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进路指导】DA/辅贤

第一次写这样的辅贤 年龄差有

不管怎么样都想写老师贤X学生辅

OOC有






进路指导

 

 

   “我真的没事?”

本宫大辅从床上坐起来。

“体温很正常,”他将温度计收起来,解释道,“没有发烧的迹象。”

“可是——”

似乎还想挣扎,本宫大辅喋喋不休,“可是我脑袋很晕啦。老师你会不会看错了?”

“……温度计是不会说谎的哦?”

他无可奈何地看了一脸不乐意的学生一眼,“回去上课吧。”

“啊?啊啊??”

本宫大辅转了转眼珠子,立刻又倒在了床上。一只手放在头上,嗷嗷地叫,“头好晕哦老师,而且昨天晚上学习到太晚都没有睡好……老师你不会将这样的我送回教室吧?”

一边说,还一边瞟他,仿佛想看作何反应。

他有些哭笑不得,却摆出为人师表的模样,苦口婆心,“不行哦,快点回去上课。”

“不行了不行了——”本宫大辅抱着脑袋在床上滚来滚去,“头好痛啊我一定是中暑了啦老师。”

他不说话,只是静静站在床边看着。

本宫大辅浮夸的演技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停了下来,再换以认真的眼神,“就一会儿也不行吗?”

他有些害怕本宫大辅这双眼睛。

它仿佛拥有千百种情绪与光彩。高兴的时候。开玩笑的时候。调皮捣蛋的时候……如同万花筒一般向他展示着各式各样的花色。最为富有魅力的就是这样的时刻。

他将视线稍稍朝旁边移了些,放在白色大褂里的手指蜷起来,矛盾而又不得不地说,“那么在下节课开始之前……你必须回去。”

如获大赦的本宫大辅立刻喜形于色,眼睛都像是要眯成一条缝。

“THANK YOU!”

甚至还兴奋地彪了一句发音标准的英文。

再然后朝床內一滚,侧身闭眼睡了。

他站了一会儿,最后还是不放心地走至门口,再三确认门关严了。原本想回到桌前继续看那本前几日就开始看的书,结果却是走到病床前时,脚步不由自主地停下来了。

本宫大辅发出均匀的呼吸,像安稳睡了过去。可能真如他自己所说昨夜没有睡好吧。

发丝很硬的样子,从来都耀武扬威地挤在头顶,再加上独特的发色,风风火火,似乎谁也拦不住。

他就这么看了片刻,突然本宫大辅动了动。在有些受惊的情况下他准备躲到一边去,确定发现对方只是换了个姿势,并没有因此醒来。

皮肤晒成小麦色,大概是因为热爱运动的原因。不知从哪个学生那里听说来的,本宫大辅是足球队的主力。脸上有些看不太清楚的雀斑,或许还有形状统一,极小极小的痣。不过那实在是太不明显了,不凑近的话根本看不清楚。

他神思恍惚地想了很多,思绪飘去其他地方。大腿与小腿连接的脉络分泌出乳酸,开始渐渐酸麻。

然后本宫大辅睁开了眼睛,与涣散的他的相对。

“……下课了吗?”

本宫大辅僵了一会儿才说话,这期间他也因为尴尬而舔了舔嘴唇。虽然对方并不一定知道在自己沉睡期间他一直守在旁边,但这种太过于凑巧的情况多少令他有些心虚。

“还没。”

本宫大辅嘟囔着‘是吗’,然后坐了起来。腿放在地面上,背驮着,看样子还没能从刚才短时间的休眠中彻底清醒。

他想着也差不多到下课时间了,就往自己的桌边走。还没走几步本宫大辅就猛地叫了一声‘老师’,在空旷的保健室里悠远地回荡。

“老师你来我们学校也快半年了吧?”

他有些纳闷对方竟会问起自己这件事来,却仍旧是点了头。往前几步就是书桌,他腿麻,干脆整个人靠在了桌沿。

“你家在哪里啊?”

