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メーリヤです❀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失乐园】DA02/全员/及川悠纪夫视角

怎么说呢,最初看DA02的时候,是很痛恨及川的。但是后来年纪增长一点之后,反而能够理解及川了,大概他是一个代表我们的存在的吧,像是所有相信着数码宝贝存在却又无法成为被宣召的孩子那样去往那个世界的人一样。我写这篇文章其实也是在告诉自己,只要相信,就一定会有那样一个世界存在的。老实说,我们大概是很矛盾的一种人,就是一方面很确定那样的世界不存在,但是另外一方面却又言之凿凿地肯定着它们的存在。这样一种相对平和的矛盾,就是让我喜欢数码至今的原因罢。与我们不同的是,及川为了去数码世界做了很多事情,也导致他成为了贝利吸血魔兽的载体。他是一个可悲的存在,但是他本身的出发点确实没错的。他只是万千相信着,想要去数码世界的人之一。

借着他的名义,写出了自己的想法。

你要相信梦想的力量。

一定要相信。


《仆らのデジタルワールド》这首歌也是,每次听都会觉得要哭出来了。歌词简直是写出了我的心声啊TUT每年8月1日听这首歌都要被虐成傻逼。

不管年纪多大,那一颗相信的心都不会丢失,并且,随时准备着成为被选召的人。冒险之旅,永远也不会停止。那扇大门,也永远不会关上。TUT

仆らのデジタルワールド 
我们的数码世界

あの日あの时 出逢わなければ 
如果那日那时候 没有和你相遇的话

今の仆らは きっと いないね 
现在这样的我们 一定 是不会存在 

ありがとうデジタルワールド 
感谢你啊数码世界 


信じるスゴさ 気づかなければ 
如果还没有察觉 相信的力量是什么 

こんなに强く なれなかったね 
现在的我们也一定不会如此强大

冒険の旅は まだまだ続くよ 
冒险之旅还会永远永远地继续哟~






正文:

 

 

我是一个被梦想所抛弃的人。

 

 

浩树死了之后,我花费了极长的时间来接受这个事实。火田浩树,他是我唯一的朋友,你说我不善言谈也好,为人闭塞也可以,但是除却这些在外人看来不便接近的理由,本质里我依旧是一个普通人。

没有人看到这一些,也不会有人懂我内心之中一直等待着萌蘖的想法,除了他。

“及川,一起到数码世界去吧,以后。”

那时我们几乎每天都在一起,对着屏幕内活动自如的电子怪兽,谈论着一个应该属于它们的世界。

那是一个由数据构成的,与我们所生活的世界大致相同的地方,在那里,同样由数据组成的各种怪兽,也就是数码宝贝自由生活着。

我的理想长期无法得到人的理解,我活在自我催眠的世界,避开现实生活之中所有我不愿意接受,不想去触碰的东西。浩树他懂,只有他懂我,我们有着同样的梦想,同时,我们一致相信着那个世界的存在。

“别开玩笑了?数码宝贝?你是指那种养在屏幕里面动来动去的,自己吃东西睡觉然后会死掉的东西吗?”

大多数人是这样的反应。

“那种东西不会存在的,会相信的也只有你们而已。”

是吗?是这样吗?

无法被人理解的感觉,无异于你游荡在人群之中,每一个人都有着同一张脸,只有你不一样,你孤苦无依,无人可以倾诉,他们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从来未曾注意到你的存在。而你一直在恍若游魂一般寻找着那一个和你一样的人。

一个人的相信是很艰难的,我那一颗坚信的心虽然依旧鲜活着,但却因为无法正常供血,而呈现出一片死灰,直到浩树出现。

“太巧了,我和你一样,也是相信数码宝贝存在的人。”

 

 

电子怪兽,大概是最初我们对于数码宝贝的称呼。

我们热衷于那一类游戏,会在任何时刻展开畅谈,可以天马行空地进行各种想象,它们的外形,功能,以及各种形态。我像是终于找到了那一个在苍茫人海之中注意到我的人,乐此不疲而又心怀喜悦。终于找到那一个可以理解我的人的存在,也如同一个濒死的人死死地拽住唯一的一线生机一般地拽住浩树。

