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メーリヤです❀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生日】DA/太和

是一个《追星》的后续

写得很匆忙 没盐没味的



生日

 

 

   斜坡上CD店的生意似乎越来越好了。

   当经过的时候,他发现橱窗上贴了新的海报。

   穿着不同制服的学生在店内进进出出,透过重重人头,老板看到他时笑着对他点了点头。

   他用脚撑着单车,歪着脖子看海报上的石田大和。仍旧是不苟言笑、忧郁至极的模样,女生们很吃这一套。她们所不知道的是在私下里石田大和也很少像他那样大笑,他还曾想过到底是对方笑点太高,还是要维持所谓的角色设定。

   头发剪了不少。

   某一次对方询问过他有关于新单造型的问题,当时他提出过‘把头发修剪一点吧?至少把眼睛露出来’这样的提议。反正不过只是一个建议,他说过就忘,也没抱有会被采纳的希望。

   不过似乎被认真考量与接受了。

   怀着一种飘飘然的心情,他给石田大和发送了一条邮件。当再看向店内那一排显眼的CD架时,这份心情更加地飞扬跋扈了。

   新单已经在一周前经由邮便局送到了他家,CD内还附有致谢词,倒不是很官方的那一种。地下落有签名,某次开玩笑时他提到过。

   八神光在签收后还附赠了他一个不太好的眼神,像是对他曾经制止自己追星的无声谴责,又仿佛在说‘不要太得意了’。

    现在,站在CD店外面的时候,他那被妹妹提醒过的‘得意’的心情被无限制地放大了:简直想对路过的所有人说,我认识石田大和哦,不仅如此我们还是朋友。

   当这样的想法在脑海中炸裂,他发现自己变得有些不像从前的那个八神太一。不过,这种变化并非坏的那一方面。

   不久之后他的手机收到了来自石田大和的邮件回复。

 

 

 

  

   八神太一在第三个供游客休息的木凳前停下来。盛夏带来干燥的风。

   周围是郁郁葱葱的灌木,前面刚好能够将彩虹大桥看个完整,背对着富士电视台。再往前走两步他就看到一个浑身都穿黑色的人正对着海而坐。

   他刚准备消无声息地过去吓对方一跳,就立刻被转过头来的石田大和发现了。一切衔接得妙合无垠,在心里埋怨自己幼稚的同时,他不得不抬手‘嗨’了一句,石田大和点头示意。

   磨蹭着走过去的第一件事,是在坐下之后从兜里掏出一个黑色的方盒子递到石田大和面前。对方有些吃惊,但仍旧是说着‘谢谢’收了下来。

   “可以打开吗?”

   “当然可以了啊!”他用食指摸了摸耳后,用一种自己不太习惯的语调说,“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银黑色吉他外形的挂坠。

   这是八神太一极少数几次给别人挑选礼物之一。上一次是送武之内空生日礼物,大概在一年以前。这很棘手,也充满着不确定性,他甚至在推特上公开发问。大部分推友推荐可爱的首饰或者最近大热的甜点,他一边苦笑一边才发现自己忘记注明性别。所有的建议都不太可行的情况下,他只好向八神光求助,结果也并无二样。

   凭借着自己的想法而送出了礼物,他的心情仍旧是忐忑。

   石田大和的指腹缓缓划过挂坠泛着金属光泽的表面,然后看着他,似乎是在提问。

   “啊,在官网上看到的信息,我想应该准确无误吧?”

   从石田大和朝他主动伸手自我介绍以来,虽然他们的确成为了朋友,但是对方并非一个会主动谈及有关于自身隐私的人,许多信息他不得不从网络上获知。这部分虽然有限,但好歹聊胜于无。

   “在这种问题上我没有必要谎报吧?”

   一边说着‘谢谢’,一边将礼物揣回衣兜里的石田大和还不忘打趣两句。

   虽然略显尴尬,但好歹对方并没有表现出不悦的神色,他松了一大口气。

  “说起来,既然是生日的话,不在公司没关系吗?”

