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メーリヤです❀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0.00487】黑篮/青黄

赶!上!了!

这一次也顺利地踩点成功!

6.8帝光青黄日快乐!本来想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地让这一天过去的,但是总觉得峰峰在夜色里瞪着我嘤嘤嘤,所以就还是写了【请相信我对你的爱峰峰!

这一篇主要是想讲青黄相遇之前的事情啦

【来让我更加有趣一些吧】←大概就是这样的一种感觉

是说这个世界上两个人相遇的概念并不高哦,就是想要表达出,‘有许多次偶然的机会我们能够相遇却错过了,而这些偶然当中,必定会有哪怕仅仅一次的必然,令我们相遇’。






0.00487

 

   在你的人生中,你觉得最有趣的事情是什么?

    

国中入学之后的某一分问卷曾经问到过这个问题。

这一整个班都是陌生人,有着干瘦的身材以及还没来得及转换的稚嫩面孔,拿到问卷之后就好像要争着做好学生一样奋笔疾书。

不过才12,3岁罢了,‘人生’这样的词语,真的适合用在我们身上吗?

那个时候,因为对此嗤之以鼻,所以下课后自然被叫到了办公室去。

【这个问题,为什么不回答呢?】

“当然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嘛。”

我是这样回答的。

樱飞的四月,不过是才刚刚开学而已,即使是自称‘教书多年,什么样的学生都遇到过’的老师,也还是词穷了。

他在还有着其他许多老师的办公司里无法责难一个实话实说的学生,只是略微尴尬地清了清嗓子,自言自语地补充道,即使如此,也应该可以随便填写一个答案吧。

那是做不到的。

因为啊,在我过往的十几年里,并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人生,如果可以这样表述的话,那么。

我的人生,太缺乏能够令我感到刺激的东西了。

 

 

 

“喂凉太!你又翘掉模特公司的练习了吧!”

黄濑凉太的认知里,女人是一种极为恐怖的生物。

所以当听到这一声透过木门而隐隐约约的咆哮时,哪怕仍旧深陷梦境,他也还是一个激灵跳了起来。

周末的早晨,本应该迷迷糊糊着到大中午,然后邋邋遢遢慢悠悠地起床吃饭,现在却不得不因为事出有因而打破这个前一晚就已经在他脑子里的计划。

下一秒门被大力打开了,头上包裹着头巾,睡裙一边的吊带垮到手肘的部分,甚至脸还被一张面膜盖住的人,丝毫不顾形象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无数次黄濑都想说,即使是一家人,好歹也请在弟弟面前树立一下正经的姐姐形象吧。

“山木先生打电话过来跟我讲了哦!”说着又指着电话走进来一点,立在床前,“所以昨天放学之后跑到哪里去鬼混了啊凉太!”

才不是鬼混啊!

黄濑耷拉着肩,头发乱糟糟地一团,他有气无力地抬手随意揉了揉,然后本梦半醒地点点头。

“点头是几个意思!没有听到你亲爱的姐姐在问你,为什么翘掉练习吗?当初可是你自己说想要挑战更有趣的事情,我才帮着你……”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啊,左右不过就是因为没必要。

“有什么关系,”他调整了一个坐姿,堵耳朵,“反正只要拍摄的时候能够达到那家伙的要求不就行了吗?”

太过于小题大做了吧。

像是那样的练习,光是看一眼,就已经完全掌握了不是吗?甚至可以做到更好。

虽然在大街上乱晃也很无聊,但是到底比关在狭小的房间里,听那些自以为是的大人讲着毫无功效的理论要来得好。

“臭小鬼!你说什么?!竟然敢用‘那家伙’来称呼前辈吗?!”

女人很可怕,尤其当这个女人的名字叫做‘姐姐’的时候。

眼看着姐姐的表情不对,黄濑跳起来,随便捞起一件衣服冲出了门。

所以说,用‘臭小鬼’来称呼自己的弟弟,就是应该的吗?

黄濑有些不满,嘴都要翘到天上去,不过仔细想想,因为在家里是最小的,像是这样被欺压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是说为什么我会觉得理所当然啊?!有一个像是我这样出色的弟弟,做姐姐的难道不应该呵护备至吗?

嘛算了。

黄濑叹了一口气,托自家姐姐的服,在非上课日起个大早,能够呼吸到这样的新鲜空气,貌似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只是,不论怎么说,无聊的人生终究是无聊啊。

想到‘人生’这个词语的时候,他稍微有些失笑。

糟糕啊,好像从那一次之后,就老是会不由自主地用上这个词语来,这样一看,不是和那些想出这些题目来的,无聊的人一模一样了吗?

要是以那个老是把责任和义务放在嘴边的老师来说,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成长吧?

黄濑并不排斥成长,反而,如果人生会因此而变得更加有趣的话,他恨不得一夜就长成大人。

他的视线从天际回到地平线,正巧看到前方十字路口一只朝着左边方向缓慢迈步的猫。

“啊是猫咪!”