我差点就以为,我可以永远活在那样的理想世界之中了。

但是浩树的爸爸却不这么认为。

他和所有反对我们,对我们嗤之以鼻的人一样,认为数码宝贝只是无稽之谈,不过是我们一种毫无根据的幻想。

浩树在那个下雨天,和我一同回家的时候,对我说了那句话。

“及川,一起到数码世界去吧,以后。”

梦想的力量究竟有多大,我在那个时候并不知道。

 

 

 

电脑屏幕从休眠状态中恢复过来,我揉了揉眉心,坐起来。

“计划进行地很顺利,”屏幕里面一身红裙的女人这样说,在她身后还有一个穿着直筒大衣的男人,“我们已经遵照您的吩咐,尽可能多地建造黑暗之塔了。”

我示意她让开一些,以便能够拥有更加开阔的视野。目之所及是一片黄沙,本该是一望无垠的平坦,偏偏却直立着许多黑色的塔状建筑。

“很好。”

我点了点头,活动一下僵硬的脖子,电脑屏幕再次黑下来。

在我触手可及之处的那个地方,我即将到达。

 

 

两年前,也就是浩树死后一年的忌日那一天,那一天,我记得下了很大的雨。

自从他离开之后,我的理想世界全然崩塌,再没有任何可以支撑我活下去的力量,我像是失明的人失去了拐杖一般,在黑暗之中日复一日地摸索,却又毫无门路。

再没有理解我的人,也不会有那个与我一同构筑梦想高塔的人。

我用那一年的时间,凭借自己的DNA研制出了两只数码宝贝,他们可以同时拥有人类的外形和数码宝贝的形态,当我捧着他们到浩树的墓前时,我觉得这一切仿佛没有了意义。

“说好了的啊,不是说好了要一起去数码世界吗?”

屏幕里的电子怪兽在不断地游走,“浩树,你看,这是我创造出来的数码宝贝。”

雨越下越大,越下越大,可惜的是,无论我再在这里站多久,那个声音也不会再响起了,不会再有人对我说‘一起去数码世界’,不会有人为我的研究而欣喜若狂。

我抬起头望着这一片不断往下坠着冰凉液体的天空,开始厌恶起这个世界来。

我要去数码世界,那个时候我告诉自己,我一定要去,哪怕只有我一个人。

 

 

计划一直在进行着,虽然我目前不能够亲自去数码世界,不过相信凭借着我的两个奴仆,迟早有一日我可以去往那个地方。

如果那些所谓的‘被选召的孩子’不存在的话。他们是这个世界上最令我厌恶,最不应该存在的人。

在此之前,他们甚至可能未曾知道,也未曾相信过数码宝贝的存在,但是却被命运加之冠冕,堂而皇之地在那个我梦想的世界来回。

为什么,凭什么。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既然不能够成为被那个世界所选择之人,那么我就毁灭掉它,再重新用我自己的力量来建造一个我所需要的乐园。

“目前就是这样,那些小鬼把他救走了。”

亚基利兽,我用自身的DNA制造出来的,我的奴仆之一,正在屏幕对面跟我汇报,脸上带着毕恭毕敬的表情,似乎很怕触怒我。

“没关系,”安排一个同样年纪的孩子在那个世界做着扰乱平衡的事情,只不过是所有计划之中的一步罢了,他的功效能够持续的时间长短我也料到了,接下来只是需要将后一步计划提前而已,“黑暗之塔已经建造完毕,他也没用了,接下来,继续按照我的计划行事。”

亚基利兽微微愣了一下,不再说话,跳上木乃伊兽开的车往前,他们身后的黑暗之塔逐渐聚集起来,很快变成了一只数码宝贝。

就要快了,我眯起眼睛,我就要快实现自己的愿望了。

 

我曾经离梦想仅一步之遥,最终却被命运摒弃。

1999年,浩树因为车祸去世的那一天,我曾在东京湾亲眼地见证了那个世人所不相信的世界。

每个人都因为异世界生物的到来而惊恐万分,他们可笑地称那些有着生命的生物为‘怪兽’,他们无能为力,他们只能够哭喊着接受强加于他们身上的一切。

人类所不相信的生物,打开了通往这个世界的大门,狠狠地给了那些否认它们存在的人一耳光。当鲜活的例子展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震惊与喜悦。

