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静夜】DA/辅贤

  • 昨夜得知DA新作的消息简直狂喜乱舞!17岁的太和,15岁的辅贤,简直脑洞不能停!虽说之前也写过国中高中的事情,但是被官方定板感觉更是不一般啊嗷嗷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长大的孩子们!懂得人情世故的孩子们!深陷青春期不能自拔的孩子们!!可以敞开H【误的孩子们!!!

  • PS:打电话的人其实是我啦,在STK的同时顺做神助攻//////




静夜

 

 

“真是抱歉。”

三次。

从见面到现在,一乘寺已经说了三次这样的话。

本宫大辅张着嘴呼吸,手冻得快要没有知觉。

夜晚的车站人算不上太多,何况是在下雪的情况下。撑着各色伞的行人在大体雪白的环境中来来回回,一身裹得严实,不是送行就是迎归,连带着他们也好似融入了那种和谐自然的氛围当中。

“没事没事!”

他嘿嘿笑着摸头,鼻腔里湿漉漉的,身上穿的衣服还不能够完美地抵御寒冷,抬眼间去看一乘寺,面前的人一脸有气无力,貌似很挫败一般地半垂着头。

“不过,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电话里说离家出走什么的……”

一乘寺很快抬头看了他一眼,又将脑袋偏向一边,头发上尽是还没来得及融化的雪花片,在车站的照明灯下莫名地散发着柔和的光。

“因为高中择校的事情吵了一架……”

他稍微有些吃惊。

一向懂事得体的一乘寺竟然也会和父母吵架,而且还因为这种原因离家出走……

“本宫君,你很冷吗?”

大半夜跑来台场的原因,结果也只是不情不愿地提了一句就再没后话。他因为吃惊而发愣这一举动被一乘寺恰好注意到,抬手就在他眼前晃了几晃。

“诶?”

“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发抖,果然不应该这个时候不打一声招呼就跑来的,抱歉……”

这一句是发自内心的,不再像刚才那样神情飘忽。

他倒也没觉得自己有多冷,倒是从挂了电话那一刻起就貌似受到外界温度极大的影响一般抖个不停。

“不、不冷啊……”

现在就连说话的声音,也仿佛应了一乘寺所说一般,十分配合地抖了起来,甚至还变了调。

“我们……我们还是快些回去吧。”

他们加入人潮往站内走,将风雪隔绝在外。窗户玻璃因为内外温差而白蒙蒙的一片,偶尔几处会看到别人留下的痕迹。

或许是调皮的小孩子留下的,也或许是分别的情侣留下的。

画得乱七八糟看不出形状的,缺了只言片语勉强能够凑成一句话的,还有历经时间变得浅淡难以辨识的……那些怀着各种心情留在窗户玻璃上的话语,这个时候全部都显现了出来。

也不知为何他看得心脏都膨胀起来,将视线收回来,却下一秒就定格在了站在稍前一点的地方、正在顺着电梯朝下的一乘寺的脖颈上,移也移不开。

穿着低领的外套,围巾将头发全部揽在了内部,只是那之间有着因为长时间行走而不曾注意到的露出来的部分,一小块,记忆中的白皙。

本宫大辅觉得眼眶有些胀痛,口干舌燥,想去帮一乘寺整理一下,手抬了一半就没了力气只好放弃。

“贤,”他喊,然后稍微错开了些视线,指着脖颈的部分,“你、那个……围巾、哎哟反正就是!会不会冷啊那样?”

一乘寺不明所以,转过头来望着他,把他看得侧了头,才抬手去整理自己的围巾,小小声地说了一句谢谢。长长的电梯匀速慢行,两人再没说一句话。候车大厅里只有经久不变报站的声音,公式化但却声音甜得腻人。

现在时间是21:35分,站台提示下一班次在5分钟之后。

他们站在站台黄线之内沉默,身边再看不见旁人,只有风声与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对话声。

‘还有两分钟就上车了哦’‘不要,你在车站门口等我啦’‘为了来见你已经累到快要死掉了’

