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飞行模式】DA/輔賢

  • 單戀  無法接受者請不要點開

  • 趕著去上課可能會有錯和BUG


飞行模式

 

 

   本宫大辅朝这边看了过来。

 

 

 

   醒过来的时候闹钟还没响,他先是兀自在梦中沉了好一会儿,才从被窝里抽出手去拿放在一边的手机。屏幕显示距离设定闹钟的时间还有五分钟。

   明明很疲惫却总是会提前醒过来。眼睛还没有睁开就意识到了自己已经清醒这回事。

   心里总是记挂着‘我要在这个时间醒来’反而没有办法安睡。

   他把眼睛闭上。

   闹钟的时间其实也有提前。今天是周末。又一个纪念日。其实大可不必那么早起来的。

   根本睡不着。

   虽说心里明确知道这一点,他也仍旧在闹钟响了之后才拖拖拉拉地起身。

   窗帘外面并非艳阳高照,近海的那片天翻着黑灰色的云,一路减淡到他眼前的天空,对于夏天来说这样的天气反倒有些稀奇。或许今天会有降雨,这么想着他似乎也在心里堆了一朵积雨云来。

   妈妈敲门的时候他刚把一切东西收拾完毕,赶着去上班的人说早餐放在桌上,一定要吃。他刚想开口,就被打断了。

   “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一定要多吃一点才行哦。”

   就这么千叮咛万嘱咐,若不是时间限制甚至可能会守在他面前看他吃完才会走的妈妈,终于在他的劝说以及保证之下出门了。

   他坐在客厅的饭桌前。桌上摆着营养搭配适当的早餐。关门的回声早就消失殆尽了。水槽那边隐约传来水往下滴的声音。

   “我开动了。”

   他拿起筷子,对着空无一物的客厅这么说。

 

约定的地点离家并不算远,今天本来有补习课,他推掉了。

比之枯燥乏味的课程,即使是众人眼中的好学生,他也更加喜欢这一个每年都会庆祝、在别人看来毫无意义的节日。虽然内容每一年几乎都一成不变,但好像一旦成为一种习惯,若是放任不管的话,这一年就过得不算完整。

今年的主办人也是井上京。

他到的时候对方已经站在约定好的路牌下了,两人像大人一样寒暄了几句之后其余人也陆陆续续的来了。

只除了一个。

在成长的年间,他们早就已经褪去了‘救世主’这样的光环,融入整个正常的社会中去,学着与其他人交流,做一个令长辈满意与自豪的后辈,忙着修学,忙着成长,忙着让自己变成一个大人。身边的人也不再只有彼此。他站在旁边,听那些每天都要说好几次的问候语,突然觉得陌生。

不仅仅是对于那些话语,还有对于这群人。

他很确信他们是熟知的,认识时间超过五年,但偏偏,好像因为某种原因,他变得边缘化起来。

井上京数着人数,嘴里念念有词,但实际上个位数的人数根本用不着这么大费周章。也或许是为了活跃气氛,其他人也配合着笑,在被点到名字的时候大声地应道。

“好了,出发——”

街上已经有不少人了。顶着烈日也要出门的人有着各式各样的原因。还没有到热暑,但地表传来的温度确实可感。念叨着‘热’的人不断从他们身边走过,也带来一阵不知从某家商店里吹出的冷气。

他没动。

“贤?”

   井上京叫了他一声,之后所有人都发现了他的落队,齐齐停下,转过身看他。

   远处的路被蒸得好似变了形。

   “怎么了吗?” 

   “不,什么也没有,只是……”

   他欲言又止,默不作声地环视了在场的几个人,稍微有些抵触说出那个名字来。井上京仿佛明白了他的用意,淡淡说了一句大辅的话会稍微晚一些和我们汇合哦。

   “为什么?”、

   这句疑问并未经过大脑就自行发出了。他将眼睛看向稍低的地面,像是在不满这个行为,硬要同自己较劲一般。

   “为什么啊……”井上京看上去毫不知情,也不像是在在认真思考一个正确的答案,只是略一思忖,“大概是有重要的事情吧。”

   重要的事情?