   一般来说,明星的生日不都应该由所在经纪公司操作吗?举行一个不大不小的PARTY,抽选一些在FANCLUB的粉丝一起,拍几张好看的照片,摆出一张高兴得不得了的脸,再发上推特,说140字以内感谢的话语。

   “没关系,”石田大和云淡风轻,“已经说要跟家人一起过了。”

   身后有脚步声。

   在热暑时节,这时候通常会有许多人来散步。低低的絮语听得极为不真切,从他们身后路过不过是几秒钟的事情,他却好像害怕石田大和会被发现一样暂时禁了声。

   “那现在——”

   “他应该很忙吧。”

   这么说着的石田大和回望了富士电视台一眼。是官网上没有的记录。

   “阿岳呢?”

   “和妈住在一起。”

   这个也是。

   他‘哦’了一声之后就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了。他出生在四口之家,虽有争吵,但家庭和睦。他身边也不曾有过父母离异的情况。原本很想说些什么,不过那些不切实际的话看上去毫无用处,况且——

   他看了石田大和一眼,那个人脸上完全没有丝毫的悲伤或者遗憾。

   他根本不需要他的安慰。

   气氛焦灼,同热空气混在一起,搅得人不安。

   这时恰如其分地吹来一阵风,带来些许凉意的同时,海腥味也令他想起,几个月前自己也是在这里同石田大和初次相见。

   “说来可能有些好笑,”他轻笑着讲,“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对你抱有不太好的想法。”

   “哪方面的?”

石田大和有了兴趣,手肘撑在腿上,偏着头催促他讲下去。

“大概就是‘这个家伙一定是某个纨绔子弟,音乐什么的玩两天就会放弃’之类的吧。”

他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石田大和先是愣了一两秒,然后竟放声大笑了起来。

太阳顺着彩虹大桥往下坠,海滨公园的细沙都像是反射着浓厚的夕光。他的眼睛盯着拍岸的海潮,耳边是石田大和的从未表现过的笑,好一会儿都没能够回过神来。

“我知道。”

“……啊?”

“我说我知道,”石田大和停下笑,十指交叉在一起,“那个时候我看到你了。”

似乎是在回忆,石田大和稍稍眯起了眼睛,“你脸上露出了很鄙夷的眼神。”

一直以为当时的对视不过是恰好而已,没想到是因为自己的表情过于特立独行。此时此刻得知了自己先前的一举一动都被石田大和看进了眼里,除了尴尬,还有后悔。这场坦白看上去太过于不打自招了。

“太一你总是什么都写在脸上,很容易就能懂。”

石田大和最后做了这样的总结。

他几乎从不知道自己还有这样的本领。因为从来没有人像是石田大和这般对他坦诚。

内心里稍微有些受挫,感伤于自己对自己的不了解。但更多的是坦然与欣慰,来自于他极强的自我反省能力和石田大和对他做过的细微观察。

“那么现在呢?认识我之后你还觉得我是那样的家伙吗?”

似乎硬要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不休,他好不容易镇定下来,对方又将问题递进了一层。

好在‘看法’早就已经更新,几乎从认识石田大和的第一天起他就改变了自己最初的想法。

“是个认真努力的人,”不用想他都能够概括出这些特质,“对于自己坚持的东西,意外地执着。”

蝉声噪起来。

远处海岸线的金色越来越淡,看上去就快要被那一抹深红吞没。

石田大和身上有一股好闻的洗发水的味道,难得没有被那些带有刺激性气味的发胶搞得一团糟。现在看发尾比起海报上要长了些,不过也正好是能够露出脖颈的程度。这股注视,一直到石田大和看过来,他都没有撤走。

反倒是是对方有些不自在地偏了偏脑袋。

“说起来,BLUES的活动你每次都来了的,也很能坚持啊。”

“大概是对你抱有歉意吧?”

他心情很好地开了玩笑。

“入场券的钱哪里来的?”石田大和直戳他痛处,“你也还是个高中生吧?”

谈话一时间又顺畅起来,虽说建立在他苦不堪言的前提下。

“为了预支,我在家里可是很努力啊。”

说话间他轻轻地用手肘抵了下石田大和的腰,后者怕痒地立刻躲向了一边。

“那以后的入场券就由我来提供给你吧。”

反正CD也是如此。

他欣喜地更加凑近了些,从石田大和方向来的风,带着石田大和的味道,吹进他眼里。

“真的?!那就拜托了!”

