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从你经过那条街】DA/辅贤 5

“……号台风已经从东京湾登陆,预计将影响多个城市……”

 

 

风有些大,窗户一早就被关得死死的了,却仍旧能够听到外面电线被风吹得呼啦呼啦晃悠的声音。

几分钟前母亲从他的房间里刚出去,这之前一直站在他身边交代着什么。他心猿意马,等着母亲把窗帘也拉好,恍惚地点头应允着对方的“你听到了吗”。

几乎房门一关上,他就从抽屉里把手机拿了出来。

【那样可不太好吧一乘寺】

难得的没有断句,也没有加上标点符号。他想对方回复邮件的时候一定拧着眉头,一幅说教的模样。

他们说到了一日三餐。在母亲进来前,他小小地抱怨了一下自己这边的情况,语气轻描淡写地说道总被要求着吃下很多据说营养非常的食物,为了看起来不那么刻意,他甚至检查了一遍,力图每个词语都用得恰到好处,也不去管本宫大辅到底会不会在意。

【我实在是不太喜好】

他是这么回答的,发送之前思考了一下,自己这么做是不是在不经意间透露太多私人信息了。

【我很喜欢哦!能够给人能量,也能够长高,不过看起来好像不太奏效的样子啊……】

但是,只要得到了差不多量的回馈,这种等价交换的形式就给足了他自我安慰感。

之所以会收到之前的那一条回信,原因是因为他告诉对方,自己曾经拒绝过多次母亲端进来的夜宵。

‘不太好’是他也认可的。

最开始的时候,一方面他实在吃不下,即使在父母眼中处于成长期=需要大量食物补给。另一方面他也想凭此来告诉母亲大可不必如此大费周章。不过看起来对方以为他之所以拒绝是口味的原因,从此变着花样做起各式各样的夜宵来……

【如果我妈有你妈一半好的话,我大概会比你高哦。】

他在思考回复的内容,本宫大辅却直接打电话过来了。

先前几次还有询问过他是否方便接电话,现在这个步骤被直接省略了,对方随意的语气也似乎在昭示着他们之间关系的突飞猛进。

“不过,如果我妈像你妈一样热衷于给我灌输营养的话,我大概会英年早逝也说不定……”

电话一接通,对方就悠悠着说了这么一句。

“为什么?”

“因为啊……”本宫大辅故弄玄虚地停顿一下,咋舌,“那些有营养的东西不是通常很难吃吗?混在一起会变成奇怪的颜色来着……加上我妈的厨艺实在不敢恭维……”

本宫大辅甚至头头是道地举了例子来,比如说将哪几种水果或者蔬菜一齐丢进榨汁机里会变成什么样的颜色。他有过这样的经历,所以当被对方提及的时候,突然产生了某种莫名的联系感,就像他们能够感同身受一样。

现在也已经不会再觉得尴尬了,即使长时间没有话题,东拉西扯得如在填充话语与话语之间的空隙,都不会再产生那个祈祷对方不管是什么都说一点的想法了。

“啊等下!”

突然这么说着的本宫大辅那边安静了几秒,那之后突然响起了音乐声。声音忽远忽近,非常模糊。

“怎么了吗?”

他问。

“听不清楚?”

“隐约能够听见。”

或许电话那头的人将手机拿得离音响更近了一些,现在他能够听清了。节奏不急不缓,钢琴为主旋律又额外带着配合得当的电子乐器,鼓点很长时间才会响一次,一次就像击进了人的内心。歌词初次听来仿佛是励志而向上的,但是演唱者咬文嚼字不太清楚,给人一种故意为之的感觉。

“这是什么歌?”

“ルミノセテ 近期发表的新曲,怎么样,不错吧?”

那边说话的语气听起来洋洋得意,就仿佛这首歌是本宫大辅自己唱的一样,还跟着哼了两句。

他稍稍皱了一下眉头,“本宫君对于音乐方面也很有研究?”

“不是啦,”说话的声音带着笑,多了一分羞赧,“并没有研究,只是很喜欢这个组合而已。”

一首歌很快就放完了,他们又随便闲扯了几句之后就挂了电话。

目前的这种生活模式被很快地适应了。对于这一点他自己都匪夷所思。好像一切都归功于本宫大辅自身的某种能力,两个天差地别的人竟就这么相安无事地成为了朋友。

“朋友……”

他小声的念叨着这个词语。当他将之书写在纸上的时候,多看了几眼后他竟然有些不认识这两个字了。

“小贤,妈妈进来了哦?”

门外有人在叫他的名字,他立刻应了一声。母亲从门外走过来,走到书桌前面又检查了一下窗户是否关好。

窗帘下窗外的世界看起来和平常并没有区别,只是偶尔能够看到不明的浅色物体飞过。他明白有一场台风已经登录将影响到田町,在这份明白之下揣着另外一份对于台场的担忧。

“时间已经不早了小贤。”

母亲并没有讲话说完,她一直都是这样的含蓄。

小时候,当他捧着一乘寺治的遗像哭的时候,她走过来轻轻拍着他的脑袋说,不要哭,哥哥只是先去了一个我们以后都会去的地方。

摔倒的时候,被欺负的时候,一个人太寂寞的时候,她总是告诉他,男孩子不要轻易认输和流泪。

‘别担心,我就在这里哦’,她从来没有这样讲过。

可是为什么呢。

他想要的仅仅是一个拥抱,一个证明他存在的拥抱。

    他记得母亲总是跟别人说,我家小贤真的是一个很听话的孩子,他没有叛逆期,真的令我很放心呢。

所谓的叛逆期,到底是指什么呢?