黄濑朝前走了几步,对着猫咪挥手。但那只猫仅仅是淡淡地望了他一眼,并没有想要过来的欲望。

黄濑蹲下来,双手朝前平伸,手心朝上,弯曲又摊平,无效。

“喵~”

然后他这么叫了一声,快要走过十字路口的猫却突然停了下来,看着他。他又叫了几声,于是猫改变原定的方向朝他走了过来,同时也喵喵叫着应和他。

   但是啊,就像是这样,复杂的事情到了他这里会变得简单,而原本简单的事情会变得轻而易举,像是这样不用体会到努力的艰辛就能够得到与之相匹配甚至高过于此的成果的人,是无法体会到整个过程的快乐的。

黄濑看着那只猫,顿时失去了兴趣。

他皱着眉头,汪汪了几声。刚才还想过来的猫原地停顿了几秒,立刻转身就跑远了。黄濑看着那只猫跑远的身影,又慢慢地放松了面部表情。

成长并不算令人厌烦,只是,如果一直这样下去的话,漫长的人生就只剩下无趣了吧?

清晨的居民区还没有多少人出来,黄濑继续漫无目的地朝前走,平坦的道路一点起伏都没有,一眼望过去甚至能够看到繁忙的街道。路两旁的树也是平日看惯了的品种,拼命地朝上长,拼命地绿,拼命地光合作用。

一切都太平淡无奇了。

就像是所有生机与喧闹的景象都被封存在了一面玻璃内,哪怕他再渴望着打破这扇玻璃,也只能够随着这几乎静止不动的画面被装订成册,挂在墙上,或者摆在书架上,听别人讨论他是多么多么地厉害,多么多么地天才。

而走到某一处的时候,寂静之中突然多了一丝扰乱节奏的繁音。

他不太确定这股声响是从哪里来的,他只能够站在原地,尽量平稳着心情去仔细听。

咚,咚咚咚。

先是这样的声音。

然后这个声音消失了。

在这之后仿佛又传来了金属颤动的声音,明明应该又钝又难听,却不知为何在这个时候听来尤为悦耳。

黄濑闭上眼睛。

他听到了不算清晰的喝彩声。

有人在说话,有人在吹口哨,有拍掌声,有笑声。

他的心与身体都被这些声音所吸引,它们勾勒出了一副活色生香的画面,那么热情而喧闹,那应该就是玻璃外的世界。

在他的内心之中陡然升起了一股莫名的冲动,然而当黄濑循着声音准备过去的时候,他的衣领被揪住了。

“凉太——”

才刚刚脱离虎口,却因为被莫名其妙的声音吸引而忘记了自己仍处于危险区域的黄濑就这么被抓住了。

他觉得自己毕生所有的智慧,都将花费在怎么应付世界上最危险的生物上了。

 

 

 

开学大概半期之后,班上的人几乎确认了自己即将要去到什么样的社团。

基本上,在入学的那一天,黄濑从进校门的那一刻开始,就受到了前辈们各式各样的欢迎。

被做成花花绿绿的宣传单还带着对方的温度被递交到了手上,保持笑容他一向信手拈来。学长们惊愕于他的身高,争先恐后地将他往各个运动部门拉;学姐们明明面带红晕却还要摆出一副矜持的模样,将内心的欣喜压在刻意公式化的言辞之中。

黄濑看着放在桌上的一堆宣传单,最后又一股脑地将它们塞进了抽屉里。

“黄濑你有决定好要进入什么部门吗?”

说话的是坐在黄濑左侧的一个同学。正是发育的阶段,却好像将所有精力都蓄积在了脸上一般,不堪重负地油光满面着。即使如此,对自己好似非常有自信的人也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是黄濑的好朋友,甚至连‘君’这样的称呼也省略掉了。

黄濑并没有觉得不爽。

好人缘不算一件坏事。

不过对方到底是问到了他一件烦恼的事情,想半天他也只能够实话实说而已。

“啊那个的话,暂时还没有想好哦。”

“诶——”

刻意拉长的疑问近来时常发生,都说了荷尔蒙分泌旺盛,显然说话的人自以为这样能够吸引到班上女生的目光,但其实所有看过来的,带着星星般闪耀目光的人,其目标从来都只有黄濑一个。

“黄、黄濑君如果不嫌弃的话,来我们手工部怎么样?”

“音乐部也可以哦黄濑君!”

“请来剑道部吧!”

立刻就迎来了各式各样的邀请。

“恩……怎么办呢,大家都这么热情的话,我会不忍心拒绝的哦。”

他知道怎么舌灿莲花,怎么会心一击,自小就点亮了‘巧妙应对女性’这个技能点,并且时时刻刻磨练着。

说出来的话怎样都好,如果能够让听的人觉得开心,那么就不必去在意真心或者假意了。

进入什么社团其实也根本不重要,并没有人规定在国中阶段必须加入一个什么部门才会显得比较不枉此行,浪费时间的方法有很多种,他永远不会拘于一格。

那一天放学之后,黄濑照着惯例去便利店买水。

结果进店走到老位置之后纠结了半天只能无功而返。那个地方空无一物,旁边其他的饮料却被摆放得整整齐齐,像是无人问津一般可怜兮兮地被存放在冷藏柜里。

不会吧,真的假的,这款运动饮料有那么受欢迎吗?

