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メーリヤです❀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一条狗的幸福生活】DA/太和

  • 糟糕啊一想写甜就会完全写不下去……我这是什么病还能治吗?每篇都在虐太一和阿和偶尔我也想好好爱爱他们啊!

  • 前后文风完全不一样怎么办啊??刚刚才想甜一下就已经在脑海中构思了下一篇虐文我还能有救吗我真的是太和真爱真的真的TUT



   

一条狗的幸福生活

 

   我是在一个下雨天被捡回去的。

 

 

 

 

 

    屋内的气温降到了极点。

   正是雨季,窗外还在淅淅沥沥下着雨,空气中到处流窜着潮湿的因子,暖黄灯光下侧面绷得极紧的人似乎即将爆发。

   “再说一次,要么你走,要么它走。”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象是忍受到了极致一般看着不断滴水的那一坨,目光犀利并且嫌恶。

“不要啦阿和,你不觉得它很可怜吗?”

站在狗那边,并且状况也与之相差无几的人拖长尾音,也不顾自己身上还在滴水,想要伸手抱住坐在沙发上的人,却被一个眼神直接秒杀在原地。

“撒娇也没有用,更何况,你一点都不适合撒娇。”

金色头发的人站起身,灵巧地避开可怜兮兮蹲在地上浑身湿透了的……狗,却还是被甩了一身的雨水。

仿佛沉眠已久的活火山终于爆发,阿和忍无可忍道,“……1分钟,把它给我丢出去——”

“丢去哪里?”

“……你从哪里捡回来的,就给我丢到哪里去。”

太一和金毛互相看了一眼,后者大而无害的眼睛对着他一下一下缓慢地眨。

“阿和!”

他站起来,朝着正准备去浴室拿干毛巾擦被溅到的水的阿和跑过去。

“可是它真的很可怜啊,我发现它的时候,它缩在一个角落,浑身一直都在抖,放回去的话可能会死掉。”

阿和停止擦头发的动作,瞥一眼在旁边一脸认真的太一,“它不走,我会死。”他顿了一顿,看一眼蹲在角落,因为接触到他的目光而不断摇尾巴的狗,“况且,我也不觉得它会死。”

太一打了一个喷嚏,“拜托啦,留下来又不会怎样。”接下来揉鼻子的动作却被阿和用眼神制止了。

“太一,你不知道我不喜欢狗吗?”

将毛巾放回原位的阿和没有再看太一,径直往再走。

“可是,至少要等我找到领养的主人再做决定吧阿和。”

太一又追着阿和走出了浴室,金毛发出一两声意味不明的低吠,耳朵也垂下来。

接下来的大部分时间,阿和都在极力地无视太一来回逡巡于他和狗的视线,蹲在一边跟狗说着话的人完全没有料到他无时不刻在挑战着他人的忍耐力。

“……我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一周之后如果……”

“太好了!谢谢你阿和!”

阿和被抱了个满身湿,略带惊讶地看着那只狗伸出爪子和太一击掌。

结果当天晚上,自觉成为英雄的太一就发烧了,阿和一直折腾到大半夜,金毛也在他的目光威胁之中默默地缩去了阳台。

第二天大概是感受到脸上的一片腥湿而醒来的。

睁眼已经是大天亮,接触到两只无辜的眼睛时,阿和被前爪趴在床上的金毛吓了一跳,却意外地没有碰到任何障碍物,旁边不知为何空了一大块。

“太一?”

他试探性地叫了一声,没有人回答,反倒是金毛朝着他摇尾巴,往前走了几步又回过头看他。

这是要我跟着的意思?

阿和随便捞了一件带套穿在身上,跟着金毛走出客厅,当抵达浴室的时候,他在门口看到了趴在地上的太一。

据说是早晨起来上厕所突然觉得头晕肢体无力而摔倒的。

“能起来吗?”

“好像……不能……”眼睛浮肿地太一尝试了一下用力,连撑起上半身的力气都没有,更别说站起来了。“扶我一把,阿和。”

接受到愤怒又无奈的眼神,太一嘴角带笑地将全身的力量放心地交托给了从刚才就脸色不善的阿和。

 

“哇啊!”坐在沙发上整个人都几乎还是模糊状态的太一,在被阿和上药的时候,终于因为过于真实的疼痛而清醒了过来,“阿和,你下手还真重。”

蹲在旁边的金毛关切地朝着太一汪了两声,下巴被阿和捏着的太一只能够艰难地朝它咧了咧嘴示意自己还行。

“你是笨蛋吗?在家里都可以晕倒。”

感受到了对方加重力度的警告,太一朝前靠了靠,用自己的额头轻轻抵了抵阿和的,咧开嘴笑。

“我可是病人喔,阿和。”

仿佛是对他的粗线条忍无可忍,阿和将纱布贴在看起来受伤最严重的额头,开始收拾医用箱。

“今天请假吧。”

太一抬手揉了揉被包裹起来的额头,因为之前已经痛过了,现在反而除了麻痹感什么都感觉不到,满意地拍了拍金毛的头,他拿起旁边的外套开始往身上套。

“不过阿和,你是怎么知道我摔到浴室那里的啊?”

