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柠檬】DA/辅贤 -2-

复健中……


【2】

进楼道的时候他稍微等了等,在抬头之前又再磨蹭了几秒。

实际上刚转过前面那个小道时,他就已经心有余悸地刻意放慢脚步了。

夏虫的鸣叫随着天黑越发明显,听上去仿佛就在耳边。脚底磨人的雨花石差点将心不在焉的他绊一跤,好在最后关头稳住了。

“咳!”

楼道里一片漆黑,他心情不算太好地清了清嗓子,在同一时间终于有光亮替他照明了。

在电梯口等着的时候,他摸出手机看了一眼。

八点半。

电梯缓缓上升。

手指已经放在通话键上,最终却没有按下去。

“我回来了。”

屋内是不出所料的漆黑。

清晨因为快要迟到而赶时间摔在地上的玻璃瓶,还是那么四分五裂地躺着,他竟有些同情。

蹑手蹑脚跨过之后,他找来扫帚,小心翼翼地那一滩打扫干净了。

一乘寺的电话就是在他毫无朝气地躺在沙发上时打来的。

那时他口渴得嘴唇都干裂了,却仿佛一点力气也没地一动也动不了。

“真是不好意思。”

是一乘寺说的第一句话。或许是之前打过去的未接来电令对方有所在意吧。

“有什么事吗?”

接着有了这么一个问句。

已经到了要有事情才能够打电话的地步了吗?

他有些不满地心里吐槽着。

“也没什么事,”本宫大辅稍微坐起了一些,接着说,“原本想要一起回家的。”

一乘寺那边没了声儿。

“不过后来想着你或许很忙,就没有再打过来了。”

他猜想如果有下一句话的话,一乘寺铁定会说对不起或者抱歉。而近期他听得最多,也听得很烦的无非就是这两句,于是干脆又接着滔滔不绝,索性占领了话语权。

“也没什么事啦……早点回来。”

“恩,”一乘寺这么梗了一个字出来,不会说话了一样,“晚安。”

电话挂断之后,他在沙发上坐着发了一会儿呆,直到窗户外面,对面公寓的灯陆陆续续开始减淡,才如梦清醒般地猛喝了一大杯水,揉着脑袋进了卧室。

然而门开的声音却始终没有响起。

 

“你要走了?”

按理来讲,没有课的上午,原本他是不会起这么早的。

迷糊着醒来往厕所走,一出房间门却看到玄关处刚穿好一只袖子的一乘寺。

   “起来了吗?”

    窗帘一定是昨晚一乘寺回来时拉上的,细缝处透进带着细小尘埃的光。

一乘寺回过头来,眼睑下有着两团在阴暗环境下显得越发扎眼的青色。

他不由得皱了下眉,这时也完全忘记自己是为上厕所而醒来的了。

“恩。昨天什么时候回来的?”

“记不得了,”一乘寺垂下头看了一眼手表,“我先走了。”

他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时钟,手伸进宽大T恤里挠了挠。

时间还早啊。

“早餐吃了吗?”

“去学校再吃。”两只鞋都穿好之后,一乘寺半侧着头对他轻轻挥了挥手,“再见。”

“贤!”

半只脚踏出门外的人回过头,用略带疑惑的眼神看他。

走廊中传来电梯门开关和鞋底踩在地砖上的声音。他猜想或许是隔壁那家总是早出晚归的人又拖着疲惫的身躯去上班了。

本宫大辅和一乘寺贤,他们都还只是十几岁的年纪。

当听见那样的声音,再看向一乘寺时,他竟觉得自己像是被时间抛下,而对方依然成长为大人了一样。

“没什么。路上小心。”

门关上了。

被独自留在客厅里时,分明关门的声音被刻意放轻了,他仍旧像被狠狠扇了一耳光似的,站在原地耳畔回响着如同重重关门而带来的声波。

在忙什么呢那个家伙。头发都没有梳好啊,发尾乱糟糟的。

他咽了一口口水,大脑一片空白地想。

 

    “啊,大家都在呢。”

门帘捞起来之后,挺着肚子的老板走了进来。厨房内的员工异口同声地应着,计时器哔哔地响,有人将新鲜煮好的面从开水里捞了出来。等热气散尽之后,他的视线同老板的相遇了。

“本宫,你也在啊?”

带着些许疑惑神色的老板走到他身前,弯腰仔细看了一下贴在冰箱上的工作时间安排表。

“今天不该你当值吧?”