我并不害怕。

我只是觉得浑身兴奋得发抖,心底的欲望蠢蠢欲动,我想要去接触,想要离它们更近。到了那个时候我才发现,人类的想象力是有多么的局限,它们远比我们当年设想的更多,更大,更令人惊喜。

我看到了那些被选召的孩子们,他们拥有自己的数码宝贝,凭借着数码宝贝的力量拯救了这个世界。我曾经的猜想被现实所承认,而我再也找不到可以与我分享的人了。

“浩树……你看,那就是数码宝贝世界啊……”

我捧着浩树的遗像,高高举起,天空之上那片倒映着的世界,就是数码宝贝世界吧。它那么近,就在我的眼前,可是无论我怎么向它伸手,对它呼喊,说着我的渴求,我依旧只能够伫立在原地。数码世界啊,我多么想去,多么想去亲眼看一看。

这是一种渴求即将冲破身体,却又无能为力的感觉。就像你的面前摆着你期待依旧最喜欢吃的糖果,它就在你面前,你甚至可以嗅到它的味道,但是你却永远也无法触摸到它。

我曾经有过希望,但是这些希望却被粉碎了。

“你想去吗?数码宝贝世界。”

当黑暗笼罩这个世界,看似不会再有黎明的时候,我听到有人这样对着我说。那个声音撩拨着我内心之中即将萎缩的欲望,不断地将它扩大,再扩大。

“我想去!数码宝贝世界,我想去!”

那几乎是我一生的梦想,不管那声音是我内心之中的黑暗所在,还是这个世界上一切悲伤,失望的集合体,只要能够让我实现自己所想,那么我将会完整地奉献出自我。

“请让我去数码世界吧!”

就像那些孩子一样,他们视作平常与责任的事情,却是我此生的奢求。

几乎在同时,我感觉到一股冰凉且令人作呕的气体涌入了我的身体,从那时开始,我觉得我分裂出了另外一个自己,我会经常用很偏颇,并且邪恶的方式来对待我所面临的一切。

1999年的那个事件发生之后,我曾经大量调查过关于数码世界的资料。收集那些与之相关的一言一语,让我觉得仿佛我离数码世界更近了,高石奈津子是我找过的人之一。尽管她对于我造访充满疑问,但是当我说出数码世界的时候,她还是按照我的要求提供给我所想知道的一切信息。

“可是,您为什么想要知道这些呢?”

她是那一年被宣召的孩子之中年纪最小的孩子的母亲,在我临走的时候,她忍不住问了我一句。

“为了我的梦想。”

我几乎毫不犹豫地回答了她。

 

 

 

“没用的家伙!”

我狠狠踢了一脚从数码世界传送过来的亚基利兽和木乃伊兽,尽量平稳着自己的心情。

“十分抱歉,”亚基利兽语气有些颤抖,“可是,黑暗战斗暴龙兽完全不听我的指挥。”

“这只能说明你的无能。”

浪费了一百座黑暗之塔,却创造出了一个完全不听指挥的数码宝贝,还给了被选召的孩子们摧毁黑暗之塔的机会。

“……真的……十分抱歉。”亚基利兽低下头。

“不,请您不要怪罪亚基利兽,我也有责任。”木乃伊兽将亚基利兽护在身前。

我看了他们一眼,不再说话。

好在七块圣石已经全部被破坏了,这原先不在我的计划之中,不过,既然已经都做了,也无妨。反正不管那个世界破碎与否,之后都要重建的。

黑暗的种子已经快要发芽了。

 

我一生参加过的两个记忆深刻的葬礼,一个是浩树的,一个就是他的。老实说,那并不是他的葬礼,而是他哥哥的葬礼。因为他的爸爸和我在同一个公司,所以我理所当然地也在人群之中。那个时候,他大概小学二年级吧,因为哥哥的死而郁郁寡欢,捧着遗像木然地往前走。当他经过我之所在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一股异样,仿佛与我体内的一些因子产生了反应,我立刻选中了他。