“感谢你捡回来的狗吧。”

“不错嘛,”完全没有听出对方语气里的讽刺意味,太一抬起金毛的前爪,“做得好!”

“汪汪……”金毛也了然地回复了他两声犬吠。

无法忍受两个活宝的阿和收拾完毕之后留下一句‘我去上班’就出门了。

 

照顾狗是一件麻烦事儿,特别是一只大型犬。

其中最为麻烦的就是带着这只大家伙出去散步了。本来这样的麻烦事一向是太一来做,一人一狗欢呼着出门,又精疲力尽地回来,他只用当个看客在关键时刻讽刺一两句就行了。但是事情总有例外,当接到太一的电话被告知‘今天要加班,所以回不来了,麻烦你溜下狗吧。’时,阿和觉得他瞪金毛瞪得眼珠都快要出来了。

所以不是一早就说了把这个大家伙哪来的放哪吗?

本来想着这种事情反正每天都在做,少了一天也不会怎样,但是当阿和第十次被金毛咬裤腿的动作打扰的时候,他长叹一口气,把做到一半的工作摆在桌上站了起来,金毛倒是好像料到了什么一半跑在他前面,嘴里叼着绳子朝他摇尾巴。

一直尝试了几次才把绳子拴好,才一开门他就被一个猛力扯了出去,浑身的力量都集中在了右手上,阿和将重心集中,困难地关上了门。

与其说是在遛狗,不如说狗在溜他吧?

大型犬的力量果然不容小觑,才出门五分钟,阿和就觉得浑身都冒汗,而每天回家都精疲力尽的太一的状态也有迹可循了。

仿佛嫌他太慢,使劲朝前的金毛终于愿意停下来回头看他,朝着他意味不明地叫了两声,总觉得令人火大啊这只狗,想着还有大半工作没有做完,在不经意间也松开了牵着绳子的手,没有了束缚的金毛洒脱地在奔进前方的夜色,阿和站在原地慌了神。

 

他想到的是太一回来之后会生气,他没有想到的是因为这一件事他们吵了一架。

“老实说,就算你不喜欢狗,我们也可以交给相关的机构,你没有必要把它丢掉吧?”

加班是强制性的,今天本来轮不到他,嘴里说着‘没事’却依旧耗费了大半夜在公司的太一早就已经心神俱疲,回家之后问阿和金毛的下落,却被对方不冷不热的一句‘跑了’而敷衍。

这许久以来不曾爆发过的争吵,以这一件称不上大的事情为导火线,迅速地点燃了屋内两个或许平日里早有小矛盾堆积的人。

“所以,我在一开始就说了不要养不是吗!”

感觉到手指因为太过用力握住笔而被咯的疼,阿和干脆把笔放在桌上,站起身来取得和太一平视的高度,他看到对方眼中深深的疲惫和已经在努力压制的生气,有一部分责任感令他觉得自己在太一眼中变得十分的小。

“可是……”太一的语气不由自主地软了下来,“……你说好给我一个星期的时间啊,现在才过了五天不是吗?”

“我不是说了是它自己跑掉的吗?”

所有一切当中,最令阿和生气的大概就是,从一开始他就讲述了事发过程,但是太一却执拗地认为是自己把金毛丢弃的。

“那么大一只狗,是我想丢就能够丢掉的吗?”

太一在这听到这句话之后多少冷静了下来,连带着看阿和的眼神也变得没有底气起来。

“抱歉阿和,一时之间太过于激动了。”

因为气急无法集中注意力在工作上的阿和在不久之后就躺到了床上,自知理亏的太一并没有进屋来。只是在快要睡着的时候阿和听到了一声关门声,他皱着眉头强迫自己闭上眼睛。

半夜又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阿和被入侵的寒气冷醒了,他迷迷糊糊爬起来关窗户,这个时候才猛然想起那个出去了的笨蛋还没有回来。他坐在床边生了会儿闷气,忍无可忍地拿起手机拨打太一的电话,不多久手机铃声就在客厅里响了起来,阿和听到铃声愣了好一会。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总之有一次太一喝得烂醉跑到他家里去,不说一句话地抱住他,似乎不肯放,最后还硬要他唱摇篮曲。闹不过太一的阿和只好无奈地唱了摇篮曲,唱到一半他就看到太一睡了过去。

