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时不待】DA/辅贤

  • 大概只是想写最后那一段啦!

  • 莫名其妙出现在脑袋里面的话,因为当时在日本对于那个列车通行的道路记忆实在太深刻了,就不由自主写了这个。








   时不待

 

   



   他们边走边讲话。

本宫大辅走在他右边,兴致勃勃地说一些琐碎小事,他听得认真,偶尔会配合地笑。

这条不算宽敞的小道直直通往ゆりかもめ的站台,衣着笔挺的上班族匆匆路过他们身边,迎面来一阵风将他的头发吹乱,本宫大辅就停下脚步,自然而然地帮他整理。

他偷偷去看这张脸,恰好是极易令人生出好感的轮廓,近些年来又成熟了一些,介于稚嫩与年少之间,像是雨后拔节的竹子,笔挺而充满生机地向上。

前方是露天的站台,远远的模糊一片,有着许许多多各自忙碌的人,他陡然间生出了一股莫名的情愫,最开始的时候,是怎么样来到台场的呢?

他有些想不起来。

一股难以言说的冲动将他推上了前往台场的车,而下车的瞬间,在甫一接触到那张脸时,所有梗在喉头的话都忘得一干二净。

他怀揣着目的而来,却仿佛被牵着鼻子一般地跟在本宫大辅身后一整天。

在抵达之后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被打乱了顺序,或明或晦地在他脑海中翻滚打旋。

他们去海滨公园,在粗石粒的沙滩上站定,远处是彩虹桥,跨越两岸,驾着帆船的人不时就划破宁静的海面;

那里有躺在沙石上晒太阳的人,有挽着牵着的情侣,还有说着不标准的日语跟他们打招呼的他国游客;

烈日当头,却因为处于春天而柔和上许多,仰望的时候仍旧会被刺痛眼睛,这一股感觉不知为何来得如此熟悉。

他们沿着木质结构的防波堤慢慢走,海边风大,本宫大辅的声音就飘得很远。这里有太多的回忆,他一会儿想到小五时的冒险,一会儿又伤感更早些时候错过的时光,表情或许有些浮沉不定,本宫大辅就误会他有些疲惫,提出休整。

他还在思考本宫大辅是何时变得这么体贴,就被按着肩膀坐了下来,一脸担心的人还跑去自动贩卖机,买了沁出水珠的饮料递到他手上。

“快喝一口快喝一口。”

本宫大辅焦急着催促,又半低着头自言自语嘀咕,说难道中暑了?

他觉得有些好笑,这个季节哪里会中暑,但却又实实在在地因为对方的关心则乱而仿佛一瞬间就升温至热暑,他只好将饮料往脸上贴,冰凉的触感才令他有了安全感与真实感。

富士电视台就在身后,熟悉的球体稳稳地架在建筑之间,现在它不会再因为外界生物的侵入而坠下来,人们大多暂时性地遗忘了很多事。

本宫大辅喋喋不休,跟他讲那时候的事情。

说自己不过七八岁,天空突然变得诡谲,有陌生的大陆倒映在那之上,每个人都是诧异的表情。然后有一道彩色的光就出现在这个地方,带走了拯救两个世界的人。说有时候世界很奇怪,会把陌生的人以莫名其妙的方式联系起来,像是一个年过半百的人在回顾人生一样,微妙得变成了小大人。

他其实知道这段过去,很早的时候就知道了。

不记得是谁提起过,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但因为有着‘本宫大辅’这个名字而分外在心。

“啊真好。”又没头没脑地感叹,“不管怎么说好歹认识了。”

眼神真挚得可怕。

本宫大辅就坐在这一片树荫底下,他侧头看过去,陡然想起仰望太阳时的感觉。啊那就是和这一样的感觉啊,温柔地发着光。

而他又在想,在那‘真好’的前提下,他大概只是众多人之中的一员。八神光,高石岳,井上京,火田伊织,甚至那些长于他们的人,他更像是搭着这些人的便车而和本宫大辅有了联系,若不是特别的,一切都显得毫无意义。

对于光,他太渴求了。

他看着本宫大辅的时候,本宫大辅恰好也将视线投注过来,起身之后就朝他伸手,不由分说地在他短暂的踌躇之后把他拉了起来。

他们朝着前面走,那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两旁是尚且还在盛开的樱花树,富士电视台就被掩映在其中。

不远的前方树立着的是自由女神像,游人在拍照留念,本宫大辅地凑热闹地往那里跑,跑到一半转身让他快点,说既然都来了台场,就也拍一张。

一乘寺贤并不是什么喜欢照相的人,踏着樱花瓣却还是走到了本宫大辅身旁,这个时候对方已经找到了帮忙拍照的人,把手机递过去之后朝着他点头示意,比划出‘V’,还笑着说LUCKY。

他被本宫大辅一把拉了过去,用力过猛差点儿摔倒,尴尬地扶住栏杆心有余悸,一抬头就看到始作俑者好似故意想看他出糗一般的偷笑。

是该炸个毛生个气,却好像这样的本宫大辅才是他熟知的那个一样内心安定,打定主意不去理会地找回重心,再转过身。

他们肩并肩站着,帮忙照相的人数着一二三,不用去看他都知道本宫大辅一定笑得一脸灿烂,等到照完一看才发现自己原来也在笑。

然后他们去AQUA CITY,商场大而明亮,穿着制服前来的学生七嘴八舌地讨论着什么,手里提着大大小小的袋子,说是要带回家给弟弟妹妹。

那样的时光。

而那样穿着制服的,稚嫩的时光早已经过去,他曾经拥有兄长的那段时光也已然过去。

本宫大辅停在稍前一点的地方问他怎么了,他摆摆头说着没事,然后迎了上去。

他们在那里吃拉面,选择露天的位置,一眼就能够将这一岸和那一岸的景色尽收眼底。

本宫大辅大口大口地吃,介绍说这家的拉面店超级好吃,以后他也想要开一家像是这样,或者更棒的拉面店。

一乘寺贤就笑,说那加油啊。

下一秒本宫大辅就一本正经,“那个时候,你一定要做我的第一个客人。”