被植入了黑暗的种子,却还浑然不知的孩子。

会成长成什么样子呢?我很好奇。

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黑暗的种子的,就如同一般的种子生长需要一定的条件一般,黑暗的种子如果没有同样质地的温床,是不会发芽的。这也就是意味着,这个孩子的内心已经有一定的黑暗能量的堆积。

“可怜的孩子,你哥哥的死是偶然发生的意外,但是我想,一定对你的心灵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吧,你尽可以放心,你哥哥死了所以得到了真正的解脱,你不用为这件事情感到自责。你哥哥的肉体虽然死亡了,但是精神上却得到了解脱,而你,还要继续在这个世界上过着无聊的生活,我真的很同情你,目前的世界根本就不适合你,我知道一个更适合你的地方。”

我发送了这样一封电子邮件给他。

这些话并非针对他一人而言的,对,这个世界不适合他,也不适合我,我们被这个世界抛弃着,厌恶着,像是要被排除掉一样不得不接受着各种不公平的试探。与其在这个世界上挣扎,不如去到另外一个世界寻求解脱。

不过,他比我幸运的一点是,另外一个世界容纳了他,却看似永远无法接受我。

 

 

我厌恶着这个世界,同时,我也厌恶着那个我曾经爱着的世界。三年后,又重新有了被选召的孩子,而我这个一开始比谁都相信它们存在的人,却依旧无法接近。

 

 

伴随着一声欢快的电子音,屏幕中的蛋分化成了一只看起来圆圆的电子怪兽。

“孵、孵出来了!”一直观察着的浩树兴奋得跳了起来,“这是你的数码宝贝喔,及川!”

“我……我的?”

他用力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在之后好像还说了一句‘做的好’,我做了什么呢,我不知道,只是看着那只在屏幕中长势健康的电子怪兽,我的内心有一种膨胀着的喜悦。

这是我的,数码宝贝。

“给它取一个名字吧,及川。”

 

有时候,我的大脑会在停止思考的时候发生分裂,我回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

想起浩树。

后来,我给那只数码宝贝取了一个什么名字呢?算了,反正都是存活于屏幕里的资料罢了,我的眼前拥有更加真实,可以触碰到的数码宝贝,那样的又算什么呢。

当数码宝贝未曾被大家有目共睹的时候,我是那么地相信它们的存在,相信有朝一日我可以与它们同在,而当这些想法被现实化了之后,我却又开始怀疑它们的真实性。

或许,这是因为年龄的增长,让我失去了一些赖以相信的力量吧。

亚基利兽和木乃伊兽从电脑屏幕里面钻出来。

“怎么样了?”

“不在数码宝贝世界,可能是到这边来了。”

我派遣它们过去寻找黑暗战斗暴龙兽,我可能会需要那个本身就是黑暗的存在来促进我计划的完成。

“没关系。”我晃了晃杯中的褐色液体,“我们还有时间。”

 

这一年的圣诞,看似平静,不过总会有一些可怕的事情被掩藏在这样的平和之下。

“您好。”

蛋糕这种东西实在太甜了,颜色艳丽,与我实在不搭调,我也不喜欢这样的东西。黑暗的,纯粹的,肮脏与被人厌恶的,这样才能够配上我的步调。

“您好?”她看起来很吃惊,大概在想我是谁。

“及川,及川悠纪夫,您还记得吗?三年前,我就御台场事件找您调查过情况。”

想不起我是谁这可不行,我好意地提醒了她一番。

她微微抬起下巴思考,过了一会终于想起了我,“啊是您啊,那么今天有什么事情呢?”

