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メーリヤです❀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东京初雪】DA/辅贤

早起看到说东京下雪了 去年去的时候真的在浅草寺外面冷成狗

越忙越是想摸鱼大概是不治之症了吧

最近都好甜,不认识自己了……









东京初雪

 

 

1月中下旬的时候东京下雪了。

 

 

脚踩在不实的地面上很滑,有好几次他都差点摔倒。

最为洁净颜色的雪一旦落到地面上就立刻会被染成泥色。深一块浅一块,还没堆积成功的情况下被车辙印或者脚印分隔成大小不均的奇怪形状,水洼洼的。

雪还在下着。

“不过,我觉得白色比起黑色来讲要更加适合你一些哦,一乘寺。”

井上京似乎对于他更换日常使用的围巾这件事情非常在意。最初见面时她是第一个发现的,被说道‘一乘寺你换围巾了啊’之后,其他人才注意到这一点。

“谢谢。”

他的声音被缓慢驶过的货车压过了部分。

大雪在一夜之间造访,所有人都没预料到这一点。前往台场的车站拥堵不堪,站内的通道排起长龙,甚至不得不延误停运一段时间用以轨道上积雪的铲除。

他差点以为今天无法顺利抵达台场了。

本宫大辅的脑袋在并肩走于一起的高石岳和八神光之间忽隐忽现。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有太过于介怀他的存在,即使是在刚才,他刻意去看的时候,对方也没有注意到这边来。

他紧了紧围在脖子上的围巾,脚陷进稍厚一点的积雪里。雪水的混合令他终于站不稳了,踉跄了一下,在原地以奇怪的姿势扭动着保持住了平衡。

井上京的惊呼总算引来了其他人的注意。本宫大辅也跟着看了过来。不过担忧的表情还未成型,就因为有了时间差他看上什么事也没有而始终是轻描淡写的表情,比起来,倒是旁边的火田伊织看上去要着实为他担心一些。他在内心里自暴自弃地想还不如摔倒了来得好,同时又有一丝明显可追寻源头的烦躁感。

“没事吧?”

人行通道只容两人可走,一直以来都是井上京走在他旁边。本宫大辅笑嘻嘻地跟着火田伊织说着话,时而脸上会露出晃神的表情,但一眼也没有看向他。

太过于反常了。他开始想是不是由于一切都摊到了台面上来的原因。

“没关系。”

确认他无碍之后一行人又再度开始朝电车站行走。这一次本宫大辅在他身上停留的时间稍微长了一些,直到旁人的催促,他才小跑了两步追上已经走到前面去了的火田伊织,接着以他恰好能够听到的声音广而告之说,“地面太滑了,大家都小心一点。”

好像其他人都在有说有笑,就他们不一样会显得不合群又尴尬似的,井上京意外地找到了许多能够同他交流的话题。说话的主动权一直都在对方,他只是适时地附和两句。毕竟就算身为朋友,与井上京见面和交流机会不多的情况下,他也实在找不到什么可说。

“不过要来台场这件事情为什么不早说呢?”

井上京的语气中带着些许埋怨,或许这个假设成立的话,今日他们的聚会就不会显得这么匆忙而毫无目的性了吧?

这原本并不在计划当中。

“我也是临时有事,所以才……”

他不擅长說謊,连找个借口都不能够编造完整。只能以一概之,希望可以借此蒙混过关。

“诶?”谁知井上京来了兴趣,追问着,“有事?什么事啊?”

对方或许把这个看做能够继续对话的契机了,这样一来他就苦恼了。为了一个谎而不得不想更多的谎话,这让他分外不安。

在焦躁的情况下,本宫大辅转身朝他这边看了一眼,虽是很好的求救机会,毕竟他会在这里对方完全脱不了干系,但他实在开不了口。

“小京。”

八神光退了下来,站在井上京旁边,“这个月的服饰周刊和电影推荐你看了吗?我有想要跟你分享的东西哦。”

井上京推了推眼镜,很快跟八神光聊了起来。

他不由得松了口气。

再往前去看的时候,高石岳和火田伊织已经走到了很前面去,在雪雾中几乎看不清了,只留下本宫大辅,显得有些局促地站在一根电线杆下等他。

他硬着头皮走了上去。这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仿佛它早该来却没有来,在某然间又突如其来,让人完全没有准备的机会。

等到他走到与电线杆平行时,本宫大辅跟上了他的步伐。

刚开始的时候他们没有说话,只有身后井上京有些夸张的呼喊和八神光偶尔的轻笑不清不楚地传来。

僵局被本宫大辅打破,手插在衣服兜里的人,偏着头问他,“刚刚没事吧?”

都已经过了这么一会儿了才来问他的感受究竟又有什么意义呢?他有些想吐槽,最后还是赌气似的说了‘没事’。

本宫大辅一边点头念叨着‘那就好’,一边在寒风中吸着鼻子。他看过去的时候对方鼻尖冻得红红的,有些像小丑。

“我把围巾还给你吧?”

正准备说话的本宫大辅打了一个喷嚏,频频摇着头。

他已经不生气了,在那样的情况下本宫大辅也做不了什么。更何况他又没有摔倒。不过是孩子气自己被冷落了而已。

他为自己的千里迢迢撞上了对方的不管不顾而失落,但本宫大辅却又并未对他置之不理。

“要是你因此而感冒的话,那我——”
    “不会的啦,”本宫大辅豪迈地拍了拍他的背,“我身体可是很好的呐贤。”

手掌拍在他背上,一股说不清,实际上并不存在的热开始蔓延。

之后本宫大辅心有余悸地问他要不要牵着走,那样的话应该不会摔倒了。

“会很奇怪吧?”

