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メーリヤです❀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从你经过那条街】DA/辅贤 2


終於抽出時間……


2

“许个愿吧?”

他看着眼前摇曳的烛光,影影幢幢得视线不清,墙壁上跳动着诡谲的影子;蜡油滴到奶油上,瞬间就凝固了。有两张面露期待的脸望着他,他只好顺从地闭上眼睛,双手合十,在一小段间隙之后睁眼吹灭了蜡烛。

扭曲变形的影子消失了。

“祝贺你,小贤!”

那两个人这么说着,拍掌发出清脆的声响。

他今年顺利升上了高中二年级。要论愿望的话果然还是只有那一个。

父母开心地笑起来,让他将蛋糕切成块。昏暗的房间里亮起了灯,他握着沾满奶油,看起来令人毫不赏心悦目的塑料刀往下切,成片铺匀的奶油裂开了去,翻出里面奶黄色的蛋糕胚体来,再将刀抽出来,就留下一个看起来丑陋而参差不齐的切口来。

他将蛋糕依次递给父母,注意力停留在了窗台前的那一张照片上。

那个人好像也在对着他笑一般。

总有一天,会被带走的吧?

他这么想着。

若是真有神明大人的话,请让我顺利地将这一年也过完吧。

拜托了。

 

新作业令他愁眉不展了好几天。那个看似简单,实践起来却有些困难的要求,在下雨天想来更为令人烦躁。

他坐在窗前,手下压着没能够书写一个字的格子纸,蓄积了所有的力量决定要在有限的时间里完成它,最终还是叹一口气之后趴在了桌上。

描述一个你曾经到过的,非常喜欢的地方。

他斜着眼睛看这一行字,从小看到大的、熟悉的字眼变得扭曲,竟令他有些陌生起来。

所去过的,喜欢的地方。

他闭上眼睛,在大脑中搜索符合要求的。记忆中去过的地方少之又少,喜欢的更不用提及。

雨声显得有些紊乱,毫无节奏。从房梁上滴下累积到一定程度而不堪重负的雨水,啪嗒一声砸在楼下小商店的雨棚上,一定会溅起水花。

日本好像提前进入了雨季,下雨的频率变得大起来,地面总是湿漉漉的,白天小孩子兴奋得踩进积水堆里被家长一通指责,夜里那些凹陷处会反射着路灯的光。

他发现无法使自己静下来。尽管比起早晨,现在的雨要小了许多,甚至看起来有即将听的趋势。

父母当然是又在上班。而这一天才过去了将近三分之一。

他的目光静静流淌过房间里摆设的一景一物,当在手机上停顿了一小会儿时,他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时间已经过去许久。

他打开邮箱,很容易就能够在一大堆邮件中看到那一条没有署名的邮件。

【你好,我叫本宫大辅,今天非常感谢,请多指教!】

手指在键盘上摩挲了一会儿之后,他点击了【回信】。在一边敲打称呼的同时,一边开始筹划自己应该说一些什么,在【本宫君,你好】这一句之后犹豫了极长的时间。

说到底对方也不过是仅有一面之缘的陌生人,况且当时对于那一条自我介绍的邮件,自己并没有做出回应。事到如今提出要求,是否会显得有些莫名其妙呢?

他因此而烦恼着,所以也一直没能够发出那封邮件。

现在窗外的雨已经停了,水滴的声音间隙也开始变长变弱,仿佛要给予他一个转折一般的,甚至能够窥见即将出现于天际的太阳。他一鼓作气地将想要说的话打完,眼疾手快地按了发送。

那之后他将手机放在了一边,像是故意在转移注意力一样地埋头看桌上的那一张作文纸。格子密密麻麻的,看得他头晕眼花,他只好将视线放远,看向尚且在雨雾之中的窗外景色。就这么坐了一会他感觉到肩膀与手臂的酸痛,那是太过于紧张而导致的。

舒了一口气之后他小弧度地活动着关节。

一方面告诉自己,即使本宫大辅不回信也是理所应当的,毕竟对方并不知道他是谁,但是另一方面,内心之中隐隐的那份期待令他坐立不安着。

他有些出神了,手机却在这个时候震动起来。

条件反射一般,他立刻就伸手去抓手机,指甲却磕在了桌子的边缘,疼得他清醒了一大半。

实际上大可不必如此,他想或许自己太神经质,归根究底还是他根本不懂得同陌生人交往。这么总结着,将手机拿到面前来时他发现那令他方寸大乱的邮件不过是来自母亲的。

【记得吃午饭哦。做好的饭菜放在冰箱里了。】

这样的关心无所不在。但或许因为是文字的原因,使得这句热腾腾的关怀不过显得像是顺口的交代了。

许多年来他都是这么觉得。

把手机放回去之后,他走出了自己的房间。从冰箱里拿出封好的午餐,往厨房走的时候他路过了那个地方。

即使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仍旧能够成为他心结的就是那张照片了。

没有一个人会无数次地去重温案发现场。但是他像自虐,又像是想要得到救赎一般地,无数次让自己故地重游。

一乘寺治日复一日、不知疲倦地笑着。

小时候挨打而哭泣的时候,他这么笑着。心情低落的时候,他这么笑着。甚至,当一乘寺贤内里厌世并且消极的情绪达到顶峰不得不宣泄而出,显得尤为颓败的时候,一乘寺治也这么笑着。

