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平安夜】DA/辅贤

突然想写的,大概很随便



平安夜

 

 

   年末的台场,寒风凛冽中夹杂着人声鼎沸。

   “对不起。”

   本宫大辅的声音被来往的行人冲撞得支离破碎,灯火幢幢之中他能够清楚地看到那双有些歉意的眼睛。

   “没关系。”

他上前一步,刚好走在本宫大辅的旁边。

人潮中欢声笑语一片,淹没了Jingle bell的旋律,不时有人擦挂着他们的肩膀而过。

一小段时间他们并无说话,保持着并行的速度,却看向不同的方向。渐离的肩膀在一个不经意间,就被某个人撞回了原位,碰在一起。

“那个,我说——”

本宫大辅率先开口了。

“刚才人实在太多了,所以才会——”说话的人难得的吞吐,甚至烦躁地搔了搔后脑勺,“总之对不起。不该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牵你的手的。”

课间休息的时候,同班的同学总是会勾肩搭背地去小卖部。女生们三五成群,关系要好地手挽着手。男生们即使笑骂着对方,也仍旧形影不离。

在这一群成长的少男少女之中,他好像永远是多出来的那一个。

只是牵下手而已,他想。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何况那是情况所迫。

“没关系的,本宫君。”

在他这么说话的时候,一对牵着手的情侣正缓慢地从他身边经过。视线无法控制地跟随了上去,停留在交缠于一起的十指。

“所以,你不在意咯?”

本宫大辅依旧不屈不挠,即使他已经多次表明自己并不生气,也好似不放心,追问个不停。

“恩。”

只是牵下手而已。

他又在心里重复了一遍,企图平复从被本宫大辅触碰到的那一刻起,就翻腾不绝的躁动心情。

相约的六人小组被人群冲散,等到在本宫大辅大声吆喝同伴名字的情况下意识到这一点时,他们已经不知被抛在了哪里。

懊恼的本宫大辅先是吐槽了几句,随后就安静地走在他旁边。偶尔会跟他讲一些升上初中之后发生的事情,眉飞色舞或者怒发冲冠,所有的情绪都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他们面前。

然后,就在这次灯展进行至高潮时,不晓得从哪里突然冲出的人群将他们之间的空隙填充得满满当当。一方面害怕与本宫大辅失散,一方面又找不到依托的他,就在这样两难的情况下,被一只手抓住了手腕。

人与人的空隙之中,当他仔细去看时,皱着眉头,将担忧全部写在脸上的本宫大辅,正一边说着‘抱歉,请让让’,一边加大拉他的力度。

其实不用看他就知道握住他手的那个人是谁。只是视觉上的确定能够更加令他放心,冲击力也来得更真实而巨大。

这股逐渐升腾的亢奋,直到本宫大辅与他掌心相对时,像是烧到沸点的开水,在猛然冒出一阵白烟之后,反而风平浪静了。

本宫大辅就这么拉着他走了好久。

他们将那一堆人潮抛在身后,仿佛有目的地般的勇往直前。

他能够感觉到,最开始的时候只是为了不走散。之后,这个救急的动作被参杂进了某种私人的欲望,来自本宫大辅,被他接收到了,于是两相呼应。原本掌心之间是有着缝隙的。但仿佛被磁铁吸引一般,那个缝隙逐渐缩小,最后以本宫大辅坚定的一握宣告消亡。

“小光他们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在这样喧闹的环境下,现代世界引以为傲的通讯手段也完全排不上用场。本宫大辅又一次懊丧着将手机揣回了兜里。

人已经没有最初时那么多了,虽说如此,仍有已一潮一潮的朝着同他们一致的方向前行。

不久之后有一场小型演出。

“呐贤,”本宫大辅看向他,“我们还是……像刚才那样吧?”

刚才那样?

他不明所以地歪了歪头。

本宫大辅的视线从他脸上往下移,然后停在某个位置。

他的掌心开始发热。他知道本宫大辅看着哪里。

与此同时,手指如同受到什么刺激一般地稍稍蜷缩了些起来。有一段时间没有修剪过的指甲戳进掌心里,带来些微的痛感。

原来这是现实啊。

“你说哪样?”

他捏紧了拳头。

被他反问一个的本宫大辅,眼神飘忽不定地看向别处。

“就是……就是那个啊!哎哟……”

口齿不伶俐的人一不做二不休地将手伸到他面前,“要、要牵着吗?”