保健室设在二楼,窗外是一排长势良好的梧桐。这个季节才刚刚落完叶,光秃秃的树枝令视野极好,能够一眼望到校门和操场。

最初见到本宫大辅时,他从树叶的缝隙当中看到手里拿着他掉下去的文件夹的人。满头大汗,在无休无止的蝉鸣中扬起精神十足的年轻面孔,说我现在就给您拿上来。

“田町。”

“这么说来,老师一直住在租的房子里?”

“怎么了吗?”

隔壁教室有桌子腿凳子脚撞在木地板上的声音,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时间。五秒之后下课铃响了,那位老师还是那么准时。

本宫大辅恍惚着朝保健室外望了望,站起来走向门口。

“没什么,”他的学生若有所思,“下次,老师来我家家访吧?”

“那种事情是班主任才会做的哦,我的话——”

“有什么关系——”

本宫大辅把门打开,立刻地,喧闹声通通不留情面地冲了进来,“反正你也是我的老师吧?”

也不等他再说话,笑得傻兮兮的人一字一顿,“一定要来哦?我等着老师。”

 

说起来有些紧张。

他打开邮件箱翻出不久之前的一条邮件,再次确认了地址无误。

在那之后本宫大辅还真发来了有关于自家的地址,原本他以为只是说着玩的。

有关于邮箱地址,也是本宫大辅死缠烂打要交换的。以作为班长,在流感多发季节有责任照顾班上同学身体为由,不管不顾地用他的手机发了邮件给自己,用户名还直接设定的【大辅】。

有些好笑。

理由看上去太过于蹩脚了。

但是他还是默默认可了。

对于此刻出现在本宫大辅家门口的自己,他更是无法理解。

果然还是不要敲门比较好吧?‘家访’这个看似可行的理由,用在他这个保健室医生的身上,不就和本宫大辅那个理由一样可笑了吗?

况且,见到了对方的家长又应该怎么解释呢?

他想了很多。站在本宫大辅家门口一直小心翼翼得保持着不大动作,以免发出声音。

当隔壁住户开门而出时,他还得尴尬地作出按门铃的姿势。还在对方并没有太过于在意他的出现,只是看他一眼就离开了。

这样的状况实在是有些太煎熬了,自己来此的意义和目的究竟是何呢?

作为一个成年人,却总是被比自己小的本宫大辅牵着鼻子跑。本就不如别人能言会道,放在本宫大辅这里,除了仗着自己年长,偶尔摆出老师的架子之外,他实际上心虚得很。

又有一个人从电梯口走了过来,却好像因为找不到钥匙而一直站在门外,这使得他按门铃的假动作不得不真正实施了。

沉闷的‘叮咚’,以不算大的音量,连通了门内门外。

没过多久他就听到门内‘来了’的声音,是本宫大辅的,像是没睡醒。

今天是周末。

咔哒一声门开了,吸着鼻子,连眼睛都没怎么睁开的本宫大辅,穿着宽松的家居服探出头来。

在看到他之后,那双眼睛花费了大概十秒的时间来确认是他,之后猛地睁开了。他又见到了万花筒的世界。

“啊?!老师?!!”

“你好。”

他很心虚,仗着自己比对方高而将视线放远了些。房内应该拉着窗帘,光现很暗。又因为视角有限,他不太能够看清其构造,也不知道里面究竟有几个人。

“老师怎么来了?”

他被问住了——

事情发生的初始原因并不在他。将这当一回事,而发出百般邀请的人,却像是失忆了一样,露出确实迷惑的表情。

“我……”

他局促不安地站在本宫大辅家门口,一个字也再挤不出来了。

“哎哟不管怎么说先进来吧?”

本宫大辅将门大开,让出一条路。他稍微摆脱了尴尬的境地,说着‘打扰了’然后往里走。

时间大概是上午十点半左右,本宫大辅家里一个人也没有。

当他东张西望的时候,房子的主人体贴地对他解释了。

“家里除了我没有别人哦。”

“他们去哪儿了?”

“老姐的话从念大学开始就搬出去住了,爸妈每周周末会去看爷爷和奶奶。”

本宫大辅一边跟他说话,一边把他带到客厅,“老师你先坐吧?”