而刚才在客厅里响起的手机铃声恰好是他那时唱得那首摇篮曲,带着或多多少敷衍与无奈,甚至听起来充斥着杂音。

他鬼使神差地走到客厅拿起太一的手机,封面上的锁屏是某一次他们一起去旅游时照下的合照,他记得当时他别扭地吼着‘又不是小女生拍什么拍,不是叫你把手机拿远一点的吗!’,当时太一是怎么做的呢?愣了一下之后继续笑着说‘有什么关系,这是爱的证明啊阿和’然后靠过来,死死扣住他的脑袋按下了确定键。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忽略了这么多细节,刚刚在一起时的快乐与兴奋好像也随着时间渐渐被磨平,脾气却在太一一如既往的顺从下变得越来越大。难道不是因为互相喜欢,想要快乐而选择在一起的吗?只是好像在不知不觉之中他忽略了太一太多,甚至连对方想要收养一直流浪狗都刻薄地想都不想地拒绝。他发现他就是一个嘴硬,口是心非,持宠而骄的人,越是对他好,他就越是不屑一顾,这是他已经习惯了太一一味的退让,竟然不知道要站在对方的立场上去想想太一的感受。

寂静的也让他有些无所适从。

 

太一回来的时候其实他也醒着,只是他故意没有走出卧室。他听到对方极为小心的关门声,然后浴室里的灯亮了起来,水流声搅扰地他内心更加烦躁。

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对方显然因为他的存在而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头发软绵绵地搭在脑袋上,比起高中时期多少收敛修剪了一些的棕色发丝实际上并不像干的时候那样硬,阿和一句话不说地把浴巾放到太一脑袋上,细细慢慢地擦。

“你不生气了吗?”

太一抬起眼看他,因为这么小的举动而显得欣喜,阿和不动声色地咽下了感慨。

“等下吃点感冒药吧。”

答非所问的形式也是他们彼此所熟悉的,太一点点头,任阿和帮自己擦着头发,疲惫却袭来,让他渐渐地将自身的重量交托给了对方,放松地闭目养神。

“明天,我陪你一起去找吧。”

他感觉到太一的手慢慢地扣住他的背,像是孩子一样把头放在自己的肩窝,平稳地喘气,最为简单却又安全的相处模式。

等到全部收拾完毕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两点了,疲惫的两人躺在床上几乎动弹不得,太一翻了个身,再自然不过地把阿和搂进怀里。

“阿和。”

“什么?”

“没有……”太一在阿和的额头上轻轻吻一下,“只是很想说,好喜欢你。”

真正的爱情不应该是没有争吵,而是在争吵之后能够立刻重归于好,并且从中得到改变与升华。

 

 

阿和一脸不爽,与他完全相反,太一倒是一脸兴奋与惊喜,仿佛昨晚没有睡好的人只有他一个人一样。

昨天那只跑掉了的,害得他们吵架的金毛,一身灰尘地蹲在家门口,看到他们的时候一脸无害地歪了歪头,朝着他们又摇尾巴又低吠。

“居然能够找到路回来,阿和,你看它好聪明!”

“即使是这样,也别指望我能够留下……喂,太一,你把它给我牵远一点!”

阿和话还没有说完,仿佛知道自己接下来命运一般的金毛就朝着他扑了过去,把他按到地上不停地舔。

在他痛苦的同时,太一在一般爆发出了响亮的笑声。他不由自主地怀疑起太一对自己的喜欢来。

你是真的喜欢我吗?八神太一!

最后的结果就是,被搞到一身脏兮兮地阿和进了浴室,然后太一牵着狗进来说要一起洗,最后被溅到一身湿的太一也加入了洗澡的大队伍。

“所以你就不能等我洗完再带这个家伙进来?!”

阿和又被甩了一身水,太一一边与金毛保持着战斗姿势,一边分身乏力地叫他快点过去帮忙。

“快点帮我按住它,阿和。”

“这种事情你一个人来做就好,我要出去了。”

阿和看了一眼和金毛斗得不可开交的太一,围了一条浴巾在腰间准备出去,突然一阵凉意从腰部蔓延至全身,他低头看那一条被一口扯掉的浴巾,左边是目瞪口呆捂住鼻子的太一,后边是兴奋到极点不断蹦跶的金毛。

“太一,把喷头给我。”

“可是……哇阿和!!阿和那样不行啊!!!”