石田大和不动声色地往后挪了挪,僵硬着点头,“并不是多大的事情……也没什么的……”

在太阳还没完全落下去之前,彩虹大桥和海滨公园色彩纷呈的灯已经次第亮起来了。呈三角形状的假树,就连在夏天也给人圣诞节的感觉。接近视野尽头的天空,从远处蔓延过来,色彩依次减淡,深灰色的云以极其舒展轻柔的姿态躺在这块蓝色的画板上。

AQUA CITY侧门出口外的爱心灯饰所发出的音乐声似乎能够隐约传来,他猜想此刻在那里拍照的人会带着什么模样的表情。

“听小光说——”

石田大和在不经意间开口,似乎很累的样子,一直在不断的活动肩膀。

“她说,比起音乐你更加喜欢足球。在学校里也加入了足球社,那为什么——”

问题到这里就停止了。

他只听出石田大和曾向自己的妹妹询问过有关于自己的事情,或者,在八神光谈及自己的时候,石田大和出于无意或者有意地记下了自己的喜好这样的信息。

他觉得有些开心。

“‘为什么’什么?”

他猜想自己脸上现在的表情一定很幸灾乐祸,所以对方才会皱起眉头。

以怨怼的眼神看了他一眼之后,石田大和很快将视线撤走了。他不清楚那股视线现在看向何处,但又明白它最终会回到自己这里。

“为什么要来参加BLUES的活动,”——石田大和停顿了一下,表情矛盾,“为什么要……你不是也说过了,我是个讨厌的家伙。”

“并没有说过你是个讨厌的家伙啊。”他愁苦着脸先解释了一通,而后才好好思考起来,“为什么啊……”

是个棘手的问题。

原因不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而是仿佛一切都再自然不过。

有那么喜欢音乐吗?为什么偏偏是BLUES和石田大和啊?……这些他都想不到答案。

“与其说是喜欢BLUES,喜欢音乐,倒不如说,我更喜欢你这个人吧?”

虽然开始时擅自以己度人,虽然在很长的时间里都不曾有过了解。此后的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当他在任何一处看到这个人的脸,听到这个人的名字,他都仿佛被牵引着靠近。

石田大和看了他许久,像在发呆。随后用手掌遮住脸,将头转向另一边。

“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有东西被吹进眼睛里了。”

声音听上去有些奇怪。

“那我帮你看看?”

他的手才刚一碰到石田大和的肩膀,就感受到了对方仿佛受惊的一震,再然后立刻被拒绝了。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

“可是——”

“没关系的!”石田大和再三重申,“很快就好。”

人造光的亮度逐渐取代了自然光,身后商场的热闹程度也逐渐增强。光源无法照亮的这一块区域里,石田大和始终伏着头,像睡着了。

“大和,太阳完全落山了。”

“恩。”

声音似乎从逼仄的空间里传来,沉闷而有气无力。带着主人些许的抵触情绪。

“大和,把头抬起来。”

他仿佛睡着了的朋友并未立刻做出回应,只是小声地说‘再一会’。直到他走过去蹲在石田大和面前,将手轻轻放在看上去不再凌厉却柔顺的头发上,那双眼睛才渐渐地从阴影当中显露出来。

它周围是有些不自然的红,小心翼翼地接受着他一往无前的注视。仿佛这视线太过于赤裸直接,又很快转向了别处。

“有句话还没对你说。”

他将手收回来放在膝盖上。他希望四面八方来的光能够将此刻他的脸照亮。正如同石田大和所说,他将所有的情绪都写在脸上。若是面前这个人能够全部都看到就好了。

“什么话?”

石田大和仍旧没有看他。

“生日快乐。”

终于迎向他眼睛的人,正准备开口——

“还有——”

 

 

当下一次演唱会到来的那一天,八神太一在石田大和的脖子上发现了吉他挂坠。它在炫目的舞台灯光下,带着某种卓越的效果,刺进他眼里。











没想到真写了后续…………………………大概可以写成一个系列了

以及可以在这边留言说你想看的故事,我会尝试着写写【肉的话大概不行

评论(3)
热度(52)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