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メーリヤです❀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未迟】DA/辅贤

*这是一篇接地气的文,真的超级接地气!【因为我就是这么暗戳戳舔着我的女神的。贤本来也就是大辅的女神吗!【玩儿心吗少年!

*以及我万分不容易地忍住了取名为【转角遇到爱】【相遇的魔咒】【遇见幸福遇见你】的冲动,懂懂我!

*最后,那个花是矢车菊哦,花语之一是遇见幸福【好狗血





未迟

 

本宫大辅的推特上有一个互粉好友。

 

 

    开始的时候他并没想到这一条推文会引来大量的回复。

 

 

本宫大辅一只手撑着脸,另一只手移动着鼠标。在推特的通知栏里,大多人都在带着玩笑语气嘲笑他,说大辅你竟然连仙人掌也能够养死吗?又说这不得不说是独特的技能,末了还加一句真不愧是本宫君,听起来也绝非什么赞扬的话语。

他翘着嘴几乎是全程不满地看完了所有回复,也不由得心中呐喊:喂喂喂这就是所谓的互联网上的友谊吗?

落井下石的言论们,即使是源于平日交好的网友,也令他多少有些不爽。

现在,他将页面转到了自己的首页,最新的是一条图片推特,由于推特的改版而字体巨大尤为醒目,下面的收藏和回复数量在其他推文中鹤立鸡群。

起因只在于昨天夜里他大脑发热地发了一张图片——一棵死了的仙人掌,并配上了【一路走好】这样的话语。当时只是因循惯例地发推分享,实际上或许还有一些对于死去植物的怜悯之情,但是当然没有料到会引起这样的喧哗。

他越浏览越生气,干脆在电脑面前坐直,然后开始噼里啪啦敲击键盘进行回击。

消息源源不绝,他推文的总量也在刷刷刷上升。好容易稍微消停了些,等他吃了早饭回到电脑前,又有了新的消息提示。

这次又是谁啊?不管是谁都绝对会毫不留情还击的。这么想着他点击了通知那一栏,皱着眉头愣了几秒,意外的是新消息的内容出乎他意料,更加意外的是,当浏览完那一行字之后他才发觉这来自于一个陌生多过于熟悉的ID。

ID只有简单好记的三个字母,他看了一遍就不由自主地念出了声,“KEN”,又在内心之中思忖了一下自己发音是否正确。而那之后排列的文字在客观冷静地告诉他:仙人掌不适合在湿度过量的环境中生长,尤其不能够重复多次浇水。

他在电脑前调整了一个坐姿,侧着脑袋想,那棵摆在窗台上的仙人掌,受到的最多关照并不来自于他而是本宫纯。他已经工作了的姐姐下班之后总是殷殷切切地跑去窗台边,手里拿着漏壶,也不知为何少女心爆发着满眼红心,甚至念叨着‘长吧长吧快长大吧’地就朝着仙人掌一通乱淋了。

在本宫大辅的认知中,仙人掌是特别好样的植物,原本不是就生长在沙漠那种恶劣的环境下吗?所以即使不管不顾也没关系它绝对能够活下来。他的确是采取了这种超额放养的姿态,但是忽略自己姐姐过度的细心呵护。

他理所当然地觉得这个叫KEN的人说得很对,自顾自地就点起头来。另一方面当然也有些好奇,于是他当下就戳进了KEN的主页,名字下方显示出【KEN关注了你】这样的字样。

很显然他们是互相关注着的。

什么时候关注的,又是因着什么契机他当然想不起来。记忆里大概他和KEN都互相在彼此的首页上出现过多次,他却没有去在意过。

名为KEN的人,在取名的时候也不像其他人,总是为自己想一个树大招风听起来就貌似很炫酷名字,而是简简单单地用了名字,虽然不确定KEN到底是不是本名,但这一做法好歹也和他并无两样。

