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未署名来信】DA/辅贤

  • 未来来信梗【。



未署名来信

 

TO:xxxx@hotmail.com.cn

SUB:!

   嗨,最近好吗?这边还没有安顿下来,所以暂时没办法联系你了哦。

FROM:

 

TO:xxxxx@hotmail.com.cn

SUB:。

    对了,上次聊过的那个件事情,你有好好想过吧?我这边全部都准备好了。

FROM:

 

TO:xxxxx@hotmail.com.cn

SUB:?

    今天下雨了,你那里呢?

FROM:

 

 

……

 

   收到第十一封来信的时候他开始回信。

   那时候刚入秋不久,住所周围开始大面积翻新修建,许多建筑物被笼罩了起来,百废待兴一般地给人一种莫名的期待感。银杏叶也没黄得多彻底。绿黄相间总让人想起上上一个季节才刚苏醒的植物嫩芽,而此刻是死去并非新生。

   他的生活一向过得平淡如水,没有大起大落,倒也顺其自然地朝前运行着。这没什么不妥,也和他与世无争的性格相得益彰,扰了这片宁静的就是那些来信。

   信件是通过什么邮箱,从哪个地址传过来的,寄件人是谁,他一概不清。只是某一天起,当他发现的时候,这些信就已经躺在他的邮箱里了。

   最初的时候他笃定这只是寄信人一时疏忽发来的。网络上的小差错本来就有那么多,每天垃圾邮件也会收到不少,所以根本没放在心上。

   直到这封信连续寄达后,他才开始觉得奇怪。

   发件人是空白,发过来的内容也奇奇怪怪,看似很平淡的日常谈话,但是完全让他摸不着头脑。

   邮箱地址是他兄长的。

   兄长去世之后他用自己的生日登陆邮箱成功,也没再去单独注册一个,干脆就直接接手了。邮箱并不常用,所以知道邮箱地址的人也没有多少。他生性寡淡,也不是孤僻,只是有些怕生,不太擅长于人交往。这么一来会发来问候邮件的人,他左思右想还真的没能够想出来。

   班级上也有交好的人,却都不能够算得上朋友。平常就只是三言两语打打招呼点到为止,又怎么会像这样不间断的连续发来邮件呢?

   他又仔仔细细将那十几封邮件看了一遍,每一封都不算长,但每一封都好像跟他很熟的样子,仿佛有过什么约定,甚至还提到了‘上次’。

   邮箱的页面自动保存了,他一个字都还没有打上去。原本打算礼貌地告诉对方不要再邮件来,又有些担心万一真的是一个被自己暂且遗忘了的朋友在关心他的话,那么这样做就不妥了。

   

RE:SUB:?

        请问你是谁?我认识你吗?

 

因为不知道寄信地址,他只能随便点开一封邮件。点击了‘回复’之后也并未出现[邮件发送成功]这样的字样。催他睡觉的声音又再度响了起来,三声叩门声后母亲探了半个身子进来。

“已经很晚了哦。”细声细语地提醒,“早点休息,贤。”

他站起来应了声,洗漱完毕之后回到电脑前。

没有新邮件。

也说不上是什么心情,他关了电脑去睡觉了。

 

第二天没有新邮件。

 

或许对方只是在恶作剧,撒大网钓大鱼那一种,恰好就选中了他。这么一想他也不免有些生气,一半是因为对方,随意所欲地戏弄他人本就不对。另一半是为了自己,竟然这么当回事,还认真地回了邮件。

现在看来他的做法或许刚好正中他人的下怀。

他打定主意不再去理会这事,恰好期中考也就在眼前,很容易就将过多的注意力放在了正事上,生活总算又复原。

等到这件事几乎被他忘记的时候,在某一天打开电脑的时候,一大堆邮件又涌了出来。

没有寄件人的那一种。

第一个反应是生气。

恶作剧看似毫无终点,或许他的回信给予了对方一个‘我已经上钩’的信息,令对方变得乐此不疲起来。

他打开收件箱,将未读大概浏览了一边。那个人的邮件并没有对他的上一条做出回复,而是直接又发送了新的过来,几乎霸占了一整页,不知为何竟令他有些心悸。

TO:xxxx@hotmail.com.cn

SUB:^^

    DK_1098.JPG

FROM:

 

 

TO:xxxx@hotmail.com.cn

SUB:^^

    DK_1209.JPG

FROM:

