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Paradise」

❀メーリヤです❀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便利店】DA/辅贤

  • 原谅我这么昭然若揭地把自己写了进去,哪怕就是围观我也满足了,请假装没有注意到我的痴汉//////

  • 大概就是想从第三者的角度来描写两个人吧,所以对于二者的互动几乎是~没~有~

  • 设想了一下成年之后冷静的贤和依然像是没有长大浑浑噩噩的大辅

  • 以及之所以取这么个名字大概是因为想要写出一个系列,在之后把自己喜欢的其他CP也写进去,比如【便利店之青黄【便利店之太和【便利店之赤黑等等等等,就不用再去想名字啦,想名字好累的说!←只是懒【不过大概会水掉哈哈哈哈







便利店

   




  那个客人又来了。

   这算是一张熟面孔。

   每天清晨都会进来,在固定的货架前花费大概两秒的时间,选到自己想要的早餐,然后走到我面前,结账。

   “今天也依旧是这样吗?”

   客人点头,掏出钱包付了款,然后站在一旁等待加热的一分钟。

   我在这家便利店工作,每天会面对各式各样的人,能记住的面孔不算多,这位先生就是其中的一位。

   之所以会记忆那么深刻,大概是因为我对他很有兴趣。

   年龄大概在26,7左右,罕见地留着齐肩长的头发,看起来很柔顺,灯光下有时会泛着蓝灰色的光。我见过许多和他差不多年纪的人也留着相同长度的头发,不过大多都烫成了卷发,有的看起来很邋遢,有的又很新潮,像是他这么规矩的人并不多见。

   那或许是个一板一眼又严谨的人吧?我会这么说是因为,这位先生的脸上总是带着这样的表情,平淡的,与这个纷繁的世界看似格格不入地被孤立了起来一般的表情。好像一直都是一个人一样独来独往,公务繁忙一般急匆匆地赶着时间,只在一个时候意外。

   连早餐都是固定不变的,不是懒得去思考搭配,就是忠于自己的口味不会轻易改变的人。

    还有就是外表吧?

    说我是外貌协会也无所谓,正是因为对方出众的容貌我才会更加注意他。

  皮肤很白,甚至比我还要更甚;面部轮廓稍微比其他男性要柔和一些,却又很有男子气;眼睛特别有神,无论是在挑选早餐,排队等候付款或者是从我手中接过东西道谢的时候都是。明明看起来平常无奇,无非是稍微细长了一点,但就是在被注视到的时候会完全无法移开视线。

   身高也是特别出众,曾经我还以为他很瘦弱,不过到了夏天,当见到穿着短袖的他时这一点被驳倒了,正是那种匀称又有肌肉的身材,穿上西装特别好看。

   他站在柜台边看手机,可能是在检查邮件,不多会儿脸上的表情就稍微生动了一些,我猜,或许那个意外的情况又发生了吧。

   “您好,这是您的早餐。”

   我把加热好的餐点递了过去,他接过来说了一声谢谢,然后慢慢地朝外面走。

 

   AMOUR是这家便利店的名字,处在一个十字路口,因为人流量频繁,周围又有着许多居民区,所以客人总是络绎不绝,那位先生更是常客。

   他喜欢一种在店里并不算太受欢迎的热狗,在日本,人们更喜欢在家里吃较为清淡的早餐,我猜想或许是工作的原因才让他不得不选择这种西式的快捷食品。

   每次进来他几乎都不会将时间耗费在选择上,总是即拿即走。店内明明设有供客人就餐的桌椅,他却没有一次停留过,永远都在赶时间一般。

   我所说的那个特殊情况,其实也仅仅是我的猜测。前面不是说过了吗,这位先生为人特别严谨,面部表情并不算丰富,看起来就像是饱经了风霜一样不喑世事,但是有一次我在打扫卫生的时候,总觉得貌似发现了他不一般的另外一面。

   收银台当值的人并不总是我,每当另外一个人负责收银的时候我就会被安排去打扫店内卫生。这一天稍微有些不同的是,他在货柜面前停留了比较长的时间。我过去的时候发现他正在打电话,侧身对着我,看到我来了之后抱歉地点了点头,然后挪出位置来。

   我并不知道打电话过来的人是谁,但是他的声音相当温和,是参杂了容宠的那种细柔,面部表情也像是一汪春水一般。

   “工作并不算忙……你才是应该好好照顾自己吧?现在美国应该是大半夜?……”

   是在跟美国的朋友打电话啊?听这种语气,那应该是相当看重的朋友才对,不然的话以他平时的习惯,这个时候应该已经拿着热狗急冲冲地出门了。

“好歹也是成年人了,稍微还是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吧大辅?”