“少罗嗦!今天我一定要把长久以来的积怨全部都发泄出来!”

“阿和!阿和那只是一只狗而已你淡定一点!”

“阻止我的人也是我的敌人!”

“阿和!!……”

……

在浴室里头晕脑胀地呆了四个小时是阿和完全没有想到的事情,当他穿好衣服的时候整个人都瘫倒在沙发上了,自告奋勇在厨房里做饭的太一嘴里哼着完全不着调的歌,阿和烦躁地皱着眉头想为什么和自己待了那么久那个人唱歌的技能却还是负的。

他把手搭在眼睛上,有毛茸茸的东西在蹭自己的脚踝,透过手肘的缝隙他看到金毛嘴里叼着一个苹果,凑到他跟前。

这是什么意思?

“太一,”他直起身子朝着厨房吼了一声,“叼苹果到我面前来是什么意思?”

被叫到的人从厨房里探出头来,“大概是在示好?接下苹果就是了。”

开玩笑吗?谁要吃这只狗咬过的苹果啊?

他又躺了下去,金毛看似没有离开的意思,一直叼着苹果站在他跟前,呼出来的热气也不停地搔着阿和的皮肤,因为嘴巴张太久而不断地往地下滴着口水。

阿和瞪着金毛,金毛看着他。

“好好好,我接下还不行吗?”

最后无奈地从金毛嘴里接过苹果,后者表示十分开心地朝着厨房跑了过去。

似乎知道自己如果明天还没有得到收养的相关信息就会被逐出家门,最后一天金毛的表现几乎让阿和怀疑这不是一只狗,而是一只登仙的狗了。

早上起床的时候会有一只大型犬把他要穿的衣服顶在头上,洗了手这是狗会叼着干毛巾等他擦手,收拾了垃圾准备倒掉它又会乖乖蹲在门口,叼着垃圾扔掉之后又会按原路返回。

总觉得这是一种受贿行为,为了表示自己不吃这一套,阿和开始小心警惕。但是更多的时候,金毛会用一种柔情似水的目光看着他,他走到哪就跟到哪,这几乎让他最后的固执都被瓦解。

太一回来的时候,阿和正蹲在地上认真看着面前的一坨,金毛在他的注意下大口大口地吃着不知道哪里买回来的狗粮,时不时会抬起头舔一舔阿和搭在膝盖上的手指,看起来阿和也丝毫不忌讳,甚至在略一犹豫之后伸手摸了摸它的头。

这不是相处得很好吗?太一走进屋,把包放在沙发上。

看到太一回来的阿和离开站起了身,拉开和金毛的距离,仿佛以为这样就能够将刚才和金毛和谐相处的自己完全否认掉,他看到太一带着奇怪的笑朝着他靠近。

  “阿和,其实你也很喜欢狗吧?”太一凑到阿和跟前,手臂自然而然地搭在对方肩膀上,带一脸了然的笑有一下没一下地绞着抓在手里的金色发丝。
    “我不喜欢。”
     阿和不乐意地挪了挪肩膀,太一的手臂落空垂下,躲在一边的金毛耷拉着耳朵伸长前爪趴在地上。
     “少来了,你一向都口是心非。”
    “你最好闭嘴,太一。”阿和有些不爽地警告了一句,对方显然没有为突然犀利的眼神而动,自顾自地继续说。
     “喜欢的东西你一定会打死不承认,就像以前说不喜欢我一样。”
     “你不要闭嘴吗!”陡然拔高的声调往往意味着他无法反驳却又不甘输给太一。
     “反正,照着你说的话做相反的理解就好了,也就是说。。。”
      太一闭嘴了。
     


在那之后,再也找不出任何理由拒绝养狗的阿和认了输,获得胜利的太一和金毛又是一次默契地掌爪相击,一切都看似平静了,但是这个两人一犬的家里也总是会发生一些争吵,比如:

“儿子!快给妈妈表演一下。”

“……你说谁是妈妈?”

“……我我,我是妈妈。”

“你再说一次?”

“……我都说是我了……”

“……我不会和一直狗玩过家家的游戏,你自己做它的父母吧。”

“阿和……阿和不要走啊!!”

再比如:

“YAMATO,躺下!”

“你叫那只狗什么?”

“……YAMATO啊……”

“它可以留下,你出去。”

鬼哭狼嚎抱上去的人在面对今日掌勺的人手中的菜刀时也不为所动。


 

 

 

以上,我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拥有了自己的家人,虽然他们老是吵架,但是,因为他们给了我一个温暖的家庭,这一点小问题我就不再计较了。

 


评论
热度(15)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