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从你经过那条街】DA/辅贤 3

写得有些急 待改




3.

 

 

    【总算是顺利完成了作业 本宫君 非常感谢】

 

    【啊!正准备问你来着,能够帮上忙就好,不用谢我啦。】

 

【不 确实多亏了本宫君的帮忙】

 

【啊,那个啥……你这样我怪不好意思的】

 

作文后来被贴到了教室最后的公示栏上。在被告知这一点之后,他在作文的末尾又添了一句话。

等到一乘寺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和本宫大辅熟络起来的时候,两人已经维持通信很长一段时间了。

感觉并不坏。

倒像是,因为本宫大辅这个突发因素的原因,生活好似变得比以往更加有趣了些。

梦仍旧会做,那些奇怪的,随时想要将他拉进深渊的梦。只是除此之外多了一些新鲜的,能够令他安睡一整夜的类型。

当看向窗台上一乘寺治照片的时候,他不会再觉得那是一种负担,反而能够心平气和地说出‘早安’。

而转眼,学校门口的一排樱花树已经落尽了花瓣,夏天紧接着而来。隐约可以听见的蝉鸣似乎在进行着热暑的倒计时。

本宫大辅常在晚饭后来信,话题各式各样,毫无章法,仿佛想到什么说什么。仅仅是出于想与他交谈的动因,将他当做了一个可倾诉的,或者说探讨某些问题的最佳对象。

他常常觉得莫名其妙,对于对方那些五花八门,看起来更像是毫无目的兴之所至的问题而感到束手无策,哭笑不得,但却仍旧仿佛不受控制的,会在完成作业的途中,挑选一个时间来进行回复。

【诶?错了吗?】

果然,他按了发送键之后,新邮件很快就来了。为了不引起父母的注意,也或者说令自己更为安心,他特意将手机设置成了振动模式。现在,手机不停地在桌子边缘震动,他不得不将它拿起来。

他们谈到一个有关于英语语法之中时态的问题。本宫大辅对此似乎很苦恼。他记得这个问题在几天前他们已经谈论过了。

透过文字也能够感觉到对方的苦不堪言,甚至好像连表情都能够想象出来。不过很奇怪,对于本宫大辅的相貌,整体上来讲他记得不是很清楚,却似乎能够描摹出一些局部。所以这个时候,在他的脑海中,本宫大辅的眉头皱了起来,嘴角也耷拉着。

他握着手机咧了咧嘴角,耐着性子地又解释了一遍。在发送之前甚至还检查了一下,修改掉一些可能令对方无法理解说辞。

做完这件事情之后,他也感觉到了一些疲惫,在休息的途中望着手机发呆。

当初父母将手机给他的时候,他曾经拒绝过。

冰冷的电子仪器对于他来说实则一点用处也没有。在学校里他用不上,比起那些似乎对手机产生了依赖的人,他更加地清心寡欲一些。除此,他也不是那种会到处乱跑而令父母担心的人。所以这么看来,手机对他来说仅仅是个可有可无,或许能够稍许令父母安心,甚至作为微小补偿的东西。

他是这么想的。

但是现在,他有些许地感谢父母了。

因为有了手机,看起来他好似在无意之间踏入了一个崭新的世界。这个世界再不漆黑阴暗不见天日,反而是鸟语花香,令他倍感心情舒畅。

本宫大辅的邮件很快又来了。

【虽然你讲得很详细,不过我还是不太懂。】

他皱了皱眉头,顷刻间又开始思考起更为浅显易懂的简述方式。但还未来得及输入内容,新邮件的到来冲散了他的思绪。

【你现在方便吗?我可以打电话过来吗?】

他不由自主地‘诶’出了声。

敲门声也一同而来。门外母亲细柔的声音询问道是否需要什么夜宵。

他将手机放回桌上,走过去开了门。一张和蔼笑着的脸又再次重复问了一句刚才的问题,他礼貌地拒绝了。

“但是,学习很辛苦吧?”母亲这么说着,也确实带着担忧的表情继续,“稍微还是休息一下?劳逸结合会比较好哦小贤。”

他回头看了一眼摆在落地窗前的书桌,犹豫一会儿之后走出房间。

母亲看似很开心,走在前面张罗着什么去了。他反手轻轻关了门,之后朝着客厅走过去。

父亲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对他笑了笑。他有些不自然坐在了沙发上,靠近扶手的地方。父子俩之间隔着相当一段距离,看起来界限分明得有些看刻意为之了。接下来母亲端了红茶和水果过来,父亲朝他那边主动挪了挪,询问起他最近的状况。

他觉得自己像是被铐起来的犯人。

尽管以这种方式来形容一家人的关系看起来实在是太不恰当了。

他的心里仍旧挂念着那一封还没来得及做回复的邮件。

“妈,”他小声地打断了喋喋不休的父母,“红茶我可以端进去喝吗?”

