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メーリヤです❀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绿洲】DA/辅贤


  • 灵感来源于DA02最后两集。

  • 记得当时在面对贝利吸血魔兽的时候,除了大辅其他人都短暂地进入了梦魇,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内心的缺点。

  • 我在想如果这个契机稍微前移,发生于御台场小学与田町小学的足球赛后,说不定第一个被梦魇缠住的人是大辅。

  • 所以写了这一篇文章,进入一乘寺贤内心世界的本宫大辅君,请守护住那一片小小的绿洲吧=W=





绿洲

    

 

     本宫大辅醒来的时候被吓了一跳。

     原本他在混沌中漂浮不定,一条看不清楚的路布满尘雾。他口干舌燥地如同在沙漠中行走,在某一个瞬间突然就觉得心间一甜,一股甘泉直直润到胸口。

     他兀地睁开了眼睛,一大片光晃得他又不得不虚着眼睛以减少进光量。

     有人拿着一个水瓢正往他嘴里送水,接下来却因为他的应激反应,这些水大部分都洒在他的衣服上。

     他有些反应不过来,整个人都还平躺着,眼前的人逆着光,眉眼全都看不清,只是抓着水瓢的手擦过他的脸时令他觉得有些冰凉。

     他又躺了会,稍微能够适应了之后坐起来。那张脸逐渐变得清晰,还不需要再看一眼,他就已经觉得放松的神经又再次绷紧,脚底的血液都直刷刷迅速地往脑内冲。

     本宫大辅梗了会儿,好歹没有跳起来指着对方一阵狂呼,但话出口的语气也不见得太好,愤懑之中夹带着些许的不确定。

     “凯撒?”

     被叫道名字的人也不正眼看他,慢慢捡起失手掉在地上的水瓢,却丝毫不为他的话语所动地起身,然后一摇一晃地朝着背对他的方向准备走。

     “喂!——”

     他喊出声,想站起来却发现使不上力。

“喂喂喂——”

又连着叫了几声,有些耽误时间的意味。

这个时候他才开始注意周围,和他所居住的环境并无不同,街道,高耸的楼盘,信号灯,路边的邮箱和垃圾桶都有,他甚至还能够看到橱窗里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物品,某一家小店挂着的时钟正在缓慢地走着针。

他产生了一股陌生感。

刚开始的时候他以为,这股陌生感是因为他被眼前的这个敌人拉入了对方所熟知,而他毫不知情的环境所导致的。但是当他仔仔细细环视一周之后,他发现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这里的的确确是人类居住的世界无疑,这一点他能够通过身周的一些人工化迹象判断出来,只是稍微有一些不同。

天是纯白色的,看起来就像是静止不动的一样,太阳,或许不应该这么称呼,因为那充其量不过是一个能够发出耀眼光线,却如同天空一般毫无动静,也毫无温度的巨大灯泡而已。还有,这里一个人也没有,除了他和凯撒。前方,视线所及的地方,那里看起来更像是一片沙漠,却不知为何在没有太阳炙烤的情况下能够蒸腾出白烟。

“这是哪儿?!”

察觉到自己的处境后本宫大辅的音量稍微放大了一些。本来看似打定主意不在意他的人,在去到别处之前停下了脚步,远远地看了他一眼,目光无神。

而后凯撒又走了回来,在本宫大辅面前蹲下,说话的声音都像是被撞碎之后又重新组装起来的一样,“这里是我住的地方。”

住的地方?

下意识的,本宫大辅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地名,但是他又马上刻意地将其摒弃了。

田町。

那个地方的名字叫做田町。

他皱着眉头看凯撒,喉头像是有什么东西堵着一样。他觉得自己是不乐意这么讲话的,但是声音不由自主地冒了出来。

“喂,”他抓住凯撒灰色制服的衣袖,像是怕他会突然消失一样,“你是凯撒吧?”

而凯撒依旧面无表情,他的眼睛虽然看着本宫大辅,但却更接近于穿透了面前的这个人那样,发出如同机器人一般毫无生气的声音回答道,“你是在找叫凯撒的人吗?”

本宫大辅有些生气,他觉得凯撒这个家伙根本就在耽误时间,他必须尽快找出办法离开这个鬼地方,但是现实是他还不太能够消化面前的景象。

不久之前他们应该是在一片沙漠地带战斗的没错,那个站在巨大的三头龙兽身上耀武扬威的人也应该是凯撒没错,他看了眼前的人一眼,再三确认的的确确和他醒来之前最后看到的那个人一模一样。然后他们遭到了敌方一群数码宝贝的围击,形势险恶,再然后,然后……

他记不得了。

这个空间,莫非是介于数码世界和人类世界之间的一个空间吗?如果他到了这里,那么其他人呢?如果凯撒也在这里,这是不是意味着,小光她们的战况不会再像更坏的一面蔓延?