仿佛以他们两人为中心,身周的人变成流线行,声音全无速度很快地与他们擦身而过。

本宫大辅的手还伸在他面前,故意做出理直气壮表情的人,孩子气地将头侧向一边。几秒过后像要确认他的回答一样看向他时,眼神却又变得坚定无比。

牵着我的手吧。

仿佛在这样对他说。

这个世界上,每一分每一秒究竟有多少人在错过呢。当看着那群人时他这么想过。在犹豫的时间里他可能错过了许多人。这些人中或许会有他的同学,有同伴,有朋友,甚至恋人。

不过还好。

他将手伸向本宫大辅,后者立刻合握住了。

他想,还好有这一个。

有这一个人就足够了。

密密麻麻的小彩灯围绕着海岸线。从极遥远的地方投射过来,蔓延至他们身后不知何处。海边的天气总是分外清朗,只要一抬头就能够看到仿若灯火的星辰。

“老实说,你能够来我真的很高兴。”本宫大辅一边吸着被海风吹得发红的鼻子一边性质昂扬,“谢谢你啊贤。”

本宫大辅的眼睛里有星星。或者是灯火。

当看向那个人的时候他这么觉得。

“不,我才要谢谢你。谢谢你邀请我来。”

后来他想,那应该是灯火吧。更加温暖一点的东西。

他们就这样牵着走了好一会。

在这个所有人都将自己的感情倾注于某个人身上的夜晚,并不会有人注意他们。这里没有人认识他们,也不会有谁介意他们的过去或者将来。仿若一个完全自由的空间,给予他们互诉衷肠的机会。

所需要的,不过是一点点勇气。

“贤。”

而本宫大辅从来不缺少勇气。

“你听我说,其实我——”

“啊,找到了!”

声音从前方不远处传来,他下意识地松开了本宫大辅的手。

井上京从人群中挤过来,跑到他们面前第一件事就是一边喘气,一边将歪斜的眼镜扶正。

“总算找到你们了。”

他们将干道让出来,挪向旁边一点的地方。在那之后不久另外三个人也走了过来。在交谈的时候他偷偷去看本宫大辅,后者只是愣愣地盯着自己的手,一句话也不说。

“大辅怎么了啊?”井上京诧异地询问,“从刚才到现在就一句话也没有说,好奇怪。”

“大概是累了吧。”

他打着圆场,谎话说得力不从心。

“那我们走吧,也差不多要到哥哥的演唱时间时间了。”

高石岳提议道。

一行人才终于忆起今日的行程还有这么一项,在高石岳的带领下朝演出地点走去。

“本宫君,大家都走了,我们也快点跟上去吧。”

本宫大辅没有动。

“本宫君?”

他伸出手在本宫大辅面前晃了晃,又叫了几声,发呆的人才终于清醒过来。

“怎么了?”

“说好要去看石田前辈演出的,你忘记了吗?”

那边已经走出好一段路的井上京正回过身朝他们挥手,示意他们快些跟上。

“啊,哦。那我们也快点跟上去吧。”

说是‘快点’,本宫大辅的速度更像是在散步,带着拖延时间的意味。他也只好配合地放慢速度,配合地沉默。

被井上京打断之前,本宫大辅究竟想要说什么呢?

其实他心中是有某个论断的。

只是,生来就不被爱着的他,究竟能不能够去奢求那个可能性呢。

今夜的灯光是真的很美。

而独自一人是不可能看得到这样的景色的。

“本宫君刚才……”

明年或许也会有这样的灯展,在其他地方,或者就在台场。后年,大后年……许多年许多年,在世界各个地方都会有各式各样的灯展。

但是不是这一个的话,又有什么意义呢?

有些事情,如果某个时刻不去做,大概此后他都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吧。

“想要跟我说什么呢?”

被他提点了的本宫大辅定定地看向他,在等待第一个音节的时间里,他连呼吸都小心翼翼。

“还是算了吧。”

然而本宫大辅却突然败下阵来,将头隐没进灯光照不到的那片黑暗里。

他为自己那瞬间的勇气庆幸又惋惜,也对本宫大辅的决定费解。

渐渐地能够听到音乐声了,他知道独处的时间结束了。

小舞台就摆放在几组照明强烈的灯光下,石田大和正带领着他的乐队站在台面上调试乐器。台下围了一圈人,最打眼的是就站在石田大和正下方的八神太一,再接着就是刚才走在前面去的几个人。

“我们过去吧,本宫君。”

“等到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在跨出第一步之前本宫大辅这么说,“我会把刚才想告诉你的话全部说出来。”

于此同时,成调的音乐声响了起来。

本宫大辅牵起愣在一旁的他的手朝着舞台奔过去。

“八神前辈还真是一如既往地精神百倍啊……”

井上京望着最前排呼喊着石田大和名字的八神太一,不无感叹地说。

“哥哥在对阿和的事情上,总是很上心的呢。”

八神光笑着解释道。

“诶?”本宫大辅拖长尾音,“明明经常吵架的说,这不是关系很好吗?”