沙发上胡乱丢着衣服,有本宫大辅的制服,还有些看不出原本模样,却散发着洗后的清新。他的视线一直聚集在那里,这使得本宫大辅不得不以慌乱的速度将之抱成一堆,扔向了另外一个房间。

他有些想笑。

想起自己高中时家人也总是将他的衣物洗好叠好放进衣柜里。现在自己一人住,反而在这些方面在意地不是很多了。往往衣服早已晾干,却仍旧在阳台上被风吹得七零八落。

本宫大辅挠着后脑勺走过来,看上去有些不好意思,“喝果汁可以吗?”

“啊,麻烦了。”

摇头晃脑的人小跑着走到冰箱那里,翻箱倒柜了好半天,最后放弃地把冰箱门关上,说‘我出去买’,就往门口走。

“本宫君,不用了!”他立刻叫住本宫大辅,“我不口渴。”

本宫大辅停下来,面上带着不太开心的表情往回走。走两步点下头,再走两步又语气低沉地说‘哦’。等走到沙发旁时终于带着抱歉的语气说,“不好意思,果汁之前喝完我忘记买了……”

又补充道在家里,买果汁是他的任务。

他们都坐了下来,窗帘依旧没有拉开。

今日是个好天气,所以房间内也不算太黑,只是不能够窥见窗外的阳光罢了。

本宫大辅并没有和他坐在同一个沙发上,只是盘腿坐在了另外一边。沙发上的矮桌上摆着几本摊开的习题册,他看不是很清楚。气氛有些微妙,最开始的时候,当争论完有关于果汁的事情后,他们似乎都再找不到可以进行对话的契机了。

秉持着‘我年长,所以应该由我主动’的信条,他快速地思考着话题。在这期间他好奇地四处张望,在电视机旁边望见了一张全家福。

“本宫君原来还有姐姐啊?”

本宫大辅可能在发呆。被问到时先是‘啊?’了一声,再然后才是回答。

“是一个脾气暴躁,从小就欺负我的家伙。”

家伙?

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称呼自己姐姐的。不过这也正说明了姐弟两关系实际上很好吧?因为那张全家福上,本宫大辅的姐姐虽然一个拳头擂在弟弟头上,彼此都笑得很开心。

“这样啊……”

他感叹了一句。

“老师呢?”本宫大辅就着盘腿的姿势,将身体转向他的方向,“老师是独子吗?”

“不是,我还有一个哥哥。”

“诶?”本宫大辅看上去很感兴趣,甚至往前探了探,“老师的哥哥一定也是一个很厉害的人吧?”

“如果现在还活着的话,绝对是一个比我优秀上许多的人。”

本宫大辅不说话了。身体也变得极其僵硬。他甚至觉得对方露出了难过的表情。

这表情并不是因为听到他失去了哥哥,而是为自己刚才兴高采烈的不当表现。

他也不太能够笑得出来。毕竟死去的是他的親人。

“真是对不起啊,老师。”

“没关系。”

不论经过多少年,在口是心非这一点上,他從來都越走越远。

以这句话为起点,诡异的沉默又占满了这个陌生的空间。

他开始后悔自己来到本宫大辅家,尤其是还挑了一个对方家人全都不在的时间。他提前想好了一些可作为正式家访的措辞,全都没有派上用场。现在看来这一次到访,更像是毫无目的的不请自来。

“要看电视吗?”

“不了。”

本宫大辅频繁着换着坐姿,像患了多动症。而他则保持着同一个姿势。在别人看来,这大概是一副很诡异的画面吧。

他开始强迫自己将注意力放到其他东西上面去,比如这个房间的装潢与构造,或者本宫大辅平日里的学习……

他听到过有关于其任课老师的评价,大致是讲虽然是个聪明的学生,但是注意力好像完全没有放在学习上,偏差值有些低,不知来年会选择怎样的进路。

自己不过是一个医师,想要问对方有关于学习的事情,不论怎么看都有些过于僭越了吧?况且,他不想令这次会面变得如此公式化。

“刚才就想说了,老师你今天没有戴眼镜啊。”

