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深沼】钻石王牌/降御 2




   “雪花在窗外轻轻拂扬    晚祷的钟声长长地鸣响 ……在澄明耀眼的光明照耀中  是桌上的面包和美酒”

    降谷合上书坐下,从讲台上走到他身边,又走回去的老师在接下来问,喜欢的理由是什么呢?

“YUKI,”他想了想,有些不由自主地,“喜欢雪。”

教室窗户外面那棵看起来有一定年代的树也落光了最后一片树叶。

当他把注意力放到那之上的时候,另外一个同学已经站起来了。

降谷出生在北海道,一个较为寒冷的地方。每年夏天都是他最为难熬的时刻,汗如雨下,呼吸艰难。但是这也不足以论证他喜欢冬天。

YUKI。

MIYUKI。

他想起那个人,叫做御幸的那个家伙。

降谷想起御幸的眼睛。细长,冷静与嘲弄之中带着些许的意乱情迷。然后是鼻子,在呼吸之间放出有些明显的气声。最后是嘴巴。

嘴巴啊,他想,御幸的嘴巴看起来实在太会说话,从那两片薄薄的嘴唇之间,像是能够说出各式各样的话来,令人迷惑的,开心的,生气的,还有满意的。它微微地张着,露出隐约可见的,小巧的舌尖,又发出无意义的单音节来。

“起立——”

他有着恍惚,只是下意识地就跟着其他人站了起来。朝着老师鞠躬,这一节课就这么过去了。

课间的时候降谷去了厕所,他的旁边是嘀咕着不知什么走进来的其他班的男生,解开裤子之后脸上立刻就浮现出舒爽的表情来了。

他开始将之与御幸那时的表情做着对比,而这个举动是毫不自觉的。他觉得御幸与这个男生的表情,虽然都传达出一种愉悦,但是有些不同。然后,他的视线顺着往下,停住。

“喂,”男生有些不耐烦,还有点儿难堪,“你在看什么啊。”

说着提好裤子走出了厕所,在门口的时候甚至还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像在看什么奇怪的人一样。

在洗手池洗手的时候,降谷抬起头看了自己。

和往常并无两样。

眉毛,眼睛,鼻子和嘴巴。

他没有实感。

脱去尚且稚嫩的身体之后,当看向身边的,或是年纪更小的人的时候,降谷没有感觉到那股应有的违和感。

仿佛那场与御幸的情事只不过是一场以他们为主角的电影,借位拍摄了一系列看似真实的画面。然后画面戛然而止,他也退回到了在真实生活之中的自我。

那一天放学之后他并没有立刻回家,特意绕远路去了学校附近,但是离自家稍远的一个公园。

初冬有阳光的时候这里是人口的聚集地,抱着休憩态度来公园的人络绎不绝,情侣尤其多。降谷在灌木丛中漫无目的地走,他自己也不太清楚之所以出现在这个地方的原因。

转过某个弯之后他就没有再走动了。

“讨厌——”

这么说着的女人推开了正与她难舍难分的男人,以奇怪的眼神看了他一眼。

降谷没有能够挪动脚步,甚至连‘抱歉’都没说出来。

男人嘟囔了一句‘怎么啦’之后就又缠上了她,两人吻到了一块去。

在那个时候,在闭上眼睛之前,女人一直在看着降谷。

在这对情侣眼中,他不过是一个陌生的,路过的,并且不小心撞见他们亲热的人而已。但是降谷忘记不了那个眼神,简直就像是在炫耀,又仿佛在可怜他一样。

‘还没有体验过爱情的滋味’‘当然也就不会懂亲吻与做爱的快乐吧’‘真是可怜,不过我和你不一样哦’

不一样哦。

他也终于察觉到哪里不对了。

好在跌跌撞撞回家之后,家人也没多加指责。只是问了一句这么晚去哪里了,却不等到他回答,就给出了下一个指令。

   ‘鸡蛋没有了哦。’