本宫大辅又开始浏览KEN的个人信息,自我介绍一栏也只有几个字,写着【嗜光动物】,像是年龄,出生日期,喜欢的东西讨厌的东西,活动地点这些统统都没有。

推文数量也少的可怜,偶尔会回复一些花里胡哨的ID,内容大多语气温婉有礼,像是在好好跟对方解释应该怎么照顾植物一样,类似于‘夜间浇水比较好’‘夏季修剪老枝’这样的。本宫大辅当然看不懂,抓耳挠腮也毫无用处,有一瞬间他甚至几乎点进那个被KEN回复的推主的首页。一一看下来,对方连带着图片的推文都没有几条。

大致浏览了一下之后他发现,KEN最新的一条推文就是给他的回复,时间在半小时之前,那之后是一条图片推文,两天前发布的,大致是分享养殖心得,不过他完全不知道那是一盆什么花,只是因为这种颜色的花并不常见而稍微在他大脑中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

他退出KEN的首页,在KEN的联络地址之后加上自己的回复,想了想才开始打字,问你对养植物很有心得吗?

消息发出去之后他没再点开其他网页,甚至忘记自己一大早起来是为了浏览错过的一些体育新闻,像是傻了一样地盯着通知栏,并且伴随着莫名其妙的兴奋感。只是还没等到KEN的回复,妈妈就走进来对他唠叨,说大清早的怎么又坐在电脑面前啊,昨天不是说约好了要去踢足球吗?差不多也该出门了吗?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想起之前的计划,拍拍屁股喊了声‘完了’就往外面冲。抱着足球往约定地点跑的时候,他还有空闲去回想那个叫KEN的人,虽然不认识,但不知为何突然感兴趣了起来。

结果踢足球的小伙伴也对他死去的仙人掌表示了‘慰问’,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那么生气了,小小地反驳加警告了几句之后几人也就没在提及这个话题。

不过,那个叫KEN的人多大啊?感觉上说话很成熟,大概是一个年长的人?还有啊对方到底是男是女?喜欢养植物大概不是男生吧?不过如果是女生的话应该不会取一个这样的名字?

这么三心二意的踢球结果就是,他在小伙伴们前面摔得毫无风度可言。从一连串自问自答中抬起头来就看到面前一张张憋不住而大笑的脸。

混蛋!可恶!有那么好笑吗?

他跳起来就张牙舞爪,即使是气势上毫不输人,根本不在理的立场还是让他红了脸。

对方明明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为什么会这么在意呢?

带着一膝盖伤回家,被妈妈无奈的呵责以及姐姐习以为常的嘲笑,他都仍旧没有从这个问题中得以抽身。不过好在本宫大辅的特点之一就是想不通的事情绝对不会再想,所以当他打开电脑之后下意识地登陆推特,再意识点开通知栏,在一堆新消息中看到来自于某个人的一条时,之前困扰他的问题自然而然地淡去了。

并不是消失了,只是有了一个开始慢慢堆积的过程。

【说不上  只是很有兴趣而已】是来自KEN的回答。

本来并没有想过会得到对方的回复,虽然消息只有几个字,他还是来来回回看了几遍才得以确认。后来又想,本来就是互相关注的,回复自己是很正常的事情吧?况且,那个KEN看起来就是温柔敦厚的样子啊。

这个时候一根筋的本宫大辅根本就没有想到,像是这样对一个陌生人下如此笃定的定义,是毫无理由可言的。

他只是下意识的,或者说本能地就这么想了。然后速度地敲击着键盘,带着或许能够延续对话的一点儿侥幸心理,又发送了一条消息。

【啊啊啊啊是吗?我啊,我对养殖植物什么的完全一窍不通来着。哦对了,之前那颗仙人掌不是我养死的,是我姐啦,一把年纪了才好像有了青春期一样每天对着仙人掌一脸爱意,说不定仙人掌根本就是受不了这一点才自杀的吧。哈哈哈哈……】

他边打字边觉得好笑,神经病一样地在凳子上颤了起来,点击发送之后突然觉得背后有一道凌厉的视线,还没完全回头脖子就被有力道的胳膊完全缠住了。

“大——辅——”阴沉的声音就来自耳旁,黑着一张脸的本宫纯毫不留情地狠狠朝他脑袋上揍了一拳,“不要以为我看不到,刚刚都说了我什么坏话,自己给我跪着好好认错听到没!”

