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櫻日和】刀审/刀劍亂舞

清光x我【何鬼


昨天上課太無聊用手機寫的。根本沒什麼意義我就想yy一下【…






本丸中庭里有一株巨大的櫻花樹。


沒人知道那是誰種下,又是什麼時候栽种的。總之,漫長的歲月令它茁壯而繁茂,如今到了它盛開的時候,我卻看不到了。


究竟這個房子有多少年歷史了呢?聽到嘎吱嘎吱的聲音的時候,我不由自主地思考起來。


恰逢一陣輕柔的風吹來,櫻枝也刷刷地,似乎要補償我似的,給予了我一個有關於美好春色的,添磚加瓦的想像機會。


“清光嗎?”


然而什麼聲音都沒有了。


我不說話。來人也不說話。就如同兩個長不大的孩子一般,較勁似的等著對方先開口。


終於讓我聽到了一聲恍若不存在的輕叹。


“眼睛沒好就不要亂跑啊,真是不讓人放心。”


而後他在我旁邊坐下。


“一直躺著渾身都軟掉了,而且——”


自從眼睛受傷之後,其他的感官好似突然變得靈敏了起來。比方說聽覺。我為自己沒有猜錯來人而兀自欣喜著。


“不能辜負這樣的春色啊。”


清光不再說話了。我並不知道此刻他究竟在做著什麼。像是往常那樣手反撐著地板看櫻花,還是不知為何而一臉不開心地想著什麼。


我會出現在他的想像之中嗎?


連風似乎都帶來了清甜的味道。


“大家都回來了嗎?沒有人受傷吧?”


可能他向著我的方向抬起了手,也可能他起身準備離開。雖說不知道他要做什麼,却感覺到了眼前某一處的光亮消散了大半。


頭髮被觸碰了,那之後是他不太爽快的聲音,就在似乎比起最初還要更加接近我的地方。


“比起這個,稍微擔心下自己吧?明明連頭髮上掉落了花瓣都不能夠察覺到。”


這樣一來,又能夠做些什麼來保護自己呢?


他好像在不開心地表達自己的想法。


我承認他說的沒錯。卻不覺得有什麼危險。這裡的每個人都有著保護我的覺悟,況且,我不願意就那樣將自己封閉起來。即使暫時看不到,不想連感覺都丟失了。


這樣一個,能夠在內心中埋下一個種子,靜待有人來將它澆灌的機會。


也或許察覺到這段沉默的微妙,清光有些故作緩解氣氛似的清了清嗓子。


“刚才,”他有些猶豫,“一下子就猜到是我了呢。”


我不知道櫻花樹是何時種下的。當时种它的人至今尚在人世嗎?像是那般的生命,不會因誰而繁茂,也不會因誰而枯敗。


太過於自我与獨立,反而令人倍感惆悵。


就如同我與這些刀一般。


“再怎麼说,也不會連自己喜歡的刀都辨別不出來吧。”


眼睛看不見真好。


人是一種懂得察言觀色的生物。這種能力有時候很好,有時却事倍功半。


因為無法看到清光現在的表情,又或是春光太過於醉人,我才能夠像是刚才那樣若無其事地說出這番話來。


“稍微有點困了,送我回去吧清光。”


我等待著那一隻會將我扶起的手,却一直沒有等到。


“加了‘喜歡’這個詞呢。”


渴求著他人的關注,第一次見面就分外在意我的看法,過分盡职盡责的加州清光,某些方面來看過於敏感了。總是能夠將那些肯定的,讚許的,表達出愉悅情緒的詞彙捕捉到。


那麼我就是明知故犯,却狡猾地想要全身而退的那個人吧。


“對不起,以我的身份說出這樣的話很奇怪吧?说喜歡自己的刀,簡直就像……”


病入膏肓的戀物癖。


世界上有些許多,能夠清晰可感,但無法抓住的東西。就好比我能夠感覺到將頭髮吹亂的風,當我伸出手去,却永遠不可能將它握住。


唯一令我驚訝的是,有什麼東西,代替風將我抓住了。


下雨時是它幫我撐傘,許多個難以安眠的雷雨夜它輕拍著我的後背。它看上去纖细修長,有時也會佈滿傷痕。它有著溫暖而鮮豔的顏色,而現在它把我帶到了一個更加溫暖的地方。


“怎麼樣?”


清光這麼問著。


在我的掌心之下是堅實有力的胸膛。我感受到一股熱量,不知是來自於我還是他地,奮力想要沖出來。


“…非常溫暖…”


刀的身體,原來是這樣溫熱的啊。


我幾乎要自欺欺人清光不過是沒有生命的冷兵器成功了。


為何此時又要讓我感覺到如此鮮活的脈搏呢?它只會將我僅剩的理智与道德轰垮。


“在尚且為人的時光裡,請一直…像是這樣喜歡著我吧?”


在此之前,我幾乎從來都不知道,春天是這般醉人的。


评论(2)
热度(6)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