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狐狸雨】黑篮/青黄 2

5.7青黄日HAPPY!!!

踩着尾巴来一发!结果还是木有写完我到底在话痨什么?设定自己都已经越来越不清楚了好迷惘TUT

嘤嘤嘤大概还有3TUT





然后他回去了。

想给黄濑一个措手不及。

但是却令自己吃了一鼻子灰。

原住址开门之后是一个脾气暴躁的中年妇女,对于他疑惑的询问非常不友好地关了门。时间是清晨7点40,下飞机的人没有感到疲惫,却扰了他人的清修。

青峰打着呵欠走在晨雾中,周围环境陌生又熟悉。惊喜推送的失败结果导致他不停纠葛着到底要不要打电话询问黄濑的现住址,结果一番思来想去已经天光大作。

日本给予了他一个晴天,就在回来的这一天。

当时的那个电话,以他一句‘那么就好好等着我吧’作为了终结,此后一切再无特别稀疏平常。他始终不知道黄濑的态度是玩笑是认真,但是在这个方面他宁愿选择盲从。如果黄濑是认真的,那么他也会严正以待,如果黄濑是开玩笑的,他会想办法让玩笑成真。

内心之中的那股急迫感再也掩盖不下来,青峰大辉向来是一个急性子,一个行动派,所以当含糊不清吐着‘小青峰’的黄濑接了电话之后,他才有了为‘惊喜彻底失败’而哀叹的真实感。

“你搬家了?”

“诶?”

“把地址发过来。”

然后他听到那边因为翻身而与床褥产生的摩擦声,以及床垫的吱呀声,他甚至能够想到揉着眼睛从床上爬起来坐着的黄濑是一副怎样的表情。

不明就里地,如同突如其来一场阵雨一般地迷惑与措手不及。

“啊?”

“啊什么啊,赶紧地,地址地址。”

“可是为什么……”黄濑哽了一下,然后打了一个喷嚏,“是说美国那边有什么节日,所以你要给我寄礼物吗?还是说提前送生日礼物?不过我生日还早啊小青峰,现在的话会不会……”

黄濑来了劲一样地啰里吧嗦个不停,看样子已经醒得差不多了。他根本就不曾想过,这个前一天还在与他隔海相望的人,现在正拿着手机,走在离他的住处不远的大街上。提着一个包,穿着带帽的夹克衫,脸上带着不耐烦的表情,漫无目的地在原地踱步。

“我在日本。”青峰打断了黄濑的天马行空,“我回来了。”

安静了。

连带着周边的环境音也大了起来,汽车轮胎碾过地面,偶尔会有井盖被重物施压后的闷响,这片街区顶上飞过的鸟的鸣叫,还有陆陆续续从各个地方走出来的人声鼎沸。只缺少了最初始撑起他整个世界的那个声线。

“小……”

黄濑‘小’了半天,也没有把话说完,青峰站在路边特别无聊不耐。他回来是为了见黄濑的,而现在,这个他要见的人,一点儿也不在状态,先是啰嗦了一大堆毫无意义有的没的,现在又一句话也不说,如此的反差令他初到日本的那点儿新鲜感全都燃烧殆尽。

“所以,把你的地址给我,顺便做早餐,早餐你会做吧?”

“……”

“算了,还是我买回来,你吃什么?”

“……”

“哑了吗你?”

对话僵持了。

青峰在努力保持镇静,他感受到了黄濑对于自己突然归国这个信息接受无能的惊喜,但是,这种惊喜却不是他想要的那种。他要的是欢呼,是大叫,是口齿不清楚地说着欢迎回来,而不是像两个分手已久互相欠着感情债的旧情人一样相对无言。

“黄濑,你——”

“小青峰!”黄濑打断他,声音都像是在闪躲,“你先不要来。”

 

黄濑握着电话发呆,其实青峰在他那一句‘你先不要来’之后,仅用了两秒时间就挂了电话,只是他到现在还没缓过来,盯着手机屏幕半天没说话。

青峰回来了。

他听得清清楚楚,只是,因为太突然,他在半梦半醒之间差一点儿就不顾一切,好在理智尚存,他明确地知道,如今以不同往日,他再不具备将一切抛诸脑后的权利。

黄濑打开手机邮箱,里面还安安静静地躺着一条信息,是昨天半夜收到的,也正是因为他在迷糊之中看了一眼,才所以在关键时刻刹住了车。

信息来自灰崎祥吾,内容简单得一眼就能够记住

【我今天过来】

他手指在键盘上摸索了半天,最后还是回复了一条过去。

 