他这么想着,又觉得这个凯撒和平时的凯撒稍微有些不同。

具体不一样在哪里他也不知道,只是和这个人相处并不那么令人觉得不快,甚至,明知道他是敌人,也仿佛想要这平和的状态继续下去一般。

他的头发是柔顺的,本宫大辅这么想着,不像平常那么毛毛躁躁炸成一团,也没有穿那件奇怪的衣服,戴那个夸张的眼镜。

重要的是,V仔兽和虫虫兽,以及那些看起来杀伤力就很大的完全体数码宝贝都不在他们身边。

这里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空间呢?

凯撒干脆在他旁边坐了下来,和他一个方向,目光仍旧无神却貌似有些黯然地望着前方那片沙漠。

而他的灰色制服令本宫大辅突然警醒起来,一个另外的可能性立刻就在脑中炸开了。

“一乘寺?”他语气稍微缓和一些,带着试探,“你是那个天才少年,一乘寺贤?”

啊对,就在不久前,他才接受了这个事实,即使那场足球赛踢得酣畅淋漓,他也因为满口一乘寺一乘寺受到了其他人的吐槽,但是最终得到的结果却是,他们一直以来的敌人根本就是这个他憧憬着的人。

他的理智告诉他,不管这个人是一乘寺贤还是凯撒,都不能够改变其与他们对立的现实,但是某一部分又在挣扎着想要将这两个人完完全全地分开来。

或许在他的内心深处,依旧渴望着一乘寺贤是一乘寺贤,凯撒是凯撒,他们最好是毫无关系的两个人,而他也好继续着他对那个同龄少年的憧憬与钦羡。

“天才少年?你说我吗?”

凯撒眨了眨眼睛,面无表情中突然好似夹杂了些许的疑惑。也不知为何,本宫大辅现在能够肯定面前这个人是一乘寺贤而不是凯撒了。

也是,如果是凯撒的话,从见面的第一刻起,两个人就应该你死我活了吧,又怎么会这么平静地聊到现在?

一乘寺看了本宫大辅一眼,好像是想笑,最后将视线移开,“我想你应该说的是我哥哥吧。”

“你还有哥哥?”本宫大辅惊讶道。

而一乘寺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只仿佛兀自沉浸在某些回忆当中,苍白的面色上陡然浸出些许血色,“至少,周围的人都是那样说的,‘小治真是天才啊’,类似这样的。”

本宫大辅想了想,觉得自己对一乘寺贤的家事还不是那么担心,揉了揉头发,换了一个问题,“你知道,我是怎么来的吗?”

“从那里,”一乘寺指了指远处那片看似就要蒸发殆尽的沙漠,“你晕倒了,我把你带过来,你说口渴,然后我去找水来给你喝。”

本宫大辅心绪突然混乱了一下,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你的敌人在你危难之时救了你,并且这个敌人你从某个时刻开始很排斥,却又不得不与之作战。

或许凯撒原本就不是那么心性险恶的人?

他这么想着,有些感激,“谢了,那你知道我该怎么离开这里吗?”

“去哪里?”

“……总之就是……”他在想要怎样才能够表达清楚,“数码宝贝世界。”

一乘寺知道这个地方吗?

从见面开始,那个在数码世界存在的人就是凯撒……等等,凯撒不就是一乘寺贤吗?这个答案明明他也亲眼见证了不是吗?

本宫大辅混乱起来,而一乘寺因为丝毫不知道他的内心想法,从头到尾都表现得极为淡定,他的回答也验证了本宫大辅的担忧。

“那是哪里?”

“……你不知道吗?”本宫大辅惊讶,又问,“你一直待在这里?”

“恩。”

“一个人?”

“恩。”

他有些不明白了,如果凯撒就是一乘寺贤的话,那么为什么眼前这个人会独自存在于这个世界呢?而这个世界的定义又是什么,既不是数码宝贝世界,看起来也不太像人类世界,如果这是一场梦的话倒好像能够说得过去。

只是,如果这是梦的话,他就更要加紧时间醒过来了。

若是他一直处于昏迷状态中,现在又一直没有醒过来,那么说明其他人并没有发现他的沉眠,这必须得靠他自己。而眼前唯一的通关密码就掌握在一乘寺贤手中,他必须从那里得到醒过来,或者说离开这个奇怪世界的方法。

“你在这里做什么?”

“等小治哥哥回来。”

“你的父母呢?”

“父母?”一乘寺贤歪头看着他,然后侧向一边,好似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一般地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又环抱住自己的膝盖,想要缩成一团一般地把头也埋了进去,瓮声翁气,“大概不要我了吧。”

本宫大辅愣了一愣。他想说些什么,但当他看向旁边,看到突然卑微得如同一粒尘埃一般的一乘寺时他什么也说不出来。

问及理由的话也好,安慰的话也好,或者说像是他从来都擅长的那样说着否定的话然后进行鼓励,这些他统统都做不到。

是因为他觉得这不是玩笑,是一乘寺内心深处的话,也因为他被排除开了。像是这样一个蜷缩的姿势,一乘寺完完全全将自己埋藏在了另外一个世界中,屏蔽掉了其余所有的一切。

他猛然觉得,或许此刻他身处这个世界,根本就是一乘寺自己为自己建造的庇护所吧?

而他又为什么到了这里呢?