三年前,因为打败了最后的敌人,数码世界几乎又在人们的视界中消失了,那段时间是我最难以煎熬的事情,就像是突然被剪断了联系一样,我的梦想变成了海市蜃楼一般的存在。这样的事情我不允许它的发生,只有让与数码宝贝挂钩的事件不断地出现在人们眼前,我才能够稍微感觉到踏实一些,那些作为我的养料般存在的一切,我绝对不能够放弃。

“那件事,还没有完。”

我与她擦肩,“现在,才真正开始。”

 

 

可惜的是,圣诞时所建造在世界各地的黑暗之塔,被那群碍眼的小孩子们全数破坏了。不过这并不能够对我的计划造成什么影响,本来就是声东击西的战术,我的最终目的是趁他们不在日本的这段时间尽可能多的寻找黑暗的种子的载体。

果然,那些孩子只要一听到‘可以变成天才少年’,就迫不及待地跟在了我的后面。

你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个问题本身就是没有意义的,不过我还是来回答你一下吧。

为了去数码宝贝世界啊。

我不是说了吗,一开始我的目的就是去数码宝贝世界。我已经是一个成年人,数码宝贝世界大概不会接受我这样有着肮脏思想的人。不过没关系,它不接受我,我就自己去。谁也无法阻止我想要抵达的脚步,谁也不能。

“叔叔,我真的能够变成像一乘寺那样的天才少年吗?”

那个孩子,大概只有10岁的孩子这样问我。我10岁的时候在做什么呢?啊对了,我在电子怪兽的自我世界里无法自拔,我也曾经是那样单纯而有着澄澈目光的人,我也曾经有着自己的信仰,却被这个世界无情地粉碎。

“啊,会的。”他牵住我的手,跟着我走。

“住手!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然而我却被一个人拦住了,他拿出手里的竹剑挡在我面前,身后是一个装剑道服的包裹。

我知道他,那群被宣召的孩子们的其中一员,这样的阻拦无异于螳臂当车,对我造不成一丝一毫的威胁。

但是,我却被他的眼睛看得无法动弹,那双眼睛,和另外一个人重叠起来。

我看到了那个‘火田’的绣字。

“你和浩树……是什么关系?”

他的眼神稍微松动了一下,“你认识我爸爸?”

“你是浩树的儿子吗?”

原来如此,原来是浩树的儿子,怪不得拥有和他一模一样的眼神。我觉得堵在喉头的浊气得到了驱散,内心渐渐明朗起来,我往前走了几步,他向后退,与此同时,另外一个声音在后身后炸开,他的同伴来了,大声地威胁我不许伤害他的同伴。

我从那个时候开始,会清晰地感觉到两个自己,在我的身体之中不断分裂,重合,又分裂,又重合。

我想找回原来的自己。

一直那么厌恶光明的我,从未有过这样的想法,从未有过想要走在阳光之下的想法。

浩树牵住了迷茫之中的我,他的儿子又仿佛为我开了一盏灯。我那些对于数码世界的执念,已经成为一个枷锁,紧紧地锁住我,也封闭了我内心之中善良的部分。

直到我再遇到他,那个孩子,他叫火田伊织,我那么想要去接近他。太像了,那双眼睛,和浩树充满正义的眼睛实在太像了。浩树,如果你知道我现在所做的事情,会原谅我吗?一定会的对吧,因为这都是为了去数码世界啊,我们说过要一起去的。

黑暗的种子已经在作为载体的其他孩子身上发芽,开花,面对那股黑暗的力量,我却徘徊了。

 “你不想去数码宝贝世界了吗?”

心里面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这些年,每当我有松动,每当我不想要放弃的时候,那个声音都如同在黑夜之中的大海唱歌的女妖一般,不断地将我拉扯,诱惑。

啊,对啊,浩树那个家伙已经不在了啊。我吸收了大量的黑暗之花,我需要更多的力量去往数码宝贝世界,而我即将要达成这个愿望。

数码世界啊……我想去。一开始就是为了去数码世界才会做这些事情的不是吗?

可是偏偏黑暗战斗暴龙兽来捣乱了,不过正好,我需要用到它身上黑暗之塔的力量。

“不会再让你为所欲为了,我要在这里阻止你。”

“只是一个人造品的你能够做什么。”我讽刺了它的大言不惭,说到底,它也不过是促成我计划的一步棋子罢了。

“那你又为什么制造出亚基利兽,制造出木乃伊兽,你那么害怕寂寞吗?”

寂寞?我害怕吗?开什么玩笑。

“不可能的!我不是那么脆弱的人!”

