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メーリヤです❀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我过去的故事】黑篮/青黄 下

时隔太久,已不记得当初是想表达什么。

就这样吧。【=,=




黄濑觉得生活变得有趣起来,五彩斑斓,光芒万丈。

也有了目标。他想被青峰认可。这本是一个令他嗤之以鼻的想法,却莫名其妙地占领了计划表的第一顺位。

一直以来他都扮演着低人一等的角色。年龄,生活阅历,身高身材,以及境遇。他住在青峰家,虽说经常摆出嫌弃脸,但寄人篱下总归腰板直不起来。

嘴硬是嘴硬,内心之中他分外清楚谁是拯救过他的人。

青峰让他,容忍他,把他当做易碎物品一般地放在一旁。虽这样却也从来高高在上,态度恰到好处,关心不少也不多一分一毫,将他当做可有可无的存在一般。他打心眼里觉得青峰没把他放在眼里过。

他就像一粒哪儿都有的灰尘,被风轻轻一吹就能混入人的眼睛里,能让人不舒服,很快就顺着眼泪流出来。

他想,青峰这个人太过于宏伟了,他试过仰起头,那样看到的也不过是一星半点,想要更加靠近这个人,他只有拼命朝上。

于是他开始打篮球,篮球有趣,并且重要的是,青峰很热衷。

黄濑知道青峰有一个还算稳定的工作,但却兴致平平,只是完成任务而已。只有当接触到篮球的时候,那人的眼睛里才会燃起火焰,窜得很高,是最亮丽的暖色。

噼啪地烧到他心里。

他将所有的闲暇时间都用在篮球上,与那一泼被青峰虐得哑口无言的人一起。从最开始地被虐,到后来虐了所有人。那一刻他觉得自己仿佛被青峰附体,所向披靡。他内心里狂喜,认为自己终于能够站在青峰跟前。

‘喂,和我打一场。’

再这么趾高气扬,真正意味上地让青峰注意到自己。

一路上他就这么几乎哼起曲儿地朝家里走了,边走还边筹划着自己精彩的出场动作。他想看到青峰目瞪口呆的模样,再大模大样地令之心服口服。

等真到了门口黄濑又有些犹豫了。

那个家伙算什么啊,像是对待捡回来的不听话的猫一样对待着自己,给吃给住却从来不与他有过多的交谈,说的每一句话都让人当不了真,不考虑青少年健康成长地看奇怪的书,偶尔还讲几个荤段子。这样的人,自己到底是为什么要这么在意他的看法呢?

黄濑觉得自己莫名有些蠢,心底一股气盘旋在半途还没爆发,收回手抬起脚准备踢门,突然门内就有了声响,他吓一跳立刻躲到了一边的楼道口。

“不用送啦,到这里就可以了哦。”

女人的声音。

柔柔的,甜到心里去,不管是语气还是措辞都像是极熟的人,他想不到这个人会是谁。

青峰大辉没有女朋友。

…… 他一直这么以为的。

黄濑还是没控制住好奇心,小心翼翼把头往外面探,女人和青峰在门口拥抱,青峰一只手搂住女人的腰,头埋在长发里看不清表情。

怎么回事啊,为什么会突然冒了一个女人出来啊?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啊,一脸幸福地走进电梯,还娇笑着挥挥手,说下次不要让我等那么久了。

青峰又是怎么回事啊,一脸的宠溺地点头,看起来真的恶心得不得了。

现在,他觉得自己真的蠢爆了。像一个小孩子急着回家要奖励一样地雀跃回来,甚至连满不在乎拒绝对方表扬的话语都已经准备好了,脑补了无数遍青峰因此而受到打击的模样,觉得满心愉悦。

他靠在墙壁上,等那股无名火消退。关门的声音一直没有响起,他不敢探头出去看。

青峰没有立刻回去,半眯着眼睛靠在电梯旁的窗台抽烟,穿着第一次见面扔给他的那条裤子,一边的裤脚挽到了小腿处。窗外投进暖色的光,洒在青峰脸上的某些部位,人也柔和了不少。

黄濑也没见过青峰抽烟。

他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陌生到极致的青峰大辉,心绪纷杂混乱不堪。

等了半晌他终于又听到了些许的声响,青峰正准备关门,一眼就看到了正准备缩头回去的他,把门又推开了些,一只脚踏进门内,一只还在外面,挑眉道,“哦,你回来了啊?”