他的善解人意的母亲立刻答应了。

等到他重新拿起手机的时候,本宫大辅又发了一条新邮件过来。

内容只有一连串的‘?’,这一次他立刻做了回复。

在邮件发出去没多久之后,他捏在手里的手机开始不停地震动起来。手机桌面上那个不断闪烁的【本宫大辅】,不知为何令他稍微有些心悸。

他深呼吸了一次,然后按下了接听键,虽然这个动作看起来实在不太必要。

“喂?”

先说话的人是他。

应该要用哪一种语气,第一句应该说什么,这些问题在此时统统都被那一声有些许颤抖的‘喂’所取代了。窗帘飘起来,将它带离地面的是暖而燥的风,他站在床与桌子之间的空地上,也不知为何从脚底升起一阵又一阵的寒气。

“啊啊啊——”

那边先是一通乱讲,像在确认他是否能够听得清楚似的问了一句‘听得到吗’,得到他的确定回复之后清了清嗓子,像是那些故做正经的人做的没有必要的开场白一样。

“你刚才说的那个问题,虽然说这样你肯定觉得我很笨……哎哟其实我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笨,只是英语这个科目我真的非常不拿手……其他的科目,我想想看哦……”

对于对方听起来乱七八糟的解释,他觉得有些好笑,但是并没有出口打断。

刚才稍微有些冷的身体已经开始回温了。

“啊那个!我的话,很擅长运动哦!不管是足球还是——不重要啦!反正我踢足球超厉害的!……”

“本宫君?”

“啊?”

“你打电话来应该不是跟我讲这个的吧?”

恍然大悟的本宫大辅发出一个意味不明的拟声词之后,两人的对话终于走上了正轨。或许真如本人所说,‘我并不是一个笨蛋’,要讲清楚这个时态问题也仅仅花费了极短的时间。对方的恩恩啊啊这一系列表示认同的词语他也不知道是真的懂了,还是为了不扇自己耳光而不得不说。总之,当桌上那杯红茶不再冒烟的时候,这通电话也终于到了应该被挂断的时候。

“说实在的,你比看起来的厉害多了。”

本宫大辅在最后这么夸奖了他一样。

他轻笑出声,对方立刻又补了一句‘我说的是真的’。

从小到大听到的夸奖,最多的并不是来自于他。他记忆里,自己总是站在一个角落,从非常有限的视线里,看向一脸受用的一乘寺治,有礼地说着谦虚客套的话。

比看起来的厉害?

谁又能够说明他其实不是在刻意走向一乘寺治曾经走过那条路呢?

“谢谢。”

但是,他仍旧说了感谢。虔诚而真心的,因为这是他得到的最漫不经心的夸耀,所以也应该是最为发自内心的。

“那个啥,一乘寺……”

“恩?”

“我真的,真的真的真的没有打扰到你吧?”

他摇头,然后突然发现对方不可能看得见他的这个动作,于是改用发声的方式,笃定地给予了回答。

本宫大辅好似终于放下心来,连说了几遍‘那就好’。在最后的最后,在他即将按下挂机键的时候,本宫大辅问他,我之后也可以给你打电话吗?

“你是指,还会有不明白的问题想要问我,是吗?”

“嘛……算是吧。”

本宫大辅停顿了一下。

他隐约听到电话那头有勒令让本宫大辅睡觉的声音,在那之后本宫大辅也声音飘渺的应了一句,说马上就好。

“可以吗?”

