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溺水的鱼】DA/太和

石田大和是在楼道口发现八神太一的。

 

“怎么突然回来了?”

他有些不习惯身边突然多了一个人,好几次都不由自主地斜过眼睛去确认。

八神太一带着新奇鲜活的表情东张西望,朝地面上看还能够看到随着主人的步伐左右摇晃的影子。

是真的。

“……有这样那样的原因,总之。”

也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反倒是顾左右而言他。他猜想自己保不准内心还不能够完全接受八神太一的突然出现,所以大概在这时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多问。

电梯从25层开始下降,中途停了好几次。

“东京的房子呢?”

八神太一有些出神地看着显示器上不断下降的红色数字,也无所谓有什么表情。

“在回来之前续约了。”

略微有些沙哑低沉的叮咚声之后电梯门在他们面前打开了,从里面陆续走出了好些人。片刻的热闹很快安静下来,走进去伸手按楼层数的时候,他才发现手心里密密麻麻都是汗。怀着某种焦虑与厌烦的心情,他将手又揣回了裤兜里。

大多数人有电梯焦虑症。

只要一进入这个密闭逼仄的空间,与陌生人待在一起,就会感觉浑身上下爬满蚂蚁,痛痒难耐从心里涌出,不自在到极致。

只是他没想到这个症状有一天会发生在自己同八神太一之间。

电梯上升得很缓慢,也或许是他的心理作用。

八神太一站在他旁边稍后一点的地方,除了极其轻微的呼吸声,这里什么其他的声音都没有。

他在内心里暗暗祈祷电梯快些上升,手心里的汗像被复制粘贴到了额头。

“你没搬家实在太好了。”

八神太一突然开口,吓得他有片刻的失神。

 

   “……啊。”他说

   “在门口遇到也是,”八神太一语气略微轻松地接道,“太好了。”

   他站在电梯门口愣神,门开了都没察觉到,还是被八神太一推出去的。对方看上去再自然不过,手足无措的人倒更像是他。

   走到家门口时他掏出钥匙开了门,率先走进去。八神太一却没立刻进来,而是吸了吸鼻子,像在嗅什么味道。

  “伯父不在?”

  “最近一段时间都在出差,”他从鞋柜里找出拖鞋,是阿岳来时偶尔会穿的那双,“进来吧。”

   八神太一一边说着‘打扰了’,一边左右脚配合着将自己的鞋脱了。

   根本无需指引,八神太一对于石田家的熟悉程度令其自行盘腿坐在了沙发上。

   他从冰柜里找出汽水丢过去,八神太一接到之后看了一眼,露出惊讶意味的神色来。

   下意识地,他觉得对方可能会问自己什么时候开始习惯喝汽水的,干脆掌握了主动权。

   “怎么突然回来了?”

   八神太一拧开瓶盖,猛灌了一口,满足地打了一个嗝之后有些顾左右而言他,“…有这样那样的原因…”

  “东京的房子呢?”

  “离开前有续约来着。”

   他被汽水呛得有好一会儿都没能说出话来。依旧是不习惯喝刺激性的饮料,却仍然会买回来屯在冰柜里。这种矛盾的事情做久了竟成了习惯。

   “阿和,我想吃咖喱,”八神太一冷不丁地说,想了下又加了一句,“超辣那一种。”

 

   “好——辣!”

   八神太一辣得眼泪都流出来。

   “有那么辣吗?”

   他将碗里的咖喱和米饭搅匀,尝了一口。虽的确不同于寻常的咖喱,却也不到会辣出生理泪水的程度。

   八神太一连话都说不清楚,只是不住地用手去揉眼睛,玻璃杯里的水也被喝去了大半。

  “去东京的这些年你变得不能吃辣了。”

   他一边吃,一边取笑八神太一。

   “可能是吧。”

   八神太一将脸埋在手掌里,用手使劲搓了搓。眼泪已经擦掉了,只是眼睛还是红红的。

   他们有一搭没一撘地聊着天,像很久以前。八神太一依旧被咖喱辣得不停喝水,却再也没有流泪。

   一顿饭吃到最后,提出要吃超辣咖喱的人已经趴在了桌子上。

   他拒绝了八神太一洗碗的提议,后者也没有强求。

     洗碗的时候他能够感觉到八神太一一直在盯着他看,好几次都差点把盘子滑到地上打碎。后来他实在忍不住了,一转过头就与那双依然红着的眼睛撞了个正着。

   “你有话要说吗?”

