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从你的名字开始】DA/辅贤

赶在情人节的最后几分钟!

好久没写手生TUT单纯想写毫无自觉耍无赖的深不可测君而已///////

 


【从你的名字开始】

 

 

 

 

“所以,你就是‘荆棘鸟?’”

他踌躇着点头,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人。

实际上这个人才刚刚出现在他的视线中时,他就已经这么做过了。偌大的广场,川流不息的人潮;他站在一个极不起眼的地方,漫无目的地张望着。直到这个人的衣角刚刚出现,他几乎第一时间就将之锁定了。

“那么……你就是……”他停顿了一下,有些难以启齿地扯了扯嘴角,“‘世界第一女王陛下’?”

有那么一瞬间,他似乎清楚地看到,眼前的人因为他说出的名字而面部抽搐了一番,那之后将手里拿着的,以备相认之需的熊公仔揣进了兜里,一边笑着一边摆手说,算是吧。

一时之间两人都无话可说,他垂眼看着地面,不同鞋面从他眼前晃过,心里有些为接下来怎么做而隐急。过了一会,他眼前的脚突然转了方向,接着那个声音贯穿了他的耳道:

“我们找个地方坐坐吧?”

 

 

应侍生再次确认之后,连同菜单一起撤走了。

他希望对方没有发现他的局促不安。双腿并得有些拢,并且因为极不自在而显得僵硬酸麻。他尽量放松,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地方去,这导致坐在离他一桌之远的人一连叫了好几声,他才回过神来。

“抱歉?”

“啊啊没事,”那人笑着,“所以,就像推特上说的那样,你对动物,特别是鸟类很有研究囖?”

看起来再自然不过了,这番对话,还有对方的表现。至少跟他比起来。

他为自己会莫名紧张而觉奇怪,不过是网友见面。况且,即使对方起了一个那么奇怪的名字,也的的确确是男性,他根本不必感到不自在的。唯一的理由或许在于,他时刻警醒着,怕自己的冒名顶替被冲破。

这么想着,并且不断对自己说着放松,他换了一个稍微舒服一点的坐姿,深呼吸一次,又开始担忧起另外一个问题来。

他几乎不知道,他戴着眼镜,平日里总是喜笑颜开的兄长竟然会对鸟类感兴趣。

他们几乎形影不离,他也确然从天才的兄长那里学来甚多,但刚刚对方所说的那部分,他毫无印象。

他清了清嗓子借以舒缓情绪,抬眼间看到对方一脸期待,又不可避免地更加紧张了些许。

“鸟类……”他开始冥思苦想自己所知的一切,“……大雁,因为是候鸟,所以冬天的时候会呈人字形或一字形迁徙……”

对方看似极认真地听着他讲话,偶尔点两下头表示受教。这期间应侍生将他们店的茶点送了上来,也让他有了喘息的机会。

到这里就差不多了吧?他想着。将手中那杯茶吹凉,喝一口再放下,抬头之时他正对上一双眼睛,充满求知欲。

“还有啄木鸟……它们啄食树皮下的害虫,被称作森林医生……”

“恩恩。”

“蜂鸟,是世界上最小的鸟……”

“嗯嗯嗯,还有呢?”

……

对方看起来实在是太好学乐知了,这令他抽身困难。不管怎么说,被称为‘天才少年’的人也不是他,要是再这么被逼迫下去,恐怕他很快就会败下阵来。

他只能够想到哪里说到哪里,庆幸自己学识涉及面还算广泛。对方看起来也不太在意他所说的对错,好似只是单纯想要打发时间,将面前那杯稍显滚烫的咖啡亦或者茶消磨殆尽而已。

在冥思苦想的途中他稍微有些走神了,心想今日自己还真是接下了一个不可能的任务,要是当初没有应下来就好了。而对方也突然没了声儿。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面前那个刚才还满面好奇的人,已经进入了神游状态。

他抓紧时间松了口气,喝下第二口茶的时候,它已经不如最初那么烫舌了。

相对安静的状况给足了他仔细观察对方的机会。那头乱糟糟的头发看似天生的,明明是耀眼的色系,偏像是被人降了饱和度那般少了招摇多了稳重。年龄看起来和他不相上下,皮肤……他对比了一下均放在桌上的他与那个人的手,得出了‘比我黑上不少’这个结论。

然而这样相对平和的状态并没有维持多久,不久,沉浸于自我世界中的人也清醒了过来,横冲直闯进他放过去的目光中。

这令他猝不及防,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抱歉……”他赶紧将头埋了些许,“我讲的这些很无聊吧?”

皮质座椅嘎吱地轻响一声,稍稍抬眼他看见对方悠然自若地靠在了椅背上。

“不会。”

声音中似乎带着看好戏,又或者发现了什么的笑。

很快的,那张刚刚被他仔细观察过的脸出现在了他一掌之隔的前方,他甚至能够听到对方毫不顾忌偷笑的气音。

“我说,你不是荆棘鸟本人吧?”

吃惊地抬起头这个应激动作之后,他能够清楚看到面前这张脸上好暇以整的笑意。那看起来并不像恶作剧,也没有令人不适,反倒是松了一口气的模样。

他哑口无言,对方也好似因此而更加确定自己的结论般一言不发。

“我……”

他想挣扎一番,又想起自己不善言辩,很快丢盔弃甲低头认输。

“对不起,很抱歉欺骗了你。”

这的确是令人恼火的事,对方会生气也是理所当然的。他也不再挣扎,摆出做错事之后道歉的姿态,等待着被他所骗之人的反应。

但奇怪的是,那人看上去一点也不生气。

“没关系没关系。”

甚至,好像很开心。

“我也不是世界第一那啥来着。”

“诶?”

快要杵到他面前的人又坐了回去,露出稍带歉意的表情来,“我是替我姐来的。你呢?”

“……………………………………………………兄长。”

“原来如此啊……”

对话无法再进行,两人只能够相视一笑。他心情复杂,多少有些埋怨自己乱来的兄长,顺带还有‘世界第一女王陛下’。

这场会面应该就此结束了,他在等一个合适的告别契机。等在沉默与悠扬的纯音乐之中做好了准备,又立刻因为对方的一句话愣在原地。

“如果今天来的是我姐和你哥,他们很聊得来的话会怎么样?”

“会怎么样……”他还真的花费时间思考了一下,“我不太清楚。”

对方苦恼着抓耳挠腮,“正常人的话,如果像是我们这么聊得来,应该会交换联系方式的吧?”

????

聊得来?

“请。”

手机也被递了过来。

“请、请等一下,”他手足无措,竟会因为这个举动而惊慌,“我们……我们才刚刚认识吧?不对,应该还不算认识,因为连彼此的名字都还不知道啊。而且今天又都是替对方……”

“啊,”对方恍然大悟,点了点头,也将手机收了回去,“你说得没错。”

他松了半口气。

“其实刚才那些都是借口,我只是单纯想要和你做朋友而已。”

“?”

“名字是?”

“一乘寺贤。”

“哦,贤啊,”那个人一边‘恩’着一边点头,“我叫大辅。”

整个过程快得令他来不及反应,几乎刚刚回答完那个他此刻才意识到被牵着鼻子走的问题,对方又将手机递了过来。那上面写着他的名字,似乎正迫不及待他去完善这一张名片。

“现在我们认识了吧?”

名为大辅的人,正一脸笑意地盯着他。

 

 

 

 

 

评论(2)
热度(44)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