他被勒得差点喘不过气,脑袋里只有‘牙白’这一个想法,嘴上却死不认输,“才不会跪着认错呢你这个凶女人!放开我!放开我!”

“啊?你刚才称呼自己亲爱的姐姐什么来着?再说一次试试看?”

力道又加重了,他差点儿两眼一黑直接晕过去。这一场拉锯战直到被烦得不行的妈妈因为实在忍不了两人的争吵和惨叫而冲进来才结束。

15岁的高中生本宫大辅,今天也像个男子汉一样地活着。

结果这一天的最后,他浑身酸痛地洗澡上了床,睡觉之前他还想了想,糟糕啊,自己自顾自地就说了那么一大段话,对方说不定会很困扰吧?啊喉咙好痛,脖子也是,膝盖……啊对今天不是摔倒了吗,太丢脸了……下一次……下一次绝对……

然后他睡着了。

 

 

“辛苦了!”

时间是放学后,地点是从学校到家必经的一条小路。完成当天值日生的任务之后理所当然学校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身边唯一一个也在这一天承担同样责任的人正一脸好奇地看着本宫大辅。

“本宫君,最近好像都特别专注于手机呢。”

被点到名的人抬起头,略显尴尬地摆手,顾左右而言他,分明就被会心一击了。

“诶?诶??有、有吗?”

“有哦,”说话的人有理有据,“下课的时候经常看手机吧?有时候还会笑。啊对了,今天上国文课的时候你不是被老师点名起来回答问题了吗?没有回答上的原因也是因为那之前偷偷在玩手机,完全不知道老师在说什么吧?”

他动作夸张地闪到一边去,手机握在手里黑了屏。四目相对分明就只有他因为心虚而眼神游离,对方却依旧是一如既往的温柔笑脸,好心地像是想要化解这一场尴尬。

“并不是在指责你哦本宫君,这个年纪也的确是很容易动情的年纪呢。”

抛下这句话的人微笑着走到了他的前面去,在原地愣个三五秒后他才苦兮兮地追上去,边追还边嚎,“不是这样啊小光!你听我解释!”

的确如八神光所说,他对于手机的关注程度直线上升,甚至莫名其妙地就下载了推特的APP。以往只是为了看似跟随潮流地注册了推特,有了一定数量的关注者,觉得好像不往里填充一些东西就对不起他们一般地话痨着。

像是每天吃的东西啊,今日球队的部活,或者说在上学放学路上看到了什么东西,都统统地发上了推特。原本只是例行公事一般地记录着自己的生活,机械地像是写着小学生日记,却突然之间闯入了一个人,从此有了发推的理由。于是开始更加有意无意地想要吸引对方的注意而发推文,收到的回复之中若是有那一个ID就会手舞足蹈,止不住地笑,深思熟虑着回复的内容,像是突然开窍了一样地学会了思考。

那个随性的本宫大辅仍旧还在,却不可抑制,也不被自觉地开始转变了。

在那之后的确是又得到了KEN的回复,时机恰好就在他以为对方不会搭理他而渐渐忘记这一茬的时候。

【植物和人一样  只要细心照顾就会很好的成长的】

竟然这么正经地回答了,而且语气还非常恳切,这个叫KEN的人对植物到底是有多上心啊?

这一个想法最终没有得到回答,不同的是本宫大辅从此多了一个谈话的对象。要说是朋友的话还为时过早,以为不论是哪一个方面他和KEN都完全背道而驰,重要的是,对于对方他根本一知半解。像是这样因为某一个契机而对话的起来的两个人,即使曾经莫名其妙地将对方加入了自己的好友栏,也不太可能因此而顺利地成为朋友吧?