虽然这样回答着,但是内心里面又有一个声音在微弱地回应着黑暗暴战斗龙兽,对,我害怕寂寞。我不想再回到遇见浩树之前的那个自己,但是浩树却已经抛下了我。

“你想要力量吗?想要从孤独之中脱身吗?这样做是无济于事的。”

不,我不孤独,我即将要去到那个世界,那个世界有许多数码宝贝,它们会围绕在我的身边,永远也不会离开我,它们不会死,即使死了也会重生,不会像浩树一样。

“果然是你……”

浩树的父亲也来了,他老了很多,“你是及川悠纪夫吧?”

他还记得我。也对,那个时候我几乎天天和浩树在一起,也正是他削弱了我们对于数码世界的期望与相信。

“虽然以前你是一个寡言少语朋友不多的人,但是我没有想到会变成这样。”

他一步一步地向我靠近,每一步,都让我的大脑更加头疼欲裂。无数个想法在我头脑中穿肠而过。

“你们似乎坚信让游戏角色自由自在生活的世界的存在,我对那样的儿子感到不安,并禁止他说那些不着边际的梦话,当时他那悲伤的表情我到现在都还记得,长大后的你们仍然相信着数字世界的存在,两个人做着自己的梦,然而浩树却突然过世了,当时的你不是一般的消沉,想想这其实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对你而言,能够称为朋友的人,只有浩树一个。”他这样说着,另我回忆起了那些我几乎都要忘记的事情。

对,我和浩树,我们从国中开始就在一起,我们的想法被当做是梦话,没有人能够进入我们所铺造的世界,然而这还不够,那些人还要不断地将我们的梦想弃之敝履完全碾碎。虽然很明白只相信是不够的,但是如果连相信都做不到的话,那么我们就没有能够做的事情了。

“那个时候,我想尽可能的帮助你,现在说这些也一样,你能否成为我的朋友。”

他目光诚挚地看着我,“我想找个人陪我说说浩树小时候的事情。”

“和浩树……一起的时光……”

我想回到那样的时光,有浩树的时光,有人理解,有人能够诉说,并且,不同的是,现在能够确认数码世界的存在了,我们不再只是架构着梦境说着梦话,我们说不定还能够拥有自己的数码宝贝,这将是多么美好的时光。

我忍不住朝他迈进几步,每一步我都觉得我在接近曙光。

但是,我在三年前就已经自己将这样的机会抛弃了,它被我扔在了深不见底的黑暗的海洋,抑或是其他我再也无法取回的地方。

现在的我,已经不需要借助梦想的力量了。我要凭借我自己的双手,去实践。哪怕付出无可料及的后果。

 

 

 

 

我始终,是不被数码宝贝世界所接纳的人吧。

“怎么会这样……”

哀叹声,以及哭喊声,让我从刚开始的欣喜若狂冷静下来。这一片如梦似幻,但是却到处张着口子流出黑色液体,仿若永远无法满足的血腥大口一般的地方,这样的地方不是数码世界。

我所付出的一切,竟然在最后一刻化为泡影。人在真正绝望的时候,是不会有眼泪的。我在这场游戏中充当的始终是一个载体的作用,我用自己的身体去容纳了一切邪恶的错在,并且成为了它成长的温床。这大概也就是我无法去数码世界的原因。

像是所有被利用完就会扔掉的器具一样,我也被那一个一直催促着我做出各种有悖于道德的声音的主任所抛弃。

在黑暗之中我困乏地睁不开眼睛,我所做的一切,仅仅凭赎罪是无法作为偿还的吧。但是我有错吗?我只是想去数码世界,在这一点上我有错吗?

我看到了浩树,我跑向他,对他说,“浩树,你看,这里是数码宝贝世界,我们的愿望实现了,数码宝贝是真的存在的,你看到了吗?”

