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メーリヤです❀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新年】DA/太和

在今天的最后几分钟补上昨天写了一半就睡着的文……

没想到今年是以太和开头的

新年

 

   走出大门的时候迎面来了一阵风,吹得他缩了缩脖子。

   同他一样留下来办公的其他人员裹着厚厚的围巾,前前后后地从大厅里涌出来,吐词含糊不清地跟他说着新年快乐和再见。他仿佛受到这股欢腾气氛的感染,也笑着回说快乐快乐。

   长长楼梯下的街道仍旧繁华,装饰得仿佛比往常还要隆重而明丽。这个时候还在街上的人似乎都不约而同地加快了脚步,要赶到某个地方去一样。
   时间还不算晚,他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数字。抬脚一步一步慢悠悠地往下走,又在回家的必经之路拐了一个弯,走进一家不大的居酒屋。

   “欢迎光临。”

   在柜台里的老板好像很忙似的,他只听到打招呼的声音,却并没有见到人的踪影。放眼望去却全是空位,他随意找了一个地方坐下了。

   没过多久一个看上去年纪只有十几二十的小姑娘就出来问他要些什么。他点了几个小菜,又加了一杯清酒,之后就坐在安静得只偶尔能够听到厨房小小声响的角落里等待着今年最后的一餐。

   那个小姑娘是穿着厚外套将他点的东西端过来的,这和刚才简单利落的装束不同。一一报出菜名,确认没有缺漏之后急匆匆地就往店外走,走到半路的时候停顿了一下,对着厨房喊了一声‘我出门了’。似乎感觉到正被他注视着,又不好意思地说了一句‘新年快乐’。他示意地点了点头,悬挂在门上的铃铛响了一会儿才销声匿迹。

   店内更加的安静,连厨房里的声音都没有了。店外仍旧有赶路的行人,很少形只影单。他仿佛被隔绝开来,这样的环境多少有些令人顿生寂寞感。

   “现在的孩子啊,在除夕夜不跟着家人一起,总爱和朋友们到处去玩儿呢。”

   他闻声将头转向后方,还绑着围裙的老板慢慢从柜台后面走了出来。

   “饭菜还和您胃口吗?”

   “啊是,非常美味。”

   老板从他旁边那桌拉了凳子出来坐下,“那就好。毕竟您是今年最后一个客人了。”

   对于老板认真的态度他有些尴尬,因为实际上他并不是很饿,只是因为没必要那么早回家,所以才决定随便挑选一家店来消磨时间。这样一来他只好心虚地一边说着‘谢谢’,一边带着转移话题的意味问道,“刚才那个小姑娘是您女儿吗?”

   老板脸上立刻露出忧愁又无奈的笑意来,“是啊。说是和朋友约好了,所以急急忙忙地就跑出去了呢。”

   接着仿佛打开了话匣子,也不在意他不过是个陌生人,开始断断续续地跟他东拉西扯。

   桌面上摆的食物没剩下多少,这时间冷得差不多了。酒也没喝多少,大半杯地晾在杯子里。

   “不过,这种时候果然还是跟喜欢的人一起度过比较有意义吗?”

   最后做了总结的老板看似在向他询问,仿佛这话是从自己女儿那里听来,正在寻求更多的意见以说服自己此刻的孤单的。

   他也说不好,因为在他心里的确是这么想的。然而面对着对于女儿的离开表现出孤独感的老板,他只能够模棱两可地答道‘可能是吧’。

   老板点了点头,沉默了一会儿。但很快又陡然醒悟般地道歉道,“哎呀真是对不住,自顾自地对着你说了那么多。”

  “没关系的,反正我也没事做。”

   重复着‘那就好’的老板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嘟囔着“已经这个时候了啊”地往厨房里走了。

   他设定的手机闹钟在几秒之后也跟着响起来。

   “不好意思,”他站起身,朝柜台那边走了几步,“请问,店里有电视机吗?”

   闻声的老板探出头来,指了指某个地方,又很快地替他打开了。

   “麻烦了,请调到NHK。”

   “啊,我明白,”老板一边虚着眼睛按遥控器一边问,“有喜欢的偶像会上红白歌会是吗?”