虽然通过这样断断续续的对话他得知了对方的年纪,根本就和自己不相上下,只是或许比同龄人更加成熟一些。还有,即使对于养殖植物再了解再细心,KEN果然不是个女生。其余的信息却因为对话总会终止在某一阶段而暂时无法问及。

回到家后本宫大辅熟练地登陆推特,熟练地在关注中找到KEN,再继续熟练地点了进去。

那些内容其实已经看过了,KEN看起来并不是一个乐于与大家分享自己生活的人,反倒更加自娱自乐。

可是今天有一些不同,明显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他仔仔细细地看,果然发现KEN的个人资料有更新,住址那一栏添加了地点,名为田町。

田町啊。

他在大脑中有一搭没一搭地回想着东京的大致地图,只要是想一下地铁线路图就会发现记忆里的确是存在着田町这个地名的。

离台场不远啊,那个叫田町的地方。

这么想着他又觉得,对方根本和自己不熟嘛对比两个地方有什么意思。

除此之外其余的都没有变化,只是那些礼貌平淡又好似充满文艺气息的推文令他不由自主地想到自己的。于是他又回到自己的推特看了一眼,本来就是血气方刚的年纪,稍有不满就一定要发泄出来,首页甚至还留着他气急败坏的时候对挑衅他的人的回复,总归不是什么好话。莫名其妙地他就开始删自己的推文,把那些难看的,愤青的,在察觉到这个行为其实很白痴之前全部删了个一干二净。

“大辅!你还不睡吗!”

“哦哦哦啊啊啊马上!”

在妈妈冲进来之前他先嘴乖地应答了一句,时间已经是半夜11点,KEN再没有什么回信,他洗刷完毕之后就躺在了床上,还没关灯又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打开了电脑。

登陆推特,瞟了一眼通知,没有新提示,舒了一口气,又莫名有些失落,然后视线就长久地停留在自己的自我介绍那一栏。

什么啊,篮球拉面一个都不能少,还刻意加了好几个感叹号以为能够加强语气的这种自我介绍,看起来简直蠢毙了!

于是他开始冥思苦想,想一个能和KEN不相上下的自我介绍。大半夜的借着电脑发出的微弱蓝光,一张面对着电脑的脸显得特别苦大仇深。

想来想去他也不知道应该改成什么,那个【嗜光动物】字数很少,但总觉得特别有内涵,说不定对方根本是一个文学少年,这可难为了他这样一个粗细胞生物。

想到一些,又狠狠地捂着脸排除掉,本宫大辅发觉自己在这方面真的毫无建树,耽误一个多小时之后他活动活动了长时间蜷曲而稍微有些坚硬的手指,在光标之后添加了一句他认为目前还比较可行的话。

【一年365天晴】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新消息提示多了好几个,他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那么亢奋,一一点开之后又有气无力地倒回了床上。

周末,雨天,今天显然不是一个适合外出的日子。

因为闲的无聊他又开始翻KEN的推,从头看到尾,甚至做了一开始就想做的事——点进那些奇奇怪怪的ID,像是要找出更多信息一样地矜矜业业,而这一切却都是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进行的。

他发现KEN的语气总是清清淡淡,不常登陆推特,只是偶尔进行回复。

首页一大片都是他和KEN的对话。

莫名有一种成就感。

寥寥数条推文,想要看完根本不用花费多少时间。这平淡无奇的网页不知为何就是充满了诱惑力,令他一次又一次地刷新。在某一次刷新之后终于有了一条属于KEN的新推文。

发表时间在2秒之前。

他觉得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跟着浑身血液流速快了起来,像是上课开小差被老师点了名,又像是每一次球赛的前一夜,兴奋与不安之中夹杂着说不清楚的激动。

【目前长势良好】这样的文字,以及那一盆开着蓝色花的植物。

这一条承载了他许多莫名期待的推文,在看过之后突然给予他说不清的失落。

对方并不知道他是如何地关注着自己,也不知道每一次为了让话题延续他纠结过多少次。学校期末考都没有付出过这样多的心力,却用来不屈不挠地应付一个甚至不算熟悉的陌生人,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理由当然是他想不明白的。

只是,这个时候他莫名想起八神光说的那句话。

这正是动情的年纪。

浑身一个寒战之后,本宫大辅陷入了短暂的失落期,他想或许很久,他都不会再和KEN搭话了,即使这和对方毫无关系。

 

 

