

 

    而我无比愿意成为你的指明灯。


评论
热度(13)
  1. 艾丽丝「Lost Paradise」 转载了此文字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