“我……那个……”

他稍微有些心虚。

按理来说自告奋勇加班应该是值得骄傲的事情,他却连背都不太能够打得直,反倒像做了亏心事一样。

“我记得昨天你也来了的吧?因为你是学生,所以工作时间才避开了双休日之外的时间啊……奇怪了……”

老板自言自语着又再度去查看时间表。

“也没什么,”他赶紧端起餐盘,显得有些慌乱不不堪,“反正学校也没什么事,就过来帮下忙。”

“哦,是吗?”

对方看上去有些不相信,即使语气轻描淡写。

“那个,不好意思?”

“啊!马上就来!”

站在餐桌前的时候他一边记着菜单,一边内心里庆幸这时候来了客人。否则,以老板的性格,大概会追根究底吧。

忙碌的上午也很快就过去了,店里最热闹拥挤的大概就是中午12点到下午2点这个时间段了。

今天只有一堂课,在下午四点左右,他打算在店里吃过午饭之后再去学校。

将餐盘收拾好之后他准备去跟老板告假,恰好遇到在后门清点完今日食材走进厨房来的人。

“哦,要走了吗?”

挽着袖子的人正在擦汗,体型原因看上去累极了的模样。

“差不多是时候了,下午有课来着。”

“那中午就一起随便吃点吧?”

锅里的水沸腾着。

他站在长桌外看,手肘放在桌上用以支撑上半身的力量。

好像仅凭一个人就能够将厨房不算狭窄的空间占满的老板却极为灵活地活动着,掐着时间将煮好的、热气腾腾,颜色金黄的面捞了起来。

“尝尝吧。”

一碗卖相看上去相当不错的拉面加好了各种配料放在他面前。

他将筷子扳开,说着‘开动了’搅了一下面。香味带着潮潮的热气立刻就将他包围了。

“好吃吗?”

太烫了。

他一时说不出话来。等到好容易吃下第一口,才一边吐着舌头一边点头。

老板看上去十分开心地笑,说他吃得太急了。

替他倒了一杯冰水,老板也自己喝了起来。

“你喜欢吃拉面吗?”

“喜欢。”

  梦想是成为做出一流拉面的美食家。

  不过这个倒是没必要现在说出来。

  “我在你这么大的时候,有过想要自己开一家拉面店的想法。”

  “真的?”他放下筷子,“您是为什么……要做拉面的呢?”

   不停扇着扇子的人停顿了一下,仰着脑袋似乎在思考一个答案。他也就安安静静地等着。

  “嘛,这个世界上,有的人做事是不需要理由的,但大部分人都有着要做一件事的原因。”

“您也是吗?”

“是吧。”

突然笑起来的胖大叔揉了揉他的脑袋,“你可是第一个知道哦。”

“诶?”

“为了想要看到那个人开心的笑啊。”

这样啊。

他了然于心。

看上去那么粗糙,实际上却是一个温柔的人。

或许每一个人在面对自己喜欢的人时,都会不由自主地将最为柔软的那一面展现出来吧。

    “那么,作为交换,不打算说说你的事吗?”

“什——”

“应该是发生了什么吧?”老板拿起旁边的烟点了一只,又吸了一口,“现在的年轻人,总是以为能够骗过成年人呢。”

50岁上下,养有一女一子。女儿已经工作了几年,儿子还正在叛逆期。

家庭和睦,因为早年辞了工作而自己开了这个不算大的快餐店。店址在离市中心不远也不近的距离,客源固定,偶尔会忙不过来。

体型稍胖,留有胡茬,鼻头肉肉的,时常带笑所以看上去很和善。

唯独那双眼睛,仿佛一眼就能够把人看透。

‘真是不懂你在想什么,所謂父母,当然是比你们懂更多,更加睿智的人啊。’

曾经因为撒谎而被老妈这么数落过。

老实说,他原本就不是能够藏住秘密,善于撒谎的人。即使年龄有所成长,不擅长的事情看来永远都不会因为时光流逝而变得擅长起来。

“和……同居的朋友发生了一些事情。”

稍微思考了一下之后,他还是决定和盘突出。

“吵架了吗?”

“也不是。”

之中的微妙与奇怪,大概连一乘寺都没有发现吧。

那个人自有他的事情要忙,自顾不暇哪里还有时间去思考他的感受呢?

看起来就像是他一个人在闹别扭而已。

“只是,好像被隐瞒了什么。”

不行了。

自己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小鸡肚肠了呢?

听完他的话,胖大叔不置可否。只是将那只没有吸完的烟杵熄了火星,扔进垃圾桶里。

“那么想知道的话,去问问不就行了?”

然后拍着他的肩膀这么说道。

 

评论
热度(7)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