“很好吗?”

高石岳苦笑着皱眉,随后看向八神光,似乎在询问她的看法。

“谁知道呢。”

石田大和唱了些什么歌他完全没有听进去,所有的声音都成为了无关紧要的背景音乐。

他在想本宫大辅的事情,这个人就站在他旁边,兴高采烈地跟着八神太一鬼吼鬼叫,甚至被嫌吵的井上京揍了几拳。

所谓的‘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究竟是什么时候呢?他明白,这是一个没有确切兑现时期的假定性承诺,或者说,能够被看作是一个敷衍。只要他心里还抱有期待,就会心甘情愿地被消磨殆尽。

无意识地,他的手触碰到了旁边人的手。

意识恍惚地说着‘对不起’,却下一刻就被轻轻握住了。

那双手还是那样的温热,手指稍稍用了些力。

与他不同的是本宫大辅并没有看向他。似乎这不过是一个再自然不过的动作,如今也不需再征求他的意见。即使令他面红耳赤,心跳的声音都盖过了音浪。

他强迫自己将注意力转移到舞台上去。这样做了没多久之后,他感受到了来自本宫大辅方向的注视。犹豫了几秒,他们的视线终于相接了。

那双眼睛中的灯火,将他的世界点得透亮。

 

演出结束后一行人跟着逐渐散去的人潮往回走,谈论着刚才石田大和的演出还有一同消失的八神太一。

“说起来小光阿岳你们完全不担心啊?”

八神光和高石岳一齐看向井上京,同时摇头。

“八神前辈和石田前辈已经是高中生了,只要不是太晚回家,我想应该没问题才对。”

火田伊织用手撑着下巴这样分析道。

“话说伊织啊,你明明还是个小学生,为什么给人一种老头子的感觉呢?”

“……”

“小京,你太过分了啦……”

“诶,有吗?”

被除开的人是他和本宫大辅,但好像并没有谁注意到他们的不对劲。

欢笑声还在持续着,直到井上京的一声惊呼。

“是鲷鱼烧!鲷鱼烧鲷鱼烧啊!!”

“你自己家不就是开便利店的吗?看到鲷鱼烧为什么这么激动。”

本宫大辅忍不住吐了槽,被井上京狠狠瞪了一眼。

“大辅你根本什么都不懂!便利店里的鲷鱼烧根本就没办法跟新鲜出炉的鲷鱼烧比。”

一边说着‘有那么好吃的吗’的本宫大辅,一边朝着小吃摊走了过去。等在原地的人却只等会两个鲷鱼烧。

“好吃吗?”

他吃得心惊胆战,在四人的注视下。

本宫大辅倒是豪迈地将自己那一个吃下去了,末了还作出‘不过如此’的评价。他推脱也不好,手下又觉得自己太过特殊话,拿着鲷鱼烧在手中犹豫不决。

“大辅,为什么你只买自己和一乘寺的份?”

“啊?”

似乎直到此时才意识到自己的作为有些问题,本宫大辅被井上京的问题砸得愣在原地。

“看来和哥哥一样,大辅在对一乘寺君的事情上意外地上心呢。”

“可是,为什么呢?”

“啊,谁知道呢。”

吵闹着吃了好几个鲷鱼烧才肯罢休,六人也到了不得不分开行动的地点了。

“那么,一乘寺君今天是住在大辅家里吧?”

火田伊织的这个问题并不是问本宫大辅的,而直接抛向了他。

‘结束之后就借宿在我家吧。’

在提出邀约的时候,本宫大辅是这么说的。

他看了一眼本宫大辅,后者不知为何一脸期待。

“是的。”

“好!我们就在这里分开吧。”

几人一一道别,他也谢过今日的邀约与照顾。

“我们回家吧。”

本宫大辅站在半步开外的地方等他,身后是一盏路灯。灯下的影子被拖拽向他的方向,只要稍稍往前一点点,就能够同他的影子重叠在一起。

他这么做了,于是两个影子交叠起来。

像是这个世界只有他们两人一样。

 

 

 

 


评论
热度(30)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