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メーリヤです❀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一个超级不负责任的脑洞】/刀剑乱舞

根本上来讲就是心疼清光然后写的。毫无意义而且也不严谨的快速脑洞填充………………

BUG的话请温柔地指出来……

并没有明显的CP向





奇怪的、四方形的盒子缓慢往上空升的时候,坐在对面的人发出了小声的惊呼。听起来就像是小动物的声音,他也不由自主好奇了起来。

“你看你看清光君——”小而红润的嘴唇这么说着,“好高啊……”

据说是为了保持平衡,所以不得不一人坐一边。起初这个不断缓慢旋转的大圆环他是毫无兴趣的,但是看到女孩子兴奋而带着期盼的眼神,他最终还是妥协。

坐在靠窗的地方,偶尔能够听到嘎吱的声音。在这之前女孩子甚至因此而受到了一次惊吓,倒吸一口冷气地扑进他怀里,却在还没来得及对视的情况下很快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去。

什么啊——又不会把你吃掉。

他遵从着女孩子意愿,朝外面看了一眼。可想而知到了这样的高度,底下的一切全部尽收眼底。的确是很奇妙的感受,不过也还不至于大惊小怪。

可以隐约看到旁边的箱子,坐着男男女女,亲吻拥抱,或者拿着那种叫手机的东西不断拍照。他兴致缺缺,对面的人似乎一点也不打算利用这短短的私人时间做一些什么事情。

“哦,是啊,”他一手撑着下巴,语气懒懒,“很高——呢。”

或许是听出了他语气里的不对劲,原本趴在窗户上向外望的女孩子转过身来,有些不安地看着他,“对不起,强迫你来陪我玩摩天轮。明明知道清光君不愿意的……”

干嘛露出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啊,就像我在欺负你一样。

心情不算那么愉快,他拍了拍旁边可容一人的位置,“不坐过来吗?”

女孩子瞪大了眼睛,很快就红着脸摇了摇头。

“那样不行,会摇摇晃——”

音频很高,却没有怎么发出声音来。他觉得手臂被猛一下抓住了,隔着衣服都能够感受到指甲掐入皮肉的细微痛感。

环住的腰在颤抖着,像是停不下来一样。

箱体猛烈地摇晃一下之后就恢复了平静。

“看吧,”他低头去看伏在胸口上的人,“没有你想象得那么严重啦——”

受惊的女孩子颤巍巍抬起头,瞳孔一闪一闪。他下意识地就想靠得更近,直到面前那双眼睛紧紧地闭上,连眉头也搅在一起。

“不过还是坐好吧,已经快要下降到地面了吧。”

他松开手。

摩天轮的运行时间不会太长,从箱子里出去之后,女孩子走在前面,连头也不敢回一下的样子。他有些懊恼。为对方被吓得颤抖的模样,还有为自己奇怪的举动。

不过是一个现世的女人。他这么想着。

沉默持续了较长的时间,不过这并没有给足他思考是否道歉,怎么道歉的机会。

莽撞直行的女孩子突然停下来不走了。

“??”

“清光君,”红着脸,仿佛强迫自己看他眼睛的人,小心翼翼地说,“可以……一起去照相吗?”

从那个屋子里走出来的人,手里拿着什么东西指指点点,笑起来很开心的样子。

不论如何,这张像是能挤出水来的脸,不想再看到了。

“好啊。”

他抓起旁边那双肉而软的手,一个猛力扯过,将整个人都揽入了怀里。

又是一个奇怪的东西。他站一旁看着女孩子熟练地操作着。

“可以了哦!”

欣喜的脸转向他。

“看向这里就可以了。清光君可以看到自己的表情吧?”

“哇这是!”他又凑近了一些,这下只能看到自己的眼睛了,“好厉害的样子呢……”

“那开始拍啰?清光君站到我旁边来吧?”

一切都凭借着女孩子的操作,应和似的不断变换着动作。直到最后一次,女孩子犹豫着挽住他的手臂,脸上终于露出放松并且幸福的微笑来。

照片一式两张。

回家的路上也不断看着那张所谓照片的人,甚至都没有管站在旁边,活生生的他一眼。究竟是有怎样大的魔力,才能够到如此地步。

“那个东西,”他闷闷地出声,“有那么令你喜欢吗?”

想也不想地点头了。

“上面不过就是我和你吧?既然如此,难道不是真正的我更应该让你喜欢吗?”

“诶?”

察觉到什么的女孩子猛然抬头,微红的脸稍稍侧了侧,“莫非,清光君是在吃醋吗?”

“哈?”

“抱歉,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和别人交往。”

……突然变得坦诚了起来。

“所以,一旦拥有了这个东西,就好像一切都不再是虚假的,而是真实的了一样。这张照片——”

女孩子动作轻柔地将它捧在手上,“是我和清光君在一起的证明啊。”

又露出了那种温柔并且幸福的表情来。

不明白。

他将女孩子送到家门口,支支吾吾的人好像有什么话要说。

“怎么了吗?”