因为妈妈这样说了,降谷只得揣着钱朝附近的便利超市去。

他站在一队人后面等待结账。室内暖烘烘的气氛几乎让他闭上眼睛睡过去。然后,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实的,他看到这样一番场面。

带着黑框眼镜,留着鬓毛的人,笑得略微尴尬地将手伸进裤兜里。像是在掏什么,却一直没有掏出什么来。店员面无表情,在他面前平滑的桌面上摆放着一堆有着花花绿绿包装袋的东西。那个人带着抱歉的表情对店员说了什么,店员也回答了什么,然后将那一堆东西开始往旁边的购物框里放。

就是这样一幅画面。

等到降谷确定这是真实的情况时,他已经将钱递了过去。店员将纸币放进收银机的抽屉里,给了他一堆硬币,拿在手上沉甸甸的,带着金属物特有的冰凉感。

他把塑料袋接过来,在店员‘谢谢惠顾’的声音之中又将之递给了御幸。

“诶?给我的?”

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的人这样不确定的说,也没有立刻接下他手里的便利袋。他看了一眼被自己又放回货架的鸡蛋,提着便利袋率先往外走。降谷知道御幸也在那之后跟了出来,等到在店内稍微过热的感觉因为外面的低温而有所缓解时,他停下了脚步,确定自己看起来与平常并无什么异样。

“降谷君,真是巧啊。”

御幸一走过来就从容地跟他打起招呼来。他本以为做了那样的事,御幸看他的眼神或许会有些微妙,却不曾想到是这样的自然而然。降谷并不知道御幸是以什么样的眼神去看待其他人的,不过他想,那或许和现在看他的眼神没有不同。

因为不知道怎么回答,并且觉得语言上的回答没有意义,他也只是点了点头,再次递过便利袋去。

刚才还从容自如的御幸这时反倒显得有些难堪了,怂了怂肩膀,但不说话,好像那个袋子里装着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一样。

“给你。”

似乎像是怕御幸不够了解他的用意一样,降谷还特意补充了一句。但是御幸并没有把这句加释当回事,只是摆着手,示意自己不会拿。

“我家,不吃泡面。”

耸动了一下眉毛,最终御幸仍旧是把便利袋接下了,那之后说了一句谢谢。说完之后就打开袋子,若有所思地看起里面的东西来,仿佛在思考今晚应该吃哪一种口味。这个动作太行云流水了,丝毫没有给思考留一点儿余地。

“好吃吗?”

御幸抬起头看他,给他一个疑问的眼神。

“泡面。”

然后,像是听到了非常匪夷所思的事情一样,御幸大笑起来,肩膀抖动得厉害,夸张到眼泪几乎都要笑出来的程度。

“有什么好笑的?”

“不,只是——”御幸抬手抹了一下眼角,“第一次听到有人问这样的问题,你没吃过泡面吗?”

降谷觉得有些受挫,嘟囔了一句‘不常吃’,也不知道御幸听进去了没有,接着一边点头一边说,“降谷君一定是有钱人家的小孩吧?每天都大鱼大肉那种?”

“……不是。”

他有一点生气,看起来御幸完全没有听他讲话,像是特别自我,并且有着自以为是独特判断力的大人一样。

“那我告诉你吧,这个东西啊,”御幸晃了晃手里的塑料袋,包装袋相撞发出了不清不脆的声音,甚至有些刺耳,“一点都不好吃。”

“那为什么——”

“我啊,可不像你一样还是孩子哦,”御幸转身背对着他,看样子是要走,“没有那种家里人做好饭等我吃的待遇。”

‘再见咯’——

那之后,抬起一只手随意挥了挥的御幸似乎是在这么说。

泡面是便捷的,一次性的。它所能够满足人类的仅仅是填饱肚子,维持生命体征的一切维生素一切营养物质都不具备,甚至有着反作用。这样一来又未免显得有些不被需要。

降谷看着御幸的背影,突然觉得那个人也变得像是泡面的包装一样花花绿绿起来。

其实刚才他想说的话是,要不要到我家来吃晚饭。


评论
热度(5)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