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メーリヤです❀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长河】黑篮/青黄

*时间旅行者之妻PARO?没啥营养的一个小故事。

  • 831青峰大辉生日快乐!




长河

 

     

 

 

     青峰半梦半醒地睁开眼,身体有些僵硬。

     他反手摸了摸旁边,又喊了声黄濑,没人应。

     时间还早,他也还觉得困,于是翻了个身继续闭眼睡觉。

     

 

     傍晚下班回家的时候,老远他就看到大门口坐了个人。

     裹着张毯子,头斜斜地靠着门睡得正香。呼吸平稳,睫毛还一扇一扇的,一点儿危机意识也没有。

     青峰蹲下去,用手戳那人的额头。

     “啊?”

     被戳的人醒了过来,抬手揉着眼睛,那边的毯子就顺势垮到了手肘。

     “小青峰?”

     他应了一声,抬手把毯子拉回原位,没忍住揉了一把黄濑的头,又说了一句进去穿上衣。

     黄濑慢吞吞地站起来,在原地稳了好久也没动静。开了门之后青峰转身过来问怎么了,他才一脸苦逼地说脚麻了。

     最后被青峰扛进了门。

     一进门黄濑就喊饿,青峰站在饮水机面前喝了一大口水,说,家里没吃的。

     黄濑换好了衣服,盘腿坐在地板上,青峰走过来就骂,一脚把他踹到了沙发上去。

“是说,我要是今天回不来的话,小青峰你打算不吃晚饭吗?”

黄濑半是赌气半是不满地抱怨,青峰一屁股坐在他旁边,随手拿起一本杂志开始翻;朝后仰,沙发凹陷了一大块。

“一个人懒得做。”

青峰说得风淡云轻理所当然,气得黄濑踢了他一脚。

“那我们出去吃?”

黄濑凑过去,青峰没理他,照常看着自己的杂志。穿着暴露身材交好的女性模特们齐齐排列在封面上,身后是蔚蓝的大海和同样蔚蓝的天际。阳光很好,色彩斑斓的大字介绍着今夏的种种趋势。

   “已经是要饿死的程度了。”

黄濑气急,一把把杂志抢过来,扔向一边。青峰瞪着他,他毫不畏惧地回视。最后青峰也照常没法儿抵抗,拖着他出了门。

吃饭没用多长时间,青峰倒也不算太饿。光是坐在黄濑对面看这人狼吞虎咽就已经心累到不行,最后结了账又被闹着要散步消食,蹦跳追逐了半条街,回到家已经将近10点了。

吃饱了黄濑就吵着说困,快速洗澡之后缩进了被窝。青峰紧随其后,把门锁好,灯一应关完,一躺上床就朝着旁边那一坨压过去。

“今天不行——”

没想却被黄濑抵着胸拒绝了。

青峰当然没顺从,继续朝下施压;黄濑死活也不让他靠近,身形灵活地闪到了一边去。

“怎么不行?”青峰有些不爽地躺平,说话都像是鼻子里出气,“你是女人吗?”

被子窸窸窣窣地响了一阵,黄濑又缩了回来,“因为今天太累了。”

青峰嗤笑了一声,虽然内心里有些不满,倒也没有再去勉强,“也是,朝九晚五的,跟正经工作一样。”

黄濑当然听出了青峰语气里面毫不掩饰的嘲讽意味,抬手就朝青峰的腰上使劲扭了一把。青峰吃痛地嗷了一声之后抓住黄濑的手,往自己腿间放。

开始的时候黄濑想把手抽回去,还嘟囔了一句变态。青峰没撒手,荡气回肠又舒服地哼哼了一句,他就不再挣扎。

“今天去哪儿了?”

“不确定,总之离现在挺远的……给你说,我花费了好长的时间才找到你呢——”

黄濑开始讲,青峰就认真听。说困的人这个时候倒是一点儿睡意也没有了,不困的人也被撩拨得豪情万丈。

“哦,挺不错嘛,”青峰应和着,又‘嘶’了一声,说,“轻点儿。”

这么一说换来的结果当然就是被恶作剧地使劲搓了一下。

黄濑那边还在因为他的窘状而得意的笑,他转脸过去就朝着黄濑的嘴吧唧了一口,又递了纸给黄濑。

“睡吧。”

说完青峰就真翻身睡了,呼吸沉稳,再无后话。黄濑看着青峰的背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闭了眼,等待下一波困意的来袭。

 

黄濑凉太有某种奇怪的能力。

他不算是太安定的那一种存在。总是会在不定的时间不定的地点穿越到其他时空去,丝毫不能够自控。

穿越的结果有好有坏,有喜有忧,他只能被动地接受,找到认识的人,想办法等待着时机回到现在。

有一次他见到了小学时的青峰。

那家伙从小皮肤就很黑,穿个小短裤加背心,挂一个草帽在脖子上。一头短又糙的头发,眼睛比现在大上许多,不出声地瞪着他。

他走过去蹲在小青峰面前,细细打量,抬手就想去摸小青峰的头发,被后者一个后仰躲过了。

“你谁啊?”