    八神太一一副吃了闷亏的模样,歪着脑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然后站了起来。
   “咖喱很好吃,”接着毫不吝啬赞扬,“谢了阿和。”

说完这句话就伸着懒腰朝厨房外走去。

等他收拾好厨房走出去的时候八神太一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

他本想叫人起来到床上去睡,谁知蜷成一坨的人只是翻了个身,也没理他地继续睡了。

托八神太一的福,这一夜他都相当难熬。

在不久前他曾经有过与八神太一相关的计划。某次吃饭时定下的。

餐馆里有一个很大的平板电视,放在几乎每个角落都能够看到的地方。转播的节目大多与运动有关,足球包括在内。

也不清楚八神太一的归期,甚至有无归期都尚且未定。吃饭途中抬头看见屏幕内的绿色草坪时,他不受控制地将对方纳入了这个预定之中。

然后,仿佛是要给予他某些希望似的,八神太一回来了。

这是今夜他第二十次翻身。早晨的阳光已经从窗帘之后透进来。

看样子回笼觉也是不现实的事情了。

又赖了几分钟之后他穿好了衣服。

打开房间门的第一件事失去看沙发上的人,没料到那里空空如也。走出房间找了半圈,他在玄关处的鱼缸那里看到了八神太一。

   “怎么了?”

    他的出现无疑吓了八神太一一跳。原本出神望着鱼缸的人侧着脑袋看了他一眼,之后又继续着此前的动作。

    “这条鱼死了。”

他凑近了一点,果然发现有一条金鱼肚皮朝上的浮在水面上。

金鱼并非什么好养的动物,曾在这个鱼缸里死去的也不只一条,所以他并没有太去在意。

“可能是缺氧了吧?”

 想当然就这么说了。

     “它是溺水的。”

     八神太一反驳了他,眼睛看着那条鱼,眨也不眨,“明明是鱼却淹死了,听起来既可笑又可悲不是吗?”

   鱼缸里的节能灯发出蓝色光,映照在八神太一脸上,给他一种极为强烈的违和感。

   “啊,说起来——”八神太一突然恍然大悟地自言自语,“今天有事情必须要去办。”

接着又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后朝着门口走。在临出门之前停留了一小会,说“备用钥匙我已经自己拿了。”

他有问题想问,八神太一却没有给他机会。急着要逃离一般地关了门。

这一天快要中午的时候他接了一个从八神家打来的电话。电话里的人礼数周全地跟他寒暄了好一会儿才算进入正题。

“哥哥在阿和你那里吧?”

要是说不知道八神光打电话来的意图,那是骗人的。但既然这么问,那就表明八神太一并没有将自己行踪告知除他之外的任何人。

斟酌再三他还是决定实言相告。虽然忐忑,但好歹不心虚。

   ‘那就好’是八神光听了他的回答之后的唯一反应,语气中也确实带着松一口气的意味。

   “要让他回家吗?”

“不用,”八神光立即拒绝了,仿佛作出这个决定都不需要思考,“或许留在你那里才是最好的。”

这是一句意味不明的话。之所以意味不明是因为他不知道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电话没有挂断,他知道这是自己单方面在拖延的原因。一旦他说出结语,这番对话也就终结了。

  “小光,我有一件事情要问你。”

   他舔了舔嘴唇,思忖着怎样的方式能够令对方更容易接受。

  “你是不是知道我和太一——”

   他原本想借着这个机会将很多年前的那件事问出口的。

   “哥哥就拜托了!”

   但是八神光打断了他。

   “因为他是个什么都不说的笨蛋,所以拜托了。”

 

 

 

TBC。。。。


评论(5)
热度(88)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