高中一年级第二学期临近期末的时候,本宫大辅将推特上自己的资料修改了回来。有那么一瞬间他很想点进KEN的首页,最后还是像是赌气一样地直接关了电脑。

八神光也没有再笑着说他有手机依赖症,日子过得平平淡淡一如从前。

之后,在这一学期结束时,他再次登录了。

首页干干净净,再不像往常一样密密麻麻话痨一整页。通知那一栏都系统都已经不想再计算,只是用红色标注着他有未读消息。点进去以后他看到了许多熟悉ID发来的消息,尽管在之前他曾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将它们弃之敝履。

有问他去哪里了的,也有质疑他是否已经注销了这个账号,那些约他踢足球的人因为没能够得到他的回复甚至打了电话过来。

这里就好像是一个冢,曾经被他埋葬过什么,现在又一点一点地被挖开了来。

只是,在那些被小心埋藏起来的东西里,并没有他最想看到的。

不同于上一次,这一次他戳开了KEN的首页。

嗜光动物也还是嗜光动物,语气也仍旧平淡如水,那些他曾经见识过的奇怪ID全部换成了其他,只是KEN回复的内容并无两样。

他有些生气,但是毫无理由。

想也是,有谁会因为一个陌生人的消失就改变自己的生活呢?

假使和他KEN交换了立场,大概他也会依旧继续自己没心没肺的高中生活,而不会去在意那个曾经总是和自己没话找话说的陌生人吧。

 

被指使去筑地买鱼大概是寒假时的事情,这令他不得不花费大量时间从台场去往东京。电车里并没有太多人,他随意找了一个位置就坐下来。窗外是见过许多遍的景色,在经过某一处时能够看到那个巨大的摩天轮,小时候他特别喜欢去那里玩儿。

车内的人大多看着自己的手机,像是无意当中划出了楚河汉界一般,他也只好摸出自己的手机,好让自己看起来并不那么格格不入。此刻距离发车不过才刚刚过了15分钟,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就已经点进了推特。

却不知为何通知那一栏又多了好几条消息。

他抱着怀疑的心态点进去,却在看到消息内容的时候整个人都懵了一样。

或许因为网络原因,这些私信完全被阻隔了,现在却又莫名其妙地,像是冥冥中注定一样得以重现在他的面前。每一条私信都来自同一个ID,用完全不同于主人首页推文的语气陈述。

【之前聊到过养殖蟹爪兰的话题 我认为 将粗砂混进培植泥混合养殖会比较好】

【本宫君最近很忙吗? 似乎没有看到我的消息的样子 啊还有 如果打扰了还请见谅】

【蟹爪兰已经长起来了吗】

【本宫君 果然很忙吧 学校的课业十分繁重吗】

【自我介绍 改回原本的了啊】

【下次 能再一起讨论就好了 我 很喜欢和本宫君这样的人分享心得】

……

列车停了下来,他晕晕乎乎地从软座上站起来,甚至还一个不稳踉跄了一下。车外有着许多等待的人,而他跟随着其他人往外走,在脚踏出车时刚好和一个人擦肩而过。

也不知为何,他不由自主地就回头去看,像是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牵引着一样。他看到那个人纤细颀长,有着与身高不合比例的身形,深色的头发柔顺地垂到肩膀,一晃而过的那张脸肤色极白,手里抱着一盆植物,瞳孔之中满是疼惜与喜爱。

不知为何他就想起了一个人。

本宫大辅站在车外,一直盯着那人看,被看的人却好似毫无知觉,只是垂着眼望手里的那盆花。

蓝色的,枝干细长得像是看不到叶子一样的花。

然后,就在车发动的那一瞬间,仿佛受到了什么感应一般,车内的人猛然抬头看他。

本宫大辅摸出手机,就着打开的私信信箱发送了一条消息。

【嘿,我看到你了】

 

 

本宫大辅的推特上有一个互粉好友。

他们从不交流,也不了解彼此,直到某一天他们相遇了。



FIN

评论(4)
热度(54)
  1. baby-t「Lost Paradise」 转载了此文字
  2. lu704375「Lost Paradise」 转载了此文字
  3. keaisuweiwei2008「Lost Paradise」 转载了此文字
  4. 中理通商标代理「Lost Paradise」 转载了此文字
  5. little_miss「Lost Paradise」 转载了此文字
  6. time、traveler「Lost Paradise」 转载了此文字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