开也没关,他微妙着心情往门口一步一步的走,走近的时候他嗅到青峰身上的烟味,一进门青峰就反手把门关上了。然后脱了上衣,扔到了洗衣机上。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毫不拖沓,也毫不介怀,就这么着坐到沙发上,拉开罐装啤酒喝一口,看他一眼,拍了拍沙发。

“过来坐。”

他本想一鼓作气地拒绝,无奈脚不听使唤。

所有的一切都改变了,在这一天。

或许如果他能够发现自己的不对劲的话,就大可不必走到这一步。

他坐了过去,就坐在青峰旁边。青峰平日不乏锻炼,肌肉线条匀称,肤色健康,恰好是他喜欢的那一款。他很想拥有像是青峰这般的身形,却年龄所限,至今仍旧长得颀长如春柳。

青峰不说话,自顾自地喝酒,桌上还摆着一些,他猜想或许是刚才那个女人来时留下的。他不明白青峰让他坐过去的意味,只觉得气氛尴尬难耐,他空有很多不满和疑问却毫无不满与质疑的立场。

不论是与谁交往还是与谁结婚,甚至与谁一夜情,这些都与他毫无关系。他只是一个外人,特别外的那一种,而他一直表现出来的也是对一切置之度外。

他以这种看似叛逆的态度来对待一个与他毫无关系的人,还自认为能够影响到这个人的日常生活。

黄濑觉得青峰是知道他看到了一切的,现在这样只不过是想要暇以整地欣赏他的窘状,他觉得莫名地糟心,干脆也拿起一罐啤酒,拉开拉罐。

他张口就往嘴里倒,还没感受到啤酒的涩口就被抓住了手腕。青峰一脸不满斜着眼地看他,又用另一只手去夺他手里的铝罐。

“这边这个未成年想干什么啊。”

黄濑往旁边一躲,手腕发热,“你管我。”又故意狠狠喝了一口下去,立刻被呛得咳嗽。

青峰也不再去抢,只是把手臂伸直,搭在他们身后的沙发椅背上,竟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他自觉自己刚才的举动太蠢而导致了青峰此刻的嘲笑,却刻意要去问一句,好借机反驳,谁知青峰只是大手一抬地揉他脑袋,那笑竟变得宠溺起来。

却又不似刚才那番,眉眼都舒展开来,虽说因此在视觉上变得陌生,却仍旧是他认识的那一个。

他一下没了气焰,软得像是小奶猫,酒也不喝了,只握在手上,好半天才憋了一句,“你有女朋友?”

说完他偷偷去瞟青峰。青峰朝后靠着,整个人仰在沙发上,眼珠咕噜噜地转,就是不看他。这的确是很普通的对话,但等待回答的过程却变得异常难熬,万只蝉要破土而出一般,又痒又在心间掀起一片喧嚣,轰鸣到耳腔里,眩晕了视线。

“嘛,算是吧。”

铝罐实际上是一种极软的金属,轻轻一捏就变形了。他大拇指一用力,一边就凹了进去,里面腾着气泡,麦芽味涌了出来,冲得他鼻腔里一阵酸。

“以前……都没有提过……”

青峰应该是朝他这边看了一眼,他没去接那股视线,但是就是能够感觉到。说完之后他也觉得自己有些僭越了,这与他一如既往的态度相悖,也根本不关他的事。

这会令青峰怎么想呢,青春期应有的萌动?对他人隐私的好奇?还是因此而受到刺激的性格变化?

沉默太令人抓狂了,胡思乱想也让他越发坐不住。下一秒他起身准备出门静一静,青峰在他身后平静地发声。

“你很好奇?”