   他听到了熟悉的伴奏,再然后是熟悉的声音。

   也不知道他脸上是否带着什么确认的表情,问出那个问题的老板并没有等到他一个确切的回答就自行离开了。

   那个在舞台绚烂多彩的灯光下静静唱着歌的人甚至没有一秒钟抬起头来过,任台下的应援多么激烈,始终专注在自己的音乐声中。

   他站在不大的电视机前面,从年代已久的机器里传出的声音也未见得有多么清晰,但他就是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好像只要微微抬一抬手,都能够戳到轻颤的睫毛一般。

   然而他忍住了这样的冲动。

   他明白自己能够拥有更加切实的感觉。

   一首歌唱完花费不了多少时间,在灯光渐渐退去的时候他终于看到那双眼睛,带着十万分确信的光彩,于黑暗来临前以极小的弧度张合了嘴巴。

   他知道他在看着。

   

   回家没多久,邻家附近的寺庙就开始敲钟了。电视上今年的红白歌会也即将迎来尾声。

   他想起某一年的除夕夜,也是这样和石田大和一起蜷在沙发上,一边猜拳一边喝酒,就着电视荧幕中的音乐声。后来也不知道是不是醉了,那个金色头发的家伙对他说,自己有朝一日一定会站在红白歌会的舞台上。

   他一下就笑了出来。

   “你不相信我?”

   “不,只是……”

   他一直笑,躲着炸毛又脸红脖子粗的石田大和下手没轻重的攻击。最后他被石田大和气呼呼地压在沙发上,举手投降。

   红着眼睛的石田大和吐着酒气盯着他,一边打嗝一边一本正经地说总有一天我会站在那里的。他也认真地回视着,说啊我相信你。

   然后石田大和轻轻地琢了他一口,接下来他掌握了主动权。

   将他回忆打断的是开门声。

   他稍微有些惊讶,但坐在沙发上没动。

   玄关那边窸窸窣窣了一会儿之后石田大和慢悠悠地走了过来。视线先是停在电视画面上,然后看向他。

   他们无言地对望了好一会儿。

   “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他问,“没有其他的活动了吗?比方说和乐队的成员们——”

   “他们的话每天都能见到。”

石田大和一屁股在他旁边坐下,整个人窝陷在沙发里,但不去看他。

他有些想笑,也想以‘那我们也每天都见’来小小挑衅一番。因为不管怎么看,石田大和意外地早归都跟他有关系,只是这个家伙还是一如既往地不坦诚。

对于石田大和的口是心非他全部都懂,就像石田大和对于他的心照不宣了然于胸。

“太一,起来到窗边去。”

他有些吃惊,对于石田大和这样突然的提议感到费解。

“啊?为什么啊?”

“快点去,不要问那么多。”

石田大和在酝酿什么他并不知道,即使如此也无奈着起身照做走到了窗户边。

“然后呢?”

他转过身问,却立刻被石田大和制止了。

“不要转过来。”

“阿和,你搞什么啊?”

“总之,你先把头转过去,面向窗外。”

窗外万家灯火。他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个小姑娘,不知道她现在是不是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然后又想起了老板,如果有机会的话,他大概不会撒谎了。

和喜欢的人——和石田大和一起度过今年的最后一天很有意义。

在神思恍惚的时候,那个正在他脑海中的人已经从他身后将他圈住了。

两只手从背后伸过来,连下巴也放在了他的肩膀上,甚至非常自觉地调整到了自己觉得舒服的位置。

“怎么了?”

完全没想到对方会来这么一招。他稍稍侧了侧头,被石田大和用发胶做过发型的头发戳着脸稍微有点痛,但是没有移开。

“没什么。”

“有什么话想跟我说吗?”

他没去计算寺庙的钟声究竟敲到第几响了。在这样辞旧迎新的时刻,似乎人的各种情绪都更加容易被调剂与调动起来,才所以他能够隐约听到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异口同声倒数计时的声音。这意味着不管过去如何,从此刻起你都将能够拥有新的可能与开始。

“想说的我之前都说了。”

“诶,什么时候?”

圈住他腰的手惩罚性地狠狠将他勒了一下,他吃痛又有些忍不住笑意地嗷了一声。  

“再说一次啦,我没有听到。”

电视里红白歌会已经播完了,结果今年到底胜负如何他也不知道。想起年初和石田大和打的赌没了定准,又感慨了一下一年就这么过完了。

是啊,又一年就这么打打闹闹地过去了。

石田大和环住他的姿势没有变,喷在颈侧的呼吸将他衬衣的衣领都好似打湿了一大块。他原本垂在两侧的手轻轻覆盖住石田大和的,像是要温暖,又怕弄坏似的小心环绕。

“太一。”

当最后一声钟声敲响之后石田大和叫了他的名字。

“我在听哦。”

“今年也……多多指教。”

他挣脱了怀抱,与石田大和面对面。然后轻轻用自己的额头抵住对方的,双手一个用力就使他们之间的距离化整为零。

在背光的环境下他好不容易找到了刻意埋头的石田大和的眼睛。这双眼睛看上去,比起在它主人深爱的舞台上还要神采奕奕并且坚定。

“啊,多多指教。”

 八神太一很确定,将来还有很多年,他會和石田大和一起度过。

 

   

    

  

评论(2)
热度(61)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