小青峰全神戒备着,躲过了他又一次袭击。

“是你将来喜欢的人哦。”

他想都没想地就给出了这个回答。

小青峰当然是一脸便秘的表情,看他的眼神无异于看一个精神病患。虽觉得多少有些受伤,不过这一次时间旅行倒是没有令他失望。

捉弄平日里老处于上风的青峰对于黄濑来说再愉快不过。眼前的小青峰因为口舌不灵便整个人还处于PURE时期完全不是他的对手。等到心满意足之后他如愿以偿地揉了小青峰的脑袋,以胜利者的姿态居高临下地说,“记住。我啊,我是你会喜欢的人呢。”

小青峰看都不看他,毫不犹豫地就反驳了,“开什么玩笑,你又不是巨乳。”

他觉得很郁结,没想到青峰的巨乳情结是从小就培养起来的,但是又无法反驳,

黄濑曾经看到过一句话,说喜欢就是让一个人毫无保留地推翻自己曾经设定下的一切标准。

他深以为然,以此自励。

    但是也有与之相反的、令他如鲠在喉的旅行。

 

 

“小青峰。”

黄濑睡不着,转身朝着青峰的方向,用手指戳青峰的背。青峰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手臂一抬就把他搂进了怀里,又梦呓似的喃了几句,他没听懂。

“像是我这样的情况,你也决定要跟我在一起吗?”

搂着他的手臂稍微用了下力,他觉得青峰在看他。虽然房间里关了灯,窗帘也拉得严实,他就是能够感觉到那一股视线,灼热得快要将他融化。

那是责备的,或许还有不满。锐器一样毫不犹豫地往他心上扎。

却一点也不痛。

“啊?”

“果然还是换一个人……我的意思是,那样的话你的生活也会较之安定。像是现在这样,实在是……”

“我懒得。”

青峰想都不想地甩给了他一句话,拒绝得彻底。

黄濑再无话可说。喜忧参半。

事实上,的的确确是他牵绊了青峰。他为青峰对于那个提议的否决觉得庆幸,同时又为这一点而自责。

“以后,”青峰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开口,“就像你说的那样住着吧。”

黄濑曾经跟青峰谈论过‘将来’这个话题。

一栋不算大的房子。

两层,屋顶能够看到天空。

门前有一条宽窄适当的玄关,用来放藤椅,可以坐在上面看日落。

花园里种植绿草,藤蔓将篱笆紧紧的围绕起来。养一只猫和一只狗,黑色和黄色的那一种。

青峰当时对他嗤之以鼻,说年纪轻轻就想那么长远的事情,‘是真的打算把你的一生都交给我了啊’?

他炸毛地反驳,问难道你不愿意吗?

青峰当时并没有正面给出回答。

黄濑鼻子酸着地‘恩’了一声,青峰拍拍他的脑袋说睡吧,之后就不再说话,把自己的手臂抽了回去。

过了一会儿,当他都快要睡着的时候,他听到青峰在叫他的名字。

他睁开眼睛看,青峰的脸就在他旁边,眼睛闭得牢牢的,是在讲梦话。

黄濑不由自主地就抬手去摸那张脸。

胡茬丛生,被他闹过几次说扎人。皮肤也不算得光滑,风吹日晒的。鼻梁挺翘,下颚线条明显。挺正直的一张脸。

他看着看着,摸着摸着,更加凑近了一些。

 

黄濑的一生中经历过无数次时间旅行,每一次他都在寻找青峰大辉。

那些‘青峰大辉’处于各个年龄段,嬉皮笑脸或者恶脸相向。

他穿梭自如地与这些青峰交往着,疲惫而又期待着下一次。

开始的时候对此他乐此不疲,因为青峰自己并不常讲那些过去。他为自己能够更加充分全面地了解青峰而沾沾自喜,不知不觉之中却将青峰也卷入了这一种不正常的生活当中。

他们约定好去旅行,他却总能够在半路上消失不见。

回来的时候青峰独自一人在家,行李放在旁边,满脸疲惫地躺在沙发上,而在那一堆纪念品当中,必定有着他曾经念叨不停的那一个。

也说好一起搬家,结果最后还是青峰一人完成了两人的工作。

天下着雨,他哆缩着往回走。走到公寓前的时候,远远他就看到有个人杵在雨中撑了把伞。

在那模糊人视线的雨雾中,他和青峰毫无误差地将对方锁定。他只觉得内心饱满,跑到青峰跟前,对方只跟他说了一句话。 

那个彻夜站在雨中等他回来的人说,说你回来了啊。

……

这样的情况一旦多了起来,看似粗线条的青峰不说,他也自觉成为了拖累。生活好似并无障碍,一个不安定,令一个就以不变应万变,像是永久矗立的灯塔,彻夜不知疲惫地发光发亮。