他用几秒的时间思考了一下。其实这个时间只是一个佯装。他为了告诉对方,也为了告诉自己,接下来要说的话他是有过犹豫的。即使事情的真相是他几乎立刻就做出了决定。

“当然可以。”在这句之后他又补了一句,“不过要早一些才行。”

本宫大辅大声地应下,然后他们说了再见与晚安。

手机放下之后耳朵都还烫着,他抬手用自己稍微有些凉的手指去触碰与降温。

在一边回想通话内容的同时他也想起这是他与本宫大辅的第一次通话。

 

 

在那之后不久,本宫大辅给予了他一个惊喜。在某种意义上算是。

天气尚且算作晴朗。

体育课解散之后他提前回了教室。夏天的太阳令他稍微有些反感。

还没有下课,走廊上很安静。木质地板泛着光,踩上去会发出咯吱的声音。两旁的窗帘被风掀得很高,落下去的时候会带来布料被阳光炙烤过后一种难以形容的味道。

他的手机放在教室里,很长一段没有去查看了。

将手机带去学校是近来才养成的一个习惯。

等到他走回自己的座位,在将落不落的太阳光炙烤下蔫蔫地趴了一小会儿之后,条件反射地去拿手机时,才发现了来自同一个人的一堆邮件。

【我今天会来田町哦!有一个友谊足球赛!】

【你在做什么啊一乘寺?】

【我这边要开始比赛了哦。你猜谁会赢?反正肯定是我啦。哈哈哈哈哈】

【赢了赢了!我就跟你说过这方面我很厉害吧!】

【一起吃饭?】

【我来找你?】

【你在哪个教室啊?】

他看得有些急,大拇指在手机屏幕上迅速地滑动。几乎越往后翻,眼睛停留在文字上的时间就越短,粗略看过一遍之后他有了一个不太确定的猜想。

本宫大辅或许是从某一次聊天之中得知他学校的所在的。他又仔细看了看邮件发过来的时间,大概是一个小时以前,也就是说……

“啊?”

教室里极其静谧。

从窗户那里传进来的,来自操场的各式各样声音,被这一声像是惊喜又像是庆幸的声音掩盖住了。所有的一切在这个时候都仿佛成为了陪衬。他觉得自己身处一片淡色光所笼罩的世界,这些光争前恐后地涌向一个地方。

有本宫大辅所在的那个地方。

穿着T恤和短裤,满头大汗,鬓角的头发黏在脸上的人,就这么一直手搭在门上,一只手还提着包地出现了。

与他的座位相隔不到五米。

他无话可说。不断眨眼。这个猜想被从萌生到被验证,之间相隔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

直到本宫大辅一脸欢畅地跑到他跟前,他才好像终于接受了现实。

邮件里的文字,听筒里的声音。这些不算真实的片段现在终于被衔接在了一起。因为实在太过于鲜活,反而显得更加不像现实了一些。

“好险!”本宫大辅一边说一边拍着胸口,“还以为找不到呢!”

“本宫君为什么……”

“幸好教室不算很多。”

“你一间一间找过来的?”

对于他的惊愕本宫大辅不以为然地点了点头,片刻也不歇地开始环视这整个环境。当目光停留在教室的最后时,本宫大辅显得尤为兴奋。

“这是什么?!”

他有些警惕地站了起来。

“你口渴吗?”

本宫大辅对于他这一个突如其来的问题显得有些莫名,却仍旧像是遵从本能地点了点头。

“那么——”他喘了一口气,“我请你喝水吧!”

“诶?好啊,”本宫大辅显得有些雀跃,却仍旧想要一探究竟一般的朝着公示栏走,“上面好像贴的有东西啊,是类似公示栏一样的玩意儿吗?”

后面的一句话更像是喃喃自语。

在那一页页被风吹得噼啪作响的白纸之中,他一眼就能够看见属于自己的那一份。

“我们现在就去吧!”

“可是,为什么啊?”

“因为……下课之后人会很多。”

“那不喝也没关系的。是说,好像是作文啊,这里贴的东西……”

“本宫君!”

他喊了一声。

本宫大辅的脚步停在了离公示栏一步之遥的地方。

“我们去买水吧。”

一乘寺贤是一个不太善于同人交往的人。

一个班,二十四个人,他独自为营。

与陌生人说话会紧张,因此被认定为一个高傲的人。他时常害怕自己的某些举动会给别人添麻烦,令人厌烦,所以像是边缘人物一样地活在这个他理所应当在的地方。

本宫大辅像水。

水是最强大的。能够包容一切。

因为被这样对待着,将他的刺也一同收纳了,所以他变得不知所措。

尽管那篇作文并没有值得令他如此掩饰的理由,在这个时候,当本宫大辅站在距离他们第二次共同回忆不到一米的地方时,他仍旧感到了困扰与羞耻。

本宫大辅转过身看他。眼中有着浓得化不开的疑惑。他不知道自己应该看向哪里。

“好啊。”

直到被水又一次温柔地吞没。

 

【同时,非常感谢那一位陪同我的朋友。也因此而使得这个地方越发得令人难以忘怀。】

 


评论
热度(17)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