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情书】DA/辅贤

情书

 

  16楼5号。

  反复与手中捏成一团、被揉得皱巴巴的便签上的地址做过比较,再一次深呼吸完毕之后,我才伸手按了门铃。

  器械发出嘶哑而沉闷的声音,在等待的途中我一直练习着开场白,以至于开门的声音吓了我一大跳。

  来开门却不是我应该认识的面孔。

  从半开的门缝中探出一张极为白皙清秀的脸来。

  “请问找谁?”

  声音听上去轻飘飘的,并非极为阳刚聒噪的那一种。连带着他脸上的表情,整个人都透出一分难以形容与抗拒的柔和来。

  有些看呆了,我。

  一直到他被我看得有些尴尬,而有一星半点红晕上了脸,我才不好意思地一边道歉,一边将视线挪开了。

  “咳,”我把拳头放在嘴边,装模作样地咳了咳,“本宫大辅先生在吗?”

   他正要开口时,屋内传来‘贤,是谁啊’的浑厚嗓音。

  “请稍等一下。”

   转头朝着里面看了一眼之后,他对我这么说,随后朝屋内走去。只是门仍旧虚掩着,这份完全的信任令我的手脚分外不自在。

   门外的局促并没有延续太长的时间。

   我想来开门的那位先生或许是本宫先生的朋友,还是关系特别好的那种,若非如此我大概也不会在此时此地看到他了。

   “啊,你来了啊。”

   我要拜访的人,他穿着随意的居家服,摸着后脑勺地往玄关处走过来,丝毫也不芥蒂我们毕竟是未曾谋面的人。

   这么一来,若是表现得太过于矜持,接下来的采访似乎会略显艰难。我也只好赶紧笑了起来,去握住他伸过来的手。

   掌心柔软而温润,我竟然多少平静了一些。

   不管怎么说,来采访一个名人,我当然是抱着会被轻视的决心的。或许会简单交代两句了事,更甚至我连本人可能都见不到。

   对于一个新人来讲,要让本宫大辅这样的知名企业家应下采访,看起来实在太像是一种兴之所至和随口应付了。有太大可能性会因为本人兴致缺缺或者其他原因被取消。

   抱着无功而返的心情到来的我,在门口踌躇不安,不知如何是好的我,在见到本宫大辅先生的第一秒,竟有种想要哭泣的冲动。

   说着‘进来吧’的本宫先生稍微让开了些,在我进门的同时,又不动声色地将门又推开了一点,如此一来我也避免了与门的擦挂。

   没有料到他如此的心细,换过室内鞋之后我亦步亦趋地跟着他小心翼翼地往里走。

   时间的关系,向阳的客厅里即使拉着窗帘,也仍旧透出带着所属颜色的光来。整个房间浸在一股不浓不淡的赤色里,非常温暖的感觉。

   刚才来开门的那位先生不在这里,不知为何有些在意的我四处张望着。

  “在找贤吗?”

   自以为掩饰得很好,却没想到被发现了这一尴尬的举动,本宫先生带着打趣意味地这么说道,我却有些无地自容。

  “不,那个……”

  “随便坐吧。”

  似乎察觉到了我的尴尬难安,他下一秒就笑着替我解了围。

  坐下之后没多久,那个男人,就是替我开门,被本宫大辅先生称作‘贤’的人,走过来询问我想要喝点什么。

   太过于受宠若惊了,我一时半会僵得连舌头也打不直了。

   然而当我抬起头去看他时,这如同突发的失语症却更加来势汹汹了。

   与本宫先生完全相反,贤先生是一个看上去清淡如水的人。原谅我私自下了这样的定论,因为这是见到他时我的第一印象。不仅仅容貌如此,身上的素色穿着以及整个人的气质,都透露出一股淡雅。

   是非常美丽的一个人。

   或许这么形容多少显得有些失礼,但原本冷色调的他,在这个被赤色窗帘以及暖黄阳光包围的房间里,却显得那么从容自如,甚至,那些厚重的颜色似乎温柔地、小心谨慎地包围着他。

   大概是注意到了我的失态,他也没有催我,只是耐心地等着。

   “咖、咖啡吧。”

   心不在焉的我,在说完之后又立刻补了一句‘拜托您了’。他什么也不答,只是浅笑着离开了客厅。

   “要问些什么呢?”