青峰满不情愿地一口把杯子里的牛奶喝完,奶味儿太重,结果冲得他只好抬头闭眼地静待那股莫名的恶心感过去。

空腹喝牛奶并不是什么好习惯,但是他现在心情不太好,以至于路边那家便利店的店员还在开门,他就语气不善地催着别人快点儿,本来皮肤就黑,还拉着一张脸,店员像是被吓坏了一样地僵住,眼泪都快要流出来。

“那个……”

他刚舒服了一点儿,店员就端着一个托盘过来,小心翼翼地看他,然后把盘子放在他面前的桌上,说这是您的早点,已经加热了。

青峰想说你不用那么怕我,他现在已经没那么气了,甚至想为自己刚才的行为道个歉,但是刚一抬眼,那个店员就忙不迭地冲回了收银台,再没有敢看他一眼。

他耐着脾性把早餐啃完,胃好歹没那么空落落的了,只是稍上面那个器官难受得有点儿令他反呕,正在这时他收到了一条新邮件,来自那个令他一肚子火的人。

青峰站起来朝店外走,走到一半又退了回去。

黄濑发过来的邮件是一个地址,大抵就是现在住的地方。青峰照着上面的文字按图索骥着,手里提着的塑料袋一晃一晃摩擦着裤子,在逐渐温暖起来的早晨之中渐渐不再那么迷失。

目的地并不算难找,只是站在那里的时候青峰有些失神。

眼前这个地方,不论怎样也无法同黄濑联系起来,像是一大片失落的古迹一样,陈旧而破败,变了色的墙壁上蒸腾着不知从哪个窗口里冒出的烟。

狭窄而昏暗的走道里亮灯也没有,有的只是从像是被凿开一样的墙壁上投进的自然光,在前往那一扇门的途中青峰心情微妙,脑海中不断地将黄濑与眼前这一切画上不等号。

然后,他停下了脚步。

好在眼前的这扇门并不像其他住户那样的朴实无华,不论怎么看也还是多少有着防盗的性质,他踌躇了一小会儿之后敲了门,没多久门内就响起了脚步声,忽远忽近的,像是把耳朵捂住之后那种渺远的声响。

啪嗒一声门开了一个小缝,青峰只觉得那个缝充满了魔力,仅仅是这样看着,就足以令他陡然间心跳速率上升,直到他听见一个声音小声地问,“小青峰?”

一切杂音都戛然而止了。

有几秒钟,他甚至连嗯都嗯不出来,黄濑的脑袋从门背后弹出来,还是那头黄毛,顺得不得了,上挑的眼睛谨慎地望着他,然后快速地伸手,将他扯进了屋内。

砰一声门关上了,青峰背对门站着,黄濑就在他旁边,面前是陈设简单的客厅,一片纯色一点儿也没杂质地放着耀眼的白光,与从没有拉上窗帘的窗户那里冲进来的阳光,齐刷刷地往他眼睛里钻。

“小青峰?”

黄濑在他面前晃了晃手,他才有所醒悟地看着眼前的人。

和记忆力丝毫没差。

只是现在看起来却好像略微有些不同。

最开始的时候,他并没有像是这样仔细去看过黄濑。只是有所耳闻地接受着黄濑很受欢迎这个事实,但是实际上对方的容貌在他的眼中并不会因为追赶着黄濑的人数增减而改变。

到了现在,当他终于有所觉悟地归来时,再看向那张脸就已经今时不同与往日地产生了其他感觉,像是一件珍品一样地,找不出丝毫瑕疵。

“这是给我的吗?”