   他为自己将这次纪念日放于最高,而本宫大辅却不这么想而觉得有些恼怒。

   但或许真正令他恼怒的原因并不是这个,看起来他更像是在借题发挥。

   一乘寺猛地想起那天自己看到的场景。本宫大辅借口有事缺席了这一次的纪念日。所有人都来了。唯独他没有。并且,到场的人没有一个知道他缺席的真正原因。

   是那个原因吧。

   他跟在与往常毫无区别的其他四人身后往前走的时候这么想,一定跟那个人有关系吧。

   在他的心里,突然间莫名地,燃了一簇火苗。

   8月一日进行过一半的时候,本宫大辅急急忙忙,风风火火地赶来了。当他进入他们所在的KTV包间时,他那一头本来就乱糟糟的头发看起来朝着更加不可遏止的方向发展了。

   在唱歌的人是八神光。说着‘抱歉抱歉’的人进来之后关了门,然后径直走到他身边坐下了。

   连同沙发一起陷下去的好像还有他的内心。在那一瞬间,陡然间无法控制地垂直下落了,又快速地回复了正常。

   “好久不见啊,贤。”

   包间里包括他在内有5个人,本宫大辅最先跟他大招呼。在回应的同时他告诉自己,那或许因为对方就坐在他身边的原因。

   然后是高石岳,他坐在屏幕前方正在点歌,对于本宫大辅的迟到也没有多加指责,稍微点了点头。八神光一首歌唱闭放下了话筒,接着井上京把话筒拿了起来。

  “喂喂——”看似有些做作地试了音,“大辅你迟到了!所以作为惩罚,先唱一首歌吧!”

   本宫大辅苦不堪言地站起来,朝着井上京那边走,刚接下话筒,又有了下一个指令。

  “歌曲就——”井上京环视了一周,“贤来指定吧。”

   他愣了一下,抬起食指指向自己,井上京点头。在被叫到名字的第一瞬间,他就有了一个想法。

   “明日、仆は君に会いに行く吧。”

话筒发出了人耳难以承受的刺耳声,本宫大辅将它拿远了一些。其余人之中只有八神光显得有些惊讶。

“这首歌……”

“怎么了吗?”

“不,只是——”两道有些意味深长的目光朝着他投过来,“只是,没想到一乘寺君也会听这样的歌呢。不过我猜大辅肯定不会。”

他深以为然。但在那个时候,一股不可控力支配了他,令他毫无思考间隙地报出了那一个歌名。

“那只好换——”

“谁说我不会啊。”

这么说着的本宫大辅立刻点播了这首歌。

随着前奏响起他也变得恍惚,本宫大辅的令人出乎意料只能够让他想到不好的方面去。唱歌的时候他一直被注视着,每一句每一句,如同完成任务一般唱着这首歌的人好像并非毫无感情的注入。

开始的时候他刻意规避着这样的目光,其余人熟知他们的相处模式,也并未投来什么好奇或者另有所指的眼神,只是安静地看着屏幕上一句句歌词划动。

后来,他觉得好像其余人都消失了。

在这个不大的,封闭的空间里,只剩下不远处握着话筒的本宫大辅和他。

本宫大辅认真地唱,唱给他听。眼里尽是闪烁的霓虹光。

他唱着:

仆は君を好きになった

谁にもまだ言えてない

一人思い出して嬉しくなる

就好像真的是这样一般。

他觉得自己似被一股柔和的光小心翼翼地包围住,从光中伸出细软的手,将他轻拥。

那感觉就如同恋爱一般,尽管只有4分10秒。

本宫大辅唱完之后挠着头,少有地羞赧着走下来。他在‘大辅完全不赖嘛’‘真是大吃一惊’这样的评论中结束了自己的恋爱。

尽管在那之后,这股奇异的感觉绵亘了许久。

其余人各自正常,一人唱完另一人去唱,他看起来也没有失态。坐在他身边的本宫大辅时不时会掏出手机,蓝色光在光线微弱的包间里可以照出表情来,就是这么近的距离,他也没去看过一眼。

   那之后就到了晚饭的时间,六人吃饭三人坐一边,本宫大辅在他对面。

   等到菜上来,大家也吃得热火朝天,你打趣我我嘲讽你的时候,有一个人的手机响了。

   “抱歉抱歉——”

   本宫大辅拿着手机出去了。

   “对了,一乘寺君刚才讲到哪里了?”