“那个,清光君——”身体前倾,一副豁出去模样的女孩子咬着嘴唇,“要、要留下来过夜吗?”

说完这番大胆的发言,却又将眼睛移开了。

“还是不用了。”他伸手揉乱顺滑的头发,“女孩子的身体是很神圣的,不好好珍惜可不行。”

瞠目结舌的人羞愧到不行地说了晚安,又忙不迭地关了门。他心情不坏,刚走出几步便听到身后的响动,再来,腰就被两只纤细的手环住了。

“清光君会……一直爱我吗?”

真是令人想起了不好的事呢。

女孩子也不会看到他自嘲弧度的嘴角,暗淡无光的瞳孔,笔直的身躯像是雕塑一般毫无温度。她所感受到的,只是一双厚实且温暖的手,轻轻压在她的手上。

“当然会。”

但是,像是这样纤细瘦弱又毫无力量的双手,真的能够将我束缚住吗。

 

 

不过是一个现世的女人罢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句话之后又增添了新的内容的呢?

不妙的内容。

人类的感情就如同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海水一般,一旦认可就源源不断涌来。当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他已经不能够如常一般轻松应对了。

内心里,仿佛被海水腌渍过的石块,呈现出绿色青苔与白色盐粒的,不美丽的斑驳来。

 

 

“啊呀,真是抱歉。”

常年厮杀于战场,连刻意躲藏的杀意都能够感觉得到,温暖而小心的注视又怎么会错过。

他扶起撞到自己的女人来,并且率先弯腰捡起落在地上的东西。

“头发,”无心却又带着装出来的笑容,轻轻抚平头发的毛躁,“乱掉了哦。像是这么美丽的秀发,乱糟糟的可不行呢。”

年长的女人看似经验丰富地露出故作羞赧的笑,“真是谢谢你了哟,小帅哥。”

这么说着的人,又突然凑近地在他耳边补了一句话。

看起来亲密无间。

说的内容他也完全没去在意。

总之,在那之后,预想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在惊讶什么呢。又在心烦意乱什么。

本就是规划好的局,完美地入局的人,竟令他有些不忍。

“那个人是谁?”

他避开了泪盈盈的眼睛。

“这就是你和我断了联系的原因吗?”

声线都在颤抖了。不用去看也能够想象出那个表情。

不像摩天轮上的惊慌的、也不像家门口夜色中拥住他的。那一定是,红着眼睛,生气又悲哀,却仍旧要忍着眼泪的模样。

人类啊,都是这般弱小而倔强的生物吗?

“你不是说过,会一直爱我的吗?那也是骗我的……吗?”

说到底,爱这种东西,到底多一些好,还是少一点好呢?

“那个人,给了我更多的爱呢。”

“那是……”抽噎着的人仿佛喘不上气来一般地停顿了一下,“比我还多的意思吗?”

也没有等他给出答案,像是害怕一般,捏着拳头,将所有力量都倾注其上一般的女孩子,如同将最后的希望全数堵上地喊出声,“只要给你爱,不管是谁都可以吗!?”

“对呢。”

喂不要说了。

“我需要的,从头到尾只有爱。”

快不要说了。

“和是谁没有关系。”

 

 

“真难看呢。”

被毫不犹豫,毫不留情地嘲讽了。不过这熟悉的语式令他稍微好受了一些。

“现世是会出现幻觉的啊?”

他抬头看了一眼,感到有趣。

“坐在这种脏兮兮的地方,像个落魄的乞丐一样,比起平时更加适合你呢。”

“幻觉里嘴巴都这么毒啊安定。”

小腿被狠狠踢了一脚。

意识到不是幻觉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

天灰蒙蒙地落着小雨,很像那个时候。仿佛所有的战场一定要配上阴天与雨,才能够彰显出那份惨烈来一般,他记忆里,本来就冰冷的身体总是被雨水很快取代了鲜血的温热。

安定的眼睛看上去一点感情也没有。

冷兵器本就该是这幅模样。

即使是同僚也不例外。反正自己也的确不讨喜。

出身、战绩、性格与诟病,多得好像完全数不清。也没人乐意去数。

“这样啊……”他貌似恍然大悟,“你也叛逃了?”

安定的眉毛拧起来,面部也终于有了一丝表情,“别把别人说的和你一样!”

他愣一下,然后哈哈笑着,仿佛很开心,“也是呢!”

安定也还是安定,像以往那样就静静地看着他。脸上时而会露出嫌恶的表情,时而又波澜无惊。他不知道现在是哪一种。连抬头去看那张脸的力气和心情都没有了。

“安定你完全不了解女人吧?”

被质问的人不说话。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说到底,刀永远都是刀。不过是一个现世的女人,为什么我会那么在意啊……”

他像是在问安定,但又仿佛是在问自己。

为什么不去在意曾经的归处,为什么不去在意出现在身边的同伴,为什么不去在意往后的所去。

答案什么的,其实他是清楚的。

‘谁都好,拜托看到我吧’

那时,女孩子最后望向他的眼神,令他回想起了以往的时光。

没有人用的刀,就没有存在的价值。

渴求着能够被发现、被喜欢的心情,无论时间如何更迭都毫无改变。

当出现在现世而茫然无措的时候,于心中默默念叨的话也不外乎是这一句。

‘看到我吧’‘喜欢我吧’‘谁都可以’

然后被发现了。

“你在这里做什么呢?”