……

像是洗脑一样地不断盘旋在身周。

夹杂着些许抱怨的、但听起来甜蜜的、情侣之间的对话,在这个稍许能够理解‘喜欢’的年纪,被无限放大,如鲠在喉,振聋发聩,影响力爆棚,有着等同于催化剂一般的效果。

小小一块石子就能够激出波纹,再一圈一圈地漾开了去,要再安静下来得花费极长的时间。

然后车来了,他们一前一后的上去。这个时间段乘坐这一条线路的人并不多,一整节车厢都空落落的。

原本以为一乘寺会再详细解说一下今天跑来台场的前因后果,谁知道坐下之后对方就缄口不言,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像是很累的样子。

本宫大辅有些心猿意马,对于自己近来很容易东想西想的状态很是不满。

像是为什么一乘寺会因为高中择校的事情和家里人吵架,又为什么跑来台场,再为什么会找他……

这些看似很容易找到答案的问题,不知为何变得无解起来。

他很懊恼,也很无奈,并且被下一秒一个突如其来的刹车吓了一大跳。

乘务员解释着说,因为下雪的原因,所以列车可能得稍微耽误一些时间,还请各位乘客能够见谅。

下雪天遇到这样的情况并不特殊,特殊的只是现在坐在旁边的人,以及他无法应对的状况。

一乘寺的头靠在他肩膀上,这是刚才那一突发性的刹车造成的。睡着的人貌似不太舒服一般还调整了一个姿势,围巾内束缚的头发就不听话地跑了出来,盖住了眉眼。

他下意识地就想去拨开那一缕头发,又一个不经意地在对面的窗户玻璃上看到了自己。

屏住呼吸又一脸认真,紧张与小心翼翼全部堆在了脸上。明明只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动作,为什么会百种情绪全都前赴后继?

本宫大辅不明白,苦思冥想也不明白。他只能避开视线刻意不去看窗户上的自己,以极快地速度将那缕扰乱他心绪的头发撩开,坐好,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一乘寺放在他肩膀上的重量很轻,就像是刻意这么做一样。但在睡梦中的人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意识,他还在疑惑,那个之前打电话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声音的主人就在隔壁一节车厢,大概和他们一样坐在左边的座位上,语气无奈又疲惫,声音很小地讲着电话。

“……现在停下来了……不知道……你那边也下很大的雪吗?”

他将动作尽量放慢放小,侧头看了看窗外。黑黢黢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楚,远处三两点光亮,近处就是匀速落下的雪花。一乘寺呼吸均匀地小憩着,一切安定又平静,貌似没什么不好。

“那你还是先回去吧,再等下去可能会感冒哦……”

“我?我这边没事的啦……只是……想要快一点见到你而已。”

“列车能够快一点发动就好了。”

说话的声音没有了。

他听到一声很明显的叹息。

打电话的人或许不知道隔壁车厢有人,坦诚而自然地说出了真实想法。

要做到坦诚其实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至少在不久前,对于本宫大辅本人来说是这样没错。

只是人的一生当中有那么多的分界点,他不确定自己到了哪一个,带来的变化是他清楚知道自己或许不能够再一如往常了。

那之后不久列车就发动了,他发觉自己和打电话之人所希望的恰好相反。

能够慢一点,再慢一点发动就好了。

 

到家大概接近11点,他一开门就被迎头痛击,这一路上一直晕晕沉沉的一乘寺被眼前的一幕惊得清醒无比,站在一边也不知道做什么才好。

本宫家的妈妈先是生气地指责,说你怎么回事啊大辅,大晚上出门也不多穿一件衣服,问你去哪儿也不说,至少把手机带上吧?要急死爸爸妈妈才甘心吗?

本宫大辅无言以对,眨巴着眼睛还没忘记挡在一乘寺前面。一乘寺觉得事件全部因自己而起,莫名地情绪低落又觉得万分抱歉起来。

然后本宫妈妈注意到了他,一把拨开本宫大辅看着他,“你……你不是一乘寺贤吗?”

