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メーリヤです❀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从你经过那条街】DA/辅贤

目前进度4W+,几乎让我有一种【我不会窗我肯定能在今年出本】的错觉惹……【封面蠢梨肯定也很想死哈哈哈哈哈

随意放一章上来,因为这一章有些特别。【感觉像是剧透呢。



“姐!!!!”

本宫大辅一把拉开本宫纯房间的大门。顶着一头乱糟糟的棕毛,表情愤怒而无奈地看着一只手里拿着啤酒瓶,一只手还在张牙舞爪的本宫纯。

平时总是批评他房间内务不整的人,现在看起来也和他差不到哪里去,发型更是几乎一模一样。

“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他烦恼地将头发揉得更乱,想进去,却发现没地方落脚,又只能悻悻地把已经抬起的那只脚收了回去。

父母留下一张纸条,据说是结伴旅行去了。在儿子即将面临人生的十字路口时,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逍遥快活。

自家姐姐因为某些原因压抑住的情绪也毫无忌讳地爆发了出来,并且不分白天黑夜。

他睡得很不好。不。应该说他根本睡不着。

“老姐,算你行行好,放你弟弟一马行吗?”他叹了口气,弯腰捡起本宫纯乱扔在地上的衣服,“我可是即将升学考的人啊。”

本宫纯歪着脑袋看他,眼睛下面两个极明显的黑眼圈,抽了抽鼻子,把酒放在嘴边,“别闹了大辅,即使我安安静静的,你又能够考出什么震惊台场的成绩吗?”

他朝天花板翻了一个白眼。

即使有些生气,他也明白不该在这个时候表现出来,况且像是这样毫无意义的唇舌之战,根本就是他从小到大已经习惯了的事情。

“总之——”他拿着衣服,趔趄地往屋里走,将衣服搭在了本宫纯的肩膀上,“今天已经太晚了,有什么明天再说行吗?”

这并不是今天才发生的事情。

好像自从家里只剩下他和本宫纯之后,那个家伙在父母面前装出来的笑脸全然崩塌了。其实他有些高兴,因为这似乎说明对于本宫纯来说,他们是一个阵线的。

这令他不由自主地想起小时候两人一起捣蛋的事情,不过到最后,天生比他能言善辩的本宫纯总能够将所有责任推卸到他身上,站在一旁看他被打得嗷嗷直叫。

虽然嘴上不说,但是这个姐姐他还是挺喜欢的。以某个他记不清的时间为分割点,本宫纯突然间变成了一个大人。她开始懂得隐藏自己的情绪,变得俗世,爱讲道理,以过来人的身份自居,突然离他很远。

自家的姐姐,还是要自己来疼。

虽然不知道那个混蛋男人究竟说了什么话,不过如果有机会见面的话,他倒是很乐意让本宫纯见识见识在她口中,自己所没有的男子气。

本宫纯打了一个酒嗝,似乎是想要往前走,结果脚下被绊了一下,加之本身就已经晕晕乎乎地,几乎立刻就失去平衡地朝前倾倒了。

“我说你啊……”

本宫大辅无可奈何地收紧了手臂,以便稳固住借着他的力避免了直接砸在地上的本宫纯。

本宫纯突然不说话了。

“喂姐?”

酒瓶是空的。滚过地面发出一阵轻灵连贯的声响。

本宫纯的头顶在他的胸口,吸鼻子的声音逐渐变大。

“本宫纯?!”他有些担心,又喊了一声,“喂本宫纯!你怎么了?!”

夹杂着小声呜咽的声音砸在他的胸口上,他舔着嘴唇觉得浑身都难受得不得了。他不知道他的双手能够做什么,手指无意识的动着,变得紧张而惊慌失措。

颓废而难看的脸抬起来看着他,睫毛被眼泪糊成一团。咬着嘴唇忍住不发出声音的人看起来可气又可怜,他声音颤抖着又问了一遍‘你怎么了’。

本宫纯站起来,两只手搂住他的脖子。他因为突然而来的力道有些站不稳,等到保持住平衡之后,肩膀已经湿热了好大一块。

“姐……”

本宫纯勒得他快要呼吸不过来了。在这一刻,不仅仅是本宫纯,连带着他都觉得特别安心。平时打打闹闹的两个人,现在看起来像是彼此仅有的依靠一般。

“别哭了,姐……你这样……我好不习惯的。”

他的手臂解除了僵硬,试探着,一下一下拍着本宫纯的背。怀里人的脑袋似乎为了寻找更加安全的位置而挪动了一下,之后开始放声地哭。

是那一种很难听的,毫无节奏毫无韵律的嚎哭。

开始的时候他忍着,仍旧像是小时候被哄着睡觉那样安慰着本宫纯。但是,当这样的安慰与哭泣看似没有尽头之后,他有些急躁了。

记忆中那个因为辈分关系他始终无法狠狠痛扁一顿的人变得无比陌生。太现实了,也太懦弱了。

“别哭了!”