被提醒之后我才反应过来今日的目的,有些慌张地从随身包里摸出了纸和笔。这番举动想来一定很可笑,说不定当我抬起头就能够看到本宫先生从眼中透露出的不信任与轻视吧?

 事实却并非我所想。

 当我颤抖着想要将笔帽取下,却失手将它掉在地上时,浑身紧绷的我还未来得急去捡,本宫先生就已经弯下腰去替我完成了这个动作。

“不用紧张。”

他将笔帽递给我,又亲切地拍了拍我的肩膀,仿佛在将此作为安慰与鼓励,“就把我当做你的朋友好了。”

“那么,”我整顿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请问一下本宫先生,……”

采访开始的同时,从某个房间里传来瓷器相碰的细微声响。

本宫先生认真地听着我的提问,哪怕有些听上去蠢透了,他也在思考后给出了答案。作为一个并不常接受杂志社采访的人来说,本宫先生的有些回答看上去更像是为了让我能够交差而尽量详尽给出的。

最初的紧张情绪,也因为和本宫先生渐入佳境的交谈而逐渐缓解了。甚至,仿佛为了照顾我的感受,令我有所放松,他还引导性地针对我的提问给出了建议。

与样貌看上去不同,这位先生,或许是一个极其温柔与细致的人吧?

我一边记录着,一边这么想到。

   采访开始没多久之后,一杯冒着白烟,香味远溢的咖啡被摆在了我面前。

   “因为不清楚你的喜好,所以牛奶和糖只好请你自己调配了。”

   贤先生将一应器皿放在了沙发前的矮桌上,然后将一个通体深红的陶瓷杯递给了本宫先生,再之后他就离开了客厅。

   与咖啡不同,从那个陶瓷杯里飘出的味道是清透而馨香的,应该是茶才对。

   问了那么多公式性的问题,我想不管是我还是本宫先生都有些审美疲劳了,踌躇了片刻,我决定询问一些更加私人一点的问题。

   “本宫先生喜欢喝茶吗?”

   正准备去拿茶的先生的手迟疑了一下,不知是茶太烫,还是这个问题有些私人化而令他有所介怀。总之在那之后他沉默了好几秒。

   贤先生不知去了哪个房间,不过我想通过本宫先生的视线我大概能够知道。

   随后他重新注视着我,显得有些无奈,“家里有个养生专家,大抵咖啡是不让喝的。”

   在笔记本空白的那一行里我已经先行写下了这个问题。对于本宫先生略显暧昧的回答,我却不知是否应该记下来。

   “不写下来吗?”

   “可以……记下吗?”

   本宫先生盯着我看了两秒,或许我的表情实在可笑吧,他竟忍不住笑了出来。

   在显得有些孩子气的笑声当中,我僵硬的手指正将刚才的那段话记录下来。

   脚步声响起来的时候本宫先生终于停止了笑声。

   贤先生走了过来。

   歪歪扭扭的字将笔记本上这一页刚好占满之后我也抬起了头,不知为何有一瞬仿佛被什么击中了一般地呼吸急促。

   这种感觉类似于,某一场测验,胡乱猜测的答案却是正确的。

   本宫先生微微仰起头,脸上并没有特别明显的表情。他只是安静而平和地看向我所在的地方,两条略微上扬的眉毛也收敛了锋芒,从眼中不断、缓缓地溢出仿若水一般的温柔来。

   不是煮沸了的水,而是温度刚好,既不会烫伤人,又确实带着温度的那一种。

   贤先生就站在我身侧。

   从我的位置尚且能够感受到一股不同寻常的注视,那么在贤先生看来,这注目光,究竟是如何惊艳又普通的存在,以至于他完全没有讶异呢?

