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从你经过的那条街】DA/辅贤

  • 是一个全新的、温暖的故事【大概

  • 只是开头,放上来试试





从你经过的那条街

 

 

 

  【Love makes the world,you make me。】

 

 

   雨。

   今年撞到一个不好的日期。从早晨开始下起了雨,乘车去墓地的时候,窗户玻璃也全然被雨雾氤得一丝一毫也窥不见这逼仄空间之外的世界。汽车广播里播放着这个时间点固定的节目,驾驶席和副驾驶席上的父母正在谈论一些有关于工作的事情。

   新鲜的花放在他的旁边,没有香味。

   老实说,因为下雨而不得不紧闭窗户,这样一来呼吸好似都变得不畅了。他摇下窗户,立刻被斜着刺过来的雨束浇了一脸。

   “不行哦小贤。”

   前座的人转过身来,窗户很快又被关了起来。他有些话想说,但立刻,父母再次投入到了先前的谈论之中,似乎根本没有发生过这样一个小小的插曲。

    

   黑色的雨伞,有两把。他撑着较小的一把走在前面,手里抱着那一束没有香味的花。

   墓主人是一个尚未成年的孩子,于多年前死去,静躺了数载,已逐渐消弭了附加于这个家庭之上、曾经难以形容的副作用。

   “小贤,”他的母亲的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借以一股不算大的力量将他往墓碑前推,“有什么想要与小治哥哥说的吗?”

已经不会再哭了。

最初的时候,每次来这个地方总会有人在哭。有时候是他,有时候是母亲,甚至父亲也会无声地流泪。他就看到过一次。到了现在,这股异常的悲伤情绪已经被时光治愈。他们接受了曾有过一个名为‘一乘寺治’的家庭成员的现实,却已经不会再被左右与影响。

他朝前走了几步,弯腰把花放下,站在那里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于是他回过头去看,他的父母没有注意他,只是聚精会神地看着那个墓碑。仿佛那里才有一个活生生的人。

“治兄。”

这一句之后他再无话可说。

今年的忌日恰好撞在了工作日上。

把他送到家门对面的那条街之后,忙碌的父母又得赶着去上班。

他下了车,下意识地撑开伞,却发现雨已经逐渐停了,至少并非一定需要雨伞。

“小贤!”

他的妈妈摇下车窗叫住他,“今天老师有课,所以就不用补习了,你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恩。”

“还有,晚饭的话——”

“在冰箱里,我知道的。”

他还记得今早临走前被交代的一些事情,不至于懵懂无知。

母亲有些欣慰地笑,眉头却呈现出一个上朝下的弧度,看起来并不特别开心的样子。

“不要太辛苦了哦。看书累了的话就休息一下。”

“知道。”

“还有——”

“妈,”他有些无奈地打断,红绿灯已经交替过两次了,“你说的我都知道,快去上班吧。”

点着头的人终于把车窗摇了上去。在那之后有着熟悉车牌的汽车也逐渐消失在了他的可视范围内。

又一次绿灯。

他站在斑马线前面没动。水泥地面上有规则的白色纹路突然扭曲,变成诡谲的触手,以不同的线路朝他伸过来。这令他不由得后退了一步。

而当红灯亮起的时候,这一切消失了。仿佛有了安全感,他不受控制的朝着车流之间走过去。耳边响起的并不是喇叭声,而是舒缓但是显得沉重的音乐。

“喂——”

音乐声戛然而止了。

“你好?”

说话的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对街的信号灯显示为绿。

“我在这里——”

他刚一转头,说话的人就出现了在他的身边。是一个陌生人,头发毛刺刺的,某种鲜艳至极的颜色,带着令人讨厌不起来的笑容,就这么看着他。

他生性不太长于同人交往,更何况还是完全不熟悉的人,在那一瞬间只想低头走人,没想到却被拦住了。

“请等一下!”

这么说着的人手臂打直地站在他面前,笑容也没了,有些焦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

似乎料定这么一来他没法行动,那人从兜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摊平之后指着某一处,朝向他,“我想要去这个地方……可是……”

路痴。

大概是这么一回事。

他消解了防备心,莫名其妙的。眼前的人看起来不像坏人,也确然遇到了难题,再恰好对方要去的地方他知道。

“那你跟着我吧。”

那人立刻喜形于色,像是兴奋得尾巴摇晃起来的秋田犬。虽说这么形容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很不好,但是在那个时候,这是他唯一能够想到的类比。

他走在前面,半步之后跟着问路人,两人都没有说话。在等待路口红灯的时候,透过某家小店的橱窗,他看到那个人正在东张西望地打量四周的一切,也不知道是否在记路。

当再度走动起来的时候,两人很自然地并排了。

“你是住在附近的人吗?”

兴高采烈着这么走到他旁边的人,好似突然得到了他的默许而熟识起来了一般,但实际上他什么也没说,什么动作也没做,只是稍微慢下来了一些。因为对方比起他的身高来讲要矮上一些。

“恩,就在最开始的那条街对面。”

这么以来,初次相遇的两个人好歹终于有了第一次正式对话。

对方意味不明地‘哇——’了一声,也不知道在感叹什么,接着又不问自说,我是从其他地方过来的,因为找不到路所以很苦恼,幸亏遇见了你。

他没说什么。

或许以为他会接下来问‘那么你是从哪里来的呢’,对方一直睁着眼睛,稍微有些渴求地看着他,但他并不觉得自己需要知道这些。

于是他借机将头转开了。

身边的人又退到了他半步之后,两人之间回复到了最初的状态。

等到目的地抵达之后,不知名的陌生人对照了地图与地名之后向他说了谢谢。

“不管怎么说都谢谢了!”

躲在云之后的太阳也这么着冒了出来,像没睡醒的孩子的脸。

“不客气,这没什么的。”

因为对方太过于热诚恳切,他反而变得有些尴尬。

“不不不,非常感谢!”

甚至,一本正经地说了敬语。

拿在手上的黑伞已然失去了用途,除了地面的湿润以及残留在叶片上水珠之外,其余的一切看起来都并不像是经过了雨水的洗礼。

直至此时,他仍旧有些不真实感。他们再度站在一个十字路口前,而就在不久前,他正恍若无人地朝着车流中冲。

旁人的人在打电话,他有些听不清所说的内容。他只是觉得这个陌生人变的有些奇异起来。不是坏的那一方面。

“已经和朋友联系上了。”朝着他挥手。

他点点头,道了别。

当他迈出三步之后,那欢腾而又处于变声期的声音再次在他的身后响起了起来。

“留个邮箱地址吧?”

“?”

“……不,那个,”站在路口的人挠着头,脸上的笑不减,“万一回去的时候又迷路了的话,至少我可以有一个救星吧?”

他有些为难,因为这看起来太过于像是一种搭讪方式,但是对方的表情毫无闪躲,就如同在告诉他‘你想多了’一样。鬼使神差地,或许想着快些回家,也或许真的被对方的真诚打动,他接过了手机,在某一栏里面输入了自己的邮箱地址。

这一次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当他回家之后,他的手机提醒他有了一封新邮件。

【你好,我叫本宫大辅,今天非常感谢,请多指教!】

他看了一眼,没有回复,没有删除,也没有将那个地址注明,只是将手机放在了一边。

 

 

 

 

 

TBC

评论(6)
热度(26)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