黄濑的双脚僵硬着,从脚趾间麻痹至膝盖。心脏鼓动着,热度直接涌到了脸上。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时刻,当被人说中心中所想时会口不择言或者无话可讲。他一向是前者,伶牙俐齿,只因被说中的全是一些无关痛痒的事情。

青峰常不与他计较任何,但从来将一起看得清楚。其实他是一个很好懂的人,把自己往复杂里想,在他人眼中却构造简单。

“谁好奇了!只是确认一下而已,你的事情我才不在意呢,哪家的女儿那么倒霉被你看上了啊?不会是上门寻仇的吧。哈、哈哈哈哈”

青峰一直在听他讲话,面无表情。当他说完之后却突然大笑出声,又连着喝了好几口酒。他被这笑弄得不明所以,却感到一股不安。

像是破土而出的芽,成长迅速,很快就藤蔓横生地将他包裹住了。

“黄濑,”青峰将身体转而面向他,“不过是个小孩子,倒好像很懂的样子嘛。”

这是黄濑第一次在青峰眼中看到自己。在那眼眸之中的他是如此渺小而灰头土脸。瞪着眼睛无力还击,弱得不像自己。

他突然很生气,为被看穿或者被小看而怒火攻心,行动不受控制地整个人朝着青峰压过去,声音愤怒而喑哑。

“别把我当做小孩子!”

青峰被他压着躺在了沙发上,目光也仅讶异了一秒,下一秒眯起眼睛来,嘴角勾出一个弧度,也不挣扎,比平日还要冷静。

“哦?急着长大吗?”

黄濑一直觉得青峰在挑衅这一方面有独特的天赋,与生俱来,令人牙痒。他避开青峰的眼睛,朝着青峰唇线明显的嘴啃下去,不再有动静,双手因为无法长时间支撑自身的重量而微小弧度地颤抖。

青峰也不为所动,任他妄为。等到他终于因为呼吸不畅而不得不撤开之后,他看到青峰面无表情的脸。

那张脸就像是在说你也不过如此而已。

你还能够做些什么呢?

他讨厌被小看,虽然从一开始青峰就没把他看大过。他不想永远是一个孩子,他拼着命长大,仍旧被置于那样的地位。

青峰那么毫无波澜,那么不将他放进眼里,这才是让他真正发怒的原因。只因为他一早就将青峰看重,不愿接受毫不对等的待遇。

天色暗下来,客厅没有开灯,惨淡的月光透不进来。他一时再无动作,青峰也看似变得不耐烦起来,曲腿顶了顶他的小腹,示意着他起来。

他觉得自尊受到了极大的重创,又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突然间有了鱼死网破的想法。下一秒就跪坐在了青峰腰的两侧,垂着头,慢慢将青峰的衣服下摆往上推。

青峰是暖的,他的手很凉。青峰的表情仍旧平静,他颤抖不休。

他发现在青峰面前,他永远都是一个赤裸的人,他的一切能够被很轻易地看穿。

而他尽力尝试着去改变,他想要将自己的立场反转过来。所以他伏下身去,用自己的胸膛去贴青峰的。在他胸口的右边也有着极为强烈的心跳反应,这令他能够清楚听到咚咚的声响。

他颤抖着去亲吻青峰,毫无技巧可言,像是亲吻一个王者一样,而他们分明应该是平等而独立的存在。

这样高捧着青峰的态度是他在不知不觉之中培养起来的,直到现在黄濑才能够坦然地面对。从很早以前,当在大雨之中青峰牵着他走向前方的那一片灯火时,这种关系就已经确立了。

他之所以挣扎,叛逆,恶言相向又故作冷淡,那都是因为他不愿承认青峰轻易地将他改变了。

实际上黄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他不懂喜欢一个人的感觉。不知道怎么表达。他将自己的衣服也脱掉,在轻微的酒精效果下眼眶微红。紧接着他去吻青峰的人鱼线与线条美好的腹肌。他也去注意了青峰的某一个部位,那里毫无动静。

本不该开始的,现在又停不下来。他不想承认自己的失败,一鼓作气地拉开青峰的裤链,伸手去揉。

然后青峰硬了。

像是受到鼓舞一样,他开始有的放矢。他原本以为会看到闪躲或者带着歉意的眼神,他满怀着期待想要狠狠将这个人的尊严全部捏碎,但是他没有。

青峰的眼神一如往常一般地清明,甚至更甚。那样仿佛将一切都看清,能够掌握自己行为与想法的成年人注视,令黄濑觉得无处可躲。

不知为何他觉得那个眼神充满了怜悯。将他置于了无可救药的位置。

在这个时候,他仿佛又回到了下着雨的、他与青峰第一次见面的雨夜。冰冷的雨水不断地朝他浇下来,令他的身体越来越凉。而这一次他不再有救赎,因为他亲手将这一切毁掉了。

于是他落荒而逃。

很久之后黄濑做了一个梦,梦见他抱着篮球去找青峰。

“哈?”青峰不耐烦地掏耳朵,拿开夹在嘴里的烟,“篮球?”