 

TO:xxxx@hotmail.com.cn

SUB:^^

    DK_706JPG

FROM:

 

……

    这一次干脆全部是图片了。

他耐着性子把图片一张张地看完了。那些看起来风景秀丽的地方他并不认识,也没有一张出现过主体。

阳光很好,天蓝树绿,莫名地就传达出一幅和谐的图景。原本在打开之前他还做好了会看到恐怖图片的准备。

外面有人叫他吃饭,他把图片用手机照了下来。

吃饭的途中拿图片询问了父母,得出的结果是不知道是哪里。

他闷闷地吃完回到房间,也询问平时交好朋友,答案和父母的无差,只是对方建议他或许能够发到互联网上试一下,如果这些图片真的那么重要的话。

也并不太重要,却不知为何令别人产生了这样的感觉。

电脑处于待机状态,他点击了回车,未曾料到的是又增添了一封未读。

 

TO:xxxxx@hotmail.com.cn

SUB:)

    怎么样不错吧?你说过喜欢这样的地方来着。

FROM:

 

他在电脑前面快要抓狂。整个房间的空气全部被抽尽一般地呼吸艰难。忍耐力即将突破凝界点。一股燥热的气流卡在喉头不上不下。

   在那一天睡觉之前他回复了邮件,警告对方如果这是恶作剧的话还请尽快停止,否则的话他将不介意使用强硬一点的手法来强制停止这个游戏。

 

恶作剧当然不会因为他的警告而停止。

甚至他打心眼里认为对方根本就没有收到他的邮件。

也是,根本就没有寄件地址,那个邮件到底是怎么来的也尚且还不知道。这样的情况下真的能够寄出邮件吗?

他都不相信。

只是有一件事。

通过这台电脑,他曾经收到了一封很奇怪的邮件。未知名的寄信人仿佛知晓他的一切,发来邮件安慰他。

知道他兄长去世的事情,知道他因此而归罪自我,所以像是一个慈悲的长者,温和地对他说,你哥哥的死和你并没有关系。

他不是因你而死的。

死后的他其实得到了解脱。

反而将要一直活下去的你,才会永久地痛苦着。

这封信是发到一乘寺治的邮箱里的,那时候他以为这是治的一位好友。看似将他从消沉之中拯救了出来,甚至他还心怀感激,庆幸自己终于不用在自遣当中过活。实际不过是给予了他一面自欺欺人的盾,让他好似能活得坦然,却无疑是将他扯进了另外一汪深渊。

那才是真正的深渊。永无止尽且如影随形。将人的灵与肉全然摧毁。如同傀儡行尸走肉。

他挣扎了好久,才终于能够逃脱。

所以当奇怪的来信越来越多的时候,他打从心里开始畏惧了。

又一次。

 

 

TO:xxxxx@hotmail.com.cn

SUB:/

天气凉了,你的膝盖还好吧?

如果会痛的话还是去看看医生比较好。

FROM:

 

……

 

TO:xxxxx@hotmail.com.cn

SUB:\

对了,SIREN COFFEE旁边那栋大楼又重新修起来了。

你应该有去吧?

不是一直都很喜欢那里的特调吗?

下次也一起吧。

FROM:

 

……

 

TO:xxxxx@hotmail.com.cn

SUB:=

    你想好了吗?

FROM:

 

……

 

    来信还在继续,几乎每天都有,偶尔会停个两天。

他的精神状态受到了来自亲属朋友的关心,除了以一句‘我还好’蒙混过去再没有其他办法。

母亲是问过很多次,他解释说是因为自己失眠,而后就被迫喝下吃下各种奇怪的东西,毫无改善。

“要不然还是去医院看看吧?最近脸色真的很差。”

还提出了这样的意见,被他拒绝了。

精神上的问题若是被发现了的话,大概又会大费周折一番。发件人与多年前是否是一个他还不太清楚,只是潜意识里觉得,现在发邮件的这个人,并没有伤害他的意思。

不是发错邮件,也不是恶作剧,那么到底会是怎么一回事呢?

