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纸飞行机】DA/太和

自行避雷






门开的时候暖气争先恐后地溢了出来,伴随着听到想吐的欢迎音乐声。

收银台里的人正忙着,先是说了句‘你来了啊’,再然后抬起头对他傻笑了一个。

也不是傻,只是因为这个笑太过于具备个人特点,他找不到合适的形容,就一时这么称呼了。

“早安。”

他打了个呵欠,越过收银台准备去更衣室换衣服。

“哦对了阿和——”

被拦住了去路。

说话的人弯腰从不知哪里摸出一个纸袋递给他,“你一定没吃早饭就跑来了吧?”

衣袖挽到手肘,露出整个健劲有力小手臂的人,不由分手地将纸袋子噗啪一下拍到他胸口,也没有想撤手的意思。

“多此一举。”

即使这么说着,他也还是将早餐收下了。

在更衣室换完衣服,他花费了五分钟的时间把早餐解决,就进入了正式工作时间。他不好拖延,毕竟工资本就不充裕。即使并不适合也不喜欢售货员这个职位,眼下没有更好的选择,他也只好忍气吞声。早餐是热的,也不知道八神太一究竟是怎么保持温度的。反正那个家伙很奇怪,不论何时都精神饱满,和他完全不一样。

他晃了晃脑袋,企图将那之中突如其来的、有些偏离现实的画面驱散,一抬头就看到塑料盒子里装的关东煮,在他视野范围内,无法控制地顺着最外层货架流了一地,先前拿着它的人当然也没能幸免。

客人发出了有些恼怒的骂词。

“真是抱歉!”

他还没能反应过来迈出半步,八神太一就立刻尽职尽责地拿出干毛巾了。骂骂咧咧接过毛巾擦拭着汤汁的客人似乎并不满意这一结果,对着八神太一大声呵斥了起来。

总之就是想要补偿吧?

他冷眼旁观着站在一边看。

现在的社会这样的人太多了,他见识的也不少。不过是个公司的小职员,起早贪黑早饭午餐都依仗着便利店食品。报酬不多,在公司里还要各种受气,仿佛不把生活中的委屈发泄到他人身上就会活不下去似的。

他既没有去劝解的想法,也不打算添油浇醋。

站在货架旁边观战的唯一感想就是八神太一这个家伙果然很奇怪。

即使被那样恶语相向了也仍旧笑着,是说就算对方打上来也不准备还手吗?他将一切看得清楚,关东煮的交接过程中手不稳的人不是八神太一,对于无端的指责如此无动于衷,他觉得自己大概做不到。

说到底,他又对八神太一了解多少呢?

不过是在恰巧在同一个便利店打工,又机缘巧合被分配在同一个班次罢了。除了必要的对话,他们彼此涉及不深。

可为什么,那个时候会想起这个人的脸呢?

很奇怪,但更多的是心慌。

“你这家伙!”

那边客人已经绞住了八神太一的衣领,略一分神的当,好歹他待发的势头安稳下来了。

“喂,差不多也该够了吧你。”






八神太一哈哈笑个不停,他没去制止,内心里有些愁与担忧。

“你说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过来?”

终于停下大笑的人意味深长地看他一眼,接着说你真是个奇怪的人啊阿和。

奇怪吗?可能是吧?毕竟对于对方‘你为什么会突然跑过来’的问题他回答不上来。

一句话不说的就过去将客人骂了个爽,到最后店长来才和八神太一一同将看上去就要厮打在一起的两个人拉开。

“原本以为你会一直站在那里观战的。”

八神太一把腿打直,身子向后仰地放松了些,“没想到会过来帮我。”

就连他自己也没想到。

等到开口时才发现已经冷眼沉声地将不知从哪里来的怒气爆发出来了。

“奇怪的人是你吧,被人那样说都不还口。”

他驼着背,手肘放在大腿上,被袖子遮挡住的手指略显痛苦地揪着裤腿,脖子僵硬。

八神太一似乎朝他这边望了一眼,什么也没说地又将头转回去了。

像是这样和一个不算熟识的人坐在一起看日落,本身也是挺奇怪的事情了。

他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没有拒绝八神太一的邀约,即使此刻浑身不自在。大概他实在太迫切需要为那时一闪而过的画面找一个看得过去的借口了。

“有什么关系,”他开朗的同事,以豁达的语气继续谈到,“反正那个人也没有对我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有吧?”

他下意识地反驳,“店长不是扣你下个月工钱了吗?”

“那是因为阿和你突然冒出来才导致的结果哦。”

“……”

他词穷地将头扭到另一边去。

“不过好在没有被开掉。”

那边还在心有余悸的感叹。

他实在不明白,事情分明由于他的介入而复杂严重化,为什么八神太一会将一切罪责都承担下来。除了以天生的英雄主义以一概全,他也找不到任何说得通的理由了。

只是不管原因究竟为何,他都不可避免地成了一个最应该承担一切,却又成功逃避责罚的人。也因此他欠了八神太一一个人情。

“八神,我欠你一次,绝对会补偿你的。”

“诶?”八神太一瞪大眼睛,很快笑着摆手,“不用啦,反正也不是特别需要工钱,只不过多坐一个月家里蹲,又没什么关系。”

“我不习惯欠别人的。”

“是吗?”略一思忖之后八神太一看向他,“那你准备怎么补偿我?”

“……下个月我的工钱给你。”

海边日落时分的风带着些微仿佛从海平线另外一头的暖意,整个世界都灿烂成最耀眼的颜色。飞机划过天际、小孩子嘻哈打闹、单车轴转的声音,不知为何听起来也不算烦杂聒噪。

他保持着与八神太一略显讶异的眼神的长久对视,内心中有一股未平的气似乎正要忙不迭地牵动到其他官能。他扑通的心跳声也似乎不再仅仅是生命体征的象征,还意味着一些其他。

这幅仿佛静止的画面,直到八神太一似乎终于忍不住大笑出声时,像被人扔了一大块石头进平静的湖面,以他们为中心的波纹层层漾开了去。

“你笑什——”

“不用太当真了吧阿和,”八神太一笑到捂住肚子,“你认真得我有些害怕。”

老头是个工作狂。很小的时候他就被带到电视台,坐在那个空荡荡的房子里,看各种人进进出出,从那个四方的机器后面不断冒出烟。

烟很神奇。轻飘飘升至半空中,有的散了去,有的聚拢幻化成各种形状。少许时候它们会被刻意吐成圆圈,缓慢地上升,从最下面那一圈开始逐渐减淡。那是老头心情好的时候。

他总是猜不透下一次烟会变成什么模样。

八神太一很像烟。

“这么愧疚的话,就请我吃饭吧。”

他的肩膀被一股不重不轻的力度拍了拍。

他顺着小手臂看至八神太一的手指,修剪得干净而整洁的指甲呈弧形,看上去均匀柔和。无法控制地,他在脑海里构建出了这些手指进入他体内的画面。






TBC。。。。

评论(6)
热度(32)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