“现在来试试看,看我有没有资格让你教我。”

梦里的他有些兴奋地拍着球,展开架势,想要立刻与青峰比试一场。而青峰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不久之后直直地与他擦肩而过,又将烟放回了嘴里。

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那些凌驾于一切之上的喜欢,绝对不会输的自信与欲望,或者说美妙纯熟的技巧,全部都感觉不到。

他成长了。

在最初被青峰带入篮球这片天地的时候,他仅仅是一个雏儿,什么都不会,却用着憧憬与羡慕的眼光,仰视着这个巨人。‘变强吧’是巨人传递给他的一个信息,所以他日复一日地朝着这个方向努力。放弃了许多,抛下了许多,只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变得像是巨人一样。然而当他确实做到的时候,这片天空之下已经不再有他所追逐的那个背影。

他所想要获得的认可与赞扬,在这个时候全然成为了空谈。

“篮球什么的,已经早就不喜欢了啊。”

“为……”他哽咽着发不出声音,也没有转身去看青峰,他知道青峰并没有走远,他试着把话说完。

“为什么啊……”

那么至今以来,我所做的一切是为了什么呢。

像个笨蛋一样地花费大量时间大量与精力的意义又是什么。

“不需要理由吧,这种事情。”

青峰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把球捡起来的,叹一口气往回走,站在他面前。

黄濑这个时候才发现,成长的并不仅仅是他。在无情的岁月中,青峰在迅速老去,已经不再是与他初相遇时朝气蓬勃的模样。

“不喜欢什么的,从来没有听过还需要理由啊。”

这一瞬间,黄濑觉得自己被背叛了。

但青峰分明又不曾对他承诺过任何。

然后他从梦里清醒过来,阳光正好照在他的胸前,他觉得胸口温暖异常。

是时候去见青峰了,他这么想到。

 

 

青峰搬家了与否黄濑并不知情,一晃过去好几年,如今他才算真的长大。多年前的那场尚未完成的情事成为了直接的催化剂,他懂得很多也在同时失去不少。

他抵达了青峰居住的那个地方,站在楼外向上望,好像某个窗口还会有人探出头来抽烟一样,他收拾了心情往里走。

6楼8号,那里挂有‘青峰’的门牌。

他的确是找到了,却站在门口没有敲门。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模样,只是门口多了一张垫子。青峰经常抽烟的窗台上放了一盆花,长势良好。

他看着那个门牌,预感到了什么一样。门内突然有了动静,他及时地撤到了一边去。

像是多年前那样,他背靠着楼道口的墙壁。门开了之后有了其他声响,说话和细鞋跟碾着地面的声音。

“那我走啦,记得好好吃饭。”

“好。”

“冰箱里还有做好的小龙虾。”

“知道了。”

“不许抽烟……酒也不能多喝!”

“……知道了,你怎么那么啰嗦。”

“明明是在关心你!”

“……”

他觉得有些凉,窗台的风按理来说吹不到这里。拥吻的两个人毫无自觉地拥吻着,青峰闭着眼也显出温柔来。

然后女人提起放在脚边的包进了电梯,青峰朝着那里挥手。

又过了好久他才走出楼道,站在电梯前等待着电梯从最高层降下来。

“先生?”

电梯里的人有些疑惑地发问。他鞠躬道了歉。电梯朝一楼降落。

他敲了门,门内脚步声之后有人问‘谁啊’。他刻意没出声,开门之后青峰的表情有些精彩,他自嘲着想多年前想要看到的表情如今竟变得那么容易。

“别来无恙啊。”

但仍旧被青峰抢了先。

上下将他打量个遍的青峰率先打了招呼,他笑着伸出手去。曾经就有茧疤的手如今更加粗糙而沟壑鲜明,轻握一下之后他松开了手。

青峰让出一条道让他进去,屋内布置变化一新。终于有了一个过日子的表现,厨房有声有气,客厅里摆放着巨大的结婚照。

他也说不出心情为何,梗有释然也有。

带他回家时青峰没问多少,他走的时候青峰也没找来。他不知道这是给予了他足够的自由,还是从头到尾没有将他当一回事。

但是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

坐下之后青峰问他喝不喝水,他要了啤酒。愣一下的人拉开冰箱拿出了他要的东西,递给他的时候自言自语了一句你也的确到了这个年纪了嘛。

青峰没变多少,他在大胆的观察。皱眉没增加,头发长了些,肌肉没有那些年那么丰满,但仍旧看得出当年的健硕。

“你还打篮球吗?”