黄濑摸着受伤的心走到了柜台,询问老板自己想要购买的那一种饮料是否还有存货。

“最后两瓶已经刚刚已经被买走了哦——”

笑容可掬地老板这样说着,然后又兀自感叹着说明天或许得多购进一些了。

最后黄濑随便拿了一瓶饮料走出了便利店,小小地问候了一下买走最后两瓶的那个人。

虽然不知道这位同学你到底是谁,不过这一次是真的惹到我了哦。

黄濑随意在学校周围晃了晃,一看时间发现还早,又是周五,今天果然还是直接翘到所谓的练习吧,这么想着他又走回了学校。

放学之后大部分人都已经回家了,只除了有部活的人。

他漫无目的地乱逛,从门口到教学楼,再到操场,最后在经过体育馆的时候听到了某种熟悉的声音。

一下又一下,重物击打地面的声音。

就像那一次清晨一样。

莫名其妙地他就走了过去,又莫名其妙地停在那扇门口,再莫名其妙地往里看,一眼就看到了两个奔跑跳跃的身影,以及,摆放在球框底下的,那两个熟悉的饮料瓶子。

找到你了!

这是他的第一个想法。

之后的所有注意力却都放在了那两个人身上。

高大一些的人皮肤黝黑,手里拿着篮球轻松躲过另外一人的攻防,然后篮球老老实实地穿透球框往下掉。

另外的那个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篮球失手,双手撑着膝盖喘气,额头上的头发都被汗水打湿,却不知为何很开心地对黑大个儿说着再来。

“稍微还是休息一下吧阿哲。”

“我没关系的,”被劝慰的人这么坚定着回答,“请再来一次。”

他没能够看清楚那个高大的人的正脸,但是却莫名地被一股貌似隐形的力量拉扯着。这股力量将他定在门口,看两个身影交错着,奔跑着,跳跃着,把那个为之追逐着的球一次又一次地

“今天就到这里吧,适可而止才是正确的选择。”

然后另外一个人出现了。

他感觉到一股凌厉的目光直直透射了过来,像是发现了他的存在,要给以某种警告一般地直接而准确,他如同被踩着尾巴的猫一样,没出息地立刻就跑开了。

即使是已经远离了学校,黄濑也没能够立刻从刚才那股被发现的惊慌感中抽离而出。不过只是正常的观看罢了,即使被发现也没什么吧?反正又没人说不能够这样做。

而这也不过是毫无帮助的自我安慰,他始终没能够凭借自己消化掉那一种盛气凌人的压迫感。

没办法的情况下,他只好将思绪转换到其他地方去。

篮球啊,有这么有趣吗?不过是体力的比赛罢了。

黄濑喜欢运动,但是因为对于几乎所有事物的接受掌握能力都太过于出众,所以最初的那一点兴趣,总是随着那之后的技能提升而被磨得干干净净。

他在心里否定着,但是同时自己也很清楚,某些微妙的变化,如同被丢进水里的泡腾片,已经开始发生了。

 

 

这个世界上的确存在着许多偶然。

而在这些偶然之中又必定孕育着某些必然。

当必然发生的时候——

 

 

黄濑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然后从鼻腔里传来一股铁锈的味道。他下意识抬手去摸鼻子,发现只是有流鼻血的倾向,暂时还并没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放学路过被砸到脑袋的确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特别是,在心情烦躁的时候。

他还没转身,就听见一个大大咧咧地声音说着抱歉抱歉,当他回过头时,他看见一个人正从不远处跑过来,笑得像是连眼睛都眯起来了一样,连连着又说了抱歉,之后又语气平淡地问,诶你不是那个做模特很有名的黄濑吗?

有人道歉还摆出一副笑脸吗?

黄濑在心里这么腹诽着,却不知为何生气不起来。

他捡起球丢过去,对方很轻易地接住了。

他开始打量面前这个人,肌肉线条正在对方的手臂上慢慢成型,不久之后一定会发生质的改变;头发剪得短且利落,貌似并不借着新潮的发型来吸引女生的注意;皮肤是健康黑之上的黑,不知为何看起来貌似很擅长运动一样。

重要的是,这个人,很眼熟啊。

捡回球的人说句‘Thank you’就跑开了,他莫名来了兴趣,跟在那人身后去到了球场。

在过往的漫长岁月中,黄濑凉太都不曾遇见过令自己为之一振的事物。他如同一座休眠火山一般,只蓄积着热量,却没有能够令他燃烧喷发的引子。

现在,他找到了。

那一条通往玻璃外的道路,以及,那个会令他不间断沸腾的人。 

然后他们,黄濑凉太和青峰大辉,就这么相遇了。

 

 


评论
热度(10)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