对着在角落里的他,这样问道的女孩子,眨着大而明亮的眼睛,瞳孔被他占得满满当当。

“那种事情我不知道,”安定的语气听起来异常烦躁,“在本丸里你不是什么都明白的样子吗?”

“本丸……啊……”

一定很热闹吧。

主人被各式各样的刀围起来的时候看上去很开心。有那么多等级高出身好的刀保护着,缺他一个也完全没有大碍。

曾以为有过一席之地,到最后这小小的能够安身的地方,似乎也因为自己的叛逃而被丢失了呢。

对于一把刀来说,追求‘独一无二’果然还是太过于天真烂漫了吧。

而对于他的这番模样,想必安定也已经忍耐到了极限。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厌恶看到安定看他的眼神。

如果连唯一的,一同奋战过的同伴都对他露出那副表情来,他还能够期盼谁施舍他一星半点的爱呢。

麻木起来的话,这样的表情就不会再看到了吧?

自暴自弃的同时,他仍旧在潜意识里呵护着唯一的一簇火苗。以为会在本丸得到的复燃,机会却被给予了一个同他毫无关系的,现世的女人。

“快点给我站起来!”

安定加大了音量。即使这声呼喊在雨中显得有那么点示弱的成分。简直如同家长面对着自己淘气的孩子时,又生气又不忍心加以责备一样。

一点都不像那个大和守安定。

他没动。

脸啊眼睛啊都被雨丝挠得很痒,不去想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蠢爆了。

身旁的人似乎正在酝酿下一次爆发,但很快地,安定被他突然的踉跄起身惊得后退了一两步。

事发突然,以至于他一瘸一拐从安定身边走过的时,都没有受到任何阻拦。

“加州清光,你到哪里去?!”

他听到身后急促的脚步,啪嗒啪嗒地跟了上来。与此一起而来的,还有突然变得倾盆的雨。

这样一来,一鼓作气朝前的路都被阻断了。

“跟我回本丸。”

一反常态的,用柔和又无奈语气说话的声音,伴随着扯住他手臂的那只手,都莫名其妙地像是有了温度。

男人最无法容忍的,就是去重新面对自己曾经所抛弃的。

“开什么玩笑!”他猛地挥开安定的手,“好不容易才逃……”

“主人命我带你回去。”

 

 

五官都皱在一起了。

按理来说应该很难看才对。却不知怎么地,令他觉得异常可爱。

视若珍宝的照片放在一边的柜子上,被漂亮地框了起来。

这就是,现世的女孩子的闺房啊?

令他局促不安的是这个房间里温和宁静的气氛。许多年都未曾有过这样的体会,毕竟他的人生充满刀光剑影。

“抱歉啊。”

若生而为人的话,真的想要好好疼爱你一次。

    他用手,轻慢地去贴那张睡颜。

软而温热。却又因如此而极度容易受伤。

一方面他贪恋着这样的温暖,另一方面,他又唯恐着自己会将它毁灭。

他摸出另外那张属于他的照片,将之轻轻地,同被框住的那一张放在了一起。

‘清光君’。睡梦中的人似乎这么柔声喊了一句。却依旧是紧闭双眼,以一种即将大哭的表情沉睡着。

到最后,能够令他有所回温以及感动的,究竟只有这一句无意识下的轻声呼喊。

 

 

 

回本丸的路上,安定和他彼此都没有说话。

是没有话可说,亦或是已经不需要言语他没有去想。

时间像是回溯到了很久以前。茫茫黄沙与看上去无穷无尽的天空。在这片偌大而平坦的土地上,似乎任何东西都无法隐藏起来。

“要是能够发明出那种可以忘掉回忆的药来就好了。”

他的声音在旷野中回响,包括那几声干瘪瘪挤出来的笑。

“不要天真了。”安定先是淡然地否定了一句,随后也不知为何情绪变得糟糕起来,“一旦涉及了除自己之外的人,你所拥有的回忆就不单单只是你的了。这么不负责任的话,果然还是只有你才——”

误会也好。丑陋也好。没有用也好。薄情寡义也好。

想要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难道遗忘不是最好的良药吗?

大和守安定突然之间没有了言语。

他的同伴正一言不发地望着前方。脸上挂着尘埃落定的安稳表情,嘴角也仿佛想到什么一般无力地勾起来。

远处什么也不复存在的龟裂土地里,仿佛快要被看出一片绿洲来。

    真是过分啊,加州清光。

明明是冷兵器,却拥有那种温暖耀眼的颜色。

而望着远处沉默不语的加州清光又究竟想到了什么呢?

 

“会一直爱我吗?”

这是,我才想问的问题啊。

 



PS再说一句,你是刀我也会爱你的清光!!!!

评论
热度(6)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