这就是我所说的特殊状况,每当他带着笑时我大概就能够知道发生了什么。

有关于他的职业,或许是警察。

这一点也是机缘巧合下发现的。

某次下班回家路上我目睹了一起爆炸案,原因不详,只是当我刚好过完马路之后身后突然就爆发出了一声巨响,接着是人群中的喧吵,回过头之后我只看到浓密的黑烟,和越燃越旺的红色火光,不断有人尖叫着,哭着闹着从那栋起火的建筑里朝外跑。

一方面,我为自己的侥幸逃脱而倍感后怕,如果我再慢个一分钟,那么此刻受到惊吓而不知所措的人里面应该有我,而另外一方面,即使站在街对面也仿佛能够感受到那股热浪的侵袭,光是想象一下人员财务的损失我就已经觉得不得了了。

警察呢?这个时候应该有人报警才对吧?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并没有立刻回家。和我一样,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聚集起来,关注着对面那栋大楼的情况,只是想象之中应该立刻来救急的人员这个时候还没有到来。

耳边有人叽叽喳喳在讨论着,那边还有小孩子的哭声,交通乱成一锅粥,路口发生了严重的堵塞,虽然已经有不少人从爆炸的大楼里逃了出来,但是这栋楼那么高,在三楼以上的人应该都很难逃脱才对。

我一边怀疑着警察和消防人员的办事效率,一边为这个事件的受伤人员祈祷。大楼外面是围了很多想要见义勇为的人,但是这个火势,根本不容许没有经过训练的寻常人进入。

里面的人应该怎么办呢?

这么想着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人。他从大楼里跑出来,手里抱着一个正在哭的小孩子,脸上脏兮兮的全部都是灰,但是表情却意外地沉毅。他并不像其他人一样慌乱不堪或者惊慌失措,仿佛十分明白目前的情况只有冷静才能够获得转机一样的专业。

被救出来的小孩转交给其他人之后他又重新进了大楼,就这么毫无畏惧,也没有任何辅助工具地踏进浓烟。我听到有人在讨论他,他们不认识这位口中津津乐道的英雄,但是我却认识。

又过了几分钟,消防队鸣着笛停在了大楼旁边,周围原本停放的闲杂车辆全部都已经被挪开,好方便消防人员的工作。他又再次从大楼里走了出来,扶着一位受伤的女性,衬衣领口的扣子解开了两颗,领带歪歪扭扭的挂在脖子上,和前来的消防人员进行商谈。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发自内心地觉得,这位先生相当地可靠。

 

他再一次来的时候,与平常稍微有一些不同。

看起来好像不太有精神,眼圈下周有着一圈淡淡的青黑,甚至在进门的时候被绊了一下,一个踉跄着走了进来。

时间还早,店里的客人不算多,他有些尴尬地看了我一眼,点头示意之后驾熟就轻地走到了最里面的那层货柜,没多久就走了过来,手里当然还是拿着热狗。

老实说,对于他的这种口味,我实在是很好奇,有几次都想问问,但是不管怎么想,这都有些僭越了。

他把热狗放到柜台上。

最开始的时候,我只是觉得他可能是头天没有睡好所以稍微有些反常,直到这个时候,当他站在了我面前,我才感觉到,今天的他,好像从内到外都是一种轻松愉悦的状态,即使从外表上看来压力过大。

“今天遇见了什么好事吗?”