他好像刻意而为之地想要成为一乘寺贤生命之中无法抹去的刺青,最初刺下的时候痛得眼泪直流,现在与血肉融为了一体更无法消弭。

那个人,他想要带我走吧。

一乘寺贤常这么想,他也在等待一乘寺治将他带走的那一天的到来。

微波炉定下的3分钟时间已经过去。炉中橙色的光变暗变淡,他打开微波炉,坐在一边开始吃饭。

吃饭只用了极短的时间。没有人陪同的情况下,这更像是完成任务,而他也习惯了这一点。

回到房间之后他看了一眼手机,并没有邮件提示。重新坐下没多久他就睡着了。

梦里他身处高空,脚下有一条细细的钢索。这里什么也没有,但是他不得不往前走。每一步都小心翼翼,即使他非常清楚这不过是梦,也严谨而冷汗直流得遵循着梦的轨迹前行。

有时候是沼泽,有时候是海,还有时候是山崖。

几乎每一次他都即将被这些梦所吞没,有一股看不见的力量在牵引着他,似乎想要他体会人间百态。他知道,一乘寺治就在前方,等他将这一段路走完,或者说,等到他终于无法坚持而在梦中放弃的时候,一乘寺治就会出现在他的面前。

现在也是一样。

分明这是一片晴空,等待他的却只有葬身万丈高空。

唯一不同的是,他被惊醒了。

睁开眼睛的时候手机的短暂震动已经停止。他迷迷糊糊地伸手去拿手机,收到了一条没有署名的邮件。他立刻坐了起来。

【当然没有问题!不过话说为什么到现在才联系我啊?】

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本宫大辅的问题,只好随便硬着头皮编了一个看似可行的理由。对方丝毫没有质疑,看起来也没有因为他的临时起意而觉得有所不便,大大方方地答应了他的要求。

时间是下午2点,他起身走出家门。

 

 

率先打招呼的人是本宫大辅。

其实他也不确定那是不是本宫大辅。在前往台场的列车上他还担忧过,两个只见过一面的人,应该怎样在人群之中认出彼此呢?甚至他还想过是否要告知对方自己今日的穿着。

邮件还没有发出去,前脚一踏出车门,耳侧就飘来一声短促有力的‘嘿!’

他被夹在各式各样的人之中,车站水泄不通。播报声,吵闹声,列车驶来驶离带来的风声交织在一起。在这一曲合奏之中只出现了那么一小个不和谐的音符,恰好被他接收到了。

一乘寺朝着发出‘嘿’声的地方看过去,他身侧停靠在站台上的列车又重新出发了,车轮与铁轨发出有些刺耳的摩擦声,站在他前方不远处的少年一脸的兴致勃勃,不断朝他挥手,同时在嘴里念叨着些什么。

“诶?”

列车开走了,原本未围在身边的旅人也散了不少。本宫大辅朝他走了两步,杵在他面前。

位于地下的站台,一旦人散去之后就显得格外安静,令说话的声音也如同被罩了起来,蒙上一层若有似无的虚幻感。

“我说,”本宫大辅一边说着,一边朝他伸出了手,“好久不见。”

他有些惊愕于对方的这个举动,那看起来太像一个想要装作大人的小孩子了。在内心里,他有些忍俊不禁,却仍旧镇定地伸出手去,握住了那一只比看起来还要温暖与柔软的手。

接下来本宫大辅就切入主题,开始履行起自己今天的任务来。

    一切都太自然而然了,他甚至没有去想,为何对于他这个陌生人,对方可以做到如此的驾熟就轻,好像他们是认识许久的旧识一样。

但若成为了朋友,会有什么样的变化呢?

