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メーリヤです❀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你好,再见】DA/辅贤

  • 纯属无病呻吟



你好,再见

 

 

你从梦中醒来。

阳光穿透窗帘刺向你的视网膜,你伸手去挡,疲惫地睁眼。

偌大的床上只躺着你一人,这时你想起昨天你们的争吵。
相恋多年,同居十年,你们一路披荆斩棘,却也抵不过日常矛盾的挑衅。
那些极其细微,只用一秒钟甚至更短时间就可以掠过的小事,被不断扩大延展,成为你们之间潜伏着的罅隙。

本可避免的成为了可能与必然,你明白这并不是因为爱的流失。
你开始怀念过去,那些还无法将感情明确定位的时期。

你想起很久以前的事情,他带着彷如初生太阳一般的笑容说初次见面你好,我叫本宫大辅请多指教。你没有多想就握住那只伸向你的手,它好像有什么魔力一般让你从此再也甩不掉。
而他所不知道的是那并不是你们的初次见面,更早的时候你就已经认识了他。你那时把他当做必须铲除的阻碍,他也配合着你的游戏。你欠他一个完整的自我介绍,他接受你所有的晦暗过去。

你在想你们认识的时间可能太早,在不够成熟的时候就已经相恋,经历过种种之后再自然不过地在一起。你们拥有其他所有情侣都不曾拥有的冒险经历,但是却少了很多能够推心置腹的交谈。你们把这一切当做理所当然,深信于那关键时刻的同步心跳,他也成为你的光,将你的黑暗尽数驱除。
你们有过大把时至今日仍旧令你温暖的回忆,像是为这个世界的共同努力,像是那个冬天永远无法忘记的别离,像是他无意间触碰你的手都可以沸腾,像是他少见的脸红吞吐半天才说出的喜欢,像是你们第一次的接吻笨拙得不知所措。甚至你身下的这张床,也是你们一起做的选择。
时间到底是以何时作为分割点的你并不太清楚,而冥冥中注定的一切又无从推翻。
回忆丛生如同密麻的藤蔓将你束缚包裹,而你在某个阶段确实面临着选择,像是游戏界面一样有两个方框摆在你面前,继续亦或是重头再来,你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继续。
你们开始争吵,开始误会对方,开始时不时地怀疑起彼此相爱的真相来。你们的真理变成了气极时分的谬论,你们曾经的信誓旦旦成为了口说无凭的一句空话,你们的计划变成了永远安静待在记录本之中的无意义符号,你们对于他人提起对方时的回答成为了皱着眉头的敷衍。你们不再牵手漫步在傍晚的河道,也不再刻意提及每一个具有特殊意义的纪念日,你们好像渐渐忘记了那些发誓要记住的场景,你们在日复一日的生活中渐渐看清彼此。

你们不再有那些低头轻言的龃龉,也不再具备一个拥抱就能化解不安的能力,你们在越来越长的沉默中思考着彼此的事情,你们不愿意再花上极短的时间转换到对方的立场。你们像是疲软了的金属一般,一旦被折就再也回覆不到从前。
或许是因为你们之间的距离太近,许多缺点被看得太清,即使瑕不掩瑜你们也无法忽略掉那些曾经你们以为不会在对方身上感受到的失望来源。

你很累,累到不愿意去争吵,你选择沉默,却在对方的不依不挠中渐渐心寒。你在思考到底从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你们的相处模式越来越像是还未长大处于叛逆期的小孩和严以律己的家长一般。

你开始怀疑,是否感情一旦被认作理所当然,就再也无法维持鲜活。平淡成为唯一的色彩,而分歧也如影随形。如果还能够有一个选择的话,你想,你一定会选择暂停并且重新再来。
你会回到最初,一切尚无定论却又充满各种可能的那个时刻,用最蓄势待发的状态出现在他面前,不谈责任,也没有什麽令人作呕的过去,你会对他伸出手,言辞准确地说你好我叫一乘寺贤,我喜欢你很久了。







时间是九点零八分,地点是客厅的沙发。你昨夜忘记关的电视播放着早间新闻。
你想起很久以前属于寒冬的某一天,电视上同样在播放着新闻。你心急火燎地将全人类的安危摆在一边,只为了赶去那一个特定的地方。你看到不断有落荒而来的人面对你跑来,你在心里构设了无数个坏的结局又亲自将它们打碎。这时候你或多或少发现了自己萌芽的初恋,你在加速赶往他的所在时默默祈祷。
你是那么地喜欢着他,从很早以前就是,你顶着所有压力,只为向其他人展现一个最为真实的他。你说一乘寺贤是一个好人,但是你又找不到具体的理由来陈列他的好,你想那大概是出于你的直觉,你的先入为主你的喜欢。

但是你又是那么笨拙,那么不善于表达。你的担忧你的醋意话到嘴边总是能够让他生气。
而你昨天又这么做了。
你害怕对方的冷静与沉默,你觉得有什么一直以来捧在胸口的东西在渐渐流失。所以你像是不懂事的小孩一样咄咄逼人,你想听他说出任何一句能够让你的心安定下来的话。
你们还有很多计划,一起去旅行,乘上巨大的热气球升空,在最为接近天空的地方接吻。领养一个孩子,最好是男孩子,你会教他勇敢,而他负责其他,你们将会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在某个傍晚爬上屋顶看夕阳,说着酸人的情话,彼此依靠直到星辰满天。去海边踏浪,去林间纳凉,去附近的便利店争论哪一种泡面比较好吃,去电影院看最新上线的影片。去富士山一起看日出,在下雪的时候,重温一些你们很早以前就有过的经历。还有打雪仗,堆雪人,取一个奇奇怪怪的名字,等到它融化过后,来年再继续。
你从沙发上坐起来,迫不及待地想要实践,你看向那扇对你紧紧关闭的门,不确定它是否会再次对你敞开,但是你不愿意就这样被动地被关在门外。
你充满力量地走到门口,你在心里温习你将要说出来的话,才刚一抬手就看到了开门的他。你开心地想时过境迁没有什么能够磨去你们的默契,你对于那些还未实践的未来计划满怀希望,你们同时开口。
仿佛无声的世界来来去去就是两句话,你再也笑不出来,你看着他,他也看着你,你准备好的拥抱与说辞再与用处,你好像看到他在对你笑,你莫名想起某个夏天你们在一起时的情景。你偷偷亲了他,他一言不发地站在一边,你小心翼翼地问他是否生气,他笑着说没有。那时的笑和此刻的完全一样,没有丝毫的出入没有勉强,你开始相信那时的他没有逞强,却又急着想证明此刻的他言不由衷。
你觉得你们之前似乎有了什麽隔膜,他就站在你面前你都看不清。你看到卧室内床头柜上你们的合照,你一直想着明天就好了。


“我们重新来过吧。”
“我们就到这里吧。”

 

 而已经不再有明天。

 


评论
热度(5)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