在仔细想过之后,他还是决定认认真真地回复一封邮件。

 

RE:SUB:=

       你好。

       我们通信【暂且让我这么说吧】已经三个月了吧,非常感谢平日里对我的关照。

       你好像特别清楚我的事情,但是我却对你一无所知。

       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得知我的邮件地址的,但是能否就到此为止呢。

       你所发来的照片我并不知道是哪里,也没有说过‘喜欢’这样的话。

       我的膝盖没有问题,多谢关心了。

       SIREN COFFEE这家店没有听说过。

       ……

       或许,我只是这么猜测,你将我当成了你的某一个朋友?

       真是抱歉,我并不是你想象之中的那一个人。

       你的行为已经影响到我的日常生活了,还请你就此作罢。

       非常感谢。

 

 

     期末的时候他所在的学校组织了一场旅行,抱着‘散心’的想法,父母都支持他参与。

     目的地是富良野,在那里进行三天两夜的合宿,滑雪是其中的一项。

     他不常走动,所到之处也多是家附近,更遑论与大群人一起旅行了。

     滑雪是被邀请的,由班长提议,参与合宿的同班同学皆换上了装备,抵达滑雪场。他现在不太擅长运动,学习能力却仍旧很强,要掌握这项运动并不需要花费多长的时间。

     而这一天发生了一个小意外。

     他陷入了一个不算浅的雪坑当中。一人滑行的距离已经远离了大片人群,分身乏力的情况下他只得等待救援。索性的是人并无大碍,只是双腿冻伤有些严重。在医护室里躺了一天之后,这次旅行也到了头。

     不算回忆绵长,但多少不虚此行。

     邮件的事情暂且被抛在了脑后。事后他也曾刻意打开过邮箱,出奇地安静。

     他开始想或许那封回信终于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又觉得有些许的失落。

     天气开始回温,春雨细绵,空气潮湿。下雨的夜他的膝盖会隐隐作痛,想来也知是那一次滑雪落下的后遗症,他就没太放在心上。

     新的一年已经到来,那片修了大半年的施工地后来他得知是一栋将要建起来大厦,在这一年即将立夏的时候终于焕发了生机。

     不算太高,外形也没见得多吸引人,因为是新建的原因,穿着可爱动物玩偶装的人手里总是会拿着各式各样花花绿绿的宣传单散发给过往的行人。     

     某一天他放学回家的路上他也收到了。

     外形是狗的玩偶对着他招手,递给他一张DM单。

     咖啡厅,品种看起来很多,有自己主打的特色产品,

     周围很喧闹。行人的声音,笑的哭闹的;店内交织在一起的音乐声;刮过的风声;不知为何越发喧嚣的心跳声。

     他的五感变得迟钝,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凝滞了,手里捏着的DM单飘落在地上。

     他只记得那家店的名字。

     它的名字是SIREN。

 

 

TO:

SUB:你到底是谁!!

FROM:xxxxx@hotmail.com.cn

 

[邮件发送失败]

 

TO:

SUB:你到底是谁!!

FROM:xxxxx@hotmail.com.cn

 

[邮件发送失败]

 

TO:

SUB:你到底是谁!!

FROM:xxxxx@hotmail.com.cn

 

[邮件发送失败]

 

TO:

SUB:你到底是谁!!

FROM:xxxxx@hotmail.com.cn

 

[邮件发送失败]

 

[邮件发送失败]

[邮件发送失败]

[邮件发送失败]

[邮件发送失败]

[邮件发送失败]

[邮件发送失败]

[邮件发送失败]

 

 

     他失了魂魄一般伏在电脑前面,大口喘着粗气,膝盖在痛。

     邮件无法发出去。

     他将之前收到的全部又看了一遍。

【天气凉了,你的膝盖还好吧?】

 

【对了,SIREN COFFEE旁边那栋大楼又重新修起来了。】

 

……

有什么人在监视着他。

不,不对。

那个人不可能拥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那么这一切又该怎么解释呢?高级的恶作剧?无意识的误打误撞?

他觉得大脑快要炸开了,电脑上所有文字都开始变形扭曲,变成尖锐的剑,咧嘴的小丑的脸,还有一团一团的黑色影子,齐齐涌向他。

脑晕目眩,头绪乱而纷杂,他熬不过困顿与疑惑地趴在电脑前面睡了过去。

邮箱有了一封新邮件。

 

TO:xxxxx@hotmail.com.cn

SUB:WAIT

      

     我等你。

      

FROM:DAISUKE MOTOMIYA@hotmail.com.cn

 

 

 

 

 

 


评论(1)
热度(29)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