    黄濑有一次去到了一个没有‘青峰大辉’的时空。

那时的天空朝下落着雪花,乌云遍布,黑压压的一大片。街道陌生得可怕,却又偶尔透出熟悉感。从他身旁路过的行人都裹得严严实实,匆匆地走过。行道树只剩下干枯的枝干,生命力耗尽了一般,落满了雪花,看上去湿漉漉的。

他凭借着感觉,像是以往那样寻找青峰大辉。

在陌生的时空里,只有找到青峰他才能够拥有安全感,迄今为止的每一次他都做到了。

然而这一次没有。

他感觉不到寒冷。

冷从心里源源不断地透出来。

黄濑在那个时空徘徊了极长的时间。他推断那或许是青峰大辉死后的时空。这里的一切没有了以往的模样,却仍旧能够凭借着地名推断出曾经他和青峰的所在。他去往那个地方,新物取代了旧物,他们住的地方已经被铲成一大片平地,种植满花草树木。小孩在沙坑里堆城堡,老人坐在长椅上晒太阳,品种各异的狗小步跑在雨花石小道上,丝毫不是他所熟悉的那一个地方。

黄濑没有去问询时间,内心里他排斥着这样一个事实。

生命是一条长河,汩汩流淌却总有干涸的一天。每个人都会面临着生老病死,他会,青峰也会。他只是有些害怕去接受,明明他还活着,青峰大辉却已经不在的那一种结果。

这一趟旅行他身心俱疲,蜷缩在一个极小的角落里。他想念青峰,念着青峰的名字。从没有哪一次他这么渴望回到现在,要么就沉沉睡去,告诉自己这一次旅行不过是一场梦,他从未与青峰失之交臂。

 

 

青峰醒来的时候旁边已经没人了。

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床头的闹钟没响。也或许响了他没听到。

他觉得自己的大脑嗡嗡作响,和外面的蝉鸣混在了一起搅得人无法安生。他也觉得这个房间大得有些空落,家具一应俱全又分明是少了什么。

这一次睡眠的时间未免太久,时间已接近下午。青峰起床往房间外面走,客厅里的长桌上摆放着餐具。

盘子刀叉都依次排开了去,牛奶装在玻璃杯里放在盘子前方。

他又走进厨房。

冰箱门还开着,搅拌匀均的蛋汁等着下锅。火没点燃,锅里的油无法达到沸点。

青峰没由来地舒了一口气。

黄濑并没有主动离开的想法。

这只是一次令人措手不及的时间旅行,他要做的和平常无差,只是等待。

只要等待就行了。

 

黄濑有些胆战心惊。

眼前着景象分明与那噩梦般的一次有些相似。

深秋泛黄的银杏叶洒了一地,异常高远的天空有着沉淀之后的蓝色。他被下午暖暖的阳光晒得有些飘忽,跟随着路人的步伐漫无目的地走。

这个时空也或许不再有青峰大辉的存在。经历了一次之后他好似不再过度地畏惧。街道不算全然陌生,他能够很容易找到他和青峰的居住地。

那栋公寓仍旧存在,只是破旧不已,远远地设置了隔离带,贴着即将拆除的公告。

他在那里站了好久,遥望着曾经住所的那个阳台。一切都已经老去唯独他还是年轻的模样,突然变得像是局外人一样。

青峰去了哪里他不知道,却也在突然之间丧失了寻找的气力。只是继续走着,就走到了一条小道上。

小道的两边全部是独立的房屋,每户门前都有着住户的姓氏,装饰各异地延伸至太阳即将落下的那个地方,黄濑突然之间受到了什么鼓动的寻找起来。

而他最终也真正找到了,他想要找到的那一个名字。

不知名的藤蔓将这一户的篱笆全部围了起来,开出淡色的花,夕阳的光将它们染成橘色。

他往前走,走到门口,正中央是一栋直直伫立的两层房屋。因季节更替而泛黄的草一直铺到门前的楼梯下,那上面有一个藤椅。

    慢摇着的藤椅上坐着一个人,头发花白,脑袋垂着,腿上盖了一条毯子。黄色的毛和黑色的狗安静地伏在椅脚,被风带走的花瓣吹向那个人所在的方向。

他轻慢地走过去,脚踏在草地上发出轻微的声响。不知从哪里飘过来饭香,谁家已经在桌上摆放好了晚餐。闭着眼睛的人也依旧睡着,猫和狗察觉到他的来意看向他,晃动着尾巴。

他在尚且隔着一段距离的地方停下。

风不再吹,一切都安定了下来。

年迈的人突然睁开了眼睛,嘴角慢慢地扬起,有些浑浊的瞳孔中映出他的模样来。

“你回来了啊。”

那个人这么说道。

 

 

 

FIN


总之是赶上啦~再说一次小青峰生日快乐!

虽说是青峰生贺却是黄濑视角怎么回事啊TUT

不过,不管怎么说,期望着小青峰能够幸福的心情完全带入其中啦~

一直觉得他是一个长情的人,所以这么写了=www=

评论(1)
热度(30)
  1. lucy「Lost Paradise」 转载了此文字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