在跟在本宫大辅身边往海滨公园走的时候,一乘寺的脑海中开始酝酿起了这一个一晃而过的想法。

他看向本宫大辅,对方尚显稚气的脸上一直带着微笑。与从来看起来愁云围绕的他不同。这样差之万里的人,要成为朋友看起来并不算容易。至少现在,他没有办法将自己同本宫大辅放在一个天平上。

那一定会是一种极为奇怪的相处方式吧。最后他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本宫大辅还在滔滔不绝地介绍眼前的这片海。

早上下过雨,脚下的泥沙仍旧湿润着,每一步都留下深浅不一的脚印,他们鞋底带着泥沙地往前走。

他不太了解台场有哪些地方可以写进今日的文章里,认真听着本宫大辅的讲述。那些词句再简单不过,接收起来也并不难,他却稍微有些心不在焉,临到耳边的字字句句都被撞碎,极少有能够被完整记下了的。

海边的风有些大,本宫大辅的长篇大论突然停了下来。当他觉得奇怪而看过去的时候,他身边那个一头乱发的人正懊恼于被风吹得粘在嘴唇上的头发,腮帮子鼓起来,不断地发出‘噗噗’的声音,最后还是无奈地用上了手。

他觉得有些好笑,没忍住笑了出来。本宫大辅目瞪口呆地看着他,起先有些尴尬,而后也跟着笑了起来。

“本宫君在笑什么呢?”

“那个啥……看你笑得很开心,不由自主得就……”

他停下来,不自在得将头偏向一边,藏在头发下的耳朵有些发烫,他清楚这是他的交流障碍所致的某种后果。

“一乘寺君的头发,很长呢。”

当本宫大辅这么说的时候,他不由自主地用手去摸头发了,同时内心里也涌上了一股非常不舒服的感觉,这使他说话的语气变得比之前尖锐了一些。

“本宫君很讨厌男生留这样的头发,是吗?”

他也不再畏惧去直视那一双红棕色的眼睛,指责与不满直直投了过去。

本宫大辅愣住了,随后一反甫一见面时的镇定,整个人如同失去了章法,眼中也流露出歉意来。

“啊啊啊不是那个意思!”紧接着慌乱地摆着手,“你误会了!我当然不会讨厌你这样的发型,只是在想,短头发的一乘寺君会是什么样子……那个……抱歉……”

海浪涌过来的时候是没有声音的。因为这里并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大海。但是仍旧能够嗅到海的腥味。这股味道是他所不喜欢的,在睡梦中他也时常因此而困扰。但是现在,当仿佛能够听到如同梦中那样的海潮的声音时,他发现自己好像不那么厌恶确实能够嗅到的那股味道了。

“该说抱歉的是我……”他停顿了一下,有些无所适从,“我太过于敏感了,如果有冒犯到你的地方,还请你原谅。”

本宫大辅连连说‘没有’,又偷偷用眼睛去看他,再不像之前那么坦荡,反而显得有些小心翼翼。

“怎么了吗?”

本宫大辅摇头,“只是在想,一乘寺君看起来有些过分彬彬有礼了。”

他没说话。

有一阵风迎面而来,本宫大辅提出带他去其他地方看看。当察觉到自己正被本宫大辅看着的时候,他将自己被风吹乱的头发整理好了。

这个动作有些似曾相识。

直到那一天结束,当本宫大辅送他坐上了返回田町的列车时,他才想起那个动作之所以熟悉的原因。

与列车发动一起到来的,还有来自本宫大辅的邮件。

同本人一样,本宫大辅的邮件,能够仅仅透过文字,就让人感觉到一股莫名的朝气。并不会令人觉得突兀与厌恶。

【一路顺风!说起来今天辛苦了,若是能够帮得上忙就好了。】

他读完邮件,将手机放回兜里。

对于一个不算交好的人,帮不帮得上忙其实并没有什么所谓,即使毫无所得也不用承担什么责任。在前来台场的路上他是这么想的。抱着‘反正也不会比写不出来更差’的想法来到台场,却好像因为本宫大辅的原因满载而归了。这究竟算作意外的收获,还是对方太过于慷慨解囊了呢?

他不懂。

烦恼他的事情另有所在。

一乘寺贤曾经看到过同他整理被风吹乱的头发一模一样的动作。来自一个女生。当他们在走廊上相遇的时候,女生这么做了。

他知道女生喜欢他。但是他不明白自己今天也这么做的原因。

列车正在缓缓驶向他所居住的城市,驶入了长长的隧道。在窗外一片漆黑的时候他回复了本宫大辅先前发来的邮件,并且将那个邮箱地址加上了【本宫大辅】的记号。

【非常感谢。】

 



*以这个故事出个本现实吗?有人要吗?火柴人画风的封面可以令人接受吗?印15本会不会多啊??

大概就讲的是两人高二到大学之前的小故事,细节会比较多,温情向。

可能会有5,6万字?

如果我停更了,那就说明我被论文玩儿死了。出本儿什么的就当做没有发生过吧【

评论(7)
热度(23)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