浩树漠然地转过身看我,“这里不是数码世界。”他说,语气冰冷,就如同他死去时的天气一样,“你做错了,及川。”

我错在哪里了,你告诉我啊,尽管我这样对着他大喊,他也只是渐渐消失,并没有回答我,唯一的,这个世界上仅有的理解我的人,就这样将我否定了。

开始的时候,我的确很嫉妒,很痛恨这个世界,那些被选召的孩子,以及将我抛弃的数码世界,我是最早发现并且相信它的存在的人,它却随意地选择了那些孩子,为什么甚至连一个机会都不给我。

我不甘心。

我的相信并不能够换回什么,所以我才要去借助外力。那些孩子的心很单纯,即使是处于绝望之中也能够拥有希望的力量,这大概就是我们之间的差距,也就是我错的地方吧。

我并未如同自己所想那样一直相信着,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会成为了邪恶的载体,借着‘想去数码世界’这样一个借口,报复着施加痛苦于我身上的一切。

浩树,你说得对,我错了。

 

“及川先生……”

我不能够明确知道,在我昏迷的时候他们做了什么,但是当我有意识之后,我感觉到有一个弱小的力量正在拼命地将我支撑起来。他用那一双和浩树一模一样的眼睛看着我,充满希冀与正义,想要将我从黑暗拖离。

“加油啊,及川先生,”他使劲地把我从那个混乱的世界往外拖,“马上就要到数码世界了,请站起来,你马上就可以实现梦想了。”

“数码……世界……”

这个时候,我才开始慢慢环视我面前的一切,所有的孩子们手里都抱着一个初始形态的数码宝贝,他们用怜悯并且痛惜的眼神看着我,有些人甚至别过了头。数码世界,为何我眼前的这个世界,并不像我想象中的那样,它没有色彩艳丽的花与树木,没有四处欢跳的数码宝贝,没有和煦的风,灿烂的骄阳,目之所及却是狼烟四起破壁残垣,被黑暗笼罩着的破败大地。

 “这里就是数码世界吗?”我的内心无法欣喜,我费尽心思不惜出卖自己灵魂,所要抵达的世界,竟然是这个模样。浩树,你告诉我,这里就是我们想要来的数码世界吗?

“为了打败贝利吸血魔兽,数码世界已经把能量耗尽了。”

“是吗?”在浩树去世后,我再一次有了眼泪将眼眶盛满的垂坠感。

“悠纪夫。”一个细微的声音呼唤着我的名字,然后在我的面前,出现了一只绿色的数码宝贝,它正微笑地看我。

“你是……”

“我是皮皮兽啊。”它歪了歪头,快要哭出来,“不记得我了吗?”

“皮皮兽……”

对啊,皮皮兽,那个时候我给它取的是这个名字啊,我不仅忘记了,甚至还怀疑过它的存在。

“对啊,我是你的数码宝贝伙伴。”它朝着我走了几步,我却没办法靠近它,哪怕前进一点也做不到,像是被数码世界所排斥一般,如果失去了梦想,或者说内心盛满肮脏的思想,那样的话,是不会被这个世界接受的,而我却还没有被这个世界抛弃吗?它给予了我一个能够将我的梦想验证的数码宝贝,属于我的数码宝贝。

谢谢,谢谢你数码宝贝世界。

如果这里就是我曾经相信,并且确定要抵达的那个世界的话。

“您要做什么!”他好像哭了啊,那双浩树的眼睛正不断往外涌着透明的液体,甚至我能够感觉到他的身体也在颤抖。

“我的身体已经不能够动了,那么,就让我化作守护数码世界的力量吧。”

如果是这个世界的话,我愿意用我的一切,来换回它的和平与重生。若是这里能够实现梦想,使所有的一切都实体化的话,那么这个地方就将是我最终所要抵达的,我也一定能够再次拥有那样的力量。

“及川……先生……”

我并没有感觉到痛苦,相反的,我十分地快乐,我能够看到那些我曾经仇视,嫉妒的孩子们以及我深爱着的数码宝贝,用感激的眼神在注视着我,我也能够看到我所经过的地方,正在孕育着新的希望,还有浩树,浩树在对着我点头。

梦想的力量究竟有多大,我并不能够明确地说明。

但是,你要相信它的力量。

你一定要相信。




评论
热度(4)
  1. 艾丽丝「Lost Paradise」 转载了此文字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