只要不闹事不打架,在学校里听老师的话,有一个看得过去的成绩分数,在家里不忤逆大人的决定,做一个乖顺的人,这样就能够算作不叛逆吗?

他不懂。

他只知道若是他的生命中真的有一部分时间被算进‘叛逆期’里的话,那一定是一乘寺治去世之前的那一段时间。

看不见的永远比看得见的更具有威力。内化的永远比外化的要更为令人措手不及。

他本可以将内里的自己完全剥开展露出来,不论那是什么颜色,如果他想要这么做,他完全可以。但是,又仿佛受到什么束缚一般,他仍心有芥蒂心怀不安,揣着一丝丝的寄望,仿佛在等待什么能够将他的内外两层完全剥离开却留下众人最需要的那一部分一样。

“恩,”他开始收拾自己书桌上的狼藉,“我这就睡了。晚安。”

母亲欣慰地摸了摸他的脑袋之后就往外走了。

他突然想到什么,站起来朝着那个背影大声问,“那个……刚才那个夜宵,还有吗?”

 

 

“欢迎您再度光临……”

关门之后,站在门口的他被迎面来的风吹得连站立都显得有些困难。台风带来的恶劣天气虽说没有对并不那么近海的田町造成多大的影响,但毕竟自然现象总是会令人屈服。他伸手去撩挡在眼睛前面的头发,陌生的触感令他稍微有些失神。

将头发顺好之后,他撑伞走进了雨中。

周末的街道原本应该热闹的,但是因为天气原因,好些店铺关了门。他走在一条上坡路上,雨水积在一起,成股地顺着滚下来,他小心翼翼地避开那些积水处,选稍干的地方下脚。偶尔会有一辆车开过来,在离他还有一定距离的地方减速。车轮缓慢地碾过地面,他也因此免于被水花溅得一身湿。

雨让这个世界变得不真不切,眼前所有一切都像被罩在柔光镜中,往前走再拐过一个弯就能够抵达他所居住的公寓,但是当他刚好走上另外一条道路的时候,他听到身后有一声惊呼,就从他才刚刚经过的那个地方发出来。

他回头去看,一把红色的伞被吹到了离他几步远的地方。在风雨中挣扎着想要去捡回伞的人埋着头,身上穿的浅色连衣裙湿了一大半,长发被吹得很乱。

犹豫了片刻之后他走过去捡起了伞,逆着风将其递给原主人的时候,双方都显得有些惊讶。

他认识这个人。

这个人也认识他,并且还因为某些原因而瞠目结舌了好半天。愣愣接过伞之后说了一句‘一乘寺君?’尾音上扬,表现出内心的不确定。

“你好。”

他礼貌地跟对方招了招呼,伞面微斜泄了好些雨水下来。

女生眨巴眨巴眼之后立刻将视线从他脸上挪开了,站直身子的时候差点儿摔倒。

“一、一乘寺君你好。”

这样说了之后,女生用一只手拿伞,另一只手僵硬地理着头发,就像之前那次一样。

不过这次没有那么顺利,长长的发丝绞在了一起。也因为如此,她显得尴尬又焦急,头越埋越低。

“雨越来越大了,快些回家吧,鹤田同学。”

女生愣了一下,用惊喜而又不可置信的眼光看他,但是很快就转向了地面。

他说了句‘再见’就转身准备继续朝家走,走了几步之后在原地停了一小会;然后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走回去递给看起来有些手足无措,仍旧站在那里,显得有些狼狈不堪的鹤田。

“穿上吧。”

由于对方的眼睛看起来完全失去了焦距而毫无反应,他只好又将衣服朝前递了一些。

“可是这样的话,一乘寺君——”

鹤田回过神来,摆着一只手一通拒绝。

“你的裙子湿了,这样站在雨里,即使是夏天也会感冒的。”

所以穿上吧。他又说了一次,稍微加重了一些语气。

鹤田乖顺的点头,也不再拒绝,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奖赏一般,抿着嘴唇将他的衣服接过来之后穿在了身上。

“那个!”

在雨中撑着伞,穿着他的外套却仍旧瑟瑟发抖的鹤田叫住了他。

雨落在伞上时会发出‘滴答’的声音,将原本细密而安静的氛围打乱。隔着重重雨雾,他并不能够看清楚鹤田的模样,但是能够清楚地感觉到一股视线。小心地,柔柔弱弱的,如同从积雪中冒出的新芽,正在勇敢地尝试着傲霜成长。

“一乘寺君!”鹤田大声喊他的名字,身体前倾,“谢谢你!”

 

 


评论
热度(13)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