“不打了。”

“为什么?不喜欢了吗?”

“老了。”

他笑,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他只是想起了那个促成今日行程的梦,急着验证。在梦里他那么难过,真到了这个时候却风淡云轻,其中的原因他也说不清楚,或许因为人一旦彻头彻脑痛过一次之后,就再难以达到那样的程度。

“结婚了吗?”

“恩。”

“看起来过得不错。”

“……也就那样,有人做饭挺好。”

然后他们说起以前的泡面,煎糊过的蛋,没煮熟的面。晾在阳台上被吹走的衣服,划拳决定谁去扔的垃圾。跑步。周游。打篮球。

独独避开了那一次。

其中青峰叫过一次他的名字,他问什么事对方却一直没有下文。他总觉得青峰是想说什么的,却不知因何原因糊弄了过去。

他被留下来吃晚饭。细心体贴的妻子留下了做好的饭菜,包装仔细的放在冰箱里。他询问自己是否真的能吃,青峰穿着围裙一边将食品盒往微波炉里放,一边回他说要是你愿意看着我吃也无所谓。

他们一起吃饭,谈些无关痛痒的话题。青峰没有问他现在的生活,他也没去涉足青峰的现状。吃晚饭天色已暗,他准备告辞离开,青峰问他要不要留下来住一宿,他眨了眨眼睛之后问为什么。

“你怎么那么多问题啊。”青峰不耐烦,“看见你我还挺开心的。”

于是他留了下来。

青峰让他睡床,说这是待客之礼。

他坐在床上有些心理落差,对方变得如此客气令他接受困难。他开始怀念那些与青峰争着睡床的过去。

   “小青峰!”

青峰站在门口,面带疑惑的转过头,手搭在灯的开关上没往下按,是挑眉有些质疑他这个称呼,末了也没多加指责。

“不一起睡吗?”

他说出这句话时有些别扭,但是青峰的表情并没有不快,他只是埋头静静思忖了片刻,然后问,“怎么?”

“哪需要什么理由,”他尴尬笑着拍拍床边,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像是一个善于哗众取宠的小丑,以及不暴露出某些难以言说的初衷,“还是说其实你很介意?”

青峰皱着眉头,一言不发地看着他,看得他稍微有些发憷,一下秒他立刻翻身说了晚安。

而过了一会儿灯灭了,房间门也关上了。

黄濑满心惆怅又松一口气地闭上眼睛,床却凹陷了一小块,带着衣物摩擦床单的细小声音。

青峰躺下了。

他觉得心脏猛烈地起伏着,这种死灰复燃的刺激感远远胜过其他。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他都认为再找不到这样的感觉了。他的心脏日复一日平稳的跳动着,好似仅为证明他活着一样。

他们彼此都平躺着,余光也看不清对方。他能够听见青峰发出的平稳呼吸声,却无法令自己看起来不那么时常,他有些后悔那个提议了。

他会止不住去想青峰现在的生活,虽然对方并没有提及多少。他会想起那个与青峰在门口拥吻的女人,他是青峰的妻子。她温柔而体贴,厨艺了得,会做许多除了泡面之外的料理。会认真仔细地打扫卫生。会将青峰的衣服分门别类地放好。会令青峰改变。也会令青峰完整。

很久以前他被强行带入了青峰大辉的生活,耳濡目染了一切之后他投入了自己的感情。如同一场豪赌,他在那个夜晚输得所剩无几。

他有些话想跟青峰说。

他想告诉青峰,恭喜你,恭喜你拥有了一个幸福的家庭。

还有谢谢你,谢谢你没有让我死在过去。

但是现在,黄濑觉得这些都是不必要的了。

他们从未与彼此有过关联,也无需饯别。

他翻了个身,面向窗户。他觉得自己渐渐平静下来了,在这个熟悉而又有些陌生的房间里。

黄濑闭上了眼睛。然后他听到身后翻身时布料相互摩擦的声音。

 

 

 

 直到最后我才发现,不论何时,不管发生什么,你都在持续发着光。

 


评论(2)
热度(15)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