一乘寺猛地一愣,为这家家长还能够记住自己而倍加感动,连声说着抱歉打扰了,请不要责怪本宫君。

妈妈也不再多问什么,把两个人一起拉进了屋,又忙着准备感冒药,逼迫本宫大辅苦着脸喝下一杯的同时也没放过一乘寺。

接下来本宫大辅就大声宣言,指着他说,这个人今天要住在我家。

妈妈猛地拍他脑袋一下说要礼貌,然后就忙着去放温水了。

一乘寺被率先让进了浴室,之后就一个人坐在卧室里,本宫大辅速度也极快,没多久就蹦跳着念叨‘活过来了’地走了进来。

稍微有一些不一样了。

这个房间里的摆设,都和曾经记忆里的不一样了。

“本宫君的房间……变了呢。”

本宫大辅一屁股坐在地板上点头,“因为升上了国中个子稍微长了一些就换了大床——”

话说到这里突然梗住了,非常不自然地清了下嗓子,接下来语调扭曲地避开那一道目光,抓耳捞腮,“所以……只能一起……”

一乘寺愣愣地点头,小声地说打扰了,却在原地没有动。

本宫大辅只好率先站起来,走到床边,想了想还是说了句,“你睡里面吧……”

一乘寺又点了点头,钻进被窝里,一动不动。

气氛稍显尴尬,他躺上去后眼疾手快地关了灯,多少松了一口气。

客厅里关灯的声音消失之后再没有其他声响,等待着他回来的父母也终于能够安心去休息。只是这样一来环境未免太过于安静,连呼吸声都听得一清二楚。

本宫大辅把手搭在胸口上,心脏很健全,就是跳得有点儿快。他喘不气起来一般想要掩饰,就只得大口呼吸,结果呼吸声变得非常奇怪,旁边的人翻了一个身。

“那个啥!”

他只好大声地喊出来,大脑一片空白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一乘寺恩了一声示意自己在听,他又一番挣扎脱口而出,“我、我睡相不太好,如果不小心打到你的话,还手也可以的。”

房间里彻底安静了两秒之后爆发了轻笑。

他傻头傻脑就转过头去看,结果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只能够勉强看清两只闪亮亮的眼睛正聚精会神地看着他。

又是一阵心悸。

“没关系的。”

“那、那晚安!”

他把被子一下拉起来盖住了头,觉得自己不太对劲。这是怎么回事啊自己一个人在亢奋个什么劲啊,明明躺在旁边的人都还那么淡定,像是傻瓜一样的行为到底怎么才能停得下来。

难道这就是青春期吗,怎么这么可怕,完全不能够控制自己,到底还要多久才能够安全度过。在那之前会不会死掉。

他脑袋里全部都是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也不知道动静过大影响到了一乘寺。一只手不动声色地将蒙在他脑袋上的被子拉开,呼吸总算变得流畅起来。

嘈杂声消散了。

“本宫君。”

布料摩擦的声音。

“你睡不着吗?”

“不,我只是在想……”

‘只是在想’之后的内容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又不甘总是词穷,灵光一显偶尔还是眷顾着他,终于让他找到能够听起来不那么牵强的回答。

“果然明早还是打电话回家一下吧?你爸妈肯定也很担心。”

一乘寺并没有立刻回答,再开口时语气变得懊丧,“抱歉,果然不该这样就跑来麻烦你,我知道了,电话会打回去的。对不起,本宫君。”

没想到气氛变得沉重起来,他第一反应就觉得一乘寺误会了什么,应该要解释一下自己并非有责怪的用意,但听到翻身的声音,侧眼过去看到一乘寺的背影时他又有些犹豫了。

一直过了很长的时间他都睁眼难眠。

“贤,”果然不解释清楚就睡不着,“贤你睡着了吗?我不是那个意思,该怎么说……应该说……”

你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能够想到我,老实说我很开心。

“总之就是——”

这种开心不仅仅是普通的那种开心,我无法用语言来将它表达清楚。

“我是你的朋友,你遇到任何困难,都可以来找我。”

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我都会在。

一乘寺没有说话,他认定对方肯定睡着了。那股盘旋于内心的悸动也终于消停了一些,闭眼之后他感觉到了疲惫。

“恩。”

然而没过多久他就听到了一乘寺的声音。原本以为那只是睡梦中毫无意义的音节,直到他闭着眼睛也能够感觉到被炯炯地注视着,然后,在同一床被子里,他的手被轻轻地,短暂地握了一下。

“谢谢,晚安。”

夜还是很静,与他的内心刚好截然两样。




FIN

评论(6)
热度(27)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