他们对视的时间超过了10秒,期间他眼睛一眨不眨,黄濑是很迷惑的样子,甚至歪了头,最后将注意力从他脸上撤离,抛出了他们见面之后的第一个话题。

青峰清了清嗓子,一副大老爷们地姿态把手里的袋子往黄濑面前一递,“买多了吃不下,给你了。”

黄濑的上身因为他这个举动而稍稍后仰,眨巴眨巴眼睛之后笑着接了过来,一边拆还一边说小青峰真是体贴,他站在旁边莫名其妙地红了脸。

吃早餐的过程很安静,黄濑有事做倒是不尴尬,青峰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怎么着都别扭,只好装模作样地准备观察一下这个外面看起来不怎样,里边儿倒是还像那么回事儿的屋子。

不曾料想他刚走了一步,黄濑就叫住了他,他分外不解地盯着黄濑,黄濑闪闪躲躲地把头侧向一边去。

那种讨厌的感觉又来了。

被隐瞒着什么的感觉。

从黄濑叫他先不要来的时候起就产生的感觉,稍微有所缓和之后变本加厉地袭来。

“小青峰,你可以……就坐在这里吗?”

“哈?”青峰挑眉,不爽的情绪分毫不差地全部摆在脸上,他觉得肺要炸了,但是又没有足够的理由,“为什么?”

“因为……”

黄濑嗫嚅了半天,抬头给他一个笑脸,眉头都快垂到眼角,“因为太久没见了,想要能够好好看看你嘛。”

青峰一直都知道黄濑擅长顾左右而言他的,这个人的言语同他的外貌一样,都华丽绚烂。这话破绽百出,连一个理由都算不上,但是他还是坐了下来,坐在黄濑旁边,一直看着,看得黄濑最后不得不把头转向另外一边。

“既然想看我,又为什么要阻止我立刻过来?”

“小青峰你回来得太突然了,即使是我,也是需要心理准备的时间吧?”

黄濑手忙脚乱,胡乱地挥着手,好像这样就能够令他的解释多几分可信度一样地做着无用功。

“为什么搬家?”

青峰又问。

这下黄濑不说话了,嘴角也垮了一半。从刚才开始黄濑就缩在沙发和茶几之间的地上坐着,想要努力使自己变得更小一样,现在干脆将头放在了膝盖上,认定这是一个安全的动作一般地放心。

“小青峰,你回来就没有其他话想跟我说吗?”

黄濑侧着头看他,之后将视线放得更远,停在了墙壁上,那里挂着一个钟,能够非常清楚地看到时间。

“我们出去吧。”

青峰被黄濑突然地起身搞得有些茫然,而下一秒他就被扯了起来,黄濑拉着他往门外走,这快节奏的一切令青峰一团乱,他觉得黄濑像是一个不安定的变量,仿佛某个时刻就会爆炸一样,在将他不断地往这个波及范围外驱逐。

而就在黄濑将要成功的时候,就在他的手快要接触到门的时候,门开了,从外面,被人打开了。

站在门外的人梳着黑人辫,因为门外光线不足而半张脸上满是阴影,那双眼睛直接过滤掉放在黄濑身上,他也在同时感觉到拽着他的手陡然间冰凉。

“凉太,起得蛮早嘛。”

来人推开门,理所当然地走进了屋,也不坐下,只是转了个身,挂着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好暇以整地欣赏着黄濑的窘迫。

青峰对于这个称呼非常的不满,不仅仅是因为,这是他并未叫出口的,还因为,对方对于黄濑名字的说法充满了嘲讽,就像是在招呼自己的宠物一般。

“我不是让你下午再来吗?”

黄濑的声音冷下来,青峰侧头去看,有那么一瞬间看到了曾经与他在球场上对峙的黄濑,那双眼睛一点儿也没有神采,仿佛被丢进深海中的宝石一样,一点儿光泽也无地持续冰冷着。

“哈?主人回自己的家,还要经过宠物的同意吗?”

来人瞪大眼睛,瞳孔骤然收缩,像是听到了异常可笑的事情一样大笑起来。从这个人进来的第一秒起,青峰的情绪就在气急败坏中越走越远,在这一刻,仿佛外界条件给了他一剂猛料,如同荒原里的火星被干燥的风吹过一样。

    “小青峰!”

黄濑大叫了一声,这令青峰找回了理智,以极好的自控能力收回了正准备使力的手。

“哦?”来人这时才看了青峰一眼,眉头挑起一边,依旧保持着那个令人讨厌的笑,“这位是谁啊?”