   打断访谈的贤先生提出我就在此吃晚饭的建议。

   到达本宫先生住所的时间是下午三点左右,原想着避开可能的午休时间。没想到已经到了应该吃晚饭的时候。

  “这未免有些太过于打扰了。” 

  我想着问题也问得差不多了,虽然还有些在录的仍旧是空白。已完成的笔录要支撑两页的访谈应该不成问题,就此告别或许能够留下一个较好的印象。

  毕竟这对我来说已经是一个太好的收获。

  “反正我们也要吃饭,多一个人也不是问题。”

  本宫先生像在帮腔一样地笑着说,随后又加了一句,“反正你还有问题没有问完吧?”

  即使又作了一番推辞,在贤先生进入厨房之后,有关于留下来吃饭与否的争论已经结束,我先前的挣扎似乎都成了无用功。

  “继续问吧。”

  厨房的门被关上了,虽说如此,因为离客厅较近,里面的声响依旧是隐约地传了出来。

  我只好利用开饭前的时间再做一番努力。

  既然已经没有刚开始那么拘谨了,效率自然也高了起来。与其说是被采访,本宫先生倒更像是在与一个朋友交谈。

  我这么说并没有高攀的意思,只是,对于我这样一个无名的小人物来说,他显得太过于随和了。

  这位先生果然是个温柔的人。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与刚开始不同了。

  他总会时不时地往厨房那边看。

  我知道那个地方有谁。

  “那个,”我合上了笔记本,“采访的话,就到这里为止也没关系的。”

  他立刻懂了我的意思,说着‘抱歉’地朝着厨房快步走去。

  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时我终于松了一口气,有时间与精力来观察整个环境。

  极为富有生活气息的客厅,摆设却又简洁明朗恰到好处。一切都收拾得井井有条,不像是单人居住的情况。

  单身男人的公寓,即使是较为有收拾的我,也不是没有乱糟糟的时候。

  本宫先生的那个陶瓷杯还放在桌上,已经早就不冒烟了,仔细看时杯壁内侧写着名字,歪歪扭扭的,倒像是自己刻上去的。

  我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发现脖子和肩膀都有些酸痛。想着四处走动一下应该没有大碍,就轻手轻脚地离开了坐了几个小时的沙发。即使如此,我的活动范围也仅限于客厅。深知不经主人许可随意查看是不礼貌的,我走了几圈之后又回去坐下了。

  只有我一人的情况下,任何声音都能够听得很清楚。

  更何况本宫先生进厨房之后没有关门,从那里传来的对话当然一清二楚。

   “我自己可以,你去忙吧。”

  是贤先生的声音。

  没多久本宫先生就走了出来,看上去稍微有些挫败。

  “不用帮忙也没关系吗?”

  我好像有些自作主张了,问这样的问题。好在本宫先生并没有介怀。

 “贤那家伙……”他朝着我耸了耸肩膀,但很快振作起来,“我们继续吧。”

  但是恢复访谈没多久,厨房那边就发出了‘哐当’的声响。

  话说到一半的本宫先生立刻站起身朝厨房那边跑了过去。

  似乎刚才那声响还在耳边环绕,先于我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本宫先生就已经在厨房里了。就像他不需要反应时间,这一切仅是应激而已。

  我有些怔忪。不知道自己是该过去,还是继续等。

  在那里发生的一切似乎不归我管,但是又因此时此刻我也是属于这个公寓里的一员,想了一会儿我还是过去了。

  厨房门开着,地上四散着切成丁的蔬菜和菜刀。本宫大辅先生背对着我,贤先生的表情看上去有些不太好,肩膀也瑟缩着。

  “那个……”