本宫大辅在这一刻,突然没有了想要立即离开的心情。他朝着一乘寺伸出的手,最终也没能够稳稳地落在对方的肩膀上。他听见一乘寺在小小声的说话,如同自我催眠一般地营造出像是梦魇一般的坟墓,他就更加靠近了一些,终于能够听清楚一乘寺说的话。

因为害死小治哥哥的人,是我啊。

然后,仿佛感应到了他一般,一乘寺抬起了头,对着他缓慢地眨眼,“因为我说想要小治哥哥消失,所以他就死了。像是我这样害死自己哥哥的人,果然应该永远被抛弃吧。”

这或许是告罪,也或许是倾诉。

若是长久以来这番想法一直蛰伏在一乘寺内心之中的话,那么这般等同于自我残杀的行为将无疑会引起本宫大辅的愤怒。

这是毫无理由的归罪,他在看着一乘寺的时候,突然将蓄积在内心之中的害怕,担忧,矛盾以及隐隐的心疼全部爆发了出来。

“别蠢了!”他朝着一乘寺吼,“世界上是不会有人,因为别人想要他消失就真的会死掉的。”

一乘寺呆愣住。

“你哥哥的死,也不是你的错。”

本宫大辅觉得凯撒的影子,从一开始就未曾在一乘寺身上出现过。

那或许是因为他久而久之的自我谴责堆砌而形成的恶,它是晦涩的,是丑陋的,是沉沦不息的。但是,那必定会因为自我的释然以及光明而消散。

一乘寺贤终归会回到原来的自己。

这么想着的本宫大辅突然拥有了站起来的力量,他朝着一乘寺贤伸出手,“你要跟我走吗?”

他觉得一乘寺是想伸出手的,但是在这个动作做出之前又被自我否决了。

“我不可以走,我还要留在这里赎罪,等小治哥哥回来。”

“你不用赎罪了。”

本宫大辅这么说,一乘寺看着他伸出的手,似乎正在犹豫。突然一阵炽热的风就这么吹了过来,他回过头,朝着风吹来的方向去看。

不远处的那片沙漠狂沙大作,被卷起的沙粒不断朝着这边飞来,街道被覆盖吞噬,很快就消失了。

原来这个世界并不是静止不动的,刚开始的时候是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沙漠化,而到了现在,不知为何速度被加快了。

这个世界正在分崩离析。

“这个世界会消失的。”

一乘寺也站起来,走到本宫大辅身边,与他并肩,然后望着那边。

如果这个世界迟早会被沙粒吞噬殆尽的话,那么这里就是仅剩的绿洲。

“本宫君,”一乘寺看向本宫大辅,眼神突然变得柔和起来,“你是叫做本宫君吧?”

本宫大辅说不出话来,他觉得自己表面的皮肤正在被高温的沙漠风所炙伤,席卷而来的风速带来扰人试听的褐色沙粒,在他眼前一股一股地飞旋,而一乘寺却好像能够穿透这些介质一般,完完全全地印在他的视网膜上。

“你记得我?”

“我们一起踢过足球的。”

他的回忆又陡然绿洲,年少总是记忆深刻又认死理。他说不出自己为什么这么雀跃,只是突然之间充满了无人能及的力量。

这片被迅速席卷的陆地越来越小,小到这时候都只能够刚刚容纳下他们。

本宫大辅看见他的上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急速的气流慢慢将他包裹,乘着这股力量他将能够很快地离开这个地方,离开一乘寺贤仍旧活着,却不知何时会完全消失的世界。

“要走了吗,本宫君?”

一乘寺笑着看他,那是特别清浅的微笑,与这仅剩的绿洲相得益彰,清甜润肺。

他点点头,走向那条将通往数码世界的通道,却在进入之前突然抑制不住地轻轻拥抱住一乘寺。他能够感受到一乘寺贤颈侧跳动的脉搏,他将手心放在一乘寺贤的背部,慢慢捏成拳头,“一定,还会再见的。”

这具身体仍旧是温热的,一乘寺贤,真正温柔并且强大的一乘寺贤依旧还存活着。

本宫大辅慢慢地上升,双脚离开地面,渐渐地他能够看到一乘寺贤的头顶,他觉得内心之中盛满了不确定的情愫,它们那么张牙舞爪,又那么恰到好处地令他没有一刻撤回了倾注于一乘寺贤身上的注意力。

这次别离并不是永别,他却仿佛经历了一场生离死别一般精疲力尽。他想他已经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在面对凯撒的时候他不会再犹豫不决,只为了救出,并且早日见到一乘寺贤。

而就在本宫大辅即将孤注一掷地将自己投身进入这个巨大漩涡的正中央时,一乘寺贤突然大声地叫住了他。

他用像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说着仿佛每一个音符都在感激着战栗的话语。

“本宫君!”他说,“如果,能够更早相遇,就好了。”

然后本宫大辅彻底消失在了一乘寺贤的世界。

 



与此同时,凯撒身体里的一乘寺,第一次睁开了眼睛。

 


评论(1)
热度(25)
  1. 艾丽丝「Lost Paradise」 转载了此文字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