适应这种肆无忌惮之前,或许他会花费很长的时间。

本宫大辅有些跃跃欲试的表情顿时就冷静了下来,思考几秒钟之后点头,说“也是。”

眼前不远处就是车站,意外的人很少。通往入口的雪似乎有人清扫,没有堆积,只是地面如同下过大雨一般潮湿。高石岳和火田伊织与他们相对着走了过来。

“怎么了?”

八神光和井上京也跟了上来,与他们站作一排。

“雪天电车停运了。”

高石岳解释了一番贴在车站内的告示。

“问工作人员也说不清楚具体发车时间。”

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到他身上,不知是在为他今夜的归宿担心,还是期待着他能够提出一个可行的办法。

“这可不好办了。”

八神光看上去忧心忡忡。几秒钟之后,所有人又将视线转到了本宫大辅身上。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本宫大辅耷拉着眉头苦笑着,看上去倒是挺开心,“贤就交给我了。”

这个问题解决之后,今天也已经快去了将近三分之二,与其他人的分别就发生在之后半小时内。他同本宫大辅将所有人都送上了回归的路,期间除了说‘再见’与‘辛苦了’,他并没有说什么多余的话。

“好了,我们回去吧。”

本宫大辅伸了一个懒腰。他轻声应了一下,一言不发地跟在本宫大辅身后走。走了将近十分钟之后,本宫大辅突然停了下来。

“你怎么了啊贤?”

对方能够意识到他的不对劲,多少令他有些安慰。

接近五点的天空已经黑压压的一片,加之天阴,更是厚重得仿佛快要压下来。他觉得自己或许吸进了带着雪粒的空气,喉咙又凉又呛,难受得不得了,所以说话的音调才会那么奇怪。

“我没事。”

“你这样不像没事吧?”本宫大辅苦着脸,接着迟疑地问,“还是说,我做了什么让你不高兴的事?”

“跟大辅没关系。”

他轻咳了一声,还是很难受。

“怎么会没关系啊?”

本宫大辅急了起来,音量也稍稍放大了些。雪也不再下了,来时并没有路过这里,地面情况比之下午去车站的那段路要好许多,至少他能够放心大胆地走在路上而不用担心摔倒。更好的是,他不再需要以摔倒为由来吸引本宫大辅的注意了。

“大辅你,”他打定主意开口,围巾让他有些呼吸困难,“如果电车没有停运的话,会怎么做呢?”

和其他人一样站在电车外笑着朝他挥手作别,说着‘路上小心’?

一大早起床,在密不透风的通道里站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坐上电车前来台场的目的,并不是在几小时后又被送回去。想到这点,再加之最初没有告诉其他人他今晚原本就打算住在自己家里的本宫大辅的态度,令他无法控制自己的失望与怨气,平日的谦逊得体也消失了大半。

“会怎么做……”

本宫大辅被问到了,惊诧着把头埋下去。

他很口渴,但看到路边的自动贩卖机时却发现自己没有买水的余裕和心情。

“我们的事情,”他舔了舔嘴唇,冰冷中带着皲裂而致的血腥味,“……什么时候告诉大家呢?”

这是一件很两难的抉择。告诉其他人的话,或许会招致很严重的后果——他不能够保证那之后还能同其余人正常相处。而不告诉他们的话,在每一次相见当中,他都会备受自己在履行欺骗行为的煎熬。

沉浸在思虑当中的本宫大辅抬头看他,诧异的表情没有消失,又增添了些纠结。他原本以为这代表着本宫大辅根本就没有想过将他们交往的事情告诉其他人。

他既觉得安全,又觉得这样一来,这份关系的成立似乎有些名不副实了。但从他应下本宫大辅的告白那一刻起,这就不再单单是他或者本宫大辅一人的事情了。

昨天晚上,在要前来台场的头一夜,他躺在床上转辗反侧,想了很多。脑海中有本宫大辅的脸,但那仅是影响并非现实。即使如此,当想象当中同本宫大辅四目相接时,他就会稍稍加快呼吸的频率,仿佛不这样做就会窒息一样。

这份不同寻常的等待到今日似乎被浇了冷水,再面向本宫大辅时,他已经没了那时的心悸。

“贤你是不一样的。”

以这一句没头没脑的话作为开头的本宫大辅,在接下来没有丝毫的犹豫。一切都顺畅无比,就如同曾被认真考量过无数次。

“你和我不一样。我啊,就算被误会,被说很难听的话,也能够笑着过下去。但是贤你太敏感了。总是会为别人想很多,到头来不仅仅会被他人伤害,还会被你自己伤害。”

他一时间语塞。在停雪的街道上仿佛被冻僵。

本宫大辅一口气说完,仿佛一点都没有意识到这份坦诚有多么的震撼人心。

“所以一切由你来决定。如果你准备好要告诉大家我们在交往,那就去做吧。”

最后又露出了招牌露齿笑。

他将脸埋进围巾里,暖和的面料轻柔地贴着他,如同它的主人一般。

本宫大辅一边打着喷嚏,一边再自然不过地将他的手抓住了。不满地埋怨道‘你的手怎么这么冷啊’的人,接下来顺着牵手的动作,把他的手放进了自己的衣兜里。

那里非常的温暖。

东京的第一场雪覆盖了大地。那些现在留在地面上的痕迹,不是在更大的雪中被覆盖,就是在雪融的过程中被抹去存在。

但是他知道有些事情不会。

 

*私下里认为大辅的深不可测其实就在他能够在自己丝毫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说些很动人的话,做些很撩人的事情吧?

不过如果这些‘不经意’其实是有意识的话,那他就更加深不可测了

本宫大辅,很会撩

评论(7)
热度(43)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