  原本想问‘没事吧’的我,看到眼前的场景却一个字也再说不出口了。

  转过头来的本宫先生,手里握着一乘寺先生的食指。那似乎被菜刀伤到了,正在流血。所以他将它放在嘴里。

  下意识觉得我似乎应该移开视线,这么做了之后在左侧的橱柜里,我看到一个和本宫先生同款式不同颜色的陶瓷杯。

  靛蓝色的。

  被放在一堆其他造型的器皿之中。

  任我再迟钝,此刻也多少心知肚明了。

  吃饭的时候贤先生的一切动作都被本宫先生代劳了,虽然受伤的并不是右手。他的那根受伤的手指上裹着厚厚的纱布,看上去很严重的样子。

  我脑袋里一直想着莫名其妙的事情,所以连带着与两人的闲聊都经常因为我的原因而中断。

  尽管显得不那么满意,贤先生也没有说出让本宫先生停止的话语来,只是一边无奈着接下本宫先生递到嘴边的食物,一边苦笑着对我说见笑了。

  我或许没有被当做外人,但也可能他们并不介意有我这样一个人来察觉他们之间关系的不寻常。

席间我们又进行了一番闲聊,这些内容被允许记录下来。包括本宫先生从未谈及过的,有关于他学生时代的事情。

“这些真的都可以发表吗?”

我将笔记本放在一边,有些不确定地问。

毕竟市面上曾经流通过的,有关于本宫大辅的所有杂志报刊,都不曾有过这样的内容。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幸运的人,也不是一个会令本宫先生徒生倾诉欲望的家伙。不仅得到了独家消息,蹭了一顿饭,甚至……更多的信息都明了了,不管怎么看,这一切都太师出无名了。

  “决定权在你。”  

  “可是……”

  “我选择说与不说,你选择要不要把它们报道出来。这是很寻常的事情吧?”

  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

  他这么说道。

 

 

 

  离开的时间大概是晚上八点。我最后还是挣扎了去帮忙了收拾残局。

  有关于今日的事情除了认同本宫先生所说,我再无他法。

  即使因为手受伤的原因而不能沾水,贤先生也一直站在旁边,就这么看着我和本宫先生手忙脚乱地被洗涤剂泡沫搞得非常狼狈。

  这时的本宫先生不再是那个赫赫扬名的企业家,他看上去就是一个普通人。有着张扬的面貌与温柔细致的性格,会打烂瓷盘,会说笑,会挑食却被数落,也会毫不掩饰地过着自己想过的生活。

  当我看向贤先生的时候,对于本宫先生的定义,我想似乎还得加上另外一个词语才行。

  不仅仅是对于自己选定的人,连同工作,他还是一个极其负责的人。

  “非常感谢您今天的配合,”我对着本宫先生深鞠一躬,“还有贤先生,饭菜非常可口。”

  与两人告别之后我走出门外,却又在本宫先生关门之前叫住了他。

  “虽然觉得大概不该问,但是……”

  一点也没有觉得厌烦,本宫先生只是站在那里,静静地等着我将问题问出来。

  “那位贤先生,不仅仅是本宫先生的室友吧?”

   他先是愣了一下,大概没想到一个初出茅庐,急需靠着他的这份报道而生活下去的人,竟然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但是很快地,那抹诧异的表情就变得柔和起来。

  “你说贤吗?”

  贤先生正站在客厅里。我的视线刚好可以看到的地方。

  客厅里仍旧是温暖的赤色,他也依旧被包围着。为什么不能够说,本宫先生就是那一抹随时都存在,炽热又温柔的色彩呢?

  “是我的爱人哦。”

  仿佛知道贤先生正在那里,本宫大辅先生将头转了过去。

  借着不算强烈的光,我能够清楚看到一乘寺先生对着我所在的方向微笑。

  我很明白那并不是给我的。


PS:一直想写贤和治的故事TUT却苦于无从下手。接下来大概会尝试一下

评论(3)
热度(47)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