这么问着,却并没有将视线继续停留在青峰身上。

急急欲出的青峰,站在黄濑和外来者之间,他的拳头还没有出就被喊停,而对方似乎料定他不敢怎样一般地继续猖狂。

黄濑的视线很快从青峰脸上移开,把头侧向一边,“是一个朋友。”

他有些不懂黄濑为什么是这个表情。

很害怕,很畏惧一般,明明大可不必如此。即使在那羞辱性的话语之后,就对方来势汹汹地身体攻击,他也一定会在第一秒抢先让那人倒下。

青峰不太清楚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是什么来头,不过看黄濑的反应,应该不是一般人。

“谁。”他问。

“灰崎。”黄濑小声的回答,看都没看他一眼。

三年时间,太长了。

他在这一刻深切的感觉到了这一点。

原本的料想看似太过于理想化,黄濑的身边出现了他以外的,陌生的,甚至能够令黄濑表露出那样不忍表情的人,这让他此刻的立场看起来那么可笑,那么多余。

“哦,朋友?”

灰崎轻笑了一声,站直,这个时候才开始细细打量青峰。留着黑人头看起来就一脸不良的人实际上有着帅气的脸,只是从头到尾都和那副装扮毫无差异地令人感觉到威逼与不快。这一点和青峰刚好相反。很早以前黄濑就曾经打趣过他的恶人脸,皮肤黑,还时不时冷着一张脸,看起来就像是‘警察叔叔就是这个人哦’一样。

“没听你说过呢。”

灰崎一步一步逼近,无奈青峰还挡在那里,他也不恼,干脆直接换个方向绕到了黄濑侧头的那一边,伸手捏住黄濑的下巴,舔了舔嘴唇,“不好好介绍一下吗?”

黄濑没挣扎,只是略显不快地把头稍微扬了扬,像是极不舒服一般,然后,又无奈又渴求的目光看着青峰,“小青峰,你先走吧。”

而这句话并未得到灰崎的满意,下一秒就有一个更大的力度,使劲将黄濑的下巴又扳回了原位。皱着眉头的人一脸恶相,偏在压低的声音中还带着笑意,“不是让你好好介绍一下吗凉太,稍微,有些令人火大了啊。”

青峰甚至听到了关节错位的声音,黄濑的脑袋被扳向一边之后再也没有任何动静,他立刻想都不想地就一拳挥了过去,这一击压抑了太久,完全不受控制地直直打在灰崎的脸上。

突然被这么一击推向一旁的灰崎,在经过短暂时间的怔忪之后抬起头,不可思议地笑着,就这么带着兴奋又好玩儿的表情看着青峰。黄濑被青峰一把拉到了身后,安全地被坚实的背部所遮掩。

“喂黄濑,你不知道反抗吗?”

青峰没管灰崎,转过身对着黄濑就是一通责怪。下巴出现红印的人还在尝试着晃脑袋,抬手揉着脖子,揉了好一会儿才又是那种可怜又可气的表情。

“凉太。”灰崎喊,“过来。”

“你丫的闭嘴!”

青峰早就不爽灰崎了,刚才他跟黄濑正在叙旧,突然就冒出这么个人,对着黄濑又是语气不善又是打的,凭什么啊丫谁啊他都没打过这家伙哪儿冒出来的啊?

“凉太的朋友,是吧?”灰崎擦了下嘴角,那里破了点儿皮,“看起来你还不太清楚目前的状况啊。”

“屁话少说,跟墙角凉快去。”

这个时候,青峰对于他跟黄濑的交情是特别自信的,所以,他也理所当然地以为黄濑是站在他这边的。

“凉太啊,是只认主的狗哦。”

“你妈逼——”

“狗啊,就得忠心护主。”

青峰的拳头最终也没砸到灰崎脸上去。

只红肿了一边让他这个处女座看得十分纠结,强迫症发作加之对方不检点不尊重的言辞令他就这么爆了粗口又没了自控力,只是,他始终没能够毫无顾忌地砸下去。

“小青峰。”

黄濑,像是他之前那样挡在灰崎面前,眼神是那么地毅然决然,坚定得好似他又回到了很久之前的那个球场,变强的黄濑在短短40分钟失去了自我。

相反地,在这僵持的时间内,灰崎狠狠地一拳砸过来,他一个不稳侧向一边,小腿撞到沙发之后整个人都摔在了沙发上,不可思议地却是看向黄濑。

黄濑没有看他,灰崎在幸灾乐祸,伸出手臂搭在黄濑的肩膀上,像是在炫耀所属权一样地令人厌恶。

“你回去吧。”

然后黄濑又重复了一遍。


评论
热度(12)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