   火田伊织将话题扯回了这个小插曲之前。

   盘子里摆着因为忙着聊天而有些冷了的食物,油凝固在一起,看起来多少失去了些卖相。一旦对面的位置不再有人之后,就能够清楚地看到其他桌的客人了。

   “对不起,”他拿起叉子翻了翻牛排,“我忘记了。”

   打着圆场的人是井上京,于是他们愉快地开始了下一个话题。他叉起一块牛排放进嘴里,并不好吃,像在嚼一块布。

   他有些失神,这一点只被高石岳注意到了。当他发现自己一直盯着本宫大辅原本的座位时,高石岳已经用若有所思的眼神观察他好一会儿了。于是他只好立刻将视线移开,强迫自己加入那边的谈话,却完全无法融入。

   这一年的8月1日早早结束了。

   本宫大辅跟所有人一一告别,然后一头扎入了人潮之中。

   没有人觉得那个消失的背影与平常有什么不同,只有他察觉到了。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心怀芥蒂,以莫名的知情者自居,同时,又非常想要摒弃掉这个名头。

 

   圣诞节的时候再一次相约了。打电话来的人是八神光,说是想要聚一聚。

   正巧平安夜下了雪,极为轻薄的那一种,将令地面变得湿漉漉的,看起来也和下雨没有多大区别。他在电话里应下了邀约,有一个问题想问,最终还是怅然地放下了电话。

   漫长的四个月过去,在本宫大辅身上所发生的变化,究竟是好是坏呢。

   情理上来说,当然应该期待朝着好的一面发展。但于他个人而言,或许情况就不再如此。

   已经做好准备不会看到本宫大辅的一乘寺,在那个满街都回荡着‘ jingle bells, ’的圣诞夜里,每个人都裹得严严实实地现身了。周围的环境闹腾得不行,却不是令人厌烦而觉聒噪的那一种。这是一个大家都会庆祝的节日,所以几乎所有人的心情都能够被贴上‘好’与‘愉悦’的标签。

   他也是。特别是在看到本宫大辅时。他觉得或许他那个‘不太好’的猜想应验了。

   “哇!大忙人也来了啊!”

   “非常感谢百忙之中抽身前来。”

   “大辅~~~~”

   但当看到其他人在面对本宫大辅的态度时,他又显得置身事外了一些。

   “我去给大家买吃的!你们要吃什么?!”

   本宫大辅看起来有些尴尬,厚厚的围巾遮住的大半张脸上呈现出了红光。穿着比之以往也更加考究了些,像是精心打扮过了一样。但一乘寺认识的本宫大辅大抵是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

   他的心情七上八下,停在了‘下’,却没有上来。

   他告诉本宫大辅随便买什么都好,自己并不介意,本宫大辅就一边点着头,一边跑开了。

   “本宫君他……怎么了吗?”

   这明显等于明知故问的问题抛出去之后似乎引发了连锁反应。先是井上京一脸的不可思议,然后是八神光和火田伊织的疑惑,甚至,连高石岳都有些不解。

   “咦?你不知道吗?”

   “什么?”

   “大辅那家伙啊,”井上京有些故弄玄虚,“他谈恋爱了哦。就在不久前。”

   不远处传来一声惊呼,一个巨大的圣诞老人被架了起来,行走在这一条禁车的街道上。小孩,与他们的年纪不相上下的学生,还有那些更年长的人,眼中都带着童真与惊奇,看着这一个从小就期盼着会留下礼物在自己床头的老人,真真实实地出现在眼前。

   令他觉得惊奇却不是这个。

   一乘寺有些心理失衡。

   明明最早得知本宫大辅谈恋爱这个消息的人是他,这时他却好像成为了最后一个才知晓的人。连带着井上京的那句话也仿佛有了话外音,仿佛在告诉他,你不是和大辅关系很好吗,竟然会不知道。