本宫大辅扯着卫衣帽子上的绳子,似乎跟它过不去。将一边拉到尽头,帽子邹巴巴的缩在一起,又换另一边。

“想着今天似乎用不上就取下来了。”

在出门前特意照了镜子,觉得那样带着框架眼镜的自己不论怎么说都过于严肃了。带着某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小心思,他将眼镜取了下来。

原本就不是因为看不清而戴眼镜的。

“其他人说一乘寺老师看上去很严肃呢,”本宫大辅终于不再折腾绳子了,一只手撑着下巴看他,“不过我不这样觉得。因为老师你不是经常让我在保健室逃课吗?奇怪的要求也都一一满足我了。”

“那是因为——”

“我觉得老师这样很好看。”

被自己的学生说‘好看’了。他连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里看。想如常那般推推眼镜,还没抬手就想起自己今天根本没戴,手足无措,慌乱地将头埋了些。

“说什么……好看……对老师不应该讲这样的话吧?”

一旦惊慌,词穷,他就开始庆幸自己还持有‘老师’的身份,什么都能够以此蒙混过去。

本宫大辅立刻不满地反驳,“虽然如此,不过老师也比我大不了几岁吧?明明不久前才大学毕业来着……”

对于本宫大辅更近似于吐槽的发言,他实在无力反驳。同时又有些窃喜,就好似对方迎合了他的矛盾。

一方面想以老师的身份自保,另一方面又不愿因此而与本宫大辅距离甚远。

好在对方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总是能够恰到好处地把握平衡。

“说起来老师是T大毕业的吧?”

本宫大辅站起来,走到矮桌前,“恰好有一道题不会做来着。”

他还没能适应这突如其来的转变,本宫大辅就已经将习题册递到了他面前。与此同时客厅里的灯也被打开了。

习题册的空白处被不算工整的字占了大部分,看得出有用橡皮擦过改写的痕迹。他有些震惊于对方的认真,很快找到了空白的那一处。

被用一个圆圈圈了出来。

没有花费多少时间就做出来了。

本宫大辅按照他的方法很快得出了答案,一边惊呼‘好厉害’,一边认真地书写了上去。

虽然他并不觉得这是多么大的一件事情,当看到对方满足的表情时,他似乎能够感同身受。

“老师好厉害啊。”本宫大辅干脆在地板上坐了下来,仰起头看坐在沙发上的他,带着确然憧憬的表情,“不愧是T大的。”

又有些许不易察觉到的失落。

“这没什么……等到本宫君——”

他安慰的话语还没能说出口。

“本宫君?”

“我和老师,还差得很远啊……”

“但是,为什么要和我比呢?”

本宫大辅将习题册关上,整个人趴在矮桌上。

“我啊,不论如何都想要去T大看看呢。”

大抵是下巴抵在桌面上的原因,他并没有听清这句话。而当他再问的时候,本宫大辅站了起来,恢复了活力。

“我肚子饿了!”以理所当然的语气,“老师做饭给我吃吧?”

被戳到了痛处。

“真是抱歉,”他心如死灰,“我不擅长做饭。”

本宫大辅挑挑眉,很快笑出来,“那就没办法了,我做给老师吃吧?”

他与本宫大辅认识的时间,晚于他到对方所在学校就职的时间。

轻松而一成不变的工作虽略显乏味,但也保持在不咸不淡的程度。他不是一个喜欢新鲜事物的人,乐知天命,也顺从于眼前的一切,直到他遇见本宫大辅。

在这个学校有多少学生呢?他每天同那些由陌生到熟悉的面孔打交道,说着烂熟于心的醫囑,为了令自己看上去更有威严而以眼镜作为伪装。只有本宫大辅一个人,越是熟悉就越是陌生,总会给他的生活带来变动与新鲜感。

他从来不知道这个看上去大大咧咧的人还会做饭。

“你会做饭?”

“不要小看我啦,”本宫大辅眉毛向上竖,“咖喱可以吗?”

实在有些不安,但更多地是好奇,他还是跟着进了厨房。本宫大辅袖子挽到了胳膊肘,正在洗做咖喱要的土豆和胡萝卜。

“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

“老师什么都不用做,只要看着我就行了。”

“诶?这实在也……”

“因为,你之前也做过这样的事情吧?”