他扶着本宫纯的肩膀,将她推了起来。似乎没想到他会发脾气,本宫纯愣了一下,只有缓慢眨着的眼睛还会带出包含在眼眶中的泪水。

“不过就是一个男人!世界上的男人那么多,再去找一个不就行了吗!”吼完之后他把头转到一边去,假意清了清嗓子,“这样……一点也不像你。”

本宫纯一把抹掉眼泪。

“大辅你根本就不懂吧?”

“什——”

“你根本就不懂我的感受,所以不要在这里教育人了!”

“那你倒是说说啊!”他也不服气地顶回去,“说说你现在的感受啊!!”

本宫纯怒视着他,好像令她这么伤心的人是他一样。

“收藏着他的每一条邮件,因为能够通电话而窃喜。记住每一次出去玩的日子,为了见到对方而绞尽脑汁地想借口与筹划。在一起的时候觉得开心,分开之后又寂寞。但是现在这一切全部都仅仅是过去了。你不会懂我的感受的。”

本宫纯一口气说了太多,他毫无还击的机会。他的大脑仍旧在运作,甚至指示着他对号入座。

“我……”

“你不会懂得。”本宫纯笃定地说,“因为大辅你根本就没有喜欢的人!!”

他被本宫纯推出了房间,砰地一声关在了外面。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即使抱着好的出发点而换来了与之不对等的待遇,他发现他一点也不生气。

本宫纯说的好像是对的,又好像不是。

原本困意满满的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时竟清醒得不得了。

他想起自己被关门声打断的思绪。他无法像往常那样辩驳回去是因为在这个时候,他分心了。

他有一个疑惑。不,是很多疑惑。

这些问题串了起来,箭头指向同一个答案。

他立刻拿起手机,在没有开灯的房间里拨打了一个电话。

在接线途中他想过挂断,不过这个想法最终没有被实施。

在他几乎来不及踌躇的情况下电话接通了。

“本宫君?”

那边的声音很小,听起来像是已经睡了。

到这时他才想起现在已是深夜这回事,不由得心中有愧。

“你已经睡了吗?”这句话出口之后他就觉得自己多此一问了,“对不起,打扰你了。晚安。”

“本宫君!”

叫他名字的声音干脆而明亮,没有丝毫的犹豫,“并没有打扰到我,你有事吗?”

他坐在光了灯的房间了。书桌前就是窗户。

安静的深夜里,视线所及的建筑黑影幢幢的一片,只有亮度不够的路灯仍旧忠诚地守卫者空无一人的街道。

“一乘寺——”

电话那头没有声音,似乎在等他继续往下说。

他的手指抠着桌沿。大脑中一刻也不停歇地陈列出有关于他和一乘寺贤所经历的种种。

“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这一次那边沉默了很久,久到他甚至觉得一乘寺贤或许已经继续着被他打断的美梦。

“什么问题?”

太安静了。

太心知肚明了。

所以再怎么勇敢的人也会产生害怕与怀疑的情绪。

很多问题之所以仍亟待解决,那是因为这样才最充满希望。

“算了,没什么。晚安。”

“怎么了啊?”那边追问道,“发生什么了吗?”

他想自己或许是有些反常,因为本宫纯的原因,或者,准确来说是他自己的原因。

不知从哪条街上,远远传来汽车碾压地面的声音。也可能是他听错了。但就是这么细微的声响,给予了他稍许的力量,令他觉得自己好似并不是一个人在面对。

    “喜欢一个人……”他闭着眼睛一气呵成,“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什么?”

“是时时想要掌控他的动向,洞悉他的一切。想要见面,单纯地以此为乐。还是想要让对方知道,却又害怕……害怕说出口之后会连做朋友都变成奢望……呐一乘寺,到底是哪一种?”

“本宫君是什么意思?”

隔了很久,一乘寺才回了这样一句话。语气平淡而清冷,令他不由自主地抓紧了桌沿。

“不……那个啥,我没有别的意思,”他立刻解释道,“我只是在想,你成绩那么好,或许比我更懂一些。”

“太看得起我了吧,”一乘寺好似冷笑了一声,“况且为什么我就应该比你懂得多呢?”

“抱歉……”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道歉了,“我是不是让你不高兴了?”

一乘寺好像大口呼吸了几次,那之后告诉他,我没有生气,之后这段时间请不要打电话来了。邮件也不要再发了。

他显得有些惊慌。楼下路灯旁边的飞蛾还在拼命地朝灯盖上撞。

“为什么啊?”

“不为什么。”

一乘寺斩钉截铁,也不给他继续说话机会地挂了电话。

他盯着手机看了好久。

【贤】这个字逐渐令他瞳孔针刺一般地痛起来。


评论
热度(11)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