看到他一直带着若有似无的笑,虽然觉得这样有些多事,我还是没能够制止住自己的好奇心。

果然他愣了一下,抬头对上我的眼睛,用异常温柔的笑给予了我肯定的答案。

“啊算是吧。”

我把价格打在了收银机上,等待他付款之后找零,然后转身将热狗往微波炉里放。

“那个,”他叫住我,“今天想在店里吃。”

说完之后他站到了一边,像是往常一样安静地等待着加热。对于他身上突然发生的变故,我完全不得要领,只是为发现这一点而稍微觉得有些惊讶。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很安静地在就餐区吃完了自己的早餐,离开时稍微在柜台前停顿了一下,“一直以来都谢谢照顾了。”

我看着他,有几秒时间的呆愣,今天的转变来得太过于突然所以令我那么措手不及。

“哪里,才是要感谢您才对。”

等到回过神来我才做了这样的回答。

他走之后我去收拾还摆放在桌上的餐盘,才刚迈出收银台,就看到店门口的地上掉落了一个东西。

深色的小本,四四方方,应该是他刚才落下的。

我连忙捡起地上的证件就跑了出去,好在他今天并不赶时间,走得也不算快,过了一会儿我就在人群中看到他的身影。

“先生!请等等——那位先生!”

说来惭愧,即使他是店里的常客,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他的名字。这样喊着的时候他并无反应,倒是周围的路人以奇怪的眼光看着我。想着这么漫无目的也不是一个办法,我只好翻开了手里的证件,除了确认他的确是个警官之外,还得知了另外一个有效的信息。

“一乘寺先生!请等等!”

就这么又叫了几声之后他终于停了下来,转过身看着气喘吁吁的我停在他面前喘气。

“你的证件掉在店里了,应该是很重要的东西吧?”

我平稳了一下呼吸,弯着腰抬手将证件递了过去。他有些惊讶,翻了翻自己的包发现无功而返之后将证件接了过去,带着十分抱歉的表情跟我说了谢谢。

那之后我们分道扬镳。

他应该会等待着所谓的好事发生。

而我还有应该要完成的工作。

只是,在回店的路上我不由自主地想,究竟是将要发生什么的事情,才会令这样一个人完全与平时判若两人呢?

 

“欢迎光临。”

AMOUR是24小时营业的,所以即使是凌晨四点有客人来,我也完全不觉得惊讶,虽然很困,但是不得不打起精神来。

来人拖着一个行李箱,穿着稍微有些不合时节的衣服,哆哆嗦嗦地走了进来。

利落的短发像是棕红色,皮肤是健康的麦色,眼睛神采奕奕地到处张望,脸上带着极为兴奋的表情。

“Good moring~”他跟我打招呼,“日本还真是冷啊。”

我完全没想到他会跟我说话,怔忪了半晌之后只好回了一句,“最近是挺冷的,还请多多注意身体。”

他没有走开,就站在柜台与一排排摆放整齐的货架之间,箱子脱手立在一旁,像是不知道该选择什么一样地一言不发。

“那个……”我迈出收银台,走到他旁边,“请问,需要我的帮助吗?”

他个子也不算矮,不过比之之前那个客人还是稍有逊色,也不知为何我会想到那个人,稍微出神的瞬间他已经笑着摆了摆手,说不用,然后径直走向了某个区域。

我重新回到收银台,没过多久他就拿着挑选好的食品走了过来,放在柜台上的时候我稍微有些吃惊,这一点被他发现了。

“怎么了吗?”

“不,”我摇了摇头,拿起柜台上的东西开始扫描,“只是,店里有一位常客也经常购买和您同样的东西呢。”

将他拿过来的热狗和咖啡的价格都扫进电脑之后我问他,“就是这些吗?”

他好像在发呆,不过很快反应了过来,“请等一下。”

说完这句话之后又重新走到了货架之间。

新添加的东西也是热狗,同样的口味,“您一个人吃得完吗?”

我会这么问,是因为他又拿了一个过来,加上之前的就一共三个了。普通人的话早晨应该消化不了这么多食物,并且,他看起来也不像是特别能吃的人,虽然显得很多管闲事,不过在刚入店的时候店主就已经教导过要多多关心客人这一点了。

“不是一个人,”他笑着说,“还有人在等着我回去。”

 

 

   


评论(2)
热度(14)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