“什——”

“被老师注视着我感觉很安心。”

他很后悔进了厨房。在本宫大辅大胆而直接的注视下他无处可逃。对方虔诚而目光灼灼地看着他,似乎要将他的窘状看个彻底。

“没有那样的事……”

似乎不为他的否定和逃避感到生气,本宫大辅只是耸耸肩膀之后就转向案板,“总之,老师只要站在那里就行了。——坐着也可以。”

他就真的在那里站着了。从最初的无所适从,到整个人自然地靠在墙壁上。本宫大辅看上去并不像一个新手,一切动作都非常熟练。虽然去皮的过程有些苦手和粗糙,最后却仍旧将蔬菜切成了整齐的方块。

准备工作做完之后,本宫大辅将手擦干净,开始四处找着什么东西。

“你在找什么?”

“之前买回来的咖喱调料,我记得是放在厨房里了。奇怪……”

“我来帮忙吧?”

他活动了一下脚踝,和本宫大辅左右分工开始寻觅。等到下面的柜子都找完了,本宫大辅抬头望着接近天花板的那一排。

“难道在那里吗?”

然后垫脚企图打开柜子。好几次都失败了。

实在看不下去的情况下他走近了些,“我来吧。”

以他的身高能够比较容易够到。本宫大辅毛刺刺的脑袋还在他胸前一上一下,似乎不愿意放弃。

“我自己就可以!”

挣扎着的本宫大辅好似较了真,后背以一种强硬的态度想要将他挤开。某个瞬間或许两个人都没能把握好平衡,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而本宫大辅整个上半身都压在了他腿上。

他用了个十几秒时间消化钝痛。本宫大辅似乎懵了,一脸痛苦地闭着眼睛。

柜子还开着,半边调料袋已经露了出来。

“你还好吧本宫君?”

他伸手去扶,本宫大辅却快速地躲开了,然后自己站了起来。

“本宫君?”

“抱歉,让你摔倒了。”

本宫大辅的语气听上去有些奇怪。

“没关系,是我没站稳。”

他也挣扎着站起来,“好了,我把咖喱调料拿下来吧。”

“所以不是都说了我可以的吗?”

“恩?”他没去在意,将调料袋拿下来递给本宫大辅,“看吧,很容易就——”

“我还会再长高的。”

本宫大辅没头没脑地朝他喊了这一句出来。

“突然怎么了啊?”

“一定会长得比你还要高的!”

面前这个一把将调料包抢过去的人,整个过程看上去都不是很开心。咖喱下了锅,咕噜咕噜地冒着泡。

他不是很明白对方为何如此介怀身高的问题,却仍旧是安慰道,“你一定会长得比我高的。”

本宫大辅背对着他的身影小小地怔了一下。

锅里的咖喱已经开始冒出香气。

 

他是在午饭过后告别的,本宫大辅拒绝了他帮忙洗碗的提议,甚至将厨房门锁上了。

这是一顿非常有意义的午餐,他已经不记得上一次有人一同吃饭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本宫大辅一边对于自己的厨艺夸夸其谈,一边非常在意他的评价。当他说出‘很好吃’的时候,放心与开心的表情同时在脸上绽开。

他非常庆幸自己能同本宫大辅认识。若是有一天真的能够考上T大的话就太好了。他这么想道。

“今天非常感谢。”

他穿好了鞋,站在门外。

“你能来家访我很开心,”本宫大辅咧嘴笑着,“以后也来吧?”

“可是,为什么?”

“因为一个人吃饭很寂寞吧?”

他草草地点头准备敷衍而过。某种程度上被识破了的感觉令他有些不安。他转身离开朝着电梯口走,身后却迟迟没有响起关门上。

本宫大辅在看着他,他能够感受到那股视线的追随。

就如同他曾经在看着本宫大辅一样。

等到他快要消失在本宫大辅的视线内时——

“一乘寺!!”

那个从来都精神充沛的人毫不顾忌地叫了他名字,“一定要来哦,我等着你。”

 

评论(3)
热度(35)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