   这把箭有着两个箭头。一个刺向‘关系很好’,另一个刺向‘原来我真的没有看错’。

   他自以为保守住了一个秘密,但其实秘密的主人却并不需要他这么做。

   女孩子对于新鲜事物总是很感兴趣的。

   当井上京和八神光牵着手加入那一群围绕着圣诞老人讨要小礼物的时候,本宫大辅提着一个便利带慢悠悠地回来了。脸上挂着微笑,心情很好,也不知道是否因为眼前的氛围。

   他拿出温热的饮料捧在手中,脖子上围着的围巾总是令他喘息困难,所以他只好稍稍抬起一些下巴,将围巾压下去一些。其余三人好像在讨论什么,他也没有仔细去听。

   一乘寺站在本宫大辅的身后。本宫大辅也还是那个本宫大辅,如今看法的偏差,是他的变化疑惑是本宫大辅的,他也没有头绪。不过或许两者兼备吧。

   没多久,已经拿不下礼物的八神光和井上京就回来搬救兵了,高石岳和火田伊织很快也加入了那个队伍。

   剩下的人只有他和本宫大辅,脸被暖色的光照亮。不过即使色调看上去再怎么温暖,在这样的环境之下也无法令人真正感觉到那股暖意。

   “你最近睡眠很差吗?”

   本宫大辅问。

   “没有。”

   他有些错愕,不知对方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

   “这里,”本宫大辅指了指他眼角下的一圈,“黑眼圈看起来很严重的样子啊。”

   他下意识地就抬手去触碰了一下本宫大辅所说的那个位置,凉凉的。只是他一时分不清楚究竟是手凉,还是其他地方。

   “总是做同一个梦而已。”

   接下来本宫大辅也不再问他梦的具体内容是什么,这令他松了一口气,至少不必现场去编造一个听起来稍微得骇人听闻一些的梦。但是在内心里,他又有些失望。 因为这样一来,之前的谈话看起来就太像是随口的应付。

  “你今天……”他主动了一些,在说话之前甚至考虑了一下措辞,“不用陪女朋友吗?”

   本宫大辅被呛到了,连着咳了好一会儿,他连忙递过手中的水过去,被看也不看一眼地喝了。

   “原来、”本宫大辅狠狠地咳了一下,夸张得连腰也弯了下去。他就保持着这个动作,过了好几秒才又直起身,表情有些怪异,“那天真的是你啊。”

   他默不动声地点头。那一天因为本宫大辅突然转过头来的仓皇而逃,看起来好像失去了所有的意义。

   为什么会害怕被发现呢。即使是走上前去也没有关系吧。将本宫大辅恋爱的消失公之于众,同其他人一起打趣他,难道不应该是这样吗?

   一乘寺始终不知道自己那一天之所谓逃跑的原因。在人群之中被撞着肩膀而重心不稳,差点摔倒的时候,他走到了一边去。背靠着一堵冰冷的墙。他的第一个想法是【我看错了】,第二个想法是【我怎么可能会看错】,最后,他闭着眼睛推翻了自己的第二个想法,以怀疑自己来成就那现在看起来可怜至极的自欺欺人。

   “她是一个……”

   他觉得本宫大辅或许在等他问这个问题,等了很久。他之所以没有被告知这个消息,也是因为本宫大辅确定了那一天那个人是他。他看着本宫大辅的脸,试图从对方认真聆听的表情中看出一丝一毫的不对劲。

   “祝贺你。”

   他的脑海中已经不再响起那首歌。

   其余伙伴抱着各式各样的小礼物笑着朝他们走过来。

   

      

 

 

一乘寺从梦里惊醒过来。

梦很清晰,也很真实。

那个站在本宫大辅身边,笑颜如花,看起来非常幸福的人,变成了他。





*最近真的要忙哭TUT各種理論書各種課題各種論文要寫TUT要DIE

  關於這個題目想說的大概就是,手機即使開了飛行模式,也並非完全不能用,只是能夠阻斷信號而已。

评论(9)
热度(20)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