他有些恍惚。

这番话,若是玩笑太过于正式,若是承诺又未免稍显单薄。

想来想去他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能含糊着应了一声,埋头去吃还没动几筷子的拉面。

是挺好吃。

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本宫大辅的影响。

他混乱着心绪,又抱着隐隐的期待,仿佛受到了什么莫大的鼓舞一般,轻轻弯了嘴角。

而时间过得那么快,他还来不及细细整理,就已经被置于不得不离开的地步。

AQUA CITY距离车站并不太远,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变。

海面上空的气流仿佛从来都多变一般,一堆墨色的云挤在自由女神像头顶上,像是即刻就要倾倒出雨水一般地来势汹汹。

“哦要下雨了啊,”本宫大辅自说自话,“那么要赶在这之前抵达车站。”

这本就是好心的提醒,却不知为何令他心凉半截。

本就错失机会难以说出口的话,现在像是鱼刺卡在喉头不上不下,刺得人疼。

于是他们朝着车站走,像是因为太久未见而有许多事情要分享一般,一路上本宫大辅都念叨个不停。

说升上高中之后,和小光的联系越发少了,哦对,之前好像还听说和阿岳在一起了;

说其实也没什么好难过,只是稍微有些不甘心而已,又补充到阿岳其实是个不错的家伙;

说自家姐姐不知为何又和大和前辈联系了起来,整天花痴看着很难受;

说明年就要升大学了,不过完全都没有心思学习,像是你的话就完全不用担心吧,贤你成绩一向都很好来着。

“本宫君你太过奖了。”

他忍不住打断了一下。

本宫大辅皱着眉头,张嘴半天也没蹦出个字,最后叹了一口气,半是认真半是玩笑,“有时候我都觉得你太见外了啊贤,总是本宫君本宫君的,我们才认识一天吗?”

这好像是吐槽,他一愣,稍微把头侧向一边没再说话。

刻意地画出界限,不过是想听到对方对于称呼使用的认可罢了。

‘叫我大辅不行吗?’

这样的一句话,是哪怕被认作矫情做作与任性,也想要听到的。

本宫大辅也不再说话,尴尬的气氛被一声惊雷打断。路上行人都脚步匆匆,少数有先见之明的人手里拿着透明雨伞仿佛闲庭胜步一般地毫无自觉。

他看着与他们一个方向的人,自己即将被这一波人潮带回最初的地方,心情也仿佛如同天气一般地阴沉。

“说起来,”本宫大辅换了话题,“一开始想要告诉我的事情,想起来了吗?”

他说忘记了。

在最初见面的时候,本宫大辅就问过这个问题。

‘想要告诉我的事情是什么啊?’

不惜千里迢迢地赶过来。

仿佛不借着这个看似可行的借口,就无法跨越这一段距离一般,他采取了这样能够借以自我安慰的形式,从田町辗转抵达台场,却在见面的那一瞬间,将早已打好的腹稿又吞了回去。

这个时候他才明白,在夜晚一时脑热的感性爆发终究不能够如同想象中那样顺利地表达,他根本不需要任何借口,只要他想,与朋友见一个面又有什么关系呢?

到底是他想太多,而对方根本不会去在意这里面的小心思。

“真是抱歉。好像,一时半会儿也不能想起来的样子。”

他又添了一句抱歉,耽误你那么多时间,本宫大辅拍拍他的肩膀,大大咧咧了一脸。

果然是不在意啊。

他这么想着,为自己的内心敞亮而兀自神伤,又对着那一张笑脸责难不起来。

车站就在对面,只要跨越过这短短几米的铁轨,对面的信号灯片刻就由红转绿,他知道自己今天大概是不会再有机会了。

“那么本宫君,”他前迈半步回头一鞠,“我先走了。”

本宫大辅的手揣在包里,这是他发现的对方的一个新习惯,就好像在告诉他‘我改变了’这样一个信息一样。

那么在此后的那么多年里,自以为对本宫大辅有所理解的他,又到底会遗失掉多少信息呢。

“路上小心。”

本宫大辅抬起一只手对着他挥,另外一只手仍旧放在兜里,他觉得自己仿佛能够读出对方某些欲言又止,在那一只手里,或许盛放着某些能够改变什么的关键吧。

而在短暂的几秒之后,本宫大辅收回了起先朝着他挥舞的那只手,不再有其他动作以及话语。

    他转过身,面朝着对街,一步一步地往前走。

他觉得自己能够感受到身后有一道目光在追随,就如同被烧得通红的天际一般。他慢慢走,慢慢走,在某个瞬间突然回头。他想起自己要说的话,那些话根本就从未忘记过,但是就在这一瞬间,当他终于想要开口的时候,他的面前降下了栏杆,他的去路被阻断。

一乘寺贤只能够看着火车飞快地驶过,甚至没有给他一丝一毫的空隙能够看到对面,然后当这列火车终于全车通过之后,那个地方空无一人。

然后雨终究还是来了。

他以为本宫大辅还会站在那里,就像本宫大辅以为他已经走了。

他明白,有些话一时不说,可能就再不会说了。



FIN


PS:然后其实大辅是真